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指探洞high到飞起&侵犯小男生(H)小说

      

做完这一切,饿的啊,饥肠辘辘的,难受极了!

        

于是她将磨的那三斤面粉剩下的全都和成面团,擀成薄饼,上笼屉,平放到笼布上,盖上盖子,等下一个饼擀出来了,这个也差不多熟了,再覆盖上去,一层又一层叠加,这样中间不会粘连,这就是传统小吃水烙馍。

        

饼子做好以后,将白萝卜切丝,白菜切丝,加入红色的辣椒丝,绿色的黄瓜丝,用盐、香醋腌制凉拌。

        

随后又洗了一把小香葱和一把香菜,可惜没有辣椒酱和辣椒油,就连黄豆酱都没有,越吃越觉得不够味儿。

        

从山上采摘的灰灰菜焯水后,在石臼里加入盐、姜、酸、红辣椒捣成泥,倒入香醋和水,调和成汁,倒入灰灰菜里搅和搅和就又是一道菜。

        

之后她将这些食材拿出一大半送到了山上卫家,她过去的时候,卫赢正在院子里洗漱,大夏天的,人家连上衣都脱了,她这突然出现,把人家吓了一跳,本能的抱住胸,虽然她觉得他的身材不错,可也没到发花痴的地步,礼貌的转过了身。

        

“我说到做到哦,这是我准备的午饭,你们吃了的话,就留到下晌吃,我放在你们门口的石桌了昂,吃完记得把碗碟给我送回去!”

        

白荷将东西一放,头也不回的走了,卫城听到声音,呛得一鼻子灰的从灶房跑出来,“谁啊?”

        

卫赢被老爹唤回了神儿:“山下那个小娘子,今天在山里抢了我两只鸡,给咱送了点儿吃的,在门口搁着呢!” 

        

“吃的?”卫老爹生火生的灰头土脸的,一听说是山下那个小娘子送过来的吃食,眼睛都冒晶光了。

        

他兴冲冲的跑向门口,看到精致的凉拌菜和饼子,诧异的回头看了儿子一眼。

        

“好丰盛啊,既如此,咱们也别做了,就在门口吃得了!”

        

“端进来。”卫赢擦洗干净,换上干净的衣服,对着卫老爹毫不留情的吩咐。

        

卫城哼了哼,却也没有跟这个儿子死犟,跑了三趟,才将饭菜都端到院子里的石桌上。

        

卫赢看着面前红红绿绿白白的素菜,说不出的赏心悦目,明明食材都很常见,可他们父子俩谁都没本事做出这样的搭配,然后他看了眼旁边盘子里一厚沓子薄饼,看向卫城:“这咋吃?”

        

卫城骂了一句‘土老帽’,刚要伸手去抓,就被儿子一筷子敲疼了手,在他还没有吼出来的时候,卫赢嫌弃的努了努下巴:“你看看你的手,你要是这么吃,我也无所谓,反正脏的不是我,还有你看你端过的地方,黑乎乎的一个手指头印,我娘都走了多少年了,你怎么还是改不了这些臭毛病?”

        

卫城被自己儿子嫌弃,有些不服气:“说的好像你多干净一样,你娘虽然走的早,可老子也没亏待你,你小时候,”

        

“闭嘴,还让不让人吃饭了?”一听老爹又要提小时候怎么喂饭的恶心画面,卫赢的脸都黑了。

        

随后也不去看卫城,自顾自的吃了起来,卫城一看儿子开动了,也赶紧去洗手,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儿子笨拙的卷饼子,他实在看不下去,当场将饼子摊开。

        

“行了行了,你不会就看着我弄,你不能直接卷,直接卷下面不就掉出来了?菜不要放的太多,太多包不住容易烂,这不是火烙出来的,是蒸出来的,韧性不够强。你看,你得卷一个边,把底收上来,再接着卷就行了,这样吃的时候,底下不会滴汁儿,这也是当年你奶奶教的,你娘都不会做,没想到这小娘子手艺这么好!愣着干啥啊,吃!”

