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房里的呻吟h/女上男下调教H纯肉

        

“你一定要冷静,由此可知,迪丽莎家族,很可能窥探到了你真实的身份。但,无论他们是从哪儿获得的情报,这对咱们都极为不利。所谓:杀人诛心!他们用这种伎俩对付你,用心何其险恶!你千万不能中计……!”

        

“毒哥!她们可是段家的后人呐!也就是我的亲人,连她们都不救,我还是人……,就算我是只怪物,也不能无视亲情,最起码的我良心……,毒哥!我求求你,帮我想个主意……!”太史言急切的说道。

        

“嘿~~!怎么会有这种巧合?难道在冥冥之中,老天爷都想帮迪丽莎家族一把?为什么偏偏是……段家人!他们怎么会流落到南阕洲?怎么又会加入到叛逃源种的行列……! ?

        

可你别忘了,你们正在的执行,是军团登陆战中最重要的军事行动。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又是什么处境?说得难听点儿,此刻的口岸新城,就是一座被迪丽莎组织,攥着止水阀门的冲水大茅坑。

        

你想调医疗部队过来,敌人会给你救人的时间吗?你这边刚开始手术,人家那边一拉冲水绳,这地界就是下有屎坑,上有水冲。你和你的部下,可以借源力腾空,那些军医、医官和护士们行吗?

        

就算你能把他们都托上半空,可这些刚被搬上手术台,仍受困于残溺的源种们怎么办?他们最终的结局,只能是跟那些医用装备器械,还有城外兽群留下的那些排泄物,被洪水一起冲进海里去了。

        

你这种勉强的救治,就此前功尽弃,还有什么意义!?都说是一将功成万骨枯!无论何时何地,战争中的这种人道沦丧比比皆是!你身为即将成就一番功业的强者,这有什么不好接受的?

        

何况,这个叫段箐遥的女人,分明是生机已尽,就算神仙来了也无计可施。刚才,她是为了自己的孩子,拼尽了最后那一点儿……!

        

哎~~~!如果今天你选择感情用事,就等同于作茧自缚。无论是眼下还是将来,你因此而受制于人,也只能是自食其果。这一切,你都想清楚吗!?你……”老毒是越说越焦心。

        

“毒哥!这些我都明白。可你让我眼睁睁的看着段家的后人,就这样在痛苦中死去,竟不施以援手。回到蓝星后,我还有什么颜面去见我太爷、干爷爷、干爹……,和我九泉之下的大哥?

        

其他人我可以放弃,如果这位姐姐,咱们真的无能为力了?那……那无论如何,我也要想办法救一救这孩子!毒哥,我求求你,教教我该怎么做吧?不然,我这一辈子……”太史言在脑海中对老毒央求道

        

“嘿!!人家挖好了坑等着你,你还真就跟头把式的往里跳! 这可真应了那句:我机关算尽,也敌不过你命中注定。我一个情、智、貌三全的高级人工智能,硬是被你:拉着良驹蹚犁地,挽着宝刀铲稀泥!

        

哎~~~!算了,我也拗不过你……!不过,这件事要想做得滴水不漏,你必须分三步走……!”

        

时至今日,老毒和太史言在意识中的交流速度,比两个之前还要快上一倍。

        

所以,蜜拉贝儿见少爷一步跨到自己身边,看到这位源种母亲,囚服背后的字迹时,只是微微一皱眉,目光中闪过一丝狠厉后,就隐于淡定。

        

随后,只见他盯着那些字迹,沉声念道:“育圃星籍:第四号星系,彤阳系,蓝星?这么说,她们的先祖和尼娅的先祖,是来自同一颗星球……”

        

说完这句,蜜拉贝儿见少爷看向自己,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说道:“库克副官,我明白你的想法……,”

        

接着,又见他转头看了一眼马修。等他把目光移回到这对儿母子身上后,好似拿定了主意,果决的说道:“我想调一组医疗队到现场,给这名小婴儿做共生体分离手术。

        

卡蜜拉,马修!虽然形势严峻,但无论于公于私,结果如何?我还是希望,只要有机会,能挽救这条小生命,咱们就别轻言放弃!你们的意见呢?”

        

还没等太史言说完,蜜拉贝儿就已经泪光闪烁,目露欣喜的脆声应和道:“将军,我赞同!”

        

不曾想,马修也毫不迟疑,语气坚定的回应道:“将军,我也赞同!”

