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用脚揉搓男人裆部的辣文(名媛的哀羞h)最新章节列表

        

“是。”张汶河承认。

        

安泞其实也能够想到,像青烟这种女人,从小被卖进了皇宫,要真的被赶走,无家可归,倒不如跟着一个男人安安心心过一辈子。

        

想都不用想,青烟为了跟着张汶河,做了哪些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事情。

        

不过也好。

        

她也算是成就了一段姻缘。

        

不管如何,张汶河能够有一个女人在身边陪伴,至少不会寂寞。

        

“青烟安顿好了吗?”安泞又问。

        

“小姐放心,安顿好了。”张汶河回答。

        

“那好。”安泞点了点头,“明日就去尚书府接了鹿鸣和呦呦。我提前给我父母说过了,他们知道怎么做。”

        

“是,属下都已安排好了,一定会平安把小少爷和小小姐带到目的地等小姐汇合。”

        

“别停留了,险些被人发现。”

        

“小姐一个人真的可以离开吗?要不要属下安排些人手在小姐身边?”张汶河不放心地说道。

        

“不用。”安泞直言,“人多反而坏事儿,而且萧谨行……”

        

安泞欲言又止。

        

她是想到,萧谨行或许就已经默许了。

        

他这么聪明的人,什么猜不到?!

        

而她故意的暗示,事实上也在揣测萧谨行的心思。

        

如果他无心放她离开,他定然不会让她做到这个地步。

        

有心放她走。

        

哪怕被他发现了,又能如何?!

        

她说道,“按照计划,等我就行。”

        

“是。”

        

张汶河不再多言,身影迅速消失在了黑暗中。

        

安泞看着张汶河离开,也没有就回了驿站。

        

走出皇宫,才知道这天地万物有多大。

        

她坐在一个大石头上,就这么欣赏着夏日繁星中的,星光闪闪。

        

这里确实比末世美了太多。

        

傅星弋,你说你为什么死了,不也穿一次?!

        

穿一次哪怕是来看看我们梦寐以求的山川河流,碧水蓝天,星空万里也好!

        

身边,仿若多了一个人。

        

安泞微转眸。

        

她看着一袭蓝衣的宋砚青。

        

宋砚青自从和谢若瞳好上之后,穿衣服都穿得,鲜艳了很多。

        

倒是挺配他这张小白脸。

        

她回眸,继续仰望着星空,说道,“失宠了?”

        

“嗯?”宋砚青站在安泞的身边,身形颀长,玉树临风。

        

此刻自然也不会越了矩的和皇后并肩而坐。

        

“萧谨行不宠幸你了?”安泞笑道。

        

“……”宋砚青满脸黑线。

        

他和皇上之间,堂堂当当的君臣之交。

        

“开玩笑的。”安泞无语。

        

宋砚青这状元郎,还真的是一点幽默细胞都没有。

        

“萧谨行有多直,我清楚得很。”安泞喃喃。

        

“直?”宋砚青显然听不懂。

        

安泞也难得解释。

        

宋砚青开始自己补脑了。

        

皇后果然是皇后。

        

这么隐蔽的话都说得出来。

        

他倒也没有想到皇后形容皇上,居然用直……

        

而不是其他?!

        

怪让人好奇的。

        

“你想哪里去了?!”安泞翻白眼。

        

完全是看出来了宋砚青不纯洁的思想。

        

这货自从认认真真开荤之后,是不是看谁都……色彩斑斓的。

        

“我说直的意思是,男人喜欢女人,不喜欢男人。”安泞不耐烦的解释。

        

“哦。”宋砚青仿若是懂了。

        

皇后的用词真新奇。

        

他突然又像是想到什么,“所以皇上是不直吗?”

        

“……”安泞瞪着宋砚青。

        

谢若瞳就不该让你好好吃肉。

        

宋砚青连忙垂下了眼眸。

        

脸上还有些委屈。

        

这个话题分明是皇后娘娘自己说出来的。

        

“你找我?”安泞也不想和宋砚青计较了,直接把话题转移了。

        

“听说娘娘出来散步,臣正好用完膳食也出来消消食。”宋砚青说道。

        

安泞也就应了一声。

        

宋砚青看安泞没说话,又开口道,“皇上睡了。”

        

“然后呢?”安泞莫名其妙。

        

“昨日太累,所以睡得比较早。”

        

“宋砚青你到底想要说什么?”安泞有些冒火。

        

和文人打交道真是累。

        

就不能坦诚点直接点吗?!

        

绕这么大个圈子。

        

难怪当年被谢若瞳误会,也是活该。

        

“皇后和皇上之间的是不是就冰释前嫌了?”宋砚青终究是鼓起勇气说了出来。

        

“并没有。”安泞说道,“上床就是……成年男女之间满足需求的方式而已。”

        

“……”宋砚青看着安泞。

        

所以他又多想了吗?

        

“别对我抱希望,会让你很失望。”安泞说得明白。

        

“臣只是觉得,皇上真的不容易。”

        

“谁都不容易。”

        

“谁都比他容易。”宋砚青笃定。

        

安泞沉默。

        

也不想去反驳了。

        

“肩负着江山社稷,背负着黎民苍生,他没有为自己活过一日!臣唯一见到皇上真心的笑容,便只是,面对呦呦公主,面对太子殿下,面对皇后您的时候。”宋砚青说道,“古幸川对皇上诸多不满,谴责皇上连累了无辜,今日的战争都因他的错!但臣斗胆假设,如若现在的大泫皇帝不是皇上,如若现在换一个皇上,换成楚王,大泫会更好吗?!臣可以肯定的回答,不会!皇上已经做到了他能够做到的极致,他已经做到了大泫历来帝国都做不到的盛世王朝,他不该遭受诽谤。”

        

“你可以给古幸川说。”安泞淡漠,“是他在诽谤,并非我。”

        

而她从来没有否认过,萧谨行是个好皇帝。

        

“皇上不会在乎古幸川会怎么想,他只会在意娘娘怎么想。”

        

安泞抿唇。

        

对文人真的,有些无力。

        

说语言是艺术这句话,真的不假。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