        

卫老爹卷好之后,卫赢本能的去接,谁想到人家在他鼻子前转了个圈,却塞到了自己的嘴里,这可把卫赢气的够呛:“你幼不幼稚?”

        

卫城一边咀嚼一边点着头:“嗯~~味道真不错,这小丫头的刀工也不错,你看这切的菜,都一般大小,哪像你切的菜唷,粗的粗细的细厚的厚薄的薄的,太影响口感了。”

        

卫赢吞了口口水,只得拿起筷子重新卷了一个,按照老爹教的,啊呜一口塞进嘴里,那种酸辣的口感瞬间就征服了他的味蕾,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卫老爹看儿子那样,不由笑道:“怎么样?味儿不错吧?”

        

“你当爹也几十年了,也没见你的刀工像你的木工水平那么高,也好意思说我?不过,就冲这顿饭的质量,看来我那两只鸡没白送!”

        

“臭小子,你刚刚不还说是人家抢了你的鸡吗?怎么这会子又成你送的了?”

        

“她要是不抢,我能被迫送出去?女人就是麻烦,叽叽喳喳的跟麻雀似的,她怎么就那么多话?”

        

卫城忍不住伸手想敲儿子一筷子,结果发现他距离自己太远,胳膊似乎够不着,就瞪他。

        

“真是活该你找不着媳妇!一会儿你把人家的盘子送下去,顺便量一量她家的门,这养了鸡,得提防黄鼠狼,你记得告诉她一声,我尽快帮她把门窗给安上,这小姑娘是个实在人,能处!”

        

卫城显然很满意这小娘子的手艺,还特意交代儿子,打算提前给人家做门窗。

        

只不过这饭好是好,就是有点太少了,菜和饼子吃完,居然还有些意犹未尽。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有冲动把家里的粮食送到山下,请人家小娘子帮忙做个饭,后来考虑到这世间的束缚,索性抚着肚子,满足的站起身。

        

“哎呀,这夏天就应该这么吃,不热,还爽快。今天轮到你洗碗了,记得把上次人家拿过来的馍筐也带下去。”

        

他们父子俩谁都不想去灶房,干脆轮休,今天你做饭,我就刷碗,明天我做饭,你刷碗,反正谁都别想偷懒。

        

白荷吃过饭后,就犯起了困,可是房前屋后的地也需要翻一翻,地太硬是种不了的,需要翻一翻,松松土,再用耙子将地整平整,划出来地界,将来摘菜要沿着中间的地界走,才不会踩着菜苗。

        

翻地的时候没有肥料,就赶紧背着篓子进山,将大片大片的树叶树枝往空间搓,一来一回也就一个小时,就全部带回了院子,然后拿空间的炭将院子里的干树叶点着,之后再放进空间,她最近生火做饭都是这么弄的,和打火机差不多,好用的很。

        

燃烧后的灰烬直接撒进地里,翻地的时候就盖到了土下面,因草木灰属不可溶物质,为植物燃烧后的灰烬,所以是凡植物所含的矿质元素,草木灰中几乎都含有。

        

草木灰质轻且呈碱性,干时易随风而去,湿时易随水而走,与氮肥接触易造成氮素挥发损失,所以它不能与有机农家肥、铵态氮肥混合施用,以免造成氮素挥发损失。

        

它还是一种来源广泛、成本低廉、养分齐全、肥效明显的无机农家肥。

        

暂时没有农家肥的情况下,用草木灰来替代一切肥料,都是极好的选择。

        

对于能做肥皂,能清洁身体、衣服、头发,甚至还能做月经带的草木灰,农家人都会当宝贝一样的储存起来。

        

炎炎夏日的午后,当别人都在休息的时候,她那些铁锨就这么麻木的在院子里翻地。

        

本来这地震和暴雨就耽搁了秋播的时机,山下的老百姓更是第一时间就抓住了时机,现在人家的院子地里面都已经播种完毕,不像她,还在发掘阶段,她是外来人口,没有地,想要有地种,要么开荒,要么就靠自己这前后院子得点是点儿。

        

不过因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还是先种好自己这一亩三分地吧?

