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股撅高了我要进去了&激情香艳小说

       

被自己生的孽障影响了心情的郁奶奶,因为眼不见为净,当返回厨房,心中的怒火也消散了不少。

        

傅哥在郁奶奶与她儿女翻脸关门时自己先进了自己的房间回避, 等郁奶奶过去了才出去转悠。

        

他在园里转悠了几圈,和揭哥喂了羊,陪着四匹宝马散了步,等到快中午时才去厨房做饭,当着郁奶奶的面也绝口没提郁家儿女来过乐园的事儿。

        

乐同学在嫏嬛院教弟弟和大小萝卜头们习武,在门铃声响时留意了一下,自然知道是郁奶奶的极品儿女来了。

        

她听了一耳朵, 并没有中途告诉郁畅他家躺血缘关系栏上的生物学父亲来了,权当不知道那茬事儿。

        

上午的武学课结束,仍如既往的带着一群大小萝卜头们去五味橱大厨房吃饭。

        

郁奶奶饭前表情平静,直到饭后叫了孙子去单独说话。

        

陈丰年等小帅哥们都以为是祖孙日常说话,谁都多想,吃了饭又冲冲地钻书院,嫏嬛书院里的书籍五花八门,学霸们已经沉迷其中不可自拔。

        

毋少任少与一群萝卜头们也去了书院。

        

黎照与小师弟和小姑娘一起回东院,他去泡了茶,在九德堂喝茶,备课。

        

郁奶奶叫了孙子到了自己的房间,先关心地问了孙子的日常功课,直到没人在西南角了,才说原因。

        

“阿畅,上午你爸你姑带着他们孩子来了,说什么担心我们祖孙,来陪我们过节,我让他们滚了。

        

他们能找到这里,想来他们也打探清楚了你的班级信息, 以后他们肯定还会以各种由头找我们,或者会去学校找你。”

        

“”郁畅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了个干干净净,差点想骂“狼心狗肺的东西”,想到那俩人再不是也是奶奶亲生的孩子,又忍住没骂。

        

“奶,他们是您身上掉肉的,您若舍不得,您以后跟他们见面我不会阻止您,但我与他绝不可能再培养出什么父子情,无论是他们谁来,我都不会理睬。

        

乐姐姐这处园子一直处于官方保护中,您在这里也是安全的,您若与他们见面只能去外面,不能带人进来,更不能带他们给的东西进来。

        

万一他们在身上或在某些东西里偷藏摄像头和监听器,那些东西带进了园里,谁也不知道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你说什么傻话,我对你爸早就没指望了, 指望你爸你姑他们给我养老照顾我, 我不如指望你爷从地里爬出来。

        

你说的我懂, 我知道你爸你姑打得是什么主意,我今早人都没跨出铁栏门,听他假惺惺地说担忧我们祖孙,心里冒火,说了两句就关了门。

        

我跟说这个事,是让你心理有个数,要不然等他们找到了学校你连个心理防备都没有,容易被他们牵着鼻子走。

        

你在学校也多交点朋友,有事没事也跟人说说你的家庭情况,他们要是找去学校颠倒黑白,也好有人给你说句公道话,免得你吃亏。

        

阿畅,你长大了,以后要处理各种各样复杂的关系,奶奶文化不高,帮不了你什么,至少不会给你拖后腿,你怎么处理你爸的关系,你照你的想法来,不用再委屈自己。”

        

“奶,我明白的,我带您离开淞海也是不想您过得那么憋屈。以前我有心脏病,您怕您哪天走了还得靠郁达出钱送我上学照顾我的生活,所以有顾虑,他再怎么过分您也受了。

        

现在我好了,以后我给您养老,不依靠郁达,不用受他的闲气。”

        

“好,阿畅有志气,奶奶放心。小姑娘胸怀大义,有她培栽你,奶奶不担心你的前途,你只尽去做你想做的事,我就安心在乐园养老。”

        

祖孙俩的意见统一,自然一切好办。

        

郁畅怕奶奶被气出病来,特意问了有没哪不舒服,又说了几句体己话,祖孙俩结束谈话。

        

郁奶奶去了厨房准备包饺子。

        

郁畅去了作坊,猜着仙女小姐姐还没进作坊,就在作坊屋檐下等着。

        

他等了大约半个钟,等到了仙女小姐姐,乖乖地站在屋檐下等人到了檐下,才喊“乐姐姐”。

        

