握住她的高耸肚兜/双洁黄文h

      

顾辙的“二相紫外催化法树脂镜片材料-冲击激光脱模工艺”系列专利,真要到可以量产部署的时间,至少还要一个多月。

        

估计六月中旬能正式投产授权给客户使用,就不错了。

        

如今先来摆个鸿门宴亮个相,无非是顾辙马上要开学去米国读研,不得不抢在四月下旬提前秀肌肉。

        

能有依视路这样的国际巨头率先表示合作,顾辙的目的就算达到了。

        

其他观望小厂、还可以给他们个把月的犹豫期。

        

如果到五月底还不服软,那今年下半年就别想用新技术了,顾辙说到做到。他也不差这些小钱,也不在乎树脂镜片的价格是否立刻被打下去,反正先来的先受益,后来的看着先来的吃肉,自然会眼馋。

        

鸿门宴结束后,顾辙也就剩最后四五天在国内的时间了。

        

他梳理了一下手头的待办事项,先关照叶小敏帮他确认护照签证机票录取通知书等等手续,

        

确认一切无误后,决定把出国前的最后几天,用在明远国际那边的新式plga/pva复合熔喷材料工艺研发上。

        

最后,如果还有时间,可以再视察一下天元光学的扩产准备——二相法紫外催化树脂镜片材料投产后,顾辙不光要往外卖授权,也会让天元光学自己生产的,所以自家公司的设备采购、改造、新车间的建造,同样千头万绪

        

无非是框架眼镜片这个行业,分散度比隐形眼镜更严重,更依托线下眼镜店渠道。所以肯问天元光学直接买镜片的客户,或许不太多,销量和产能的初期建设不太拿得准。

        

顾辙花了整整两天的时间,先分别跟李怡然实验室和金灿实验室的研发人员们开会,确认进度。

        

plga/pva面料项目的研发进度,也确实比二相法树脂镜片那边要慢不少,估计六月份才能出专利,七月份才能小范围试产,大规模工业化工艺流程全跑通,或许要八到九月。

        

这么算下来,这一块的工作,平均比二相法树脂镜片材料的科研慢两个月。

        

好在顾辙也不担心进度,因为这个赛道没什么人催也没人抢,慢慢来无所谓。

        

而且顾辙原本就打算、他去了米国之后读书,就要在米国那边也开一个科研公司,主要搞基础材料物理和化学沉积法,再巧立名目把曼彻斯特大学历史上得了石墨烯那次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安德烈·盖姆和康斯坦丁·诺沃肖洛夫挖来。

        

所以,化学沉积法实验室的相关实验进度慢一点,顾辙完全不担心,留些次要但艰难的细分方向扫尾工作,作为招聘借口、去挖安德烈海姆等人,再合适不过了。

        

还能堵住国外相关技术情报审查机构的审查,避免麻烦。

        

既然存了这个心态,顾辙也就准备郑重其事、挑选如今李怡然实验室和金灿实验室的一部分人员出国、到米国那边配合开展后续研究。

        

等顾辙到米国后、把安德烈海姆等人招聘进来后,他们也能与安德烈海姆配合、传帮带交接——当然了,这一切都只是做局,顾辙心里很清楚,他不会把会产生巨大学术声望和经济利益的核心研发方向,交给安德烈海姆搞的。

        

安德烈海姆这些人,主要还是靠高薪笼络,不指望他们出成果,控制住就好。顾辙对他们的主要期待,还是拖后腿,让他们别立刻搞出石墨烯。

        

……

        

本着上述考虑,4月26日,完成全部实验室视察后,顾辙就把李怡然等人招来,在天元科技他自己的办公室里、跟他们谈心。

        

“你们有没有谁有兴趣陪我去米国公司干一阵子?最多一年多,等我毕业了就可以回来。当然,如果公司后续业务安排有变,也可能在米国多留一阵子。

        

但是要去的人,肯定要签更严密的保密协议和违约金条款。公司的福利和出国待遇不是白给的。”

        

李怡然等人毫无心理准备,听了顾辙的话时,都是惊讶不已。

        

在国内读了博士的人、连读博时都没有交流生资格,居然读完博工作能出国?

