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姬嗯啊用力啊&白白的胸软软的捏起来疼

昨晚赶在零点前回家,洗了澡,吃了伊月送来的水果块,夏秋往床上一躺,很快进入了睡眠。

        

没有做梦,或者梦的记忆叫潮水冲刷得干干净净。

        

他现在说的梦,是他编造出来的故事。大概所有国家的人都喜欢把虚假称作梦,遇到人编故事,就说他说梦话,从这个广泛的比喻来看,夏秋的确是做了一个梦。

        

他不是无缘无故编故事,为的是得到伊月的同意,得到进出伊月身体里的房间,在里面任意操作的钥匙。

        

“梦里就是你嘛!”他回答伊月说。

        

“为什么纠结这个,吃醋啦?怪我给了依依没给你?”

        

“没错。”

        

没想到夏秋回答得这么干脆,伊月忍不住笑,她感觉回到了十年前,回到小夏秋拉着她,说去嘛、去嘛的日子。

        

“剩下的都给你啦!怎么样,高兴吧!”她说。

        

“不公平!”伊依依有意见,她气嘟嘟地看妈妈,“你偏心!”

        

“哎?我怎么偏心了?”伊月摸不着头脑,她看看女儿再看看夏秋,她没干什么厚此薄彼的事情吧?

        

“我才拿到了四肢,哥哥把躯干和脑袋都拿走了,明显的不公平!”

        

原来说的是这个。

        

兄妹俩争抢她,她是很高兴。如果他们抢的不是四肢、躯干和脑袋的话,她会更开心。

        

她看了看胳膊和肩膀的接合处,感觉依依和秋秋是要分了她的身体。这是何等扭曲变态的亲情啊!足以拍一部电影,在国外上映了。

        

她叹口气:“你想要怎么分?”

        

伊依依摸摸下巴,上下打量妈妈,考虑怎么切公平。

        

终于,她有了答案,眼神兴奋:“竖着分成两半就行了,左边和右边都一样,很公平。”

        

“能给我留一具全尸吗?”伊月心情复杂。

        

伊依依发觉自己说错了话,她低下头,啊,这挂面真好吃。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自己选。”夏秋插话进来。

        

“还是要分了我吗?”伊月的语气无奈,神情无奈,眼里的笑暴露真正的情绪。

        

“我也要选!”伊依依抬起头,吸完一筷子面。

        

“那一人选一个,你先选。”夏秋无视伊月的意见,说出分配规则。

        

“我要脑袋。”伊依依不假思索,根本不需要想,人体最重要的部分是什么很明显。

        

“那,我要——衰老!”夏秋拉长语调。

        

嗒——

        

伊依依的筷子落在桌面,她猛地抓住心口,用中了一箭伤势不轻的神情对夏秋说:“居、居然是土味情话!”

        

“该你了。”夏秋让她继续挑。

        

“哼,那我要疾病。”鸡蛋卷果断加入。

        

“我要霉运!”

        

“我要坏心情!”

        

“疲劳!”

        

“噩梦!”

        

瓜分伊月的会议,突然变成了谁能说出更多坏词比赛。伊月兴致勃勃地听,但兄妹俩的词越来越……不正常。

        

“脱发!”

        

“汗臭!”

        

“口臭!”

        

“狐臭!”

        

“排泄!”

        

“给我住口!”伊月一手一个,拉住兄妹俩的耳朵,有点气,有点恼,“我不脱发,没有汗臭口臭狐臭!”

        

“现在没有,以后说不定会有。”

        

“以后也不会有!”

        

“那排泄总是要有的吧?”

        

伊月无法否认。

        

“听到没,我赢了!”伊依依得意地看夏秋。

        

夏秋在胸口画了一个十字,为鸡蛋卷祈祷。

        

“伊依依!”伊月松开捏夏秋耳朵的手,捏住伊依依的脸。

        

“疼疼疼,我错了错了!”

        

“快点吃面!”伊月一拍桌子。

        

伊依依拿起筷子,脸快埋在面碗里。

        

“还分吗?”夏秋小声问。

        

鸡蛋卷冲他挥挥小拳头。

        

“月姨,我们就这么分了。”夏秋对伊月说。

        

“随你们分,但是不准在我面前分!”伊月好气又好笑。

        

夏秋要的就是这么一句话。

        

钥匙到手,可以对伊月的身体进行概念的操作了。

        

伊依依吃完面,放下筷子就往外面走,夏秋跟在她身后。伊月收拾碗筷,她等洗好碗再去上班。

        

伊依依一边喊着“第一”,一边往楼下跑,夏秋立在门口,扭头看厨房里的伊月。

        

能力发动,打开伊月身体里的房间,搬走她为数不多的“衰老”和“病痛”,添置十年份的“寿命”和“青春”。

        

他合上门。

        

伊月挤洗洁精的手一顿,她感觉身体有些热,有些舒服,像从炎夏日光下回到空调间,就像从寒冬风雪中回到取暖器前。

        

她没多想,以为是心情好导致身体也轻松了些。

        

擦干净碗上的水,叠好在碗架上,她拿上钥匙和手机,出门上班。

        

时间还早,她做做卫生,做做准备,同事陆陆续续来了。

        

每个同事见到她,都露出惊讶的神色,关系好的问她是不是做了什么保养。

        

她云里雾里,不知道同事们是在说什么。

        

等老板娘沈叶梅进来,她才明白了情况。

        

沈叶梅把她拉到穿衣镜前,指指镜子里的人儿:“啧啧啧,你这是做什么了,你看看、看看,这小脸、这皮肤、这头发!”

        

伊月眨了十多下眼睛,才接受镜子里的是自己。

        

岁月这十多年待她稍稍宽厚些,没有降下皱纹之灾,头发该有的干枯,皮肤该有的粗糙,打了一两折降下。

        

就算是一两折,也是明显的变化,现在这份变化消失了,同样明显。

        

所以同事们惊诧,老板娘羡慕。

        

“你昨晚做什么项目了?去了哪个美容院?”沈叶梅紧紧抓住她的手臂,急切地问。

        

“没有啊。”伊月也很疑惑。

        

“没做怎么可能变化那么大!不对,做了也不可能变化这么大,那些美容院有什么项目我还不清楚吗?除非你出国做的。”

        

沈叶梅确定了不是美容院的功劳,遗憾地叹气,然后又想到了一则都市传说。

        

她把伊月拉到角落,狡黠地笑:“你是不是被男人滋润了?”

        

在她开口前,伊月就有了预感,几乎与她同时出声:“没有!”

        

“那我给你介绍?本来你就显年轻,现在简直和大学时候一摸一样啊!肯定能找到好男人!”

        

“我早就不想这种事情啦!”

        

“你那两个孩子快要上大学了吧?到时候你多孤单啊!”

        

“大学四年罢了。”

        

“四年之后还要出门工作,成家立业呢,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愿意和父母过啦!”

        

“让他们生个孩子给我养,然后爱干什么干什么去。”

        

“让他们生个孩子?”老板娘抓住了重点,“你是说,秋秋和依依他们两个……”

        

“我看不成问题。”

        

“啊!那你可就省心了!真好啊!他们什么时候放假,我好久没去看他们了,我要看看去!”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