“有事找我?”乐韵走到作坊的屋檐下,一本正经地伸长手去撸大萝卜头的脑袋。

        

大小萝卜头们都很乖,撸起来超有成就感。

        

“乐姐姐,我生物学上的父亲和姑妈今天上来找来了乐园,他们以后可能还会找理由来乐园给人添麻烦,请您跟傅叔他们说,不用顾虑我奶奶,他们要是再来打扰就打电话报说他们扰民。”

        

郁畅被揉着头,爆红了脸,羞答答地报备家务事。

        

“不用担心,傅哥他们会看着处理的,他们要是去学校,你自己能处理得了吗?”熊孩子知道有事找大家长汇报,孺子可教也。

        

“能。”郁畅答得毫不迟疑,缓了缓,又补充:“我就是担心,有可能会因乐姐姐您收留了我们祖孙,会给您带来麻烦。”

        

“我要是怕麻烦,当初就不会收留你们,你想怎么做尽管放开手脚去做。”乐韵鼓励了一句,又用心教导:“最好的猎人,不仅是身手好,更重要的是懂得因时制宜,该出击时就出击,该静守时就静守。

        

一般的猎物没打死顶多激怒了它,可能为自己带来一些凶险,而敌人,一旦没能摁死他就会留下无穷后患,是以,对猎物要么不出手,一出手最好致死。

        

对敌人更是如此,要么不动,要动就做足准备,行动了就让他翻不了身,以绝后患。

        

你父亲那里也是如此,与其立即处理,不如让他们先蹦跶,等到合适的时机再重锤出击,一锤将他摁在地上,让他再怎么洗也洗不掉污点,当你羸得了大众的同情心,将来才能真正的高枕无忧。”

        

“我懂了,先忍得一日之气,他日再算总帐。”郁畅的眼睛“嚯”地亮了起来,奶奶让他与同学也说说家里的事,他之前觉得有道理。

        

现在听了仙女小姐姐的一席话,则有了新的想法,与其现在与同学诉苦,不如什么都不说,先看生物学上的那位父亲怎么蹦跶。

        

等看过了那人的蹦跶,合适时再打脸,一次性将那人钉在不孝不慈的柱子上,彻底解决掉麻烦。

        

“孺子可教也。些许小事先扔一边,别影响了心情,好好努力学习去吧,你们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

        

“嗯,乐姐姐,我知道了,我先走了。”郁畅点头,看向小姐姐,得到许可,撒开脚丫子就跑。

        

熊孩子飞奔而去,乐韵笑了笑,转身去了坊门,先去医学研究室观察了自己养的小虫子,再去精密仪器间打造机械零件。

        

郁畅飞奔回了凝翠轩,自己备课,等到了上课点,他给小萝卜头们补课,第二节是黎先生的课。

        

在黎先生给小朋友们上课时,蓝三帅哥开着一架小直升机到了乐园,停在了清和斋不远的南倒座房对着的草地上。

        

谷淨

        

傅哥钱哥揭哥柴哥去帮忙,将蓝三拉来的一些保鲜箱和筐筐搬进南倒座房的仓库。

        

小飞机就停在倒座房前的草地上,蓝三去将ec225从停机棚开到东院月台上,又和傅哥几个去搬行李,搬了很多米、面装进机舱,又进东院的厨房中堂搬了十几只箱子。

        

装载好了的品,蓝三与傅哥几个去溜马,傍晚带着一群学霸和小萝卜头们一起做饭。

        

晚上,蓝三也没去蹭傅哥的床,他直接在直升机上睡觉。

        

乐小萝莉在作坑待到子时,收拾好了物品,将放医学研究工作室的小虫子们扔进空间,自己也回了东院,洗涮一番,换了衣服先打坐。

        

小萝莉只打坐到凌晨三点半,拎了一只必备的行李背包出了院,上了停在门前的直升机副座。

        

蓝三等到小萝莉来了,开着直升机飞往乌拉草原。

        

边源同学国庆婚礼,小萝莉去草原参加婚礼。

        

草原上的牧民结婚都偏早,一般刚到法定结婚年龄就结婚。

        

边源毕业时就已经属“大龄青年”,他毕业就去部队服役,头两年理论上不能结婚,是以婚期一拖再拖。

        

他的结婚对象是他的初中同学,也算是青梅竹马。

        

女方不是乌拉草原人,属于锡盟市另一个镇所辖区,是种植区。

        

