屁股眼真大让我进来/漂亮的阿?来我公寓

        

靳青认真的点头:“你说。”

        

见靳青一脸了然的模样,小白也是松了口气,只要能沟通就好。

        

于是,他迅速给靳青讲解起来:“大人,怀有身孕的女鬼的拥有双份的生命力,等她们死后,身上也会带着两个人怨念。

        

只要将这样灵魂吸收,就能将女鬼和胎儿的性命绑在自己身上。”

        

靳青继点点头:“这么简单么。”

        

小白看了眼那些表情茫然的女人们:“每个人说出的誓言都是被天地契约制约,那女人非常善于利用这一点。

        

这些女鬼生前都多多少少说过愿意永生侍奉,或者是做牛做马的话。

        

然后等她们临产时,这女人便将她们的灵魂逼出躯壳,用来吸收他们的生命力。”

        

所以说,没事的时候,千万不要随便发誓,说不得什么时间就会找上来。

        

靳青伸手抓了抓后脑勺:“这种事,你们地府不管么。”

        

小白摇头:“这种你情我愿的契约,地府管不了。而且这女人很聪明,每只女鬼只能延续一年的寿命,可只要不是一次性将人吸完,就连天地制约也奈何不得她。”

        

就好像养鸡吃蛋一样,这女人正是钻了这个空子。

        

之后,小白也不用靳青询问,便直接补充道:“您看她身后的这几十只女鬼,每一只眼睛都即将合上,这说明她们的灵魂之力已经快消失殆尽,等她们闭上眼后,您知道那女人会发生什么吗!”

        

靳青歪头斜眼的看着小白,并没有说话。

        

进行了一次失败互动的小白,用轻咳掩饰自己内心的尴尬:“在她们灵魂消失的一瞬间,轮回通道会被他们直接打开,而这女人可以不经过地府,直接投胎转世。”

        

而且还是绝世好胎。

        

707:“…牛掰了!”燃烧别人照亮自己,它这次也是开了眼了。

        

说罢,小白一脸真诚的看着靳青:“大人还有什么想知道的么,小的可以给大人讲解。”

        

只是能不能别再勾着他的脖子了,他害怕。

        

靳青认真的想了很久,最终提出了质疑:“这老娘们是怎么区分谁的寿命长,谁的寿命短的,为什么能做到平均吸食。”

        

小白:“…”这是你该考虑的问题吗。

        

707:“…”所以说,他家宿主根本没跟上鬼差的思路是吧!

        

对事情有了大概的了解后,靳青歪头斜眼的看着小白:“你能把他们的联系断开么。”

        

小白摇摇头:“这是那些女人们自己发的誓言,受天地规则保护,小人怕是…”

        

正说着,小黑和小白同时瞪圆眼睛。

        

只见女人们同梅老太夫人之间的链接,由透明的虚线变成了暗黑色的实线。

        

暗黑色,是地府专属的颜色。

        

这说明天地规则已经消失,他们可以将这些链接斩断了。

        

小黑和小白相互对视一眼,随后调整了角度,试图让靳青夹得更舒服些。

        

这位都是什么气运,莫不是天老子的亲闺女。

        

怕了怕了。

        

还不知道自己变成世界意识亲闺女的靳青,歪头看向远处的梅老夫人:“你们说下一步应该怎么办。”

        

小黑顺从的闭上眼睛继续装死。

        

小白在心里啐了同僚一口,随后小心翼翼的看着靳青:“我们去斩断她和女鬼们的链接,再将人带回…接受审判可好。”

        

谷瓑

        

为了不给靳青提醒,小白特意将地府两个字咽了回去。

        

靳青撇撇嘴:“不是斩不断么。”她可没忘这玩意儿刚刚说的重点。

        

小白隐晦的看了靳青一眼:“现在可以了。”托您的福。

        

靳青瞥了小白,随即快速将手放开:“去吧!”比卡丘。

        

小白:“…”总觉得这话有些怪。

        

试探性的向前飞了几步,小白快速退回靳青身边:“大人,您看我是只要将那些鬼魂之间的纽带斩断,并将这些人一并带回…就可以,还是要再做些什么。”

        

靳青伸手抓了抓后脑勺:“不是拜寿么,这些女人生前和那个老娘们额关系也不错,不然就一起拜一拜呗。”

        

小黑闻言忍不住嘶了一声:这会不会也太狠了。

        

地府倒是有这样的惩罚,那是在地府的第十七层。

        

审判的内容是让那些生前被害死的鬼魂,将自己的愤怒全部发泄在当事人身上。

        

这个审判的期限是每个鬼魂有一百年的复仇时间。

        

并且会按照鬼魂临死时的痛苦程度来区分先后顺序。

        

每个鬼魂每天轮流去折磨这些加害者,而他们的时间则被叠加累计起来。

        

有的鬼魂等不了那么多年,或者是觉得自己大仇已报,选择提前去投胎。

        

而留下来的那些鬼魂,心中却都已被愤怒填满。

        

他们看着别人折磨那可恶的加害者,自己则在心里设计能让加害者更凄惨的方案。

        

因此,如果说第十八层是永恒的绝望,那么第十七层就是凄惨的深渊。

        

就连他们这些鬼差,在听到那些惨叫后,都会觉得胆寒,更不要说那些受刑之人。

        

不过,那毕竟是他们自己造下的孽,必须由他们自行承担。

        

想到这,小白看向远处的女鬼们。

        

这些女鬼,有被烧死的,有被溺死的,有被勒死的,有被活埋的,有几个甚至连肢体都不齐全。

        

估计这女人若真是下了地狱,也会被直接送到第十七层去。

        

也难怪他们最后会选择直接打开轮回通道。

        

只是这里面还有些说不通的地方,譬如这人是在哪找到这么多愿意为她效忠的孕妇。

        

还有就是,这些孕妇与这人既没有血缘关系,又没有宿命的链接,他们是用什么纽带,将自己的寿数传递过去的。

        

这并不符合夺寿的必备条件,可问题是,明明是不可能的事,这人偏偏做到了。

        

这让小白难免会对老太夫人产生好奇。

        

再次打量过远处被女鬼们簇拥着的梅老太夫人,这人做这些事,难道就是为了延年益寿,并且让自己投个好胎么。

        

会不会太自私了。

        

想到这,小白悄悄缩了缩脖子。

        

他已经不做人很多年,实在理解不了人类的思维方式。

        

心里想着,小白走到梅老太夫人身边,挥起手中的哭丧棒,直接拍断了女鬼们与梅老太夫人之间的连接。

        

希望这人有一颗无比强大的心脏吧。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