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妺的下面好紧好湿h/好大,好深,宝贝把腿张开

       

此时此刻,司玥已经全部想通了。

        

她知道,这些都是宋亦颜的诡计。

        

跟宋婳没有半毛钱关系。

        

她不会因为宋亦颜的一两句话挑拨,就跟宋婳反目成仇。

        

宋亦颜眯了眯眼睛。

        

司玥此时的反应,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她本以为,司玥会轻松的就中了她的圈套。

        

没想到。

        

事情会变成这样!

        

宋亦颜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司小姐,我今天过来跟你说这些,完全是出于一番好意,我不想眼睁睁的看着你被宋婳骗。没想到,你怎么不识好歹!既然这样,那我就不自作多情了!”

        

说完,宋亦颜转身就走。 

        

走了几步,宋亦颜似是想到了什么,回头看向司玥。

        

“司小姐,不听好人言,吃亏在眼前,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司玥也在这个时候抬头看向宋亦颜,一字一句的开口,“宋亦颜,我如果是你的话,我会很感恩自己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家庭,有一对爱自己的父母,还有三个可以保护自己的哥哥,以及一个优秀的姐姐。同样的话我也送给你,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宋亦颜的生活,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

        

可宋亦颜不但不懂得珍惜,反而作天作地。

        

语落,司玥也转身继续往家的方向走去。

        

转身之后的司玥,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

        

她本以为从此以后,可以可以忘掉一切,重新面对生活。

        

笑着走下去。

        

可有些伤痛,就算她忘记了,有些人也不会让她好过。

        

司玥一路哭着跑回去。

        

王大美和王二美正在客厅聊天。

        

看到这样的司玥,两人吓了一跳。

        

“阿玥怎么了?”

        

司玥努力的止住眼泪,看向王大美和王二美,“没事,我没事……”

        

王二美皱着眉道:“阿玥是不是谁欺负你了?告诉二姐,二姐去帮你欺负回来!”

        

司玥一把抱住王二美,哭着道:“二姐,我好后悔,我后悔当初没有听婳婳的话!”

        

打胎的事情被宋亦颜知道了。

        

会不会有一天被周紫知道。

        

然后是白先生……

        

然后是所有人。

        

司玥几乎不知道要怎么去面对这些事。

        

王二美叹了口气,安慰道:“阿玥,咱们不是说好了嘛,过去的那些事情就不提了,做人要朝前看。”

        

司玥哭得撕心裂肺。

        

她是想朝前看,可总些人让她不如意。

        

她很难过。

        

王大美也有些难过,转过身,背对着司玥,偷偷的抹眼泪。

        

哭过之后,司玥好受了不少。

        

她去洗手间卸了妆,泡了澡,而后又敷了片面膜。

        

城市的夜晚喧闹不已。

        

司玥坐在飘窗上,看着夜空发呆。

        

和乡下不同。

        

这里的夜晚,天上看不到一颗星星。

        

就在此时,司玥像是想到什么。

        

拿出手机,给宋婳发了条微信。

        

【婳婳。】

        

宋婳那边大概是在忙。

        

隔了一会儿才回复。

        

【我在。】

        

看着这句‘我在’宋司玥觉得无比安心。

        

【我们语音吧?】

        

下一秒,宋婳的语音电话直接打进来。

        

宋亦颜接起电话。

        

“婳婳。”

        

因为哭过的原因,司玥的声音听起来还有些沙哑,闷闷的。

        

宋婳听出司玥声音的不对劲,“阿玥,你怎么了?”

        

司玥吸了吸鼻子,“没事,就是突然感觉自己挺蠢的。如果当初我把你的话听进去了的话……”

        

那她是不是就有资格喜欢白先生了。

        

现在的她,还有什么资格去喜欢高高在上的白先生呢?

        

连喜欢都没有资格,又有什么资本去表白呢!

