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它流出来了&高H喷水荡肉爽腐男男

       

早上的阳光透过窗帘,晃到了侯平安的眼睛。

        

他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四周看了看,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其实昨天他也有点儿醉了。钱婷的酒量还是不错的,自己顶着她喝,钱婷是醉了,但是自己也有点迷糊了。

        

不过这个房间好像就只有自己一个人。

        

传说中女人不醉,男人没机会的事情没有发生。

        

侯平安爬起来,感觉到身上汗涔涔的,于是就去浴室准备洗个澡。昨天晚上也没有洗漱就直接睡了,怎么睡的都不清楚。反正脑子里有点儿迷糊。

        

像是断片,又不像是宿醉。

        

浑身的酒味儿都还没有散尽。身上也出了汗,黏糊糊的,浑身不对劲。这里也没有什么衣服可以换。于是就去推开主卧室的门。

        

钱婷不在。

        

然后就听到主卧里面哗啦的水声。然后听到钱婷在里面说道:“是谁?侯老师吗?我在洗澡,你等我一会儿!”

        

侯平安就退了出来,来到了客厅里,坐在沙发上。摸出一根烟,点燃了,身舒服的靠在沙发上,抽了一口。

        

钱婷穿着浴巾就出来了,看到侯平安,微微一笑,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侯平安的身边,用毛巾擦着头发说道:“昨天喝醉了,我刚洗了澡,你要不要洗,我这里有衣服。”

        

侯平安一愣,烟都差点儿从嘴巴里掉下来了。瞪着钱婷。

        

钱婷就“扑哧”一笑,被侯平安的这模样给逗乐了。

        

“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没有想那样啊。”侯平安抽了一口烟,然后掐灭了,还是问道,“男人的衣服也有吗?”

        

“为什么不能没有男人的衣服?”

        

钱婷还是忍住笑,但是是真的开心的笑,看侯平安那样,决定不再逗他了:“上次我们不是在那个租住的房子里吗?我看你身材,就觉得以后你说不定要在家里过夜的,我就按照你的身材,买了两套衣服。还有内衣,你试试看,能不能穿。”

        

侯平安恍然大悟,点点头。

        

钱婷就进去房间里,拿了衣服出来,果然是新的衣服。一套t恤和休闲沙滩裤,还有一条内裤。拿出来的时候,多少还是有点儿不好意思。

        

“要是穿不了,先将就一下,等出门后再买合适的。”

        

将衣服放在沙发上,看侯平安拿着衣服,又说:“你就去我房间里洗吧。公共卫生间的热水太小了点,我正准备换一個呢。但是事情太忙了,一直没有搞。我在网上买的,自己安装也挺方便。”

        

好强的钱婷硬生生的把自己活成了男人的模样了。

        

什么事情都自己来的,包括水电的一些问题,还有家里的修修补补。本来一年的利润这么搞,她买房都犹豫了很久才买的。这套一百平左右的两居室,也就花了60多万,装修也比较简单,18万就搞定了。

        

侯平安洗完澡出来,就看到了钱婷已经换好了衣服,还是一套t恤加上牛仔裤,这姑娘真的不会打扮自己。

        

“侯老师……我给你汇报一下,这一段时间来的营业情况。从过完年到现在又半年多的时间了。你也不总来看看。”

        

钱婷唠唠叨叨的并且从家里拿出了一个笔记本,到了客厅,放在茶几上,熟练的打开。看来还是经常在用的。

        

“没事,给我看,我也看不懂!”

        

侯平安坐在沙发上,看她摆弄电脑。

        

钱婷就无奈,这分明就是有点儿懒呗,哪里是什么看不懂。

        

于是就干脆关上笔记本说道:“我只是说个总数吧,在今年上半年,已经实现了利润近七百万了。到年底的时候,应该能够破一千三百万左右,这是预估的。我在自己的那一份利润中拿了八十万买房子和装修。你的是一个专门的账户。还有餐馆以后的发展,我自己做主,预留了一部分,准备开第七家和第八家分店。”

        

“这么多啊!”侯平安是真的被惊到了。

        

单纯自己才投入多少?着财富的增长倍数可是比自己的欧雅泉都丝毫不差啊。虽然绝对数字差了很多,但是相对来说,钱婷做的已经非常不错了。

        

果然是个有梦想有干劲还有想法肯钻研的女孩。

        

看到侯平安惊讶的表情,钱婷挺满足的。

        

她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有意义的。当初接受侯平安的资助,很大一个原因就是想要做出成绩来给侯平安看。

        

现在得到侯平安的肯定,确实是心满意足了。

        

衣服挺合身的,这不知道这姑娘从哪里这么准确的知道自己的身材的。难道是上次自己睡沙发的时候偷偷的量的?

