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生物老师做实验器材作文&夫人挺着孕肚说不要这样

     

“东方兄猜得不错。”

        

“那人是另一支神魔后裔,天生异能,可以观风向,听兽语。”

        

张三丰问道:“难道这两支神魔后裔乃是死敌??”

        

“非也。”

        

洪康说道:“他们非但不是死敌,反而关系十分密切,这龙家更是世代守卫那童氏一族。”

        

庞青羊疑道:“童氏一族?!”

        

洪康干脆给三人大致讲解起来。

        

“此方世界,自盘古开天以来,童氏一族即拥有天赋异能,一向为朝廷所倚重。”“直至五百多年前,童氏一族的叛徒童尹仲因犯了族中禁忌,被童氏一族放逐,忿而煽动皇帝欲将童氏灭族,幸赖大将军龙腾舍命相救。”

        

“大将军龙腾正是龙神后人!”

        

“而童氏一族则避入深山,其族长感慨浮生若梦,繁华过处不过是一场镜花水月,因而将避居处命名为“水月洞天”,并严令童氏一族,永世不得出山!” 

        

三人一时间沉默,还在消化洪康刚说的内容。

        

东方不败凤目瞅着洪康,他知道的也太详细了吧!?

        

张三丰忽然道:“此方世界,也有盘古开天的传说??”

        

庞青羊不解:“有什么不对吗?”

        

张三丰说道:“庞姑娘,要知道,这里可不是我们的世界?甚至,老道在看到这牌楼上的文字时,就感到疑惑了。”

        

“难道,这诸天万界的人都写汉字吗?”

        

这不说没感觉,张三丰如此一说,东方不败和庞青羊也感觉到奇怪了。

        

毕竟,当初就算是在大明境内,文字还分为汉字、藏文、梵文等多种呢,怎么到了新世界后,这文字会不变呢!?

        

不同的世界,相似的神话传说,同样的文字………

        

这一切的背后似乎蕴含着莫大的秘密!!

        

张三丰心中有预感,若是自己能搞清楚这其中的关联,对自己的修行将有极大的助力~!

        

三人都看着洪康,可是对于这个,洪康是真的不清楚。

        

甚至——

        

洪康以一种莫名的目光注视着张三丰。

        

光是“张三丰”这个名字,他在数个世界里就都听说过了。

        

洪康说道:“我有個猜测……佛经里说“一念遍满三千大千世界,一念遍满无穷劫”,佛祖菩萨又有三千法相之说………”

        

“这会不会是指那些大能者,在三千世界留下自己的力量投影……!”

        

三人均有所思。

        

“不过,这些离我们现在还太过遥远,我们还是先想着,如何在这方世界提高自己吧!”

        

…………

        

一处葱葱茏茏的山脉连绵,各种苍翠古树遍布。

        

有鸟兽,各竞自由。

        

好一片万类和谐的气氛。

        

一条不知名的河流底部,一方造型古朴的石板静静地躺在河底。

        

细看去,这哪是石板,分明是一块镜子。….

        

但不知为何,这镜子的镜身和镜面全都是石质!

        

不说琉璃镜面,连铜镜都不是,那如何照人?!

        

忽地。

        

这方石镜突然轻颤起来,其上似有流光闪现。

        

流光沿着镜身向内汇聚,它的石质镜面上光华一亮,竟然浮现出一副画面来。

        

画面里,有四人。

        

一者玄衣,一者灰袍,一者大红绣金华服,一者青衫。

        

言语之声跟着响起。

        

可惜这里是河底,除了鱼虾蟹,再无他物。

        

画面浮现了一会儿后,流光闪烁,重新恢复成了石质镜面。

        

然后。

        

这方石镜竟然宛如活物一般,沿着河底逆流而上。

        

“倏”的一下,

        

消失不见了。

        

…………

        

四人走近“龙泽山庄”后。

        

张三丰看到山庄内几处枯藤围败井,整体来说灰沉沉的,没有活力。

        

四周房屋的房门,也倒塌的到处都是,其上还有很多的利刃劈砍痕迹,可见当初发生过一场恶战。

        

在房檐上、窗户间、墙角下……

        

蜘蛛网、灰尘、青苔等已经堆积的很厚。

        

张三丰眉间一动,一记“云手”拍出,顿生掌风。

        

他本意是去掉那些污垢,可谁知——

        

“咔嚓~!”

