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后放荡销魂小说&宝贝你太紧了夹得我受不了

     

安呦呦和萧鹿鸣在萧谨行出兵前一天,送去了尚书府。

        

而萧谨行明日出兵的消息,也早已传遍了整个大泫国,大泫百姓都用自己的方式为明日皇上亲自出征践行,祈祷!

        

百姓为有这么一个英勇善战的皇上而感到自豪。

        

皇宫中突然仿若冷清了很多。

        

没有了安呦呦和安鹿鸣,突然觉得整个后宫都是空荡的。

        

安泞走在后宫之中,偶尔也能够看到出来散步的后宫嫔妃,也能够撞见一些宫人,却还是让安泞莫名觉得这里孤独和得可怕!

        

所以再繁华的一个地方,少了那么一个两个重要的人,是不是剩下的就是华贵喧嚣后的,萧条。

        

“母后,你是有心事儿吗?”安琪问着安泞。

        

今日送走了弟弟妹妹,母后就一直陪在她身边,此刻也是陪她在后宫中散步,却好像总是心不在焉。

        

“是不是想弟弟妹妹了?”安琪体贴的又问道。

        

安泞回神。 

        

她摇头。

        

他们走她只是不习惯,毕竟安呦呦太吵了,她一不在,突然的安静让人一时无法接受。

        

但她不想他们。

        

因为很快就会相聚。

        

她反而不舍安琪。

        

她蹲下身体,和安琪保持一样的高度。

        

安琪单纯可爱的模样,乖乖的看着她。

        

安泞心口有些痛。

        

安琪不会知道,今日一别,她便再也见不到她,再也见不到她的弟弟妹妹了。

        

然而曾经她问过安琪,跟着她离开还是跟着萧谨行。

        

安琪的回答是肯定的。

        

她要跟着萧谨行。

        

听到这个答案那一刻,她有些失落,却也有些安慰。

        

她现在甚至有些后怕,如果当初安琪说跟着她一起离开,她如果真的把安琪都带走了,萧谨行还剩下什么?!

        

一个人。

        

一个人,孤苦伶仃的一个人吗?

        

“母后,你哭了吗?”安琪眼底明显露出了惊慌之色。

        

好端端的,母后为什么要哭。

        

母后哭,她也想哭。

        

安琪的眼眶也瞬间就红了。

        

眼泪顺着她的眼眶大颗大颗往下掉。

        

安泞看着心疼,把安琪紧紧的抱在怀里。

        

安琪也扑在了安泞的肩膀上,默默的掉眼泪。

        

好一会儿。

        

安泞稳定了情绪。

        

她嘴角拉出一抹笑容,看着安琪哭花了小脸,又帮安琪擦拭着眼泪。

        

“别哭了。”安泞温柔道。

        

安琪乖乖地点头。

        

听话到让人心疼。

        

是她,对不起安琪。

        

把她从渝州带回来,却从未尽过母亲的责任。

        

“母后,你是不是因为明日要跟着父皇一起出征,舍不得安琪,舍不得弟弟妹妹?”安琪又开口道,幼嫩的声音,清脆动听。

        

安泞摇头。

        

默默的摇头。

        

安琪却以为是母后不愿意承认,怕她担心。

        

她连忙安慰道,“母后你别怕,父皇很厉害的。此次父皇出兵打仗,一定会凯旋而归。安琪知道,父皇是大泫国历史上最厉害的帝王,他所向披靡,无坚不摧!”

        

安琪话语中流露出来对萧谨行的崇拜和骄傲,那么明显。

        

在安琪心目中,她父皇是神一般的存在吧。

        

安泞摸了摸安琪的头,“嗯,母后不怕,母后知道,你父皇很厉害。”

        

“那母后在哭什么?”安琪不明白。

        

“只是突然要和安琪分别,母后有些不舍。”

        

“安琪也会想母后的,安琪会乖乖的在皇宫等母后和父皇凯旋而归。”安琪保证。

        

越是这般乖巧懂事,越是让安泞难受愧疚。

        

她说,“安琪,你会恨母后吗?”

        

“不会。”安琪想都没有想,直接否定道,“我最爱父皇母后还有弟弟妹妹了,我绝不会恨母后的。”

        

“如果你要恨也没有关系,母后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好。”

        

“哪怕母后做了让安琪不能理解的事情,安琪也不会恨母后的,安琪知道母后一定是有苦衷,安琪知道母后是爱安琪的,也是爱父皇,爱弟弟妹妹的。”安琪很坚决。

        

安泞隐忍在眼底的眼泪,一直在闪烁。

        

安泞再也说不出来一个字。

        

她牵着安琪的手陪着她在后花园,默默道别。

        

……

        

夜晚,繁星闪烁,银河璀璨。

        

明日出征,想来会是个好天气。

        

安泞在凤栖殿上等萧谨行。

        

萧谨行从三天前那日说要决定出征开始,就一直忙碌,他们见面的时间不多,唯一见过一次是今日上午时分送安呦呦和安鹿鸣出宫,她不知道萧谨行怎么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亲自送他们离开的。

        

她只看到萧谨行久久的看着载着安鹿鸣和安呦呦马车离开的方向,马车都消失不见了,他却一直没有收回视线,一直一直,就这么沉默的看着,安泞也没有看出来他的情绪,没人能够看得出来,他把所有全部都藏得很深很深。

        

不知道过了多久,萧谨行转身离开了,离开时也是依旧威武,强大,冷静,沉稳。

        

而后。

        

就又消失在了安泞的眼前。

        

直到现在,还没回来。

        

她以为明日出征,今晚怎么都会早些休息养精蓄锐。

        

安泞面前的宣纸上,写下的笔墨也变得潦草了些。

        

明显能够看得出来,她有些浮躁的心情。

        

她突然放下毛笔,起身。

        

“娘娘,您去哪里?”宫人看着娘娘突然的举动,连忙跟上紧张的问道。

        

这么晚了,娘娘还要出门吗?

        

“去找萧谨行!”安泞话音刚落。

        

就看到萧谨行出现在了大殿上。

        

他依旧穿着一身墨绿色的衣衫,眉目之间仿若带着一些疲倦。

        

此刻眼底闪过一丝讶异。

        

显然是听到了安泞口中的话。

        

他愣怔了一下,随即恢复了冷静,问道,“找朕有事儿?”

        

安泞看着萧谨行突然出现,也冷静了下来。

        

“明日就出征了。”安泞说。

        

“怕吗?”萧谨行问。

        

这一刻仿若还笑了一下。

        

安泞已经不记得,萧谨行有多久没有这么笑过。

        

这么由衷的笑容。

        

她撇开了视线,摇头,“不怕。”

        

“那早些休息,明日还要早起离开。”萧谨行故意忽视安泞的表情,声音温和。

        

说完之后,也没再停留,转身去内殿沐浴。

        

“萧谨行。”安泞突然拉着他。

        

不知是不是情急,她的手直接拉着的是他的手。

        

突然,手心之间都是,彼此的温度

0

更多精彩

2022年4月6日 小羽 0

梁川心中很是忐忑,这背后是谁在谋害刘娥他不得而知,但是敢冲刘娥而来的,手头一定有条件,背后一定有阴谋有所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