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看到一个女生凳子在滴水/绑起她好好调教调教

        

时间悄然流逝。

        

偌大的演道场上,只有苏奕一人立在剑碑前。

        

忽地,湛然清朗的天穹浮现一抹阴云,遮蔽晨光,天色也随之暗淡昏沉下来。

        

而在演道场的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分别无声无息地出现一道身影。

        

三男一女。

        

模样不同,修为皆是妙境仙王。

        

身前各浮现一口道剑。

        

随着这四位仙王出现,一股封禁力量悄然出现,遮蔽整个中央主峰的半山腰位置。

        

同一时间,山巅处,出现一群身影。

        

为首的一袭素色长袍,身影瘦削高大,眼眸开阖间,直似有亿万剑光在其中汹涌。

        

正是万剑仙宗掌教雷云霆。

        

在他身后,是一众层次的仙王,如若众星拱月。

        

唰!

        

当出现后,他们的目光都齐齐锁定在苏奕一人身上,神色各异。

        

有吃惊、有玩味、有惊疑……

        

各不相同。

        

苏奕立在那,一手负背,一手拎酒壶,目光环顾四周,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神色却淡然如旧,不曾有一丝惊慌。ā陆kSω.℃οm

        

苏奕率先开口:“你们是打算先动手,还是先给我一个说法?”

        

声音平淡,清楚响彻天地间。

        

那安之若素的仪态,以及言辞间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强势味道,让那些仙王都不禁皱了皱眉。

        

“还是先谈谈吧。”

        

雷云霆神色威严开口。

        

他立在山巅,俯瞰而下,高高在上,道:“阁下此来,意欲何为?”

        

苏奕一声哂笑,道:“明知故问,也罢,我就再问一次,前段时间,为何派人追杀我?”

        

雷云霆哦了一声,并未回答,而是反问道:“我万剑仙宗那三位仙王,是否已经死在黑雾大渊?”

        

苏奕道:“先回答我的问题。”

        

雷云霆语气淡漠,“客随主便,你既然是客,还是老老实实配合一些为好。”

        

气氛悄然变得压抑沉闷,剑拔弩张。

        

在场那些妙境仙王,看似平静,实则精气神皆牢牢锁定在苏奕一人身上,明显蓄势以待!

        

苏奕笑了笑,道:“若不想此地血流成河,你最好先给我一个满足的答复。”

        

说着,他目光望向雷云霆,“我耐心有限,而你接下来的态度,将决定你们会死多少人。”

        

语气依旧很平静。

        

看那种发自骨子里的强势姿态,让在场众人的脸色皆阴沉许多。

        

这可是他们万剑仙宗的地盘!

        

谁敢想象,苏奕这样一个仙君,竟站在这里直接对他们进行威胁?

        

“掌教,依我看,直接动手便可,无须与之废话?”

        

有人低语,眼神幽冷。

        

“或许,此子以为踏灭万灵教之后,就可以不把我们万剑仙宗放在眼中了吧?”

        

有人轻笑。

        

这一切,苏奕都没有理会,他就那般从容地立在那,静静地看着雷云霆。

        

被他那深邃的目光盯着,雷云霆心中莫名一阵不自在,眉头不禁渐渐皱起。

        

旋即,他微微一笑,道:“也罢,我告诉你便是。当初追杀你的命令,的确是由我亲自下达,至于原因,也很简单,我们万剑仙宗和太一教、太清教、神火教等巨头势力一样,无法容忍你存活于世。”

        

“这也叫原因?”

        

苏奕眼神变冷,道:“我最后再问一次,为何要追杀我。”

        

雷云霆眼神泛起一抹怜悯之色,道:“若你能活下来,我保证,给你一个心满意足的答复。”

        

声音还在回荡,异变陡生!

        

轰!

        

演道场四周,四位仙王不约而同出手。

        

四把道剑腾空而起,掀起四道遮天蔽日的剑幕,将这座演道场四周之地完全封禁。

        

紧跟着,天穹阴云化作如瀑般的剑光,倾泻而下。

        

刹那间,一座森严可怖的封禁杀阵浮现而出,将苏奕的身影完全覆盖其中。

        

“镇!”

        

四位仙王催动道剑,整座大阵轰鸣,掀起耀眼可怖的剑气洪流。

        

四绝戮仙剑阵!

        

由四把古老的神兵道剑为阵基,沟通青霞神山的大地灵脉,运转三十三重由万剑仙宗先辈联手布设的绝世杀阵。

        

此阵一出,可诛世间一切仙王!

        

同一时间,山巅处,一座火红如燃的炉鼎轰然垂落,化作万丈大小,一举将整个演道场镇压!

