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把我用嘴含进满足我第一章&黑人暴力强奷伦小说h

沈家前门大开着,里里外外站着的那些佩刀的锦麟卫让得不少人都朝着这边打量,沈家老老少少站了一院子。

        

沈忠康和沈正天都去了朝里人不在府中,沈却昨夜在东宫一夜没回,只有三房沈正咏因为有事回府,凑巧撞上了锦麟卫上门拿人,这才跟着沈家老夫人一起应对着来势汹汹的锦麟卫众人。

        

锦麟卫来的是冯源的副手, 名叫谢田玉。

        

他并没带人擅闯沈家,而是留在沈家门外等到沈家人主动开门之后,才被沈老夫人迎了进来,说明了来意。

        

等沈正瑜夫妇赶来的时候,被沈老夫人命人从族学那边叫回来的沈长荣已经被人锦麟卫的人抓着,旁边沈长林和沈长瑞他们都是脸色发白,锦麟卫的人腰间带着佩刀,一脸凶神恶煞地压着疯狂挣扎的沈长荣。

        

“祖母, 祖母救我, 你们放开我……”

        

“老实点!”

        

锦麟卫拿过的高官权贵多了去了,哪会惧个世家公子。

        

抓着他的人见沈长荣挣扎的厉害,直接拧着他胳膊朝后一压,沈长荣顿时疼的惨叫出声,而刚赶过来的吴氏见状就急了眼。

        

“长荣!你们放开我儿子!”

        

吴氏上前就想撕扯抓着沈长荣的人,被旁边的沈老夫人一把抓住。

        

“母亲……”

        

“闭嘴!”

        

沈老夫人死死拽着吴氏的胳膊,压着声音低斥了声后,才将人交给了一旁的三夫人赵氏让她盯着。

        

沈老夫人沉着眼朝着锦麟卫领头的那人说道:“谢大人,老身未曾拦着诸位入府擒人,也不耽误你们锦麟卫办差,只眼下陛下只是传唤我孙儿入宫问话,罪名未定之前谢大人莫要将他当成了你们锦麟卫的犯人。”

        

谢田玉神色冷淡:“沈老夫人言重了,锦麟卫奉旨拿人,贵府公子若不配合也怪不得我等粗手粗脚伤了他皮肉。”

        

沈老夫人闻言顿时怒气。

        

沈家众人也是忍不住怒目而视。

        

谢田玉不为所动:“涉及陛下安危, 我等也是奉命行事, 还请老夫人见谅了。”说话间他目光落在一旁赶过来的沈正瑜身上,“沈二爷,麻烦你也跟我们走一趟吧。”

        

沈正瑜心慌,他到现在都还完全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求救似的看向一旁沈老夫人和沈正咏。

        

沈正咏拉着他低声说道:“陛下在九黎山猎场遇袭,身边之物遭人动了手脚,内廷司清查的时候在陛下所用墨条之中查出了不该有的东西……”

        

沈正瑜听着“墨条”二字脸色煞白。

        

沈正咏并不知道那墨条的事情,可见着沈正瑜父子二人这反应就知道那墨条恐怕真是经这两人手的。

        

他又气又恼,只能快速朝着沈正瑜说道:“父亲和长垣他们都在宫中,太子也被牵扯了进来,虽不知陛下为何唤你入宫,可你和长荣进宫之后切记老实说话,对着陛下别有所隐瞒……”

        

当着锦麟卫的人他不敢说太多不该说的,可沈正瑜的性子他却太过清楚,不得不提点。

        

如果沈正瑜父子是冤枉的,那墨条是被人算计了,那就实话实说千万别替人隐瞒,可若真是他们有心害人却无意将东西送到了陛下那里被人抓住,那也千万不要说谎连累了太子和沈忠康。

        

否则沈家上下都得给他们父子二人陪葬!

        

谢田玉哪会给沈家人交代的机会,只横声打断了沈正咏的话:“沈二爷有官职在身, 我不好强行锁拿,还请吧?”

