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老师屁股眼/跪在地上伺候公主

        

这个决定一出,在场的众人反应不同,有的失落,有的羡慕,有的嫉妒,有的欢呼雀跃。

        

最为高兴的自然是第九峰的弟子,欢呼声马上响成一片。

        

“大哥哥,恭喜你完成,一定要好好请客!”

        

傅君蝶跑到叶不凡面前,一边替大哥哥高兴,一边吞咽着口水,似乎已经看到了无数的美食摆在眼前。

        

花冰瑜,姬叔闲等人也都是喜形于色,为叶不凡的成功而高兴。

        

而站在旁边的白灵普,祖方奎两人满肚子的怒气和不甘,但却不敢有任何表露。

        

在其他弟子面前,他们是高高在上的峰主,可在宗主面前根本就没有任何地位可言。

        

这就在这时,一个尖锐而又嚣张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宫青璇,你还真是越来越没出息,竟然收这样一个废物作为亲传弟子!”

        

所有人都是神色一变,扭头看去,只见四道人影从远处疾驰而来,瞬间便来到众人面前。

        

为首的是一个身穿红衣的女人,虽然相貌比不上花冰瑜、凤稚舞等人,但也算是有那么几分姿色。

        

整个人身材丰满,姿态妖娆,眼神中却时不时的闪过一抹寒芒。

        

在她身后跟着三个青年人,两男一女,一个个气息强大,赫然都已经达到大乙仙以上的修为。

        

叶不凡看着红衣女人,不由瞳孔缩了缩。

        

虽然看不出对方的修为,但从这股威压能够感受得出来,至少在花冰瑜之上,纵然比不上宫青璇也不会相差太远。

        

好多青年弟子看到红衣女人都是一脸的迷茫,不知道这是谁,竟然敢在流光剑宗嚣张。

        

而洪天,道戒等人则是神色大变,一个个都露出诡异的神情。

        

花冰瑜直接惊呼道:“二师姐,你怎么来了?”

        

“滚开,你没有资格叫我师姐,我和流光剑宗也没有任何关系!”

        

红衣女人一声大喝,满脸都是凶厉之色。

        

叶不凡看得一头雾水,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这女人到底是什么情况?

        

他扭头看了看旁边的洛冰颜、沈绮韵几个人,她们也都是一脸的迷茫,显然也不认识红衣女人。

        

而就在这时,第九峰外门管事赵明诚的传音在他耳边响起:“她叫赫红莲,曾经是宗主大人的师妹,老宗主的女儿,大长老的师姐。”

        

如今叶不凡已经定为宗主亲传,差的只是一个拜师仪式,将来就是下一任宗主。

        

再加上之前对于赵沅的照顾,所以赵明诚对他心中充满了感激,细致的讲述起来。

        

“赫红莲是一个极其狂妄自负之人,论修为她比不上宗主大人,论心胸和掌控能力更是差着十万八千里。

        

可偏偏这女人仰仗的是老宗主的女儿,还狂妄自大自视极高,一直觉得自己才应该是宗主的继承人。

        

正因如此,当流光剑宗传位给宗主时,她极为不满,甚至陷入了疯狂状态,竟然暗中刺杀宗主大人,老宗主一怒之下将她逐出了宗门。”

        

叶不凡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原来这女人是流光剑宗的弃徒,怪不得看起来如此的暴戾乖张。

        

赵明诚继续说道:“这是千年以前的事了,从那之后每过一段时间,赫红莲都会回宗门挑战,但每一次都是以失败而告终。

        

宗主的实力比她强大的太多了,但每一次获胜之后都念及昔日的情分放她离开。

        

可这女人从不知感恩,一次又一次来宗门挑衅,算来上一次应该是在三百年之前。”

        

赵明诚表达的言简意赅,很快便将赫红莲的来历讲了个一清二楚。

        

叶不凡刚弄明白是怎么回事,赫红莲轻蔑的目光便从他身上一扫而过。

        

“宫青璇,我娘真是瞎了眼,将宗主的位置传给你,竟然选这么一个废物当亲传,看来流光剑宗必然会毁在你的手里。”

        

宫青璇戴着面具,看不到她的神情,叹了口气说道,“红莲,败了这么多次,难道你还看不清楚吗?又来做什么?”

        

赫红莲说道:“我这次不是来和你比修为的。”

        

宫青璇说道:“那你要做什么?”

        

“我要和你比弟子。”

        

赫红莲回首指向身后的三个青年人,“这三百年我培养了三个亲传弟子,流光剑宗门下弟子三万,三百岁之下只要有人能够击败他们三个就算我输,从今往后绝不踏入流光剑宗一步。

        

如果没人是他们的对手,那你就乖乖的把宗主的位置让给我,说明你根本就不配!”

        

花冰瑜劝道:“二师姐,你这又何苦?”

        

“给我闭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

        

赫红莲抬手指向宫青璇,“今天你就说敢不敢比?我娘将宗门交给你,这么多的青年弟子,不会一个拿得出手的都没有吧?”

        

宫青璇再次叹了口气:“红莲,你这是执迷不悟!”

        

“少废话,怕了就赶紧滚,把宗主之位还给我。”

        

赫红莲嚣张到了极点。

        

宫青璇说道:“你确定说话算话吗?如果输了以后绝不能再到流光剑宗闹事。”

        

“那当然,我赫红莲向来一言九鼎,说话算话,如果我输了,绝不再踏入流光剑宗的地域一步。”

        

“那好吧,既然这样就如你所愿。”

        

宫青璇说道:“准备怎么比?”

        

“很简单,我这三个徒弟,只要你们宗门当中有人能够将他们全部击败,我立即调头就走。”

        

赫红莲回头一招手,将一个身穿金衣的青年男人叫了过来。

        

“雷儿,这第一战交给你。”

        

“放心吧师父,我一定把这些废物打得屁滚尿流,替您出气。”

        

果然是什么样的师父教什么样的徒弟,这金衣青年同样是无比的嚣张。

        

“在下风惊雷,你们谁敢来与我一战?”

        

说完他身上的气势陡然爆发,赫然是大乙仙初期,而且极为浑厚,显然已经在这个境界停留了许久。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众人心中一沉。

        

流光剑宗强者如云,但如果说三百岁以下能够超过眼前这个人的,真的是屈指可数。

        

既然人家已经杀上门来,这边就必须要应战。

        

这一瞬间,绝大多数人的目光都落在司马措的身上,毕竟他是整个宗门的最强者,修为也是大乙仙之境。

        

要说流光剑宗的弟子当中,有谁能够胜得了风惊雷,他的希望应该最大。

        

但此刻的司马措没有成为宗主亲传,早已经憋了一肚子的怨气,纵然不敢表露,但也没有任何要出手的打算。

        

直接低下脑袋,紧盯着自己的脚尖,连头都不抬一下。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