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托着娇乳撞击娇_她被灌醉了然后

安泞眼眸一直看着萧谨行。

        

月色下的男人,真的帅得人神共愤。

        

他每一个五官都仿若是精心雕刻,全部都长在了她的审美上。

        

安泞突然笑了一下。

        

觉得现在想的这些有些多余。

        

她现在是在和萧谨行,谈“正事儿”!

        

安泞没等到萧谨行回答。

        

她又说道,“你的沉默,我就当是默许了。”

        

萧谨行喉结滚动。

        

莫名性感。

        

安泞的手忍不住去摸了一下萧谨行的喉结。

        

触碰的时候,她仿若听到了,萧谨行咽口水的声音。

        

“你会……”安泞问他,“有感觉?”

        

“你说呢?”萧谨行反问她。

        

她不想说。

        

她只想……做。

        

安泞主动的吻上了萧谨行。

        

平公公脸都臊了。

        

没想到皇后这般大胆,平时看着皇后都以为皇后……不会讨皇上欢心。

        

他连忙招呼着所有人退下了。

        

难得今晚的花前月下,明日又要上了战场,今日皇上和皇后自然要好好恩爱一番。

        

“萧谨行……”安泞搂抱着萧谨行的脖子。

        

萧谨行眼眸看着她。

        

“今晚之后,就忘了吧……”

        

回应她的,不是好。

        

也不是不好。

        

因为他很清楚。

        

安泞只是在用这种方式去弥补她的亏欠。

        

只是想要让自己心里好受些,走得理所当然一些。

        

而他没有拒绝,不是见色起意。

        

只是为了让她真的可以走得,心安理得。

        

……

        

翌日。

        

安泞醒过来的时候。

        

萧谨行已经在更衣了。

        

她透过屏风看着一道伟岸挺拔的身影,就这么在她眼前,一直晃荡。

        

“醒了吗?”安静的空间。

        

突然响起了萧谨行的声音。

        

她分明什么动静都没有发出来,他到底是怎么知道,她醒了的。

        

“嗯。”

        

“痛吗?”萧谨行问。

        

并没有走进屏风之内。

        

依旧让平公公伺候着他更衣,不耽搁时辰。

        

“不痛。”

        

“那就准备准备上路了。”萧谨行说得淡漠。

        

昨晚上的一夜。

        

仿若就真的只是,一场梦。

        

梦醒后,什么都消失了。

        

她说,“好。”

        

萧谨行似乎是穿完了,他先离开了。

        

安泞随后被宫人伺候着更衣洗漱。

        

到了时辰,便跟在萧谨行身边,去接受文武百官的朝拜。

        

然后,上路。

        

好不容易终于走完了所有过程。

        

安泞坐进了马车内。

        

实在是忍不住,就昏睡了过去。

        

说是不痛。

        

但终究是累啊。

        

夜晚太长。

        

她就这么坐在马车上,迷迷糊糊的睡着。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

        

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萧谨行近距离的脸。

        

触目的帅,突然让她有那么一丝心动。

        

“醒了吗?”萧谨行问。

        

“这到哪里了?”安泞动了动身子。

        

萧谨行放开了她。

        

显然是打算抱她下马车的。

        

但此刻明显是感觉到了安泞的排斥。

        

昨晚给予了弥补之后,就再也没有瓜葛了是吗?!

        

萧谨行不动声色的回答道,“驿站,稍作休息,明日再上路。”

        

“哦。”安泞点头。

        

萧谨行先下了马车。

        

安泞也跟着下了马车。

        

一下马车才知道,现在天都要黑了。

        

她居然一睡睡了一天。

        

果然是昨晚上没怎么睡着觉。

        

然而萧谨行呢?!

        

她抬眸看着走在前面穿着盔甲,又身姿挺拔威风凛凛的萧谨行……

        

他真的不困吗?!

        

一行人走进驿站。

        

安泞一个人的房间。

        

身边也跟了宫女一起陪侍。

        

“娘娘,您饿了吗?”宫女恭敬道,“您在马车上睡了一天,一点东西都没吃。”

        

“是饿了。”安泞应着,“怎么都不叫醒我。”

        

“午膳的时候奴婢本来想要叫醒娘娘的,但皇上不允,说娘娘昨晚辛苦,让您多睡一会儿。”宫女禀报道。

        

安泞抿了抿唇。

        

莫名还觉得有些尴尬。

        

“奴婢去给娘娘准备晚膳。”

        

安泞应了一声。

        

宫女离开。

        

不一会儿就送来了饭菜。

        

安泞吃了不少。

        

吃完之后,她动了动身体。

        

睡了一天,哪怕睡得不是特别舒服,但这会儿也是俨然没有了半点睡意。

        

她说道,“本宫去外面走走。”

        

“奴婢陪您。”

        

“不用了,好不容易出一趟宫,就想自己去逛逛,你别跟着。”

        

“可是娘娘,这里驿站偏僻,并没有什么可以逛……”

        

安泞的一个眼神。

        

宫女不敢说话了。

        

安泞走出了房间。

        

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出了驿站,一个人往郊外走去。

        

驿站内一个房间。

        

萧谨行正在用膳。

        

宋砚青陪他一起。

        

小伍接到消息,上前禀报,“皇上,娘娘一个人走出了驿站,不让侍卫跟从。”

        

“由她吧。”

        

“……是。”小伍诧异,还是恭敬。

        

心里琢磨着,深更半夜真的就不怕皇后出事儿吗?!

        

宋砚青眼眸看着皇上,忍不住说道,“皇上是没有胃口吗?”

        

萧谨行吃得不多。

        

吃得很慢。

        

“太累了,影响了食欲。”

        

“皇上昨晚是……很晚才睡?”宋砚青揣测。

        

萧谨行抬眸看了一眼宋砚青。

        

宋砚青低垂着眼眸,“臣也是过来人。”

        

谢若瞳离开那日……他也不舍。

        

所以也会忍不住放纵。

        

人之本性。

        

“而且这一路暂时没有危险,皇上哪怕放纵一些,也无碍。”

        

“朕犯困了。”萧谨行突然放下了碗筷。

        

宋砚青愣怔。

        

他说错了什么?!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