        

“阿玥,别这么想,”宋婳的声音不轻不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成长经历,只是恰好你的成长经历跟其他人有些许不同而已。”

        

“可是婳婳,我脏了啊。像我这种女孩,是没人会喜欢的吧?我也没资格去喜欢别人。”

        

司玥努力的不让自己哭出来。

        

她还敷着面膜呢。

        

她不能哭。

        

“阿玥,只要你自己不看轻自己,就没人能看轻你。”说到这里,宋婳顿了顿,接着道:“阿玥,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没有,我就是突然很难过,想找个人倾诉下。”

        

“对了婳婳,你记得提防宋亦颜,”司玥接着道:“我今天晚上看到她了,她跟我说了很多话,句句不离你,字字都是在挑拨离间。”

        

思来想去,司玥还是决定将这件事告诉宋婳。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她必须要让宋婳知道,宋亦颜是个隐患。

        

“好的阿玥,我知道。”

        

看来,得加快清理门户的速度了。

        

……

        

翌日早上。

        

宋婳很早就醒了。

        

这会儿才六点。

        

她先去跑一个小时的步,回来洗漱要半个小时,吃饭半个小时,然后出发去机场要半小时。

        

十点的机票,八点半至九点钟到机场刚刚好。

        

九点整。

        

宋婳拉着行李箱,准时来到机场。

        

历经三个小时的飞行,飞机降落于江城机场。

        

李妡和云诗瑶早就在接机口等候。

        

看到宋婳出来,两人非常兴奋的挥手,“婳哥这边!”

        

宋婳拉着行李箱走过去。

        

李妡接过宋婳手里的行李箱,笑着道:“今天这飞机还挺准时的。”

        

“确实。”

        

云诗瑶往宋婳身后看了看,“婳婳,阿玥真没和你一起回来啊?”

        

她还以为司玥在跟她们开玩笑,然后给他们一个惊喜呢!

        

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宋婳点点头,“嗯。”

        

李妡接话道:“我感觉阿玥自从被她的亲生父母骗过之后,整个人都变了不少。不爱笑了,话也少了。”

        

以前司玥也是个开朗活泼的人。

        

云诗瑶叹了口气,“主要是这个打击太大了。她那么想拥有一个家,唉……”

        

提及司玥的事情,宋婳也有些难过,“这些事情以后千万不要在阿玥面前提起了。”

        

“嗯。”云诗瑶点点头,“我们知道。”

        

李妡接着道:“对了婳婳,你这次回来准备住哪里?要不住我家吧?”

        

“不用,我海珠以前那里。”

        

云诗瑶惊讶的道:“婳哥,那地方你还租着呢?”

        

宋婳淡淡一笑,“前不久我把它买了下来。”

        

“多少钱?”云诗瑶问道。

        

“220万。”

        

云京是旅游城市,相对其他城市的房价来说,要贵一点。

        

云诗瑶感叹一句,“有钱可真好啊!”

        

这句话把李妡逗乐了,“说的好像你没钱一样。”

        

云家在江城可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族。

        

云诗瑶道:“我跟婳婳不一样,婳婳的钱都是她自己挣得,我的钱都是我妈给的。”

        

李妡:“……”

        

她怀疑云诗瑶在凡尔赛,但是她没有证据。

        

离开机场后,三人乘坐计程车,来到宋婳此前在江城居住的小区。

        

屋子内还保持着她走时的模样,阳台上的绿植依旧充满活力。

        

云诗瑶伸手摸了摸桌子,“哇!婳婳,你这么久没回来,家里居然一点灰都没有!这也太神奇了吧!”

        

李妡也觉得奇怪,“而且那些绿植也没枯死。”

        

宋婳淡淡一笑,“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两人皆是摇头。

        

宋婳接着道:“因为我有田螺姑娘啊。”

        

郁廷之有家里的钥匙。

        

想必这些都是他定时来处理的。

        

“是郁廷之?”李妡猜测道。

        

宋婳微微颔首。

        

李妡叹了口气,颇有种自家大白菜被猪拱了的感觉,“真不知道你看上了他什么!”

        

宋婳从冰箱里拿了三瓶冰镇饮料出来,“看上他的大长腿,看上他有八块腹肌,看上他颜好。”

        

李妡:“……”

        

以宋婳的条件,找这样的男人,难吗?

        

阳光从阳台外照射进来,树上的知了叫个不停。

        

这样的下午。

        

平静而美好。

        

宋婳接着道:“马老师让我们下午一点到学校,咱们中午就随便吃点吧?”

        

“可以。”两人点点头。

        

宋婳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十二点了,“那我去煮点方便面。”

        

听到这句话,李妡和云诗瑶犹如惊弓之鸟,直接从椅子上站起来,不约而同道:“我来煮!”

        

生怕下一秒宋婳就把泡面煮好端了出来。

        

两人上次有幸吃过宋婳亲手煮的方便面。

        

那味道。

        

终身难忘!

        

尤其宋婳还见不得人浪费粮食,最后两人愣是咬着牙,把泡面汤都喝光了!

        

那顿泡面之后,两人看到泡面就打怵。

        

宋婳看向两人,摸了摸下巴,“我的方便面有那么难吃吗?”