        

这要是被其他没被顾总招进来的同学知道了,还不得羡慕死。

        

虽然,这个出国是附条件的,只是出去学术交流、长长见识涨涨本事,最后还是得长期给顾总干活,不可能跳槽。但这已经非常难得了。

        

李怡然想都没想,直接就同意了:“真的可以吗?顾总,请务必给我这个机会!我很想了解一下世界先进科研水平!”

        

顾辙又扭头看向其他人,

        

金灿倒也没犹豫,只是下意识就不受控制地问出一句话:“去了米国开销大,加钱吗?”

        

顾辙面无表情:“合同报酬是签好了的,难道还要违约重签?工作环境变化导致的开销变化,公司当然会承担——

        

公司承担你们在米国的食宿和交通费,其他自理。米国的衣服和日用品价格不会比国内贵的,都是国产货出口到那边,加个海运运费而已。米国人用的日用品也是义乌货,跟我们一样。”

        

金灿忍不住追问:“那探亲呢?能解决女朋友签证机票么?”

        

顾辙脸一黑,都懒得亲自回答他,而是拍了拍手,示意财务叶小敏过来:“我让你设计的制度,怎么说来着的?”

        

顾辙本人才不会亲自设计那么细的待遇和津贴制度,公司也没有专门管这些的hr,顾辙就直接让管钱的叶小敏处理了。

        

当然,最后的制度顾辙还是亲自过目点头的,只是记不得了。

        

叶小敏立刻拿着一份文件过来,照本宣科:“公司给愿意赴美的研究员,每年报销本人两次往返机票,还有家属两人次往返机票——

        

就是说,如果有男女朋友的,可以每年让你男女朋友去米国探望你两趟,滞留时间不超过探亲旅游签证的时间。

        

如果没有或者不需要男女朋友探望的,可以让父母一起探望一趟。要是连父母探望都不需要,本人可以往返国内四趟,反正就是报那么多机票钱。”

        

金灿听了这话,还是稍稍有些失望的,他还以为,天元科技能跟其他大多数公司一样,给有男女朋友的员工更多福利待遇呢。

        

谷楊

        

有老婆要照顾的,难道不该多报销机票?

        

天元科技倒好,一视同仁,不管有没有男女朋友,都是八张机票,这不是鼓励单身狗嘛?国家还鼓励结婚呢,天元科技怎么什么都没表示?

        

不过,这也没办法,谁让顾辙是私人企业呢,不需要承担任何社会责任。顾辙从来都不会让单身狗吃亏的。

        

而且……通过对顾总行事作风的观察,明显可以看得出,他不但对于恋爱人士和单身人士一视同仁,还特别鄙夷靠伪装作秀疯狂跪舔来得到爱情的舔狗。

        

男人但凡因为女朋友的压力大而犯错,比如魏一平那样的,都直接送进去了。

        

算算日子,魏一平的案子从立案开始算起,估计三四个月才能判完,顾总到时候都不在国内了。据说魏一平最多也就蹲六个月,审结前就羁押了那么久,估计判完后也就再蹲两个多月便能出来了。

        

到时候还能赶上在看守所外面过国庆节假期,挺仁慈的。

        

一想到前同事的遭遇,金灿一下子就冷静了下来,连忙不再提任何要求了,表示对目前的待遇就很满意,希望公司也让他去米国长长见识。

        

他还下定决心,直接跟他那个拜金的女朋友说,去了米国就回不来了,也没法带她一起去,分手算了。

        

跟着顾总混的科研人员,要成大事儿。首先得把那些需要低三下四舔很久才舔得回来的女朋友换了,换成不用舔也平易近人的。

        

直到此刻,金灿才自以为摸清了成功的门路。

        

“那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我会在帕罗奥图市内开公司、设实验室,给大家租公寓的。小敏,你自己的签证办了么?到时候你也要跟我先过去打前站打下手张罗一阵子。

        

还有,暑假之前,把幽幽她们出国考察的机票和签证也办好,跟着我干,分批出去长见识的机会,肯定是不会拉下的。”

        

顾辙对手下们的蜕变,还是非常满意的。至于最早一批的核心心腹,更要好好团结。

        

对顾辙而言,这些都是小钱,一张机票也就几千块人民币,位置差一点绝对不会过万。

        

……

        

处理完实验室的人员调整,时间已经是4月27日。这一天,顾辙还抽时间回校、参加了自己一个人的毕业典礼,算是拍了本科毕业照。

        

而出国前最后的日子,自然还是要跟家人们一起过,拍完毕业照之后,顾辙就跟所有家人们,包括陆幽幽家的陆谨明、朱怡婷他们一起其乐融融吃了个饭。

        

都到了这个时候,家人们对他也没更高的要求,饭桌上无非是说些“等幽幽放暑假了就让她过去看你”。

        

闲聊之间,陆谨明想到一个事儿,随口就提了:“小顾,你想过没有,你手头那些生产型的公司,有没有打算有朝一日在a股上市?

