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猛烈做哭bl/性疯狂刺激小说

六月的雅典,气温逐渐偏高,最高三十二度的气温哪怕是靠海也较为炎热。尤其是对于习惯了索菲亚怡人气候的佩特科夫首相来说,还是有点烦人。

        

不过对于佩特科夫来说,雅典的炎热天气还是可以忍受的,再说他来此可不是度假,而是友好的访问自己的邻国。

        

“伊万乔夫,  你说希腊人这次会答应我们的要求么?”

        

此时佩特科夫首相大刺刺的坐在沙发上,解开了自己领口散着热,问着与他同样模样外交大臣伊万乔夫。他们之前才拜会过希腊国王乔治一世,交谈还算顺利。

        

“首相,这个问题需要看希腊人怎么想,我们已经与他们谈过很多次了,  每次都因为萨洛尼卡的归属谈不下。”对于首相这个话题,外交大臣伊万乔夫有些感到头疼。

        

面对外交大臣的话,佩特科夫微笑着说道。“所以这次我来了。”

        

首相当然也知道为什么两国在萨洛尼卡归属上,  谈不拢同盟的事情。因为萨洛尼卡太重要了,重要到谁都不愿意放手。

        

萨洛尼卡是马其顿地区最大的港口城市,也是该地区人口最多经济最为发达的城市,同时其还是该地区重要的贸易交通枢纽。这有一个因素都够两国争夺的了,更别说萨洛尼卡还是诸多因素结合到一起了,那更是两国不可能可放手的目标。

        

所以这些年,虽然希保两国都有结盟的意愿,但是牵扯到萨洛尼卡归属时,这种意愿在利益的趋势下,只能无疾而终。

        

而佩特科夫如此信心满满的话,引得伊万乔夫有些好奇。他不知道首相有什么灵丹妙药,能安抚住希腊人的野心。

        

而正当他想询问一句的时候,只听到一阵敲门声响起。门外传来保加利亚驻希腊大使的声音。 

        

“首相、外交大臣,特奥托基斯与柴伊米斯阁下来访。”

        

门外的声音让屋内的两人立刻打起了精神,两人对视一眼赶紧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请两位阁下进来吧。”

        

“两位日安!”

        

进来的希腊首相特奥托基斯向两人打的招呼。

        

“日安,特奥托基斯与柴伊米斯阁下!”

        

等到主宾落座之后,  来访的希腊首相特奥托基斯开口道。“我带来了我国国王陛下的问候,  他非常感谢贵国这次的友好访问,祝愿贵我两国能够精诚团结,拥有更加美好的未来。”

        

“感谢贵国国王的问候,还请带回我给乔治国王的问候,只要保持利益一致,那么精诚团结贵我两国将不可战胜。”佩特科夫同样友好的回复着。

        

好嘛,两位首相在打着哑谜,一个说着先打完在分赃,一个在说向谈完分赃在打。

        

从这两位的哑谜就能看出,两国的分歧依然没有得到化解。

        

谷蒴

        

看到保加利亚人依然咬死需要先分配利益,特奥托基斯有些无奈的开口道。“佩特科夫阁下,目前谈论利益的分配有死结,萨洛尼卡居住着大量我国的族人,我国不可能放弃该城市。”

        

面对希腊首相的言论,佩特科夫一脸正色道。“特奥托基斯阁下,我国对于地中海港口的需求阁下也应该知道的,我无法说服国人接受拿不到萨洛尼卡的结盟条件。”

        

好嘛,现在大家不再温文尔雅,算的上是赤膊上阵了。

        

“你看,关于萨洛尼卡归属的问题,贵我两国始终谈不拢,这其实对我们两国来说是一个并不算一个好消息。要知道土耳其人并不好对付,如果我们两国不联合起来,那么谁都别想夺回被土耳其人侵占的领土。”

        

特奥托基斯所说这番话,佩特科夫也是认同的。别看保加利亚整天一副巴尔干普鲁士的姿态自居,但是让其单独面对土耳其人,他们也是不愿意的。别的不说,土耳其人口三千多万,保加利亚才四百多万,而希腊刚刚两百万,在人口两国就远远不如土耳其人。

        

当然战争不只是看人口,看的是军队人数、武器装备、训练水平、人员士气等。在这些方面的对比上,保希两国在训练水平、人员士气方面要比土耳其军队好一些,但是好的程度有限,远远不能抵挡人员数量上的差距。

        

虽然两国在军队人均火炮机枪等技术兵器的拥有量上比土耳其人要高不少,但是军队数量就差距较大了。目前希腊拥有五万多人的军队,而保加利亚则拥有七万多人,作为他们的潜在对手,奥斯曼则是拥有三十四万人,其中有十八万人是经过德国顾问培训过的精锐军队,其装备以及训练水平并不比保希两国差。

        

所以在哪怕是两国联合,不拼了老命也有可能打不过。

        

不过虽然知道这个问题,但是佩特科夫认为这也不能成为保加利亚放弃萨洛尼卡的理由。

        

“特奥托基斯阁下,其实贵国已经赚着。贵国主要出动海军,可以占据其在爱琴海的岛屿。那些岛屿总面积已经过万了,再加上南马其顿瓦尔达尔河以西的土地,至少已经有了两万多新增领土。而我国目前可占据的只有瓦尔达尔河以东的南马其顿,再加上色雷斯大部,总面积也不过三万出头。而且君士坦丁堡我国不可能拿到,甚至海峡一侧的色雷斯领土也很有可能拿不了,所以我国并不比贵国要好多少。”

        

佩特科夫理性的分析着两方利益分配问题。

        

不过佩特科夫这番分析可并没有打动希腊一方,只见特奥托基斯反驳到。“阁下是否仔细算过贵我两国的得失,瓦尔达尔河以西的土地完全比不上东面,西面主要是以丘陵山地为主,而且人口也不如东部,这根本不合理。”

        

面对特奥托基斯的反驳,佩特科夫当然也知道两者的差距,只见他信心满满的回答着。“你说的没错,的确是这样。但是阁下有没有考虑过,如果贵国不和我国合作,瓦尔达尔河以西的土地都拿不到。

        

要知道我国不一定一定要与贵国合作,塞尔维亚或者罗马尼亚都有可能成为潜在的合作对像。只要我国愿意付出部分领土的代价,相信对方一定会愿意加入这场驱除土耳其人的正义战争,大不了我国不考虑土耳其岛屿的问题,只拿南马其顿和色雷斯地区。”

        

佩特科夫这话直接让特奥托基斯噎的说不出话来。没错,保加利亚还真有这种可能,放弃与希腊合作。至于希腊这边根本绕不开保加利亚,除非能与列强合作。但是哪位列强愿意帮希腊人火中取粟,死磕奥斯曼帝国呢?

        

要怪还是怪当年的意大利人,他们怎么不选择希腊反而让保加利亚占尽了便宜。

        

特奥托基斯此时心有点乱,他站起来开口道。“抱歉,这个问题太难选择,我们需要回去商讨一下。”

        

“没关系,反正我还有三天时间才回去,等两位的好消息。”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