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以后还听不听话了&屁股越做越大

        

“怕什么?怕我吗?这么惊慌失措的,可是一点都不绅士,也一点都不沉稳呢。”

        

“别急着走嘛,我这个人最讲道理不过了,看他,说让我试试,那我就和他试试啦,他想死,我就成全他,我呢,不忍心拒绝别人的要求嘛。”

        

“你们呢,来要账的,总不能因为我来了,这个账都不要了吧,这不好,不合适,我心里啊,会很愧疚的,所以,不能走的。”

        

鬼面龙王仿佛天生笑脸一样,杀人的时候笑,不杀人的时候,也笑,这一幅人畜无害的样子,真的很能哄人,可今天在这里的人,是没有一个会相信他了。

        

狗屁的人畜无害,谁信谁傻。

        

就连现在鬼面龙王很认真的说话,这些债主也不敢相信了。

        

他们总不可能真的为了钱而丢了命吧。

        

这可不是他们之前口口声声说的那种丢命,这特么是真的会死啊。

        

什么钱不钱的,还当真能比命重啊。

        

“不,不,我们不要了,我们不要钱了,放我们走吧,我们以后都不来了。”

        

“没错,这个钱我们不要了,求求你放了我们吧,我家里上有老下有小,我不能死啊。”

        

“这位大人,我们在莉莉集团拿到的利息都快超过本金了,她不欠我们得了,真的不欠了,求求你们,让我走吧。”

        

一个个刚刚一幅要钱不要命,拼了命死在这里恨不得杀人的嘴脸,现在,却变成了,一分钱不要,哭着求着要离开了。

        

吓着了。

        

换谁,不害怕呢。

        

相比这些人的惊恐不安,倒是高莉莉的家人,此刻虽然也很害怕鬼面龙王,但却是惊喜大过惊吓。

        

死人了不假,可是人不是他们杀的啊,而且,这些债主都不敢来要账了啊,这是解决了他们天大的麻烦啊。

        

好人,好人啊。

        

高母更是看向了高莉莉,脸上重新恢复了热情,道:“莉莉,妈就知道你有本事,你绝对不会一蹶不振的,看看,这不就有贵人来帮你了嘛,而且,还要带你去帝都啊,这一下子就从咱们这小地方走向大都市了,好,好啊,以后,你可要光宗耀祖了。”

        

这一刻的高母,显然已经忘记了,她已经和高莉莉断绝了关系,她也忘记了,她之前选的是钱,而不是高莉莉。

        

高莉莉看都没有看自己的母亲一眼,只是深深的看着鬼面龙王,她有一种预感,恐怕,这些她所不认识的大人物,为她而来,却更是为了吴泪而来。

        

就是不知道,是好是坏,是福是祸。

        

但有一点高莉莉可以肯定,那就是这些人,绝对不是吴泪的朋友,否则,真要拿自己出气来讨好吴泪的话,用不着辛辛苦苦把自己带到帝都,甚至对自己不理不睬就足够了。

        

那么,如果不是吴泪的朋友的话,似乎,答案已经不言而喻了。

        

高莉莉不敢再多想什么,现在她的心情,不比任何人轻松。

        

鬼面龙王则是看着这些债主,摇了摇头,道:“不不不,债务方面的事,是你们的事情,和我没关系,我呢,是一个讲道理的人,但是似乎你们觉得我不讲道理了,这就不能让你们走了,咱们啊,总要把问题解决了吧,我这个人,还是有始有终的,来来来,咱们谈谈。”

        

说完,鬼面龙王慢慢的走回了大厅,其他人面面相觑,却不敢逃离,只能哭丧着脸跟了上来。

        

鬼面龙王看着高莉莉,笑道:“高姑娘,这点小事就不要耽误时间了吧,还是赶紧去梳洗打扮,我家尊上,不喜欢等人。”

        

高莉莉沉默了一下,看着鬼面龙王道:“你,认识吴泪吗?或者说,你家尊上,认识吴泪吗?”