        

放心,我不是说你的核心科研公司,只是你拿来搅混水的天元光学这些。实业型公司要快速扩张,需要大量的硬件和生产设备、厂房地皮投资,但是利润率又不如你的科研项目投入回报率那么高。

        

引入一定的社会资本,也是一件好事。不瞒你说,我的明远国际,之前就一直有考虑有朝一日上市,只是之前规模太小,去年年初都才三千多万净资产。

        

去年一年倒是翻了倍,今年估计能冲一个亿净资产吧。我想只要今年利润率依然够高、有强心剂的核心技术和新产品投入,明年争取走上市程序,还是有希望的。

        

你的天元光学要是愿意的话,肯定会慢一点,毕竟a股要求至少前三年净利润都过线,或者增长率惊人。你的天元光学03年才成立的,三年连续盈利至少也到05年底06年初了,然后才能走程序。”

        

顾辙倒是没多想,下意识先回答:“我不太缺钱,这些鲶鱼效应搅混水的公司,我也没在意,这些事情以后再说吧。就算上市,也没必要只考虑内地吧?”

        

陆谨明闻言,倒是难得成竹在胸地摇摇头,点拨道:“这世上可找不到比内地股市还容易做高传统实业市盈率的股市了。

        

那些高科技公司去纳斯达克上市,是因为早期烧钱快速扩张、盈利不满足在国内上市,想来来不了。而a股那么熊、股票表现都那么差,无非是这些企业确实烂,准入门槛卡住了,好公司进不来。

        

就目前场内这些破烂,其实给这么高估值已经很给面子了。真要是盈利好、分红爽快的好公司进来,在行业内有垄断地位,完全是可能被捧上天的。”

        

顾辙拿筷子的手停滞了一下,暗忖岳父这句话倒是看得明白,确实,后世大a烂,主要是进来的公司确实烂,都是来圈钱的,真有本事的华为也好老干妈也好,谁特么上市呢,又不缺钱,干嘛给股民分肥。

        

上市本来就是装得不错、实际上来骗钱的公司才上的,目的就是让股民慷慨解囊。

        

但凡有一家能在本领域做到“绝对霸主地位,没人能动摇,把刀架在消费者脖子上抢钱”的公司,还不被捧成各种“茅”?

        

国内就是钱太多,好股票太少了。

        

“这么一说,倒是可以考虑起来。反正我的科研公司肯定是不需要上市的。我的脑子创造的财富,没必要跟股民分肥。我那些鲶鱼公司,到时候就留几个‘专利使用授权’,看看股民买不买账吧。

        

想起来了,我还有一些券商圈子里的旧朋友,明天去魔都坐飞机,先约出来吃个饭,聊一聊。反正都是两三年之后才可能上的事儿,先了解了解,不急。”

        

顾辙这是想到了前世他进东芯国际时、拉过他一把的沪通证券的孙镇岳。毕竟沪通是后世东芯ipo的保荐券商。

        

如今顾辙要帮旗下的实业小公司上市,其实找谁都行。但肥水不流外人田,前世的哥们儿能拉一把就拉一把。

        

再说自从去年年初孙镇岳调去魔都之后,顾辙跟他已经快一年半没见面了。重新叙叙旧、让老朋友发现顾辙已经远远绝尘而去,似乎也是一件美事。

        

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反正也是顺路。

        

——

        

ps:对不住大家……脑子不受控制,最近老是胡思乱想一些奇葩创意,耽误了一点写作速度……

        

我真不是故意的,主要是成绩差之后,容易三心二意。然后偶尔抓住一点灵感,就不受控制地深入想、架构,写了很多报废的开头。

        

也不是说就是为了开新书而想,但脑子就是控制不住。这世上最难控制的就是创意和灵感,天马行空起来拉不住。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