        

好像也没有吧!

        

云诗瑶怕打击到宋婳的自信心,笑着道:“也不是难吃吧…….就是盐放的有点多。”

        

“但是我后来放糖了呀。”宋婳道。

        

糖可以中和盐的味道。

        

宋婳虽然不是什么专业的厨师,但这么简单的道理,她还是懂的。

        

李妡回头看向宋婳,脸上全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她说味道咋那么怪呢!

        

原来是放了糖。

        

事实上,宋婳不仅放了糖,为了让味道变得更好,她几乎所有能放的调料都放了一遍。

        

宋婳捋起袖子,“我来给你们俩打下手吧。”

        

李妡立即将宋婳‘请’出厨房,“小姑奶奶,我们二十分钟就能搞定,您就甭添乱了。”

        

宋婳:“……”

        

事实上,还没到二十分钟,两人就煮好一锅香喷喷的泡面。

        

里面加了蔬菜,火锅丸子,李妡还煎了三个鸡蛋。

        

宋婳吃着李妡和云诗瑶煮的泡面,不由得感慨,“你们俩煮的面好像是比我煮的好吃一点。”

        

“宋美人,请你摸着自己的良心说话好吗?只是一点点?”

        

吃完泡面。

        

三人一起出发去北桥高中。

        

约好的一点钟到,所以,马薇薇和校长早早的便等在校门口。

        

北桥高中的大门上,悬挂着好几条红色横幅。

        

【恭喜我校高考满分状元宋婳同学!】

        

【欢迎宋婳同学回校!】

        

看到宋婳从车内走出来。

        

校长就立即让人放炮。

        

砰砰砰!

        

礼炮和烟花声四起。

        

这是云京的习俗。

        

遇到了喜事就要放鞭炮和烟花。

        

更何况,宋婳还是江城这么多年以来,唯一一个满分的高考状元,这样的人才出现在北桥高中,简直就是北桥高中的荣幸!

        

“宋同学,欢迎回校!”校长走过来,和宋婳握手。

        

校长现在很激动。

        

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的校长职业生涯中,还有这么高光的时刻。

        

马薇薇给了宋婳一个拥抱,“婳婳,恭喜啊!”

        

这是高考之后,马薇薇第一次见宋婳。

        

“谢谢马老师。”

        

两人拥抱之后,马薇薇又看向李妡和云诗瑶,“李妡,云诗瑶,也恭喜你们俩。”

        

她们俩虽然考的没有宋婳这么出色,却也是普通人不能企及的成绩。

        

“谢谢马老师。”

        

就在此时,在就等候在一旁的地方台新闻记者蜂拥而上。

        

“请问是宋婳宋同学吗?”

        

“我是。”

        

宋婳微微点头。

        

她落落大方的站在摄像头前,没有半点紧张。

        

“再次回到母校,你是什么心情?”

        

宋婳红唇轻启,“很开心!”

        

很简单的三个字。

        

她是真的开心。

        

虽然在北桥高中只就读了一年,但这里却给她留下诸多美好回忆。

        

这是属于青春的回忆。

        

记者笑着问道:“那宋同学是否能透露下,你最终会选择哪所大学吗?”

        

宋婳回答:“嗯,大概率是京洲大学。”

        

“那第二志愿呢?”

        

“没有第二志愿。”

        

没有第二志愿!

        

她很自信!

        

听到这个回答,记者先是楞了下,而后笑着道:“恭喜宋同学,不过我听说在收到京洲大学的入学邀请后,还有个复试。如果这个复试无法通过的话,将无法成功入学京洲大学,请问你是否清楚这条规则!”

        

“知道一点。”

        

知道?

        

听到这番话,记者就更加惊讶了。

        

原本在听宋婳说没有第二志愿的时候,她还以为宋婳并不清楚京洲大学的入学规则。

        

没想到。

        

宋婳知道!

        

知道还这么肯定?

        

她未免也太自信了。

        

记者接着道:“京洲大学的复试非常难,通过率也不高,宋同学不担心复试不及格吗?”

        

在只填一个志愿的情况下,如果无法通过京洲大学的复试,那她这个满分高考状元,将会面临无学可上的境地。

        

这么做,实在是太冒险了!

