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住折磨玉茎&我喜欢男朋友尿在里面

       

举盾的骑士超级能扛,把花锦明都看呆了。

        

花锦明一只手持续施展着灼热射线,一只手则猛地运转法杖,读起一个炎爆术出来。

        

骑士看到炎爆术,骤然一惊。

        

下一秒,炎爆术就呼啸着飞来,像一颗炽热的流星一样锁定了他,砰的一大片火焰炸开,把他连人带盾牌一起砸翻在地。

        

旁边的石头人再趁机一踩,他便归西了。

        

突然,花锦明眼睛一亮,惊讶地看到骑士死后把盾牌掉了出来,变成了发紫光的可拾取状态。

        

花锦明惊喜不已,“哇,史诗盾牌。”

        

他正要去捡,一个刺客又看猎物似的锁定了他。

        

刺客冷冷道:“喜欢当法师是吧,那就做好被我秒杀的准备。”

        

语毕,一个隐身突了上来。

        

“哼~”花锦明无语极了,现在真是哪个山沟沟出来的刺客,都喜欢放这种秒人的话。 

        

他决心要教训教训下这个狂妄的刺客,掏一张布条出来蒙住了眼睛。

        

随即,手向前一举,做了个挑衅的举动。

        

正在极速靠向他的刺客突然两眼呆滞,之后脸一红,暴怒着吼了起来。后面诸多夜阑珊公会的人,更是一个个的都怔在了原地。

        

在场人痴痴道:“蒙眼?”

        

这时,刺客已经一个纵身跳起来,空中举刀刺向了花锦明。

        

花锦明耳朵一动,突然转身面向刺客,抡起法杖,一榔头就把他敲在了地上。

        

刺客胸口被锋利的水晶头劈开,血流不止。

        

他爬起来,一个强隐逃避虚弱状态,翻身落在了花锦明身后,又一次挥刀撕了上去。

        

花锦明轻哼着,向后一个高尔夫球杆把刺客拍飞了。

        

刺客再次倒地,剧痛不已。

        

花锦明摇头道:“太慢了!”

        

说完,花锦明纵身一跃,抡起法杖,一落地便将刺客劈死了。

        

刺客一死,花锦明突地又抱住了肚子。

        

他呲牙咧嘴地轻嚎到:“哎哟~不行不行,肚子难受。我真是上辈子欠你的债。”

        

突然,正在抱怨的他猛地侧身,挪了一个身位,躲开了一发冻合枪。冻合枪在与他擦肩而过后,砸在身后的墙上,把墙都砸碎成了冰渣子。

        

偷袭的冰法吓呆了,难以置信地退了半步。“闭着眼睛躲冻合枪?”

        

花锦明戏谑道:“冻合枪吗?我还以为是冰枪术呢。不好意思啊,早知道是冻合枪我就躲一半,让你擦一下肩膀了。”

        

话音刚落,又一支铁箭划破长空,射向了花锦明。

        

花锦明手飞速一抓,又抓住了那只铁箭。

        

夜阑珊的人顿时吓坏了。要知道,一直到现在,花锦明的眼睛都还是蒙着的。

        

花锦明当着众人面,将铁箭捏了个爆碎。

        

嘴似笑非笑地说:“虽然不知道你们跟我公会那几个有什么过节,但是……既然想好了要与我们为敌,那我就再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法爷!”

        

花锦明没有摘下眼罩,就催动起了法杖,一个炎爆术轰出去,精准砸中了敌方的一人。

        

那一刻,他宛如法国奥术之神Eureka附体,技能总是能以精准的弹道,命中他想要命中的敌人。弹无虚发,百发百中。

        

一时间,整个神殿遗址上全是惨叫声。

        

任何试图贴身偷袭他的人,都会被他用过人的听觉捕捉到,最后一个龙息术喷上去,烧成灰烬。

        

他穿上布甲后,回蓝速度虽然还是不快,但也不算慢了,再喝点蓝瓶、吃点蓝蘑菇,维系战斗绰绰有余。

        

唯一的遗憾是他没有神力加持,不然如此压倒性的虐杀,震个六七层神力完全没问题。

        

最后,花锦明高举法杖,用一道闪电引动苍穹,拉下一道巨大的雷霆,轰在人堆里,秒杀了大片夜阑珊公会的人。

        

同时手一展,叫出密剑,又连杀了数人。

        

夜阑珊的人被杀得溃不成军。

        

很快,现场除了被刻意留到最后的独语斜阑,四周都被杀没声了。

        

花锦明记住了每一个人的初始位置,即使站着不动也没用。

        

更何况还有响当当在,它也可以充当花锦明的眼睛。它这会儿就径直扑向了独语斜阑,将她一把扑倒在地,狠狠撕咬了起来。

        

独语斜阑已经丧失了斗志,拼命道:“小帅哥!小帅哥!别杀我!别杀我!别杀我……”

        

花锦明二话不说,一个火球就把她打死了。

        

打完了,又笑到:“响当当听到没有,人家夸你小帅哥呢。她不知道你是个母老虎吗?公老虎哪有这么凶啊。”

        

响当当迅速低吼不停。

        

“哎,凶我?”花锦明愣了,心想这可不能惯着,但随后又猛地警惕到:“还有人?”

        

花锦明迅速施展法术,蓄了一个大火球。

        

突然,一个女生从树林中站出来,小心到:“不好意思,是我们!”

        

“柳摇新绿?”花锦明听出了女生的声音。

        

他一摘眼罩,果然如此。

        

只见柳摇新绿正带着她那四位同伴,躲在草丛里。被响当当和花锦明发现后,主动站了出来。

        

花锦明愣道:“你们?”

        

柳摇新绿支吾道:“我们不放心你一个人过来,就跟了上来,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但是……没想到你一个人就……就把他们杀光了。”

        

她目睹了一场精彩的战斗,仍激动不已。

        

她旁边的一个小男生,更是迅速化身小迷弟,兴奋到:“是啊大神,你真是太厉害了!我已经把这一幕都录下来了,回来好好研究研究。对了大神,我可以把它发到网上吗?”

        

“可以,有什么不可以的。”花锦明笑了,突然想起了什么,咳嗽道:“记得……该剪的地方把它剪掉哈。”

        

对方迅速点头。“明白。”

        

花锦明看向身后的那一大群石头人,守卫在破旧的神殿遗址里,像一个个尽忠职守的警卫。刚才也帮了他不少忙。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