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着H不拔出来H&不忍了喷了

      

当眼下没有任何威胁,而薛飞的一击没带情面,直接打得自己连掉三颗牙时,姚薇薇终于意识到,自己送羊入虎口,成了薛飞的人质了。

        

这一猜想,在数十秒之后, 当薛飞发动了车子往外开,结果迎面被赶来的巡逻队那车堵上后,就得到了证实。

        

“把路让开,让老子离开,否则老子一枪崩了她!”薛飞手里的枪顶着姚薇薇的脑袋,心中得意。

        

薛飞知道这个小区的实际领导人是沈容, 所以他在白天的时候就很奇怪,这个姚薇薇怎么敢对沈容大呼小叫张牙舞爪?而姚薇薇这么个拖后腿的蠢货,沈容又是怎么容忍得了她的?

        

所以在姚薇薇送上门后,他没少探她的底,然后知道了她来头不小

        

“听说姚薇薇有官阶,要是死在你们小区里,你们是要担责的!我想,她的价值比我大吧?”薛飞狞笑了起来。

        

“放我走,我就放了她。否则,我就众目睽睽下杀了她。到时候,你们可能不太好交代呢!”

        

姚薇薇快气疯了。怎么她碰上的人一个比一个坏?这些人怎么就一个比一个没良心?

        

陶然露了面:“姚薇薇对你可是有救命之恩的,我不信你会杀了她!”

        

之后陶然回了个头,示意大伙儿准备拿下薛飞。 

        

薛飞一着急,只能赶紧用实际行动表明他并不在意姚薇薇的死活,他又是一拳头打出去,直接打歪了救命恩人的脸。

        

姚薇薇异能使不出来,还接连挨了力量异能的揍,痛得她在座位上打滚,也不知下巴究竟是脱臼还是粉碎性骨折。

        

她想下车, 可薛飞锁了车门。

        

“你忘了你的保证和誓言吗?”姚薇薇口齿含糊不清。“你拿你爸妈和孩子发誓的。求你放过我。”

        

“傻x!誓言和保证都是用来骗傻子的!只要能离开, 救命恩人算什么!不好意思了!你自己送上门的!你与其求我, 不如求沈容!”

        

姚薇薇虽然极不情愿,却还是半乞求半求威胁,让沈容不计前嫌救她,如果她死了,不但基地不会放过他们,还有她家里也不会。

        

“我爸省城基地有高位军衔,我爷爷在京城当官,我是家里着重培养的孩子,是我们家唯一的孙女。我要是死在这儿,你们也不会有好下场!你们所有人,都活不到最后!”

        

陶然哼了一声。

        

她早就猜到姚薇薇身份不会差了。

        

能空降军部基地已不一般,言行举止虽圣母,但既贪功又在意名声,已经是末世,一般人虽会在乎这个?

        

怎么看她,都像是在给自己镀金来挣前程,她的家族身份肯定不会差。

        

所以最近在争取到了田虎的投靠后,陶然已经从田虎那儿摸清姚薇薇的身份。

        

正因她家里厉害,陶然好几次掐掉了直接把她扔出去的心思。

        

陶然:“薇姐,相信我, 他不会杀你的。你别怕!他要是杀了你,他也活不了。所以你最多就是受点皮肉苦。”

        

见沈容他们依旧不以为然,薛飞决定给点颜色他们瞧。

        

“不让开是吧!后果自负!”

        

啪的一枪,他直接对准姚薇薇的手臂按动了扳机。

        

两秒后,薛飞觉得,自己就是个跳梁小丑。

        

他的这一枪,是打出去了。

        

姚薇薇猪叫一样的大喊声后,便不省人事。

        

只可惜,姚薇薇不是中弹倒下的,只是单纯吓的。

        

子弹打出去的瞬间,薛飞就知道错了。

        

谷遐

        

子弹有问题!

        

薛飞郁闷了。

        

他可是玩枪的高手,刚刚枪一拿到手,他就知道这枪货真价实,枪膛里也上好子弹了。他非常开心,今天运气那么好,随手一抢,就能拿到荷枪实弹的武器。

        

他本以为老天都在帮他,可现在看来,彻头彻尾就是笑话!

        

陶然:“薛飞,你跟着我们出勤过几次,你是不是忘了,我们小区的人,从来没有用过枪!”

        

所以,他怎么可能这么轻松拿到枪?小区的人,又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带着枪?而姚薇薇,就凭她,怎么可能处理掉已经练过武的执勤人?

        

薛飞傻眼。

        

所以,一切才这么顺利!

        

顺利拿到钥匙打开束缚他的铁链,顺利离开车库,顺利上了车库边的车,顺利到连一个人都没碰上!原来全都,都在别人的掌控之中!

        

一大群人抱胸看着他,分明就是在看戏。有那么一瞬间,他羞到想要钻地洞,他像只猴儿一样,被耍了

        

陶然笑笑。

        

她确实有耍着薛飞玩的意思。

        

受了太长时间的苦,突然有了希望,好不容易,只差一步,就能实现梦想可就差那么一步,一小步,他都已经能看见离开的那道门,魂牵梦萦的希望却又突然破灭,那滋味,谁体会过谁知道!薛飞活该

        

至于姚薇薇,陶然已经做过坏人教训过她了。可她却不长记性!

        

姚薇薇的处理很棘手。因为基地,因为她的家世,因为沈爸和田虎,陶然都不能做得太过,所以她只能让真正的恶人出手,把姚薇薇往死里教训。她也必须让沈爸他们都掐了对她的任何宽容之心

        

所以陶然故意带她去看了薛飞,并让她觉得薛飞比白茉莉更惨百倍。

        

作为圣母,她怎会不出手营救?

        

陶然给她机会,并帮了她一把,好让她深刻受一下生活的毒打。

        

她要能就此清醒最好,如果不能,反正也和小区的人无关,她自己作的。当然,即便出了事也不怕,反正有薛飞来背锅。

        

既然要吓唬她,枪必不可少。

        

但陶然自然不可能冒任何可能伤了自家人的风险。所以给了薛飞枪,却没给实弹。

        

枪里装的,都是复装的自制弹。

        

简而言之,假的。

        

虽然陶然不让小区众人用枪,但他们必须会用枪。

        

之前在城中捡了不少弹壳回来,陶然试着把弹壳重新填充压实用来练习。子弹没什么杀伤力,但重量和手感与真弹基本一致。

        

被薛飞抢走的枪,就是这样的。

        

情急之下的薛飞只知手里的枪没问题,却不知子弹大有问题。

        

所以,一枪打出后,空气有瞬间的凝固。

        

这和玩具枪有区别?

        

谁弱谁尴尬。

        

薛飞心很累。

0

更多精彩

2022年4月6日 小羽 0

         安泞眼眸一直看着萧谨行。      &nb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