        

窗户立时断折破碎。

        

“这………?”

        

“老道对真气的控制力变差了??”

        

张三丰仿佛想到了什么,略微激动看着洪康:

        

“道友,帮我护法!”

        

而后掌风带起灰尘,清理出一片空地,就地盘膝。

        

东方不败看着张三丰,问洪康:“张老道这是……?”

        

话没说完,一道气旋突兀的出现在张三丰周身。

        

感受着气旋带起的力道,洪康三人一齐退后。

        

洪康感应着气旋里的力量,顿时明了。

        

对二人解释道:“此方世界的天地元气,比上一个世界浓郁七八倍左右……张真人这是要突破了~!”

        

但是,东方不败和庞青羊没有感觉到丝毫差别。

        

因为,两人并没有开辟出“玄关一窍”,故而,两人实力强则强矣,但还不算是先天妙境,无法洞察天地差异。

        

三两息的功夫。

        

张三丰周身的气旋越发庞大,在洪康的感应里,天地元气如龙卷般,源源不绝的涌进张三丰的体内。

        

气旋带起的旋转力,搅动的大风猎猎。

        

一张似实似虚的太极图包裹着张三丰,不断的盘旋着。

        

阴阳无极、圆融如一的意蕴自张三丰身上诞生,随着天地元气的涌入,太极图缓缓扩大,直到两丈方圆。

        

张三丰的面貌都看的不是很清楚了。

        

而他本人的气息如同火箭般不断拔高。

        

一炷香、两炷香、三炷香……

        

仿佛永无止境。

        

东方不败和庞青羊既惊且骇。

        

“这“玄关一窍”开辟后,竟有这般好处?!”

        

在上一个世界的时候,东方不败自认虽不是张三丰的对手,可差距也没那么大啊!….

        

怎么来到这个世界后,张三丰瞬间就突飞猛进了?!

        

这最大的区别,就是“玄关一窍”。

        

洪先生说过,玄窍开辟后,天人相通,人体可以直接吸纳天地元气补足己身。

        

只是,自己的武道境界距离“开窍”还差那么一点。

        

感应着张三丰的气息翻了两倍多了,可是气旋还没停止。

        

洪康感叹道:“不愧是张三丰~!”

        

“被原世界限制了那么久,一朝打破桎梏,修为一飞冲天。”

        

过了快一个时辰。

        

张三丰身上的异象逐渐消失。

        

气旋随风消散,张三丰的身影显现出来。

        

依旧是须发皆白,只是脸庞肌肤光滑如孩童,眸中清澈似婴儿,衣物邋遢,但是身体却隐隐有种清香。

        

洪康抱拳道:“恭喜张真人,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张三丰笑道:“哈哈哈……托了道友的福啊~!”

        

这一次突破,或许是得到了更浓郁的天地元气滋润,他的内丹从原本似实似虚的状态,变得凝实了许多。

        

他能感觉到,自己是生命元气浓郁了五成多。

        

之所以还是白须白发,是张三丰锁住了自身的元气,这是他百多年的习惯;若是他愿意,可以瞬间白发转黑,不过,那对张三丰来说,并无多大意义。

        

若是不谦虚的讲,算是完成了“金丹一转”。

        

张三丰自己设想的修行就是“金丹大道”,想要证道,需得九转成金丹以保持金性不朽。

        

这“金丹九转”,并不是九次。

        

所谓“九”,即意味着极致。也就是说,这是把内丹反复打磨,各种锤炼,使其多次质变,直至拥有不朽的本质。

        

只是,修行方向是明确的,但道路是崎岖未知的,条件是艰苦甚至缺乏的………

        

“道友,这次轮到贫道给你护法了。”

        

“那就有劳张真人了。”

        

言罢。

        

洪康盘膝坐下,入神坐照,心念一动,玄窍顿时一颤。

        

顿时,磅礴的天地元气涌来…………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