女方也读了大学,虽然是省内专科大学,至少也不差,家庭也极不错,家中有在公家部门任职,算得是门当户对。

        

依照当地的规定,男方家将于结婚的头一天上女方家迎亲,于第二天将女方迎回男家。

        

边家早就准备齐当,等边源于29号从驻地飞回m省,迎亲队伍于30号去了女方家附近扎帐篷,送聘礼。

        

乐同学和蓝帅哥起五更爬半夜的摸黑出发,这次是直线飞行,行程五个半钟就到了目地。

        

边源从军,当兵光荣。

        

边家因有个当兵的孩子,也很深牧民敬重,婚礼自然不能马虎,是大办,边家扎了很多帐篷,亲友们与十里八乡的牧民都来了边家,十分热闹。

        

边家人看到直升机,知道是边源的同学乐小姑娘来了,边爷爷赶紧带上一群人端了酒,出去迎接。

        

蓝三依小萝莉的指引,将直升机停在了距离保镖们帐篷不远处。

        

赫连家主在草原停留了几天,在一切安顿妥当后才带着其他人回家,留下了两位族老和一个青年驻扎草原。

        

赫连家的族老,一位打通了任督两脉,一位经过了洗筋伐髓,有他们俩人坐镇,足以应对各种突发事件。

        

赫连家知晓小姑娘会来草原参加边家的婚礼,他们还没去边家,等着小姑娘。

        

直升机飞至,赫连家老少仨出了帐篷,待小飞机桨叶静止,才近前。

        

乐韵拎着自己必备的小背包,出了机舱,将背包斜背于胸前,绕过了机头,与赫连族老打招呼。

        

她本来想先将给赫连带来的几样东西搬下来,见边家那边有人往大道上迎来,先去边家。

        

蓝三开了舱门,帮捧出一只四方盒子。

        

赫连家买了一只羊作为礼物,还有礼金,青年牵着羊,跟着族老与小姑娘一起去边家。

        

边爷爷带着边家负责接待客人的男女,迎出几百米远,迎到小姑娘,笑得一张脸开了花,亮起了嗓音,喝起欢迎朋友们的歌。

        

乐韵客气的向边家众人打招呼,问好。

        

边家男女们端着酒,跳起舞,向客人敬酒,敬了一碗又一碗,一连敬了十九碗,满满的情意。

        

蓝三也学小萝莉,只端过碗抿一抿。

        

赫连三位那是千杯不醉,全喝了。

        

喝了酒,边爷爷再次表示感谢:“小姑娘辛苦了,您那么忙还千里迢迢而来,太客气了。”

        

“边源是乐树海他们兄弟的兄弟,也是我的同学,他结婚,我在家必须得厚着脸皮来喝喜酒,给您们家添麻烦。”

        

“不麻烦不麻烦,小姑娘能来,是我们的荣幸,小姑娘和赫连家的朋友们快往家里请!”

        

边爷爷笑容满面的请小姑娘和赫连家的老人们走前面,他和家里人簇拥着客人回帐篷。

        

到了帐篷外,边爸边大伯们带着人热情的敬了一轮酒,然后才进帐篷。

        

大帐篷里,老人们坐在西边,东边是年青一些的中年人,宝音老太太也在边家,与几个老人坐在对着帐篷那一方的西边那侧。

        

宝音老太太看到娘家侄孙女,开得连鱼尾纹都充满了喜悦。

        

边爷爷要请小姑娘和赫连家族老上座,乐韵没好意思,坚决推让,请主人坐了,向老人们和客人们打了招呼,再送上礼物。

        

边妈拿了只木盘给接了礼物,再递给公婆们亲自拆。

        

边爷爷奶奶开了裹着红布的木盒子,取出里头的礼物,一份是珊瑚珠串和珍珠耳环,另一份是一串珊瑚链珠和男士款的手串。

        

珊瑚珠子是顶级的“牛血红”,珠子颗粒有大有小,颗颗圆润,色泽鲜艳,帐蓬里的光线偏暗,更突显出它光华耀眼。

        

帐篷里的来客们皆齐声赞美。

        

“让小姑娘破费了。”边爷爷也是识货的,从颜色看就知珊瑚首饰的品质极好,必定造价不菲。

        

“小小心意,祝愿新人永结同心,儿孙满堂。”乐韵送上了礼物,与蓝帅哥在一旁坐下。

        

赫连家将自家的礼金和羊交给了边爸边妈,挨着小姑娘坐。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