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玉蚌微微张开/男女做爰猛烈高潮小说描述

        

已经下班了,但是整个秘书室还灯火通明,很忙碌的样子。

        

她闲着无聊,便站在门口问她们:“你们还不下班?”

        

其中一位秘书回答:“等顾总他们开会回来。”

        

一般开会开到这么晚,就说明这会开得很不顺利,刚才有参会的秘书出来打印资料,偷偷说,顾总在里面大发雷霆呢,所以她们更不敢私自离开。

        

陆垚垚本来想说,工作做完就回家呀,耗在公司浪费生命做什么,但是应该没人敢回,便索性闭嘴,去他办公室等着了。

        

本来想给他惊喜,结果没想到把自己等得又困又饿,也不知过了多久,办公室的门被打开,陆垚垚条件反射一样高兴地从沙发上蹦起来,看向门口。

        

外面透亮的光照进来,走在最前面的顾阮东脸色极其难看,眼里说不出的冰寒,身后是小蔡还有公司的另外三位高层。

        

他显然也没料到垚垚在她办公室里,所以脚步顿在办公室的门口,画面诡异,陆垚垚一脸收不起来的热情笑容,而顾阮东恰好是一脸来不及收回去怒容。

        

她就看到他似乎默默深呼吸,把一脸阴寒慢慢收敛回去换成一抹浅笑,转头对小蔡他们说:“你们下班吧,改天再讨论。”

        

几人如获大赦点了点头急忙离开。

        

办公室里就剩两人了,陆垚垚主动过来,看着他还有些微皱的眉,伸手揉了揉,关切地问:“很累吗?” 

        

看他刚才的表情,应该是工作中遇到棘手的事了。

        

他摇头,伸手把她揽过去抱了抱,默不作声。

        

陆垚垚双手也环住他的腰,抬头说:“你工作上的事,我没法给你分担,但你如果有不高兴的事,可以跟我说呀,不要都自己放在心上。”

        

就像刚才,他没必要一看到她,就把自己负面情绪给硬收回去,他也是人,会有喜怒哀乐,而她也没有脆弱到只能接受他的好情绪。

        

顾阮东浅浅吻一下她的额头说:“好。”

        

接着转移了话题问她:“怎么来了?小蔡说你今晚也是夜戏,本想开完会直接过去接你回家的。”

        

陆垚垚笑:“我让姗姗骗他的,想给你一个惊喜啊,但好像惊喜失败了,我现在好饿。”

        

很应景,一说完饿,肚子果然咕噜噜叫了一声,她一天除了水,什么都没吃呢。

        

顾阮东也笑了:“走,带你去吃饭。”

        

临时决定在外吃饭,所以没有去以前常去的会所私厨,也没有提前预定餐厅,就是随便找了一家看着还不错的餐厅进去。

        

落座之后,陆垚垚有一丝兴奋:“我们好像还是第一次单独出来吃饭吧?”

        

再往前单独一起吃饭,还是最早庆祝成为新邻居那次,但也是在他的会所里。

        

现在周边都是陌生人,他们像普通人一样融入这样嘈杂的环境,对她来说是很新奇的体验。

        

“像不像约会的情侣?”

        

顾阮东点头,因为她明星的身份,他们确实很少单独出现在公众场合。

        

顾阮东情绪不是很高,甚至也有些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她,知道她在吃避孕药,心里不可能毫无波动,只是不想打破这来之不易的平静。

        

他除了那阵子乱了分寸想用孩子栓住她之外,其他时候对是否要孩子这事确实可有可无,因为一辈子把她当孩子宠,情感已足够丰足。

        

不明白,她为什么骗他?甚至平时表现出来的也是她想要个孩子的愿望胜过他。

        

其实,如果她真不想要孩子,可以跟他说,他完全尊重她,没必要一边吃药伤害自己的身体,一边又假意备孕配合他。

        

“垚垚。”

        

“哥哥。”

        

两人异口同声叫对方。

        

顾阮东等她先说。

        

陆垚垚:“你是不是很累?不然我们回家吧,改天再来?”

        

她看出他心不在焉,想着他应该是挂心工作上的事。

        

顾阮东本想和她好好谈谈这事的,但看到她关切的表情,又一个字都说不出口,不想拆穿她的谎言,不舍得她尴尬。

        

“先吃饭吧,你不是饿了?”

        

服务员正好端菜上来,他盛了一碗汤放在她面前。

        

“你刚才想跟我说什么?”陆垚垚问。

        

“没什么,公司最近事情确实有点多,刚上了一个新项目,收购了西南那边一家矿业公司,几个股东针对谁管理意见不统一。”

        

陆垚垚;“内讧?都想抢这家公司的经营权吗?”

        

顾阮东有些意外:“你听到我们开会内容了?”

        

“没有啊,一猜就是嘛。股东们争来争去不都是一个利字吗,你想动他们蛋糕,或者他们想动你蛋糕。”

        

顾阮东:“确实,这次的项目他们想争取走,背后应该是大舫在支持他们。”

        

“他们是大舫的人?”

        

“嗯,当年卖大舫的面子让他们进来的,西南那边的业务一直是他们在负责。”

        

“所以这次其实是大舫想借此跟你和好,重新建立关系?”陆垚垚一针见血。

        

“对。”

        

“他们的能力如果足够的话,给他们做也行吧?毕竟你和大舫那么多年兄弟。”

        

陆垚垚这么说,也是想劝他,不必为了她而跟多年的兄弟们划清界限,她从来没有怨过他的那些朋友。

        

“再说吧。”顾阮东之所以僵持,是这个项目是一块大蛋糕,本来给这些股东做也无可厚非,毕竟最后都是他的。但是他想帮听鲸金融,想让听鲸金融来做。听鲸以前做过不少类似项目,经验也丰富,现在就欠缺一个好机会。

        

聊了一会,两人心情都放松不少,陆垚垚很开心,因为他肯主动跟她说公司的事情,虽然她确实帮不了任何忙。

        

顾阮东心情也好转,招手要了一瓶酒,不过这店里没什么好酒,喝了一口,有点难以下咽。

        

两人都是嘴刁的人,这店的烹饪水平有限,加上环境嘈杂,不时有客人偷偷拍他们,所以吃了几口,便撤了。

        

回车上时,陆垚垚开玩笑:“实践证明,本仙女不适合人间烟火。”顾阮东也打趣:“对,只适合喝露水。”

        

大约是车内气氛还不错,陆垚垚就有些想歪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