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屁股给我撅起来奶头/强制连续高潮控制

    

瞧着刘硕那一脸的猪哥相,周子扬说:“一会儿帮你介绍。”

        

“真的!?”刘硕听了以后立刻兴奋起来,拉着周子扬的胳膊在那边晃,叫着说周哥你真是我亲哥!

        

周子扬没理会他,教导主任满面春光的上台,试了试话筒说:“好,各位同学,请安静一下。”

        

礼堂里安静了不少,教导主任见大家都安静了下来,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发言,发言内容无非就是这次成人礼的重要性,然后很荣幸可以请到市里某某领导一起过来。

        

点到名字的时候,市领导就站了起来,接着底下响起稀稀落落的掌声。

        

当教导主任念到周国良的名字的时候。

        

周子扬楞了一下,抬起头。

        

却见自己的父亲穿着一身西装站起来,面向众人矜持的笑了笑,接着坐下。

        

刘硕嘀咕的说道:“周哥,这市领导和你爸爸一个名字。”

        

周子扬无语的看了一眼刘硕。

        

刘硕突然反应过来:“卧槽!周哥!他是你爸爸!” 

        

刘硕太激动,声音比较大,周遭一圈的同学纷纷看向他,刘硕赶紧捂住嘴。

        

周子扬也没想到自己的父亲会来,按理说,这高三同学的成人礼和他们检察院根本不搭边,但是周国良的两个孩子都在这里读高三。

        

学校说什么也会去打个电话询问一下,讨好似的询问周国良来不来?

        

然后周国良应该是不想来的。

        

但是寻思了一下,问都有谁过来?

        

接着校领导把邀请的名单给周国良看。

        

周国良想了一下,便给相熟的市领导打电话。

        

“嗳,老夏,我是周国良啊,没什么事,就是问你那天市一中孩子们的成人礼你去不去?”

        

“你去啊?那我也去好了。”

        

“我两个孩子都在那读高三。”

        

打了电话,确定玩的好的朋友要去,周国良想干脆自己也去好了,两个孩子,一个全校第一,一个全校第三,说什么也是很有面子的。

        

只是他这来的一点消息都没有,着实让周子扬吓了一跳,最主要的是感觉刘硕比自己都激动,一直在那边拉着周子扬的手小声的说:“周哥!你爸啊!你不去打个招呼?”

        

话还没出口,就被在那边管纪律的季月明小声呵止:“刘硕,小点声!”

        

刘硕这才讪讪的闭嘴,接着季月明来到周子扬的面前,小声的问:“子扬,你要不要去打个招呼?”

        

….

        

教导主任说完话,就是主持人上台,胡淑彤和江悦,一大一小两个美女,一红一白,遥相呼应,胡淑彤还是很懂的,妙语连珠,俏皮话一个接一个,逗得同学们在那边哈哈的笑,江悦的道行浅一点,但是有胡淑彤在那边帮衬着,倒也让人看不出来什么。

        

前排的领导们也都被逗笑了,问校长:“这个穿白衣服的是谁?也是高三的学生么?”

        

校长尴尬一笑:“她是我们老师。”

        

主持人暖场以后,是开场舞,艺体班三个女生去的,陶小菲领舞,穿的衣服都一样,活力四射。

        

本来气氛已经被烘托出来了,结果下一个节目是——大合唱!

        

于是一个班的同学上去开始大合唱,然后又是一个小品节目,接着又是——大合唱!

        

邀请来的领导们笑了,校领导也尴尬的笑了,没办法,马上要高考了,没有时间准备什么节目,基本上都是大合唱。

        

校领导表示理解,就是电视台剪辑可不能这么剪。

        

大合唱没什么意思,几个市领导难得有时间可以聊聊天。

        

“老周啊,你不是说你儿子和闺女也在这边么,叫出来聊聊呗,”

        

“是啊,老周,你不是一直说你儿子成绩好么,赶紧叫过来给我们瞧瞧,我家闺女还没结婚呢,”

        

几个人在那边调侃周国良,周国良没理会他们,兀自的在那边台上滥竽充数的周子扬。

        

一个班五十多个人,往那边一站,开始大合唱,周子扬就站在里面,低着头偶尔也就张张嘴。

        

一首《明天会更好》唱完,鱼贯下台,赶紧到下个节目。

        

周子扬刚下台,就见教导主任跟个小太监一样,弓着腰过来,小声的和周子扬招手。

        

“?”周子扬好奇的过去。

        

就听教导主任说:“你爸爸叫你过去。”

        

于是周子扬就跟着教导主任来到第一排,周国良很不满的问周子扬,刚才为什么不张嘴唱歌?

        

周子扬说:“忘词了。”

        

“我平时怎么教你的?不管什么事,都要认真对待。”周父是摆足了父亲的架子。

        

而旁边的几个同僚看了好笑:“行了,老周,成人礼的日子,你别摆你老爸的臭架子了!”

        

周父也就是随便说说,他就是这种性格,顿了顿和周子扬说:“和几个叔叔打招呼。”

        

这几个叔叔,周子扬都见过,如今的他们活跃在小城市,在不久的将来,有人下去了,也有人上去了,这些周子扬都心里有数,但是现在却都是恭恭敬敬的叫叔叔。

        

然后几个叔叔对周子扬也是亲切,说大侄子长得一表人才,快坐下。

        

于是周子扬就这么被拉着坐到了第一排,被几个叔叔嘘寒问暖。

        

后面的同学们不明所以,在那边窃窃私语。

        

“周子扬怎么坐到了第一排了?”

        

“市长在和他说什么呢?怎么感觉他和市长认识?”

        

“笨蛋,你忘了周子扬爹是干嘛的么?”

        

看着周子扬坐在前台,同学们没由来的一阵羡慕,条条大路通罗马,但是有的人生来就已经到了罗马。

        

如果那是自己该多好。

        

宋诗涵坐在位置上,听了这句话,目光深邃的看着第一排周子扬的背影,随即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她无法再面对周子扬,尤其是母亲在那边如泼妇一样的去找了周子扬以后,两人的距离就这么拉开了,瞧着坐在第一排,周子扬旁边那个穿着西装的威严男人,那个就是周子扬的父亲。

        

即使不说话,也有种说不出的威严。

        

再想想自己的母亲,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跑过去和周子扬闹。

        

越想,宋诗涵就越难过。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