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的爆乳女友小说&老板的东西怎么那么大

       

“这就是钢琴曲谱,有什么好研究的……”宫慧接过来,随手翻看了两页说道。

        

她虽然会弹钢琴,但也就是几首简单的曲子,而且多年不碰钢琴了,现在还能谈不谈的出来都还不好说呢。

        

但是五线谱还是认识的。

        

“带回去吧。”

        

“好。”

        

既然罗耀都这么说,宫慧也不再坚持,或许真有什么发现呢,要是错过了,就可惜了。

        

“近藤樱子家里垃圾都检查过了吗?”

        

“检查过了,没有发现。”

        

“家里可有暗格之内的,保险箱也检查过了吗?”

        

“没有发现暗格,保险箱倒是有一个,在书房,发现一些现金和首饰,还有相机和胶卷。” 

        

“胶卷?”

        

“相机里的胶卷已经取出来了,交给照相组洗印了,剩下的都是空白胶卷。”

        

“洗印出来,立刻送交上来。”

        

“是。”

        

“把保险箱内的物品登记表给我一份。”罗耀吩咐一声。

        

“好的。”

        

近藤樱子虽然来山城时间不长,可也算是小有名气的电影明星,加上李海怀平时给的。

        

近藤樱子积攒了不小财富,她基本上没有钱存放在银行,而是兑换成黄金、美元之类的硬通货放在家中的保险箱,平时只是保留一部分法币自用。

        

这些钱自然是要被充公的。

        

近藤樱子住处很干净,除了那本五线谱之外,也没发现什么异常的物品。

        

接着罗耀又去了近藤樱子签约的公司,再她平时工作专用的化妆室搜查了一番。

        

没有发现任何有用的东西。

        

虽然化妆室是她一个人使用,可毕竟那是个公用的地方,不时的有人进出。

        

若是真有机密,藏在那儿也太危险了,万一不消息被人发现,那就祸事儿了。

        

搜查化妆室,不过是不遗漏一处可疑的地方罢了。

        

……

        

“严枫,让你家晓玲帮我约一下周然,就说我事找她。”罗耀回到军技室,就把严枫叫了过来。

        

“好,我回去就跟她说。”

        

“你现在就去说,我要确切的消息。”罗耀说道,五线谱的事情,他认识的,会弹钢琴,精通音乐的人,思来想去,还就只有周然,宫慧只是半瓶水。

        

“很急吗?”严枫问道。

        

“对,很急。”

        

“那我现在就去,如果周然有时间的话,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见面?”严枫问道。

        

“越快越好,最好是今天。”

        

“好的,我知道了。”严枫点了点头,马上回去去找妻子了,他虽然跟周然很熟悉,但毕竟他毕竟是有夫之妇,关系在近,也要保持距离的。

        

……

        

因为放暑假,周然在家休息,基本上没有什么事情可干,除了参加一些社会活动,大部分时间都在家里。

        

当然,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相亲。

        

她这个年纪,还没有结婚,家里人自然是着急了,毕竟女大不中留嘛。

        

周然朋友并不少,毕竟家境富裕,但真正交心的朋友并不多,也就是胡晓玲、江琳这几个人。

        

除了胡晓玲这个学生时代的好朋友之外,其她的基本上都是单身,女人一旦嫁了人,那就没有那么多的自由了。

        

正在家里百无聊赖之际,胡晓玲的到来,令她有一种从牢中脱困的感觉。

        

二话不说,就收拾出门了。

        

“晓玲姐,在罗耀找我什么事儿?”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奉命过来请你。”胡晓玲呵呵一笑,好友的心思,她是知晓的,不过,她很清楚,周然怎么用心,都是徒劳无功的。

        

这件事根本没有可能。

        

“你和严枫现在都跟着罗耀做事儿,总算是否极泰来了。”周然其实有些羡慕的。

        

“我们也是没办法,如果不是罗耀收留我们,我们以后的日子恐怕更难熬,他那么忙,不可能时时关注到的。”胡晓玲是很清楚人世间的险恶的,就算罗耀帮他们夫妻讨回了公道,可这也只是一时,除非他们举家搬离山城,否则就只能找人庇护自己,还有谁比得上罗耀呢?

        

“罗耀到底是干什么的,我几次问你,你都不说?”周然好奇的问道。

        

“小然,不是我不说,而是我不能说,这是保密规则,我和严枫都签订了保密协议的,违反规则,是要受到严厉处置的。”胡晓玲说道。

        

“哎,就知道你会这样说……”

        

“好了,你要是想知道,可以直接问罗耀,他若是告诉你,就没有任何问题。”

        

“不是说规则吗,他就能说吗?”