        

炉鼎出自掌教雷云霆之手,名唤“玄乙熔道炉”,一件太武阶道宝!

        

太境三阶,太武、太和、太玄。

        

太武阶道宝,便是由太武阶绝世大能所炼制的通天道兵,威能之强大,远非世人所能想象。

        

轰隆!

        

玄乙熔道炉沸腾,释放出足以融炼天地万象的神焰,完全将那座演道场淹没,似要将那地方彻底炼掉。

        

那暴烈霸道的神威,让不少观战的仙王都吃惊不已。

        

因为,玄乙熔道炉乃是他们的镇派至宝之一,轻易不会动用,他们也同样很久没有见过此宝发威了。

        

可这并没有完。

        

就见雷云霆袖袍鼓荡,猛地一挥。

        

轰隆!

        

三十九把竹剑浮现,皆有三尺长,金灿灿的,仿似仙金浇筑而成,表面覆盖着奇异神秘的雷霆云纹。

        

这些竹剑横空而起,彼此交错,构建出一幅剑阵图,悬浮在虚空中,顿时,无数金灿灿的雷霆蔓延而出,像疯狂滋生的藤蔓般,形成一个巨大的天地樊笼,完全将半山腰处覆盖。

        

雷霆藤蔓汹涌,爆绽出滚滚雷霆和电光,璀璨刺目,一股霸道凛冽的威能,随之激荡十方。

        

“庚金雷竹!天地剑笼!!”

        

有人震惊叫出来。

        

在场其他仙王也都惊愕,因为连他们都没想到,掌教竟连这一座由庚金雷竹组成的剑阵图都动用了。

        

须知,这一幅剑阵图是开派祖师虚浮世所留!

        

最初时,着一座剑阵共有一百零八口庚金雷竹所炼的道剑组成,全力催动之下,可困杀太境人物!

        

在仙陨时代以前,被视作万剑仙宗的第一剑阵图!

        

而如今,哪怕组成剑阵图的仅仅只三十九把庚金雷竹道剑,可那等毁天灭地般的气息,甚至要比玄乙熔道炉都要可怕三分!!

        

“在这等情况下,就是太武境的绝世大能被困,也注定有死无生!”

        

有人振奋。

        

这一次的杀局,强大得令人心颤。

        

四绝戮仙阵,可诛世间仙王!

        

太乙熔道炉,乃是名副其实的太武阶通天神兵!

        

而由庚金雷竹组成的“天地剑笼”阵图,更是开派祖师所留的镇派大杀器。

        

这三重布局一出,别说镇杀一个仙君,就是镇杀太武阶大能都不在话下!

        

“怪不得掌教不在意苏奕此子的威胁,原来早已运筹帷幄!”

        

有人感慨。

        

今日清晨的时候,他们还忧心忡忡。

        

因为无论是谁,都无法否认,苏奕太可怕了!

        

一人一剑可斩仙王,更能踏灭万灵教这等庞然大物!

        

这任谁能不担忧?

        

哪怕当时掌教信誓旦旦保证,已准备万全之策,只要苏奕敢登门,必让他有来无回,可也没多少人敢真正放心。

        

可现在,当看到眼前上演的这一切,众人终于明白掌教的底气和信心从何而来了!

        

山巅处,将众人的惊讶之色尽收眼底,雷云霆眉梢间尽是笑意。

        

他嘴上则云淡风轻道:“唯一遗憾的是,仙陨时代时,开派祖师所留的那些庚金雷竹道剑毁掉了大半,如今所组成的‘天地剑笼’阵图,威能远不如前,充其量……也仅仅只能镇杀太武阶大能。”

        

“哈哈,掌教无须为此遗憾,灭杀一个仙君而已,早已绰绰有余!”

        

有人大笑。

        

其他人无不点头。

        

中央主峰发生的动静,早已引起万剑仙宗所有人注意。

        

一时间,分布在其他山峰上的传人和大人物,纷纷驾驭遁光,远远看过来。

        

哗然声、震惊声像炸锅般响起。

        

“这是发生了何事?”

        

“难道有外敌入侵?”

        

“老天!掌教他们竟全都出动了!”

        

……

        

雷云霆见此,沉声道:“一场小小风波,弹指可灭,都退下吧!”

        

声传四野。

        

顿时,那些万剑仙宗传人纷纷离开,不敢逗留。

0

更多精彩

2022年4月6日 小羽 0

梁川心中很是忐忑,这背后是谁在谋害刘娥他不得而知,但是敢冲刘娥而来的,手头一定有条件,背后一定有阴谋有所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