        

翻地这活,并不容易,首先是鞋,鞋底子都是手工做的,薄,一在铁锨上用力,就觉得硌的脚底板疼,手臂力量要是不够,那一铁锨的土也翻过不来。

        

原主的身体素质还没被她锻炼出来,十平方的地翻完,就觉得胳膊和脚不协调了,还累的浑身冒汗。

        

白荷放下铁锨回屋端水出来洗漱了一下,就躺到空间草地休息,没想到这一躺,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好像有人在喊她,白荷一激灵坐起身,仔细一听,居然是卫家那郎君的声音。

        

她抹了把脸,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衣服,抚了抚头发,确定没有不对劲的地方后,赶紧出了门,跑到大门口一看,卫家郎君正端着筐子准备走,听到脚步声回过身,白荷尴尬的打招呼。

        

“那个……,不好意思,我刚刚,”

        

“没事儿,这是你家的东西,已经洗干净了,”

        

卫赢并不愿意多谈,白荷也没死乞白赖的非要跟人家说话,于是点点头,接了过去。

        

卫赢轻轻一瞥,看到了她发红的手掌,再一想到刚刚院子里似乎还有未翻完的地,就皱眉。

        

“你不是大夫吗?为什么还要种地?给村子里的人看病,你的菜就吃不完了。”

        

说完之后,卫赢就后悔了,他好端端的,管人家什么闲事儿啊,摇摇头,转身离开。

        

人虽然走了,但白荷还是说了一句。

        

“村子里的人都平平安安的,无病无灾的挺好,自己种还是方便点儿,想吃啥就能种啥!”

        

谁能保证日后村子里天天有人生病?这个想法很不好,她是大夫怎么了?大夫也是人,也需要吃菜。

        

当然,她这个话是得不到任何回应的,后者也没指望他能回应,端着碗碟回了灶房,又用清水清洗了一遍,这是本能习惯,和嫌弃不嫌弃的,没什么关系。

        

她大概睡了两三个小时,外界也就一个时辰,距离天黑至少还有两个时辰,白荷继续拿起铁锨翻地,一直干到天擦黑,才翻了大概二十平方的面积,前院至少有上百平方,但是地的面积只有五六十平方。

        

大门正对着的路,是她特意留出来铺石子的路,路两边回头要种上葡萄,等葡萄大了,就搭建葡萄架。

        

左边是灶房和外用灶房,角落里还有个柴火垛。

        

路的右边就是菜地,菜地与房廊挨着的中间有三米左右的空地,这空地回头她打算种香椿树,做石桌,放大水缸。

        

挨着墙的地方搭建的鸡窝和鸭舍。

        

房子后院左边角落是茅房,右边砌了个猪圈,角落里还有位置可以种上两棵柿子树。

        

整个家的占地不算小,最起码一个人住的规模,算是很大的了,当时可是有不少人在背后说她占公家便宜,不过白荷都权当没听到,谁帮她盖房子,她可是有小本本记着呢,早晚她会回报,不会让帮忙的人吃亏。

        

至于那些在旁边说风凉话的,无所谓他们说与不说,房子只有自己住了才能体现它的价值,旁人说什么对她来说没什么卯用。

        

尽管她进镇子买了很多东西,但是堆放到家里之后,这些东西就不打眼了,还会在生活中发现许多缺少的物件儿。

        

太阳落山后,她将晾晒在院子里小麦收进空间,又磨了三五斤的面粉。

        

晚上本来想做个茄汁面,但掰着指头一算,才想起来番茄是万历年间才和向日葵一起传入我国的。

        

而现在是宣德七年,这位宣宗皇帝在位时间只有九年,是神宗的祖宗啊,中间差了近二百年,她要这个时候把番茄弄出来,将来怎么解释?

