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汁太子妃&师爷,屁股在树上呢,不疼了

      

如今东岛之乱,陈虎象应该暂且还不会亲自前来。

        

南越战败,之后的烂摊子,足够陈虎象好好收拾了!

        

至于阮凌霄……

        

想到此,赵铮冷然一笑。

        

那南越太子,还敢再出现在他的面前吗?

        

压下心绪,赵铮带着林俊义一同走进客栈。

        

客栈中。

        

李乘风正带着一众大盛将士有些坐立不安地等待着。

        

虽说郑兄是大盛禁军。

        

可他要面见的,乃是东岛军机上将武内炽火!

        

如今东岛又这般敌视大盛。

        

此行凶险,可想而知。

        

不时向着门外瞟上一眼,正看到走进客栈里的两道身影。

        

双眼顿时瞪大起来。

        

“郑兄,林兄!”

        

李乘风一下子站起身来,目光中满是愕然。

        

竟然安然无恙地赶回来了!

        

他都快要忍不住,去找找安国公报案了!

        

赵铮微微一笑,扫了眼四周。

        

低声询问。

        

“我先前离开之后,客栈里没有其他人来吧?”

        

他的行踪,应该已经暴露了一些。

        

李乘风摇了摇头。

        

“没有。”

        

还有些茫然。

        

谁会来?

        

郑兄不是都已经去找武内炽火了吗?

        

随即便又听赵铮的声音响起。

        

“李兄,咱们得换个地方住了。”

        

换个地方?

        

李乘风怔了怔

        

“去哪?”

        

赵铮嘴角勾起。

        

“望风楼!”

        

只要上川沪想除掉他。

        

必定会追查到客栈这边。

        

而这望风楼。

        

他可还记着,是那刘锦贵所说的地方。

        

此人并非大盛和南越的人。

        

那究竟是来自北原还是北蛮,他倒是想要看看了。

        

东岛国四周的海域之中,那些海贼的来头。

        

这刘锦贵应当了解!

        

……

        

很快。

        

赵铮三人便混入了人群里。

        

百名大盛禁军早已各自潜伏起来,暗中提防着四周他人的窥视。

        

至于客栈那边。

        

赵铮全权交由了宫本都尉。

        

此人是武内炽火的手下,在这东岛王城之中,该如何去做,他们自然清楚。

        

李乘风跟在赵铮身边,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四周。

        

似是想到什么般,低声向赵铮询问。

        

“郑兄,这望风楼在东岛王城中,虽然比不得王城外那风花雪月四楼。”

        

“但也称得上是远近闻名的酒楼。”

        

“莫非……望风楼也是咱们大盛禁军的地盘?”

        

他心里又是好奇又是激动。

        

想不到大盛在东岛王城中会有这么多布局!

        

赵铮耸了耸肩,没有回答。

        

实际上。

        

对于东岛国,大盛还真没多少布局!

        

以往大盛南方要面对南越,北方要面对北蛮。

        

自顾都有些来不及。

        

更别说布局东岛了。

        

估计也正因此,先前遭遇南越压迫之时。

        

上川沪才会向大盛求援。

        

正行走间,赵铮却注意到。

        

前方的街道上,正有许多行人围聚着。

        

似乎在凑着什么热闹。

        

隐约间,更是能够听到一些东岛特色的乐器奏响。

        

注意到此,赵铮眉头一挑。

        

“李兄,今日这东岛王城,还有什么活动不成?”

        

“前面这么热闹?”

        

昨夜可是刚举办了一场文会。

        

今日上川沪又要耍什么花样?

        

李乘风挠了挠头,脸上也流露出一抹疑惑。

        

随即,他直接混入人群中,询问了一番。

        

又很快赶回赵铮身边。

        

“郑兄,是那东岛郡主出行!”

        

“说是昨日虽未能夺得诗仙之名,但今日也要特意感谢东岛百姓厚爱。”

        

“还要去王城中的小泉寺里为东岛上香祈愿!”

        

东岛郡主吗?

        

赵铮摸了摸下巴。

        

昨夜这东岛郡主所做的事情,他也听说了。

        

在东岛王城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亲口承认,比不上他这个诗仙。

        

这一点。

        

连他都没有预料到。

        

按理说,上川沪应该还想着。

        

不论如何,都得将诗仙之名,留在东岛。

        

反倒是这东岛郡主,打乱了上川沪的计划!

        

有点意思!

        

又向身边的李乘风询问。

        

“李兄,这东岛郡主,在东岛国中的风评如何?”

        

李乘风想了想。

        

简要回答。

        

“这位郡主平日里一直深居简出,只听说其对诗词一道,颇有造诣。”

        

“当然,这远远比不上郑兄。”

        

“除此之外,她倒是也偶尔会出席这般祈祷仪式。”

        

“诸如先前老东岛王病倒之后,她就曾去过小泉寺祈祷。”

        

其他的事情,他也未曾听闻太多。

        

听起来就只是个花瓶啊!

        

赵铮摇摇头,看着前方逐渐临近的队伍。

        

混到人群中,静静地看着。

        

前方。

        

一行上百名东岛骑兵,身着甲胄,威风凛凛。

        

在他们的护卫簇拥之下。

        

一辆精致的宝马香车,缓缓行驶。

        

透过香车上悬挂的薄纱珠帘,还能隐约看到那东岛郡主的绰约身影。

        

赵铮稍作打量,大体看清了东岛郡主的相貌。

        

“一母同胞的兄妹二人,差距有些大啊!”

        

“这东岛郡主,可比上川沪耐看多了!”

        

听着赵铮的话,李乘风垫着脚看了一眼,却怎么也看不清香车中的身影。

        

不过,心里倒是有些好奇。

        

“郑兄不是初来东岛王城吗?”

        

“以往也曾见过上川沪?”

        

赵铮笑了笑,并未多做解释。

        

“在皇城之时,见过几次。”

        

等到东岛郡主的队伍自人群中缓缓经过。

        

赵铮三人便继续前行。

        

不多时,便来到了一座酒楼前方。

        

李乘风指着前方的酒楼,轻笑着向赵铮介绍。

        

“这望风楼,说是一座酒楼。”

        

“可实际上,这整条街道,都得算是望风楼的地盘!”

        

“据说,是一个姓刘的豪绅,在东岛王城一步步做起来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咱们大盛之人!”

        

姓刘?

        

赵铮眸光一闪。

        

该不会是刘锦贵吧?

        

可之前在航船上,也看不出什么。

        

但能在东岛王城将生意发展到这一步。

        

足可见望风楼背后的势力!

        

他倒是愈发好奇,这刘锦贵究竟属于哪一方势力了?

        

进入望风楼中。

        

这里的掌柜和小二对待大盛之人的态度,明显与寻常的东岛人有所不同。

        

并没有那般刻意的厌恶。

        

赵铮随意找了个桌案坐下,召来店小二。

        

“不知望风楼中,可有一位名为刘锦贵的掌柜?”

        

“劳烦通知一声,就是有一位姓郑的朋友,前来找他。”

        

听着赵铮的话。

        

李乘风顿时一怔。

        

“刘锦贵?”

        

“郑兄,这刘锦贵,可是传闻中,望风楼的大掌柜!”

        

他心中一震,难道,这望风楼当真是大盛的势力?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