        

如果宋婳复试落榜的话,她将会直接从最高处,摔落至最低处。

        

记者这句话,有疑惑,也是提醒。

        

她在提醒宋婳,不可冒险。

        

宋婳就这么看着摄像头,眉眼弯弯,“不担心。”

        

她语调浅浅。

        

眼底流光溢彩。

        

这么看着,自信又张扬。

        

如同站在顶峰的女王。

        

记者瞪大眼睛看着宋婳,又问:“宋同学,我还听说,除了京洲大学之外,国内外知名大学的招生办都有联系过你,那么这些大学里,都没有你青睐的吗?”

        

宋婳淡淡一笑,“我比较喜欢挑战。”

        

挑战更有难度的事情。

        

记者点点头。

        

心底很是震惊。

        

这个女孩儿,虽然才十八岁,可是却被人一种历尽千帆的错觉。

        

身为新闻记者,她见过各色各样的人,但是像宋婳这样的小姑娘,记者还是第一次见。

        

美人在皮也在骨。

        

从外貌上讲,她是难得的骨相美人。

        

从智慧上讲,她是不折不扣的大才女。

        

高考之后。

        

她亦是被冠上江城第一才女的称号。

        

记者接着又问:“那作为十年一遇的高考满分状元,你对自己的未来有什么期望呢?”

        

听到这句话,宋婳脸上依旧是一副淡淡的神色,红唇轻启,“做个俗人。”

        

贪财好色。

        

肆意潇洒。

        

记者又是一愣。

        

按照常理,这种时候,宋婳作为十年一遇的奇女子,就肯定会在镜头面前铺张词藻畅所欲言,聊聊自己日后的理想。

        

可宋婳没有。

        

她用简单的四个字,就将这个问题带过去了。

        

记者看着宋婳,眼底全是敬佩的神色,而后又将话筒递到云诗瑶和李妡面前,“两位同学,请问你们和宋同学是什么关系?”

        

云诗瑶有些害羞。

        

李妡很兴奋的看向镜头,“是要上电视了吗?”

        

“是的。”记者笑着道:“我是咱们江城电视台的记者江铃。”

        

李妡从兜里掏出一面小镜子,“那你等一下,我整理下发型。”

        

上电视嘛!

        

当然要漂漂亮亮的。

        

“好的。”记者点点头。

        

整理好发型之后,李妡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支口红,确定好妆容很自然之后,她才看向镜头,“我和宋美人是后桌,她和宋美人是同桌,我们都是非常好的朋友!”

        

记者点点头,“宋美人是宋同学平时在班里的外号吗?”

        

“是呀!”李妡非常热情,一脸傲娇的道:“我们宋美人不但是大学霸,还是我们班的班花,我们校的校花哦!”

        

好朋友宋婳这么厉害,李妡也是与有荣焉。

        

记者看向李妡,笑着道:“看来宋同学在你们班是非常受欢迎的存在!”

        

“那当然啦!我们都很喜欢宋美人的!”

        

记者又问:“那方便问一下,二位的高考成绩吗?”

        

“我680分,”语落,李妡又转头看向云诗瑶,“她是682.5分!”

        

闻言,记者感慨万千。

        

果然学霸身边的朋友都是大学霸。

        

李妡和云诗瑶这个成绩,除了京洲大学之外,国内外的名校,还不是随便挑!

        

“两位同学也非常厉害。”

        

李妡接着道:“还行啦,也就一般般的厉害。主要是宋美人很厉害,其实我在到了高三之后,有一段时间很不在状态,多亏她帮我复习,我才能考到现在的成绩。”

        

如果不是宋婳及时点拨的话,按照李妡之前的成绩,最多考个普通一本。

        

李妡和云诗瑶不一样。

        

云诗瑶是个很有毅力的人,一门心思扑在学习上,几乎时两耳不闻窗外事。

        

李妡对学习的热情不高。

        

采访好李妡和云诗瑶之后,记者又采访了下校长和宋婳的各科老师。

        

老师们站在镜头前,脸上挤满了微笑。

        

宋婳所有科目都是满分,这让他们也是感到无比荣耀。

        

本以为宋婳是他们班拖后腿的存在。

        

没想到,宋婳居然是个王炸。

        

有了宋婳这张王牌在,日后他们的前途,也会稳步高升,会升成优秀老师,甚至是一校之长!

        

宋婳和李妡以及云诗瑶跟随马薇薇一起来到办公室,填写志愿。

        

宋婳的第一志愿是京洲大学。

        

第二志愿和第三志愿都是空白。

        

见此,马薇薇不确定的问道:“婳婳,你真的想好了吗?”

        

“嗯。”宋婳微微点头。

        

马薇薇接着道:“要不你还是多填几个吧?”

        

宋婳能有今天的成绩不容易。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