        

白荷头疼的摸了摸鼻子,最后选择了咱们本土产的韭菜,做法也是简单,就把韭菜切碎和面柔和在一起,然后擀成面条,不放油只放点盐,出锅再撒点香菜碎,就是极好的韭菜汤面条了,为了好看,还将青红辣椒剁碎撒进锅里点儿,可惜没有油,要不然味道会更好。

        

她用土锅将大半锅面条装进去,送到了山上。

        

刚走到门口,就看到卫家老爹在门口晃悠,看到她立即兴奋的搓着手。

        

“白家小娘子,来了,哎呀,真是太辛苦你了,以后你不要送了,让我家那小子下去端就行了。”

        

看得出来,这位是等着她过来呢,白荷微微一笑。

        

“不妨事,也不耽误啥,让你们就等了,就是不知道这个量你们够不够吃,如果从我们大夫的角度说的话,这晚上是不宜多进食的。”

        

“你说的对,咱这边不就一天两食?我们晚上吃的也不多的,不过还是辛苦你做了,饭菜很好吃,我们父子俩自从你大娘走了之后,就没吃过一顿像样的饭菜,每天我们都在为吃啥饭而发愁,没想到小姑娘你这么能干,做的饭虽然简单,但也是真的很好吃!”

        

白荷如何听不出这话的弦外之音?反正一个人的饭菜不好做,三四个人的量还是好做一些,于是道了句。

        

“不介意的话,就搭个伙呗!”

        

卫城诧异的抬眸,显然是猝不及防的惊喜:“真的?小娘子说话算话?”

        

白荷微微一笑,“自然是算话的,咱们这也算是互相帮忙嘛,你看我家没有油,卫郎君就借了,那两只鸡也是卫郎君让给我的,还有我家的这些门窗,日后也少不得麻烦伯父您,”

        

“麻烦什么麻烦,这不是应该的?油也不是借给你的,直接送你了,还有你家的家具,有任何需要做的,材料人工我们全负担了,送给你,只要你能给我们做饭就行,哎呀,那灶房啊,真不是我们父子俩能去的地方。”

        

卫老爹这么大方,她自然也不能小气了:“行,那就这么说定了啊!”

        

“好好好,谢谢小娘子了,一会儿我让我家那小子,把家里的肉啊粮食啊,都给你搬过去,日后你想做啥就做啥,我们俩不挑嘴。”

        

白荷忍俊不禁:“那你们不怕我占便宜啊?”

        

“你辛苦做饭,理应有你一份,占什么便宜,饭菜是你做的,这叫公平交换。”

        

白荷觉得卫家老爹挺有意思,就笑着应下了,反正他们之间就差十几米的距离,以后少不得要麻烦人家,不就是做个饭?她自己总归也要吃,这样也不嫌麻烦,更何况人家会打猎,不缺肉,怎么看都是她占便宜。

        

所以白荷心情极好的下了山,她这一走,卫赢就皱着眉头走了出来。

        

“你真决定跟她吃饭了?”

        

“不然呢?是你会做?还是我会做?这么热的天,灶房里热死了,我才懒得进去,反正做也做不好,在她搬过来之前,咱吃的那都是啥饭啊,能烧熟都是好的,天天吃那半生不熟的,导致我多少天拉肚子,拉不出来,”

        

“欸,行了行了,别往下说了,真是倒胃口,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就这么办呗,用得着描述的那么详细吗?今个儿送过来啥饭啊?”

        

“不知道,反正闻着挺香的,”父子俩掀开锅盖一看,绿色的面条,喷香的芫荽,红绿辣椒的点缀,又好看,又好闻,那味道直冲鼻间,绝了!

        

他们迫不及待的去屋子里拿碗,一人一碗专心致志的低头吸溜面条,不大一会儿一碗就见了底。

        

两个人谁也不说话,拿着木勺接着盛,要知道古代的碗都是那种灰黑色的小瓷碗,碗都不算大,所以这一小锅面条,他们父子俩居然不知不觉间每人喝了四五碗,当饱嗝想起的时候,彼此都有些看不起,但偏偏肚子的满足感让他们越发坚信,把食材给白小娘子,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