        

沈正瑜不想去, 可对着团团围住沈家前院的锦麟卫, 知道他今天要是不走恐怕就真得像是沈长荣一样被捆进宫里,他只能惨白着脸点点头:“烦请谢大人稍等,我去换身衣裳……”

        

“不必了,陛下还在宫中等着。”

        

谢田玉一挥手,锦麟卫的人便上前将沈正瑜围在中间,丝毫不给他耽搁的机会,直接裹挟着沈正瑜父子二人推攘着就想出沈家大门。

        

沈正咏追上前说道:“二哥,我们沈家都是忠君之人,绝无犯上之意,你和长荣记得有话实说就是,不必害怕……”

        

“行了,沈三爷这是想要跟他们一起?”

        

谢田玉手中没出鞘的长剑一挡,言辞厉了几分。

        

谷盲

        

沈正咏这才闭嘴。

        

锦麟卫的人押着沈正瑜父子就朝外走,只才刚到门前就又被人叫住:“等等。”

        

前院中众人都是纷纷扭头,就见薛诺被薛妩扶着苍白着脸色快步出来。

        

“阿诺。”邹氏连忙开口欧,“你出来干什么?”

        

沈老夫人也是说道:“你身上还有伤,赶紧回去。”

        

薛诺摇摇头说道:“我跟阿姐在弗林院那边听到这边的动静特意赶过来的。”

        

她解释了一句后就朝着那边谢田玉说道,“这位大人,您来拿人可是为着太子前些天从沈家带走的墨条?”

        

谢田玉神色冷漠:“宫中之事,无可奉告。”

        

薛诺说道:“我无意打探宫里的事情,可您若真是因为之前送于太子那墨条前来拿人,那此事也与我有关,我理应随您入宫回话。”

        

谢田玉闻言顿时皱眉。

        

沈家众人纷纷大惊,万没想到薛诺会主动要求入宫。

        

“阿诺!”

        

沈长瑞脸色瞬变,他是众人之中唯一一个知道那墨条早就有问题的。

        

眼见薛诺撞上前去,他也连忙就想开口想要跟着一起入宫,只尚未说话就被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他跟前的金风伸手拽了回去。

        

薛诺苍白着脸说道:“当日太子从沈家带走墨条的时候我也在,那墨条还是我献给太子的。”

        

“大人若因此拿人总不能疏漏了罪魁,锦麟卫办差向来谨慎,您可先带我入宫,若陛下真要问起我也好回话,也省得到时候若真提起我时还得劳烦你们多跑一趟,而且也会让陛下觉得你们办差大意。”

        

谢田玉闻言眉心一跳,想起陛下近来看锦麟卫都颇有失望,连忙挥挥手:“把他一起带上。”

        

周围有锦麟卫上前就想动手,薛诺还没被推攘时就因走的吃力踉跄着险些跌倒,被旁边金风扶着时才满是虚弱地抱歉道:“对不住,我身上有伤,恐怕走得不快,还请大人见谅。”

        

谢田玉见她脸色苍白走路都像是站立不稳,蓦地就想起她这身伤是为救驾落的。

        

锦麟卫向来都是看圣意办事,这薛诺身上还背着救驾的功劳,万一陛下另眼相看……

        

他脸色微变了变,对着薛诺时不敢像是对沈正瑜父子那般随意,也怕她这么浑身伤的入宫不小心弄丢了小命自己吃排头。

        

“这位大人,阿诺救驾后还有伤在身,且陛下也在宫中候着,久等怕是不好,我让人牵了马车过来?”沈正咏连忙开口。

        

谢田玉皱眉,他得的吩咐是要下沈家人的脸,怎么让人难堪怎么做,乘车入宫像什么话。

        

可薛诺只捂着嘴白着脸摇摇欲坠,瞧着就跟站不稳的一样:“算了沈三叔,锦麟卫捉拿要犯,怎能乘车,我自己走就是。”

        

“胡说什么,陛下旨意只是传唤问话,怎就是要犯?!”沈正咏沉着脸。

        

“可是……”

        

薛诺看向谢田玉。

        

谢田玉脑门上青筋蹦了蹦,这二人的话直接将他架了起来,对待沈家哪怕是锦麟卫也不能直接动粗,毕竟宫里真的是“传唤”,而非下狱。

        

沈忠康不死,沈家就没人敢动。

        

谢田玉咬牙:“去牵马车!”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