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川心中很是忐忑,这背后是谁在谋害刘娥他不得而知,但是敢冲刘娥而来的,手头一定有条件,背后一定有阴谋有所图!

        

梁川本来就对这种事情极端排斥,要不万幸的是现在他手头的底牌不只一张,夏竦赵允让,这些人都不是善与之辈现在他们形成一股势力,已经足以影响赵祯,这朝局之下,还有人比他们更有权势?

        

这才是可怕的地方,本以为自己已经吃透了眼前的局面,没想到还是顾及不到的地方,偏偏每次出问题都是在这种不起眼的小地方。

        

事不宜迟,梁川火速叫来情报队的耶律重光等人,让他们去城西的辽国会馆看住萧章等人,这帮人是不安定因素,这么敏感的时期要是他们趁机作乱,那乱子就大了。

        

耶律重光现在也知晓了萧章的身份,但是他们对于梁川的认同多于对契丹人这个身份的认同!

        

可能是出身在清源的缘故,四海的人种汇聚在此地,民族民粹的情结在一方天地被弱化了不少,清源的包容性接纳了黑人白人黄种人在这里生息共处。

        

他们没有那么大的民族情绪,而梁川对待他们这么多年来从没有把契丹二字挂在嘴边,那情谊甚至比亲兄弟还要亲上几分!

        

所以,梁川十分放心地把他们放在城西去看管那一帮人。

        

接着,梁川又上楼单独把高干唤了下来。

        

高干见梁川神色紧张,旁边两个姑娘眼睛里还噙着泪,开口就是道:“是不是又把哪个良家给折腾大了肚子?”

        

这话一出,刘谨言脸刷的就红了,秦桑则是一脸臭黑,要是高干再乱嚼舌头,她要拆了这厮的骨头!

        

梁川道:“老高,事到如今我也就不瞒你了,眼前有一场你辈子想都不敢想的富贵,要不要把握住就看你自己了!”

        

高干一听还有什么富贵?这两个姑娘什么来头,还需要他这个巡检司使去出手的?

        

“三郎我能多问两句吗?”

        

梁川道:“不能问,更不能对任何人讲起,事情败露你我都会有性命之忧!”

        

什么,高干身子一震,这与梁川相处这么久,什么时候见过他这般如临大敌的姿态?

        

高干嘴里发干,看了看梁川,又看了看这两个来历不明的姑娘,这是准备要上刀山的节奏吗?

        

梁川道:“这次也由不得让你考虑了,你行也得跟我干,不行也得干,咱们没有退路!”

        

高干一听,又想想楼上的赵允让、夏雪,心道这就算变了天还有楼上两位高个的顶住,梁川这些年都不做没把握的事,大不了一死,拼个富贵出来也是值当!

        

“说吧三郎现在怎么做!”

        

梁川道:“马上叫兄弟们把守住皇城的四个路口,晚上要是情况有变我就放一枚响箭,你抬头要是有看到皇城内发出烟花,甭管三七二十一,带人杀进皇宫就成!”

        

高干一听就傻眼了,眼泪当场就飙了出来,拉住梁川的手一脸哭相地道:“三郎你疯了,你这是准备做什么,造反呐,这是要诛九族的大罪!老高我虽然想当大官,可是没想拿一家族的老小性命来祸祸啊!”

        

梁川一看高干这不争气地样子,只能恨恨地道:“我也不妨告诉你实情,这位姑娘是刘太后的女儿!”

        

什么?传说刘太后进宫前与刘美是有过一个女儿,遗落在人间,不料到竟然是这位姑娘!

        

梁川怎么会与刘太后扯上关系!

        

高干早已被这一浪接一浪的冲击震得脑海中一片空白。

        

梁川现在就是一个劲地往他脑子灌他无法接受的讯息,他甚至来不及消化!

        

梁川向刘谨言介绍道:“谨言你记住了,今天咱们这事成与不成,能不能救得了你的母亲,靠的就是这样巡检司的高干高将军了,若是将来有富贵前程,莫忘了今日高将军的流血流汗!”

        

刘谨言迅速会意,给高干施了一个福,然后眼巴巴望着高干道:“高干忠义,我娘就是太后娘娘,如今有奸人要暗害于她,还请将军高抬贵手,若是我娘此番能转危为安,他日我一定知会我娘,不会辜负将军付出!”