        

两人走到了小区停车的地方。是一处公共停车位,钱婷每月出80元租的。

        

“送我去我的小区吧。以后你也常去串串门。我不邀请伱,你可以随便去,就当是自己的家里一样。”

        

侯平安看了看这个小区,又皱眉:“你这个小区不太好啊,虽然也有保安,但是也不怎么管事,以后你的事业越做越大,最好还是买一个好一点的小区的房子。虽然物业费交的多一点,但是起码安全一点啊。”

        

“可是要不少钱吧!”

        

钱婷还是有些犹豫,因为高档小区可是差不多一万一个平米了。

        

谷鞑

        

“买啊,你赚钱干嘛用的?”侯平安没好气的揉了一下她的马尾巴。

        

钱婷就笑的眯起眼睛,担马上又愁眉苦脸。

        

“我可以开分店啊!”

        

“这是个傻子,开分店的钱我们俩一起出啊。利润别留着了,全部拿出来开分店的都行。还有啊,你看看,你现在都是钱总了,还开个面包车,掉价啊!”

        

侯平安继续“嘲讽”她。

        

钱婷又摸了摸头:有些不好意思:“面包车能装能载人,挺方便的啊!”

        

“傻不傻,以后你的事业只会越来越大,赚的钱会越来越多,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开分店?不停的开分店吗?。”

        

钱婷就眨巴眼睛,使劲的点头。

        

“你点个鬼的头啊!”侯平安没好气的又扯了一下她梳好的马尾辫。

        

“讨厌呢!”钱婷忍不住娇嗔了一下,这是她很少有的小女儿态的模样,还扭了扭脖子,好让自己摆脱侯平安扯自己的辫子的举动。

        

“我批了,拿出一百五十万买房,一百万买车。”

        

“啊?”

        

钱婷惊呆了,这么大一笔钱啊!有些懵了,随即就反应过来,两只手慌乱的摇着,被吓到了啊。

        

“不行,不行,这……这也太多了啊!”

        

她原本的理想就是买一辆和侯平安差不多的xc60,她已经了解到了,xc60的车三四十万就能买到。大概明年……后年就可以换车了,其实年底换车也是可以的,但是可以考虑低配的车型。

        

“我是不是公司的股东?”

        

侯平安就没好气的说道。

        

“是啊!”钱婷点头,这一点问题都没有啊,本来就是两人的公司嘛。她一条很好的商业习惯,就是即便再怎么扩张,她都坚持不融资,利用自己手里的资金进行扩张。不会一下子将摊子铺得太大,而管理培训服务品质都跟不上,从而导致火不了几天就倒闭了。

        

她不懂什么叫融资,也不懂什么叫上市,反正就是很朴素的投资理念,我有钱就开分店,没欠我就努力开好现在的店,有钱了再上。

        

这样做很好的规避了风险,而且即便是一两家经营不善,还可以东山再起。

        

“既然我是股东,那么我的意见就是,钱总,请从我们俩的利润中拿出钱来,买房子,买车子,为我们公司装一下门面。好不好?”

        

“扑哧!”钱婷笑了。

        

哪有这么逼人买房买车的?不过她还是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要不我把这里的房子先卖了,买房子就用不了那么多钱了。我们可以节约七八十万呢。多好啊!”钱婷精打细算。

        

侯平安就伸手敲了一下她的头,打得钱婷抱着脑袋,望着侯平安的手,却没有落下来,自己也忍不住笑。

        

这姑娘昨天和今天的笑容,比这半年来的笑容都多。

        

“这套房子给你爸妈住啊。傻不傻,养你这么大,都不知道孝敬一下他们。”侯平安说道,“我知道你和你父母的关系,重男轻女嘛,但是他们也不是不疼你啊,创业的时候,不是也赶过来帮你的忙?”

        

钱婷沉默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才点点头。

        

“好,侯老师,我听你的。”

        

“这就对了啊!”侯平安哈哈大笑,然后拍一下她的手,“走了,送我去,你认识我的小区吧?上次你去过的。”

        

还是侯平安搬家的时候,钱婷去过一次的。

        

“好,我们出发!”钱婷大声地说了一句,一脚油门,车子往前一蹿,赶紧的点一下刹车,挂二档。油门踩得猛,二档都能让动力马上衔接上。可见钱婷平常开车也是挺猛的一个人了。

        

手动挡,侯平安好久都没有开过了。

        

一路上钱婷都很高兴,手上换挡的动作非常的流畅,看着都是一种享受,这姑娘平常开车开得多,特别是最初买车的时候,送货什么的,都是自己亲自去跑的。

        

等到了小区门口,侯平安将脑袋往窗户外一伸,这就是一张通行证。小区的门就打开了,放了面包车进去。

        

“侯总,您请的工人啊!”

        

保安笑着打招呼。

        

钱婷脸一红,没有分辨。侯平安就开玩笑:“什么眼神啊,还工人呢。我朋友,好朋友。走了!”

        

一路上开进了小区,直到侯平安的别墅了。

        

“进去坐坐?”

        

“不坐了,我要去上班了。侯老师再见!”钱婷笑着和侯平安挥了挥手,开车出去,一路上四下张望,然后下定了决心,买房吗?还不如就买在这个小区吧!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