        

太史言一点头,便向马修正色道:“好!冯参谋,你现在就用我的电子印信,向指挥部申请:让空军后勤部队派出飞艇,运送4台综合能谱探测机器人,和中继通信装备到现场。

        

我派三营给你,你带着他们守护这4台机器人,负责侦测出城内的地下,被敌方设置了什么样的陷阱,并设法排除。如果排除有风险,就先不要触及,立即向我报告情况。”

        

马修躬身领命后,太史言又对蜜拉贝儿说道:“库克副官,你也用我的电子印信,传令兵团医疗部队,并向他们说明情况,让他们派一组最好的医疗小分队,携带相应的装备,到现场设立临时手术营房,给这个孩子做分离手术。你率领二营,负责保护他们的安全”

        

还没等蜜拉贝儿回答,太史言先一探头贴近她耳边,压低了嗓音说道:“贝儿!现在是在战场上,而且这里危机四伏,咱们救不了所有人,我也只能做到这种程度了!”

        

且不说,女孩儿见少爷如此顾忌自己的感受,是如何满心的柔情蜜意。在她深情的凝望着少爷,躬身领命后。太史言又传令一营的栾岭志,让他带着部下去镇守新城东部的防御工事。

        

此时,第三兵团的4大舰队,已从海面和空中,开进到距离口岸新城约100公里的方位,并按照原计划,逐渐放慢了行进的速度。准备最终驻扎在,距离墨本洲大陆西海岸30公里左右的海域。

        

自此,口岸新城所在的,墨本洲大陆西端岬角的大半范围,已经被第三兵团,第一飞行编队中的一号预警飞艇上搭载的,量子雷达信号所覆盖。

        

这就代表着,以口岸新城为中心,从城防工事的外沿,直到南北两侧海岸线,纵向半径接近300公里的空间区域内,所有地面、海面和空中生物的动向,已全部落进佟玛系统的监控范围。

        

所以,老毒让太史言调动一营,只在口岸新城东侧,面向狩泽深林的方向上开辟临时防区,就可以满足当下,新城地面范围的警戒要求了。

        

因为,由一号预警飞艇上的量子雷达,传送给他们的侦测图像上,其他三个方向的海面和平原上,都非常平静,没有任何大型生物,或生物群体的活动迹象。只有新城以东,一百公里外的狩泽深林内部,尚无法完全确认。

        

而太史言发布完命令后,又看了一眼,被蜜拉贝儿扶坐于地,已经奄奄一息的段箐遥,在心中默念了一声:“这位姐姐,对不起了!”

        

然后,便按老毒的第二步指示,只身向荷野琉山的半山腰进发,到那道水坝上去“单刀赴会”!

        

何为“单刀赴会”?又为何要“单刀赴会”?这也是老毒在无奈中的谋划。更多是出于,在被动的形势下,针对敌方这种心理战的一种反击。

        

在老毒看来,迪丽莎组织布置出这种苦肉陷阱,无非是他们发现了太史言的来历,并想以此为支点,对这怪物发动以心理攻势为主的战术钳制。

        

当然,对于这只曾多次重创过他们,想通过正面对抗,基本没什么机会取胜的机会,仅次于终极BOSS的守关怪物 ,出一些阴招,玩一些卑鄙下作的手段,也很符合那个家族的风格。

        

事实上,当他们踏上军港码头,从量子雷达的图像上,读取到那些生物体的体征数据时,老毒就推算出或者说预感到,有很大几率,那是迪丽莎组织,在利用源种对太史言见雀张罗。

        

但,只要这怪物不上套,他们这一切都是枉费心机。可等到了跟前儿,老毒也才发现,竟然是自己只猜中的开头,却猜不到结局!自己在推算中代入了那么多条件,唯独忽略了这个极小概率的事件。

        

因此,当太史言发现,那对母子是段家的后人时,老毒就知道要坏菜。虽然,他言辞凿凿的对这怪物,痛陈了一大气利弊。却也预料到,他这多半儿是在白费生物电。

        

当时,老毒一边暗想着:迪丽莎家族这一遭,还真是走了狗屎运!他也挺佩服这个家族的首领,不仅是胆略过人,还足够阴损蔫吧坏!同时,他已经为这怪物即将选择的意气用事,开始未雨绸缪。

        

但说到头,如果这个货是个刚坚果决,雄心勃勃的狠角色?迪丽莎家族的这些鬼蜮伎俩,又算个球啊!?什么心理攻势,杀人诛心?什么悬湖高坝,洪水陷阱?这些雕虫小技,哪儿挡得住他那雷霆万钧的一刀?

        

可这怪物,偏偏生就一副软心柔肠。搞得现在,不得不被人家牵着鼻子走。他让太史言,独自前往那道水坝上去应战,是他算准了,迪丽莎组织一定会在那里另设了机关,同时还伏有重兵。

        

按正常的战场规律,那道水坝的周围,才应该是这次登陆战的主战场。而他们留下这座空城,又在其中,投下这苦肉陷阱的真正目的,更多是想试探出这怪物的软肋,并即刻加以利用。

        

可事到如今,这怪物已经主动把自己这条软肋的一多半,暴露给对手了。

        

如果还让他继续守在城里,表现出对这些源种的过多关心,和他想全力保护医疗队,顺利完成对那小婴儿的救治意图?就等于他这一整根儿肋巴骨,都被人家攥手里了。

        

到那时,他可就真的没咒念了。不得已,老毒才策动太史言先发制人,去单刀赴会!以此给对方造成一种假象,让他们心生疑虑,猜测这怪物选择救人的原因,或许只是出于恻隐之心!