        

“规则是他定的,你说他不能说?”胡晓玲微微一笑。

        

“他也太霸道了,上学的时候,也没见过他这样?”周然不满的嘀咕一声。

        

“那是你不明白这些年他是怎么过来的。”胡晓玲道。

        

“晓玲姐,你知道这些年他怎么过来的吗?”周然好奇的问道。

        

“我也是听严枫说了一些,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胡晓玲犹豫了一下道。

        

“快说,快说……”

        

这一路上,胡晓玲跟周然说了罗耀的事情,当然,这仅限于她知道的和能说的。

        

不能说的,她也不知道。

        

罗耀当然不可能在军技室见周然,周然毕竟只是一个老师,连政府官员都不算。

        

军技室内都是机密,她一个普通人怎么能随意进入,造成泄密后果谁来承担?

        

所以,他把见面地点该为在家中。

        

在自己家中见自己大学同学,这自然是没有问题的。

        

“到了,小然,你把车停到前面的路边。”胡晓玲手一指前面路边的拐角说道。

        

“停在这边没事儿吗?”周然有些担忧,自己这辆小车之前还被人盗过,若不是家里有些力量,可能就找不回来了。

        

“放心吧,这是在黄角垭,是整个山城治安最好的区,没有之一。”胡晓玲说道。

        

“啊?”

        

“这个你以后会知道的。”胡晓玲神秘一下,她一开始也觉得不可思议,但后来渐渐了解后才知道,这里有当局最大的机密机构,军技室,不管是警察,还是帮派,都牢牢掌控在军技室的副主任罗耀手中。

        

这里就相当于一个独立的小王国,从上到下都是罗耀的人,这里甚至没有中统和共产党活动。

        

但凡想进来的,都被悄悄的礼送出境。

        

这里还是山城三青团模范区……

        

下车后,胡晓玲领着周然走进一个巷子,立刻就有人上前将二人拦住了。

        

是暗哨。

        

只有当不认识的人进入巷子内,才会被阻拦,认识的,只会记录一下来去的时间。

        

胡晓玲显然不是罗耀家的常客,周然更是第一次来,两个都是比较陌生的面孔。

        

检查了胡晓玲证件后,确认身份和来的目的,这才放她们继续往里走。

        

这一幕,让周然感到了一丝紧张。

        

很明显,她还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形。

        

“别紧张,你只是第一次来,才会如此,当初我跟严枫第一次来的时候也是这样,以后习惯了就好了。”

        

“我能再来吗?”

        

“应该没问题吧,罗耀在山城就我们几同学,难不成他连同学都不不见?”

        

“哦,走吧,他住的院子还得往里走一段路。”

        

门口没有什么小石狮子,大门也是很普通的一扇院门,大门是关着的,但里面肯定有人的。

        

胡晓玲伸手敲门。

        

“来了。”

        

“董叔。”开门的是老董,胡晓玲自然是认识的。

        

“是严太太,快请进,罗先生打电话回来,说,他一会儿就回来。”老董领着二女进来,一边走,一边解释道。

        

墙角在阴凉处纳凉的小黑眼皮子微微抬了一下,又闭上了,没有危险的情况的,它才懒得动呢。

        

“两位,请坐,我给你们泡茶。”老董一个人在家,随着近藤樱子被捕后,余杰就不需要再演戏了,他没有立刻回来,而是去陪兴姐了,这些日子,他也亏欠妻子了。

        

杨帆基本上白天不在家,晚上才回来,uu看书家里就老董和罗楠,还有小黑。

        

这会儿罗楠在医馆呢。

        

所以家中只有老董一个人,他刚才睡午觉呢,罗耀电话打回来,知道胡晓玲要带一个人来。

        

“谢谢董叔。”胡晓玲忙道,周然也跟着胡晓玲一起道了一声谢。

        

“天气热,我给你们把电扇打开,这样也凉快点儿。”老董将客厅的吊扇给打开来,吹下来的风,瞬间凉快了不少。

        

约莫瞪了有一刻多钟。

        

老董再一次去开门,是罗耀回来,当然不只有他一个人,还要严枫和宫慧。

        

三个人一起走进了院子。

        

进来客厅,周然跟严枫是认识的,但跟宫慧还不熟悉,不过,在这样的情形下见面,还是有些拘谨。

        

“严枫,你陪一下晓玲,我找周然有事情要谈。”简单寒暄后,罗耀直奔主题。

        

“好的。”严枫点了点头。

        

周然随罗耀进了书房,宫慧自然的跟了进去。

        

“周然,我让晓玲请您来,是想让你帮我看一下这个曲谱。”罗耀将从近藤樱子家发现的曲谱递了过去。

        

周然将信将疑的接过来,翻开,随意扫了一眼:“这是肖邦先生创作的钢琴练习曲……”

        

“确定吗?”

        

“前面是,但是后面好像有点儿不大对……”周然不觉得罗耀找他来是鉴定曲谱这么简单,一定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哦,那里不对?”

        

“这练习曲有人改了。”

        

“能弹吗?”

        

“不知道,这里又没有钢琴……”

        

“我家里有一架钢琴,你要不要试一试?”宫慧说道,近藤樱子那架钢琴才被搬回来没多久。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