        

猜到了?

        

猜到了正常。

        

鬼面龙王笑容变得玩味起来,眼神甚至也变得复杂又危险,似乎这个名字,对他造成的冲击,很剧烈。

        

而这,已经证明了,他,绝对认识吴泪。

        

“不方便说吗?我如今已经这么惨了,如果你们是想要用折磨我的方式来讨好吴泪的话,我想就没有必要了,如果是想要通过我来接近的吴泪的话,那同样没有必要,我和吴泪,已经彻底成为仇人了。”

        

说这话的时候,高莉莉心都在滴血,可一股强烈的恨意,让她也说不出自己到底对吴泪,是恨多还是愧疚多了,但是,她只知道,她现在一无所有,失去了一切,吴泪,难逃关系。

        

鬼面龙王看着高莉莉,轻轻摇头道:“没什么不好说的,吴泪,呵呵,好吧,姑且,就叫吴泪吧,毕竟对你们来说,这个名字,才是他的本名。”

        

高莉莉眼睛一亮,果然,吴泪绝对不是籍籍无名之辈,有隐藏的身份吗?倒也是,南州的表现,无一不在证明着吴泪的强大和恐怖,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一点名声都没有呢。

        

鬼面龙王轻笑道:“不用问,想知道什么,到了帝都你都会知道的,但是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一点,吴泪,是我曾经效忠的主上,哦,对了,你应该已经见过铁狼了,没错,我曾经与铁狼一样,效忠于吴泪。”

        

高莉莉听到这话,脸色剧变。

        

“呵呵,不用担心,那,也只是曾经罢了,从他选择背叛我们,背叛尊上的那一刻起,他,就不在是我们效忠的对象了,甚至,对于我们来说,他,是我们的仇人,生死仇人。”

        

说到最后的时候,鬼面龙王终于,流露出了一丝杀气,可是瞬间又消失不见,重新恢复了笑脸。

        

“当然,我这种小人物,可没资格参与这种事情,吴泪背叛的也不是我,最多,是抛弃了我们这些手下吧,但是我家尊上,却是对吴泪无法原谅。”

        

“我家尊上与吴泪曾经是比亲兄弟还亲的兄弟,两个人一起扬威世界,可最终理念不合,吴泪离开,背叛了尊上,尊上,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啊。”

        

提到尊上的时候,鬼面龙王肉眼可见的流露出了恐惧的神情,可想而知,这个尊上,在他的心中,究竟是何等恐惧了。

        

“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人敢背叛尊上,没有人敢无视尊上,尤其是,我家尊上,对这个世界充满了仇恨和反感,能让他真心相待的人,不是不多,而是,只有吴泪一个啊。”

        

“这种情况下,你觉得,我家尊上,会是什么反应呢?”

        

“高姑娘,很多事呢,慢慢你就会了解了,但是,我可以给你安一下心,去帝都对你来说不是什么坏事,只要好好配合我家尊上,你的未来,可不是区区一个莉莉集团,区区一个南省商界大佬能比的。”

        

“让你一飞冲天,成为站在金字塔尖,让人畏惧的女王,对我家尊上来说,也就是一句话的事而已。”

        

“你,恨吴泪吗?你,讨厌现在这种窝囊却又无能为力的生活吗?你,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自己主宰,自己做主,自己高高在上俯视一切吗?”

        

“如果你想,那就,去梳洗打扮,跟我走吧。”

        

“你的命运,将会彻彻底底的发生改变。”

        

“让背叛你的,让抛弃你的,让招惹你的,让嘲讽你的,仇视你的,让所有所有的人,都跪在你的脚下,苦苦哀求吧,你将会拥有,一言而决定他们生死荣辱的权力。”

        

鬼面龙王,需要说这么多话吗?

        

可他,就是说了。

        

如同恶魔的低语,充满了蛊惑,让人不想拒绝,渴望无比。

        

尤其是对身在地狱之中的高莉莉来说,没有人比她更想要改变命运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