        

按老毒的分析,敌方也会有这种预判,他们一旦发现是这种情况,多半会选择按兵不动。而是启用途中或水坝附近的机关,继续对太史言进行试探。

        

并以此形成某种双重牵制,逼他不战而退,或令他瞻前顾后,束手束脚,最终落荒而逃。当然,老毒基本可以确定,无论使用何种手段,迪丽莎组织还不敢奢望,就此能一举击杀或生擒这怪物。

        

但,只要这种战术成功了,他们就打破了讨伐军团,想夺取口岸新城,占据有利地势的战略意图。同时,又抓住了心腹大患的痛脚,扼制了他的战力。在今后的交锋中,他们就掌握更多的主动优势。

        

这些在谋略上的博弈,无论是玩儿阴的还是阳的,老毒自认为,他吃得准迪丽莎家族的这点儿小把戏。只可惜,却让这只拖泥带水的怪物,搞得是麦糠擦腚—一点都不痛快……。

        

所以,即便他帮太史言,谋划了这个三步走的策略。可只要太史言选择了救人,无论救几个,都无异于是自投罗网。最终导致他算来算去,能拿出的所有对策,都脱不开鱼死网破的范畴。

        

当然,老毒所说的“滴水不漏”,指的是这三步策略中的第一步。只是为了应付,一直以来诺林对太史言的动态监控。这也是当初,他极力怂恿太史言,去占有尼娅的一部分动机。

        

打太史言被释放出来的第一天,老毒理所当然会预计到,这颗星球上一定少不了少,来自于蓝星上两山府的源种。倘若不期而遇,就有可能引得这一根筋的怪物,露出某些破绽。

        

而尼娅父女的出现,简直是天赐良机!一方面,那绝色女孩儿能帮这个怪物,解决某方面“日常”生活上的问题;关键是,一旦出现今天这种情况,尼娅父女的身份,就是最好的掩护。

        

而所谓的“鱼死网破”,那条要死的鱼,当然不可能是太史言。但却代表着,这次落入了敌人的彀中,他们要想破除这些诡计,必须要付出某种额外的代价。至于这种代价是什么?老毒暂时还算不到,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时至今日,他们的复仇大计,进行到了这个关键阶段,老毒是真担心,这家伙将来可能随时会出现的,因一念之差而造成的千里之缪!自己这点儿生物电的存货,还够不够帮他拾遗补缺?甚至还要持危扶颠!

        

由此,太史言一边疾奔,一边听老毒对自己指摘道:“哎~~ !头俩月我跟你念叨了半天的‘王者之路’,你都当成热闹听了是吗?

        

当然,我也能理解你对段家人的感情!但你想过没有,就算今天你能救下那个孩子,最多只是挽救了一条生命,和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可对于强者而言,怀一些城府,多一些冷酷,进而成为一方天地的主宰。到那时,你能改变和影响的诸多世界,要涵盖多大的生物群体?

        

说你今天的这种选择,是鼠目寸光,因小失大,一点都不为过!你要想尽早成为一代……”

        

“说实话,毒哥!自从上次,你给我竖立了那么宏伟的目标,我这心里吧,其实是挺不愿意面对的!可我更无法面对,连我大哥的……也是我的亲人落了难,都无动于衷的自己。

        

从小到大,你都在我脑子里,也了解我这种……怪物,没什么远大的志向。到现在,我遭遇的一切,你说是我命中注定也好,说是上天的安排也罢!好多事儿,也都是身不由己。

        

尤其在这颗星球上,苟且到现在,明面上,我成了社会栋梁,还位高权重的,受好多人的敬仰,爱戴……。可暗地里,我却是个破坏者,只等着时机成熟了,就要把这里搞得天翻地覆。

        

这段日子,这种冲突一直让我心里特别扭。其实,我最终只想干掉诺林那个老妖,还有那些高高在上的,什么副议长的权贵阶层。然后,就劫一艘飞船回蓝星!