        

高干陷入了决择两难的境地,眼前这人若真是刘太后的女儿,自己要是真拼一把,将来的富贵绝对少不了,但是谁敢对刘太后下手?肯定是大有来头的人,这万一。。

        

高干看到梁川,又想到晚上突然来临的赵允让。。

        

他戏精的本质又暴露出来,难道是梁川一手策划的这事,只怕晚上这事没这么简单,该不会他们是要谋逆,然后让赵宗实。。

        

这个阴谋太可怕了,但是这个阴谋的一旦成功,将来真的是。。

        

自己已经是梁川的人,再没有选择的余地,这时候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高干想通了这个关节,立时直起腰杆,一脸正义地朝着刘谨言道:“末将位卑不敢忘国忧,一定竭尽所能保护刘太后周后!万死不悔!三郎你说吧,还要我做什么?”

        

梁川拍拍高干的背道:“就是看好门,有人来闹事你一定要挡住,这是你的职责,更是太后娘娘的旨意!”

        

“末将领命!”

        

梁川看高干这大动干戈的架式,就只是让他放个风而已,他至于那么激动。

        

他早问过刘谨言,晚上出宫的事还有告诉过任何人吗,刘谨言自然不敢大意,这话也就对梁川一人说过,偌大的禁宫,他一个可以信任的人也没有,包括他的‘哥哥’!

        

既然没说过,那事情可能还在悄悄进行当中,晚上相信也不会有大有动作,最多就是让高干在门外接应,届时多一条路撤退!

        

真指望他们这些散兵游勇能挡住有心造反和作乱的人吗,那是想太多了!

        

巡检司是最适合调动的部队,其他的禁城除了守城的,全部在城外的校场,没有枢密院的调令,他们不得擅自离开驻地,否则长官只有人头落地一个下场。

        

这种时候正好高干是梁川自己的人,不是天意是何?

        

按梁川自己的估计,这时候用到高干只是希望多一份保险,如果真的高干也出动打将起来,那他们可能就真的没有退路了,有高干跟没高干是一个样的!汴京城封锁起来就跟一个瓮一般,上天入地走投无门,谁也跑不掉!

        

梁川先是去街对面的药坊把安逸生与黄书记两人给挖起来,梁川多时未到药坊,今日一来又带着两个姑娘,安逸生心里嘀咕,难道跟后面巷子里的那姑娘一样,又是来买安胎药的?

        

安逸生道:“东家,我说你这会年轻体壮的不觉着气虚体亏,等到我们这个年纪。。”

        

黄书记一看两个姑娘脸黑得跟什么一样,马上很识趣地用手肘捅了捅安逸生。

        

就是因为这张臭嘴啊,得罪了多少人!

        

梁川倒是不计较安黄两人,直奔主题道:“谨言你把你娘的症状跟两位大夫说一下,要是他们也束手无策,那可能。。”

        

刘谨言心下一慌,连忙道:“我娘原来只是伤了风寒,身上起了好多红疹子,原来倒也没事,后来太医院的大夫来了,只说是在御花园里让毒蚂蚁给伤了身子,开了药方,吃了药人却渐渐变得沉了,到现在连地也下不了!”

        

安逸生一听便觉得事情不对劲,她娘?御花园?太医院?

        

这姑娘的娘是什么身份?

        

黄书记一看,他也不傻,知道这姑娘来历不简单,但是医者天性,也没顾其他的便问道:“那疹子什么样子,有起水泡吗?”

        

“有,很大一片,一开始只是身上发红,越挠就越红,红的地方慢慢出水发脓!”

        

黄书记眼睛微眯,对着安逸生道:“老安你怎么看?”

        

安逸生道:“这方面你比我拿手,你说。”

        

“蚁毒引起来的风团疹?风团疹病因向来难定,我没见过病人,这不好说!”

        

安逸生点点头道:“得看过病人才能下定,这病拖不得!”

        

梁川对两位道:“你们两个带上诊箱换一身行头,把胡子挡一挡,随我马上进宫!”

        

两人一听要入宫,脸色马上就变了,当初他们就是从皇宫中出来的,现在又要进去那个鬼地方?以什么身份,现在天色已晚,就不会出事?

        

梁川对着刘谨言道:“谨言你能送几个人入宫?”

        

刘谨言道:“最多再带一个人!”

        

梁川想了想道:“那行!”

        

梁川把孙叔博也叫了过来。

        

梁川需要孙叔博的身手,万一有什么事,他能应对很多危险。梁师广就不好用了,没了弓箭他比自己还差劲,总不能背着一把弓入宫吧,那不是去寻死?

        

这支皇宫探险队就算是组成了,皇宫当中是有恶龙还有是恶魔只能等进去了才知道。安黄两人是圣手神医,孙叔搏则是高手,这样的配置让他有底气到皇宫中去走一趟!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