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他嘴上摩擦到高潮一/爆乳巨臀的熟美妇

     

宫殿位于两岸汇合的山崖之上,宏伟壮观,令人叹为观止。

        

虽然与大玄皇宫比起来还有差距,但一想到此宫殿建在遥远的海岛之上,便感觉不可思议。

        

而且,宫殿建在山崖之上,建筑难度可想而知。

        

给徐尊的感觉, 仿佛如坠梦中一般。

        

他不知道这座海岛到底有多大,但他知道,若要建造那么多楼阁殿宇,需要用到的材料不在少数。

        

如此远离尘世的一座海岛,能有那么大的实力吗?

        

若这些木材,石材全部取之于这座海岛,或许还能理解。

        

可那样的话,便说明这座海岛物产富饶, 面积巨大,那么当地人为什么还要在悬崖峭壁上建造楼阁殿宇呢?

        

况且,如果此处真有这么巨大一座海岛,海图上又因何没有标示?

        

到底是谁,建造了这些楼阁殿宇?

        

到底是谁,在如此偏远海岛居住? 

        

又为什么,所有楼阁点着灯,却空无一人?

        

“注意……”这时,眼尖的阿妮,还有戴龙等人全都发现情况,对众人提醒道,“有人!”

        

众人向前方看去,但见宫殿内也亮着灯,而灯光影射之下,似有人影晃动……

        

宫殿里面有人!

        

众人没再说话,全都安静地坐在船上,小心翼翼地向宫殿方向靠近。

        

等划到近处之后, 众人这才看到水道尽头的岸边,竟然停靠着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船只。

        

这些船看上去都是崭新的,而且大多体积都不小。

        

“搞什么?”韩飞儿越发感到古怪,喃喃说道,“这些船都是海船,难道……这是在做贸易?”

        

码头上静谧如常,不见半个人影。

        

这些船井然有序地停靠在码头上,感觉应该人来人往才对。

        

“那种单桅帆船,是女妖国独有的。”韩飞儿指着这些航船介绍,“还有那种带窝棚的,是倭族人的草船。。

        

“还有那种漏斗状的,那是希良国的勒勒船……

        

“当然……”韩飞儿指着正中央一片船只说道,“这些都是大玄的款式,还有一些我也没有见过……”

        

说话间,两艘小船已经划到码头,在岸边停靠下来。

        

“大人……”戴龙紧张地说道,“咱们上去看看吗?”

        

戴龙问完之后,才感觉自己问了一句废话。

        

他们费了这么大的劲冒险到此,自然要一探到底,看看这里到底有什么古怪?

        

于是,众人停好小船,纷纷上了码头。

        

抬头望去,但见高处的殿宇更加壮观,令人心跳加速。

        

码头旁边,有能够去到宫殿的石梯,石梯连着诸多走廊,通往悬崖各处的建筑物。

        

众人全都警觉地亮出武器,小心翼翼地踏上石梯,朝宫殿处而去。

        

一路畅通无阻,众人很快来到大殿之前的平台上。

        

刚到这里,便赫然听到大厅内传来嘈杂之声,有武器碰撞声,有喝彩声,似乎还有乐器之声……

        

听到这么多声音,众人更是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如此森严大殿的门口处,竟然不见一人站岗,徐尊等人很快来到门口,终于看到大殿内的情形。

        

结果,在看到大殿内的情形之后,徐尊等人全都蓦然惊呆。

        

再给他们一万次机会,也猜不中,竟然会是这样!?

        

但见大殿中央架起一副高台,台子上正有两名男子在比试武艺。

        

二人一个使剑,一个用刀,正斗得不可开交。

        

在台子下面聚集着一大群人,这些人有男有女,各个拎着酒壶酒杯,一边把盏言欢,一边欣赏二人比试。

        

打到精彩之处,还会有人叫好吹口哨……

        

再看大殿另一侧,有一群美女正在偏偏起舞。

        

她们穿着精美如花的罗裙长衫,胸前配有一面鲜艳的红色腰鼓,一边起舞一边敲鼓。

        

谷值

        

舞姿优美,赏心悦目。

        

在美女们翩翩起舞的后面,还有专业的乐师,正在拨弦弄琴,好生投入。

        

此外,大殿的角落里,还散坐着各色人等,有的在喝酒划拳,有的在练习摔跤相扑,还有的在谈情说爱……

        

徐尊甚至看到,有两个打扮怪异的东海某族女子,正在喝交杯酒……

        

看到这种场景,徐尊等人是彻底蒙圈了!

        

这都什么情况啊?

        

那個架起的高台,应该是个擂台,两名男子应该是在打擂,可是……

        

怪异!

        

不仅仅怪异,甚至有些荒诞!

        

大殿之上飘来阵阵酒香,其中还夹杂着胭脂味道,以及烤鱼的香味……

        

徐尊定睛看去,但见这些人吃的基本都是海鲜,有鱼有虾有螃蟹,还有很多从未见过的海鲜美味。

        

这……

        

徐尊看看韩飞儿,想要跟韩飞儿交换一下想法,是不是应该派个人进去打招呼?

        

谁知,就在众人惊奇之间,身后却传来一个声音。

        

“各位,为何站在门口?不进去吗?”

        

啊!!?

        

众人全都吓了一跳。

        

要知道,徐尊带来的全是高手,如果身后来人,不可能没有人警觉。

        

然而,身后却还是传来了声音。

        

众人诧异地回头看去,但见身后出现一名穿着长袍的道士。

        

该道士须髯飘飘,红光满面,身穿藏青色长袍,左手高举酒壶,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火阿奴、阿妮以及韩飞儿全都感觉心头发凉,因为她们却是毫无察觉,足可见此人功力匪浅。

        

一时间,众人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

        

“你好,你好!”关键时刻,还是徐尊反应最快,当即拱手抱拳,问道,“敢问这位道长,此处是何地啊?”

        

“此处?”道士一愣,笑道,“你们不知道吗?哈哈哈哈……”

        

忽然,道士朗声大笑,众人这才看到道士的红光满面,其实是醉态,一张嘴全是酒味儿。

        

“此处……”道士一阵摇头晃脑,然后径直走进大殿,说道,“仙境也……”

        

说完,他完全不理会徐尊等人,而是拎着酒壶走到擂台之下,然后撩开长袍,提了提裤子。

        

靠!

        

徐尊暗暗骂道,感情这老道刚才是解手去了吧?

        

好……

        

就在同一时刻,擂台上的比试已经分出胜负,持刀者技高一筹,一脚将使剑者踢下擂台。

        

一瞬间,群情高涨,纷纷喝好。

        

“来来来……”持刀者斗志昂扬,兴奋地冲众人喊道,“我已胜出两次,还有谁?”

        

“我来!”

        

话音刚落,台下便跳上一个人来!

        

这是一名面如冠玉的年轻男子,他手里拿着一根钢鞭,跳上擂台之后,立刻做好战斗准备。

        

然而,持刀者看到这名年轻男子上台之后,竟是轻蔑一笑,将自己手中宝刀丢到地上,然后摆好赤手空拳的架势。

        

喔哦……

        

台下人看到持刀者如此蔑视对手,全都发出兴奋嚎叫。

        

我勒了个娘娘熊啊!

        

然而,当看清楚这名年轻男子之后,徐尊却震惊地合不上嘴。

        

万万想不到,他竟然认识这名男子。

        

此人正是义父沈天德的大儿子——沈星然!!!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