        

带上尼娅父女……和贝儿,如果她愿意跟我一起回去……,还有那些蓝星人的后裔,如果他们也愿意的话……。至于其他人会怎么样,我真的不想再去管了。

        

毒哥,你说的什么王者之路,一直都让我觉得压力山大。你说我心胸狭隘,说我自私自利都无所谓!我天生就是这种,没什么追求的怪物。

        

说得再没出息点儿,我连自己的身世,都不想去查了。只想尽快结束这一切,然后陪着我的女人和亲人们,平平淡淡,安安稳稳的度过余生。

        

最近,我甚至在想,如果能像诺林那样,也给你找一副身躯,由你来接替他做这个王者,你一定能把这颗星球治理的很好,让这个世界充满着……爱与和平……!”太史言一边向东飞奔,一边在意识中嘀咕道。

        

可老毒听到最后这句话,差点儿没气秀逗喽!不过他也明白,随着自己的计划,越向前推进,这怪物在心灵上要承受的考验就会越大。按他的性格,出现这种畏难和逃避的想法,也属于“怪之常情”。

        

这时候,老毒也只好先安慰道:“你想得倒美!要是真能那样,我绝对是当仁不让!但咱们都很清楚,那是不可能的!何况要完成大计,我对自身未来的预期……,我未必能……!

        

呵呵!将来的事,将来再说吧!人算不如天算,今天这种情况,就是最好的证明!何况,我不过是个,带有情感功能的人工智能。跟你这种怪物在一起,在心理上,我也不得不学会随遇而安!否则,早晚被你气短路了!

        

而有些宿命,不是你想逃避,就能逃得掉的。你把一切想得太简单了,归根结底,这条“王者之路”,不是我让你走的,而是命运把你推上去的。我最多算是帮你平平路面,充当个导航系统啥的!

        

不是我危言耸听,如果你选择强行放弃这条路,必然会导致咱们的复仇计划,于中途夭折,这就是现实!

        

我也不提:‘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什么的那些空话。我只想说,人类有句名言: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你想想,你曾见过的那些,遭遇到不幸的人类,还有今天的这些源种。

        

你就应该明白,其实老天爷对你也不算太刻薄。虽然,他让你经历过诸多磨难,感受过地狱般的痛苦。但,他也给了你超人的力量,还给了你一条王者之路,你还有啥好抱怨的?

        

那可是‘王者之路’啊!大兄弟!以前,在那些影视文艺作品中,你也都见识过,想攀上这条路,是那么容易的吗?虽然那些都是戏说,但也代表一部分客观现实。

        

而纵观有智慧生物文明星球上的历史,有多少文武兼济,雄才大略的豪杰枭雄和贤才智者,禅精竭虑、历尽千辛万苦;挖空心思,倾注一生所有;出生入死,动辄伏尸百万;甚至斩七情、断六欲,只为在这条路上走上一遭,以图终成一代王者,铸就一番霸业!

        

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自己……,老天爷可是给了你无上的天赋,还有我这个集:专业知识授教、职业技能培训、职业前景规划、心理辅导、情感陪护等功能于一身的,内置化、全智能化的辅助系统。

        

这……这简直是为了把你打造成一名,新时代的星际级王者,给你量身定做的,快速升级超豪华大礼包哇!这些先天的优势,人家那些孩子有吗!?跟人家相比,你一点儿上进心都没有……!

        

再说了,你不当王者,你那么些老婆,你怎么养?除了打打杀杀,你还会其他什么,更高级的职业技能吗?你以为,你还能像以前……”

        

“额~~~!毒哥啊,我咋听着听着,感觉这画风好像有点儿变呢?就好像是,我是个不务正业的败家子儿……!咋还不当王者,我连老婆都养不活了呢?”太史言不忿道。

        

老毒则冷笑道:“哼哼!要不说,你把一切都想得太简单了呢!你还以为,你回到蓝星上山府里那种环境,就能安居乐俗,悠悠岁月的过上一辈子吗?

        

先不说别的,只说现在,你那些老婆的人员构成情况,有几个是那种旧时代出身,普通人家的孩子?大多数都是在现代文明的熏陶下,领略着科技都市的繁华,成长起来的,已经习惯了便利生活的年轻小姑娘。

        

尤其是诺轮星上这两位,包括将来还会有的好多位……,这里是什么科技水平?等跟你回蓝星的时候,你们还要体验一把星际旅行呐!人家可是见过大世面,经过大风浪,骋怀游目,开朗活泼的主。

        

人家一帮子新社会的妙龄女郎,就跟着你一只怪物,整天憋着一个农耕织作,平屋土路,烛灯火灶的山窝窝里?起初新鲜两天还过得去,这要是时间一长喽……!就算你甘于平淡,人家也乐意吗?

        

我跟你说,在和平年代,单调乏味的生活中,人可都是会变哒!再过几年,指不定哪个憋烦了,自己跑出去玩一圈,一个不小心,再给你整回来两顶绿油油的……”

        

“我擦,毒哥!你还说你不是危言耸听?何止啊!你这简直是威逼利诱啊!”刚刚出城的太史言,一边向篷布河北岸疾奔,一边在意识里心有余悸的惊呼道!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