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几个男人啪啪高潮不断口述&公交车上扒开稚嫩

“三个原因!”

        

沈楚歌似乎意料到叶凡对它感兴趣,当下笑着把原因说了出来:

        

“一个是沈家偏安一隅,对夏国很多地方都鞭长莫及,更不用说境外国家了。”

        

“所以沈家也需要望北茶楼这样一个情报中心来弥补自己的短板。”

        

“事实上,沈家确实从望北茶楼获取不少天下商会、象国和熊国等对手的重要情报。”

        

“我爹当年能够突袭象国大营斩首八千成功,就是从这里获取象国主帅象镇国一个秘密情报。”

        

“来边境镀金的象镇国吃不得边境的苦,每到周末就要飞回象城跳舞会情人。”

        

“所以我爹趁着象军某个周末群龙无首的空档突袭成功。”

        

“你可以把望北茶楼当成沈家窥探外界的一个窗口。”

        

“第二就是望北楼在燕门关,在沈家眼皮子底下,一举一动都被沈家盯着。” 

        

“所以沈家对望北楼有足够的信心和手段掌控。”

        

“这些年,望北楼也确实主动过滤对沈家不利的情报,一定程度扼杀了天下商会的刺听。”

        

“简单点说,你在望北楼可以买到很多各方情报,但很难买到沈家的情报。”

        

“第三,这望北茶楼曾是一个被贬到燕门关的老王爷铸造。”

        

“这个老王爷年轻的时候战功显赫,能力卓绝,还跟夏昆仑一样心系苍生。”

        

“上一任国主之位,一共有两个王子有希望上位。”

        

“这个王爷,原本是最有希望压过当年老国主成为国主的王室子侄。”

        

“只是一次边境大战,天气大寒,无数前线将士出战前夕,硬生生被冻死冻伤几万人。”

        

“老王爷一查,发现将士棉衣棉鞋被服全都是黑心棉铸造,根本不保暖。”

        

“夏国几个大鳄为了赚大钱用废弃棉花做被服,寻思夏国再冷也冷不到哪里去,结果遭遇酷寒出大事。”

        

“老王爷一怒之下带兵回去,把几个跟王室有千丝万缕关系的大鳄,全部拖去闹市当众枪毙。”

        

“连带他们的亲信骨干以及家人子侄,还有背后十几个王室相关人员。”

        

“大小两千多人,都被老王爷毙掉了,杀得可是血流成河,人头滚滚。”

        

“老王爷也失去跟老国主他们夺位的资格。”

        

“因为很多人都担心,这个老王爷上位成功,会倒查各方权贵干过的龌龊事。”

        

“那会死很多人。”

        

“所以老国主最终几近全票通过上位。”

        

“老国主上位,老王爷被贬,夏昆仑被压制,铁木父子这种买办大鳄飞速崛起。”

        

“如不是夏昆仑在新一轮的王位争夺战中,击败铁木父子扶持的王子,让现任国主上位……”

        

“估计夏国早成了买办的天下。”

        

沈楚歌呼出一口长气:“饶是如此,夏国思想也受到了冲击,什么都用得失大小来权衡。”

        

“普通百姓用得失大小来权衡可以理解。”

        

叶凡轻轻点头,端起一杯茶喝起来:“但顶层有这种思想就麻烦了。”

        

“他们会错误引导子民,杀敌抵抗,会死人,会影响经济,会牵扯百姓,所以不如跪下来。”

        

“跪下来了,敌人气顺一点,会少杀一点人,也不会破坏经济,不会影响正常日子。”

        

叶凡看着茶水倒影一笑:“殊不知,越是温顺,敌人就会杀得越欢。”

        

“没错!”

        

沈楚歌像是找到知音一样,连连点头回应:

        

“他们还说,今天抵抗,明天抵抗,后天抵抗,要抵抗到什么时候?”

        

“今天抵抗成功了,明天抵抗还能成功吗?明天抵抗成功了,但后天就一定能抵抗成功吗?”

        

“这样一直抵抗,太绷紧夏国子民的神经,太影响百安居乐业了。”

        

“与其小心翼翼的苟活,不如跪下来求个安乐日子。”

        

“对于这种人,我一般都是直接呛他,你今天不死,明天不死,后天不死,难道以后也不死吗?”

        

沈楚歌也是一个急脾气:“反正迟早都要死,与其绷紧神经不死,不如早一点死求个解脱。”

        

“楚歌不愧是性情中人。”

        

叶凡竖起大拇指笑道,随后话锋一转:“对了,那个老王爷最后怎样了?”

        

沈楚歌得到叶凡的赞许,俏脸神采飞扬,随后笑着回应:

        

“老王爷夺位失败,虽然没被砍杀,但被贬到燕门关做督军,还被勒令余生不得返回都城。”

        

“注定要在燕门关老死的他,心灰意冷散去一切重返王室的念头。”

        

“哪怕新任国主也就是他侄子上位,想要他回去都城他都拒绝了。”

        

“他只是让新国主允许他铸造一座茶楼,聘请几个都城的厨师,让他可以吃点家乡点心。”

        

“最终新任国主批准了他的请求。”

        

“老王爷就自己掏钱铸造了这一座茶楼来。”

        

沈楚歌轻声一叹:“新国主还亲自给茶楼取了望北两个字,希望老王爷想念都城就望望北边。”

        

叶凡眯起了眼睛:“这茶楼来历原来是这样。”

        

沈楚歌接过话题:“老王爷死了之后,茶楼几经易主,燕门关将领也换了好几波。”

        

“各波将领都感激老王爷当年的大开杀戒。”

        

“是他的血流成河人头滚滚,让夏国再怎么腐烂也有了一道不准克扣将士的底线。”

        

她补充一句:“所以这么多年没有人铲除望北楼,也没有人在望北楼大打出手。”

        

“明白了!”

        

叶凡轻轻点头:“对了,这茶楼主人,知道是何方神圣吗?”

        

沈楚歌扫视四周一番,随后压低声音回应:

        

“茶楼明面的主人叫阿秀,一个很特别的女人,弱不禁风,看不出年纪。”

        

“但一举一动,给人说不出的坚韧和自信,好像她背后有堪比国主一样的强大存在。”

        

“她来历不明,有点神州人的样子,但又有异域的风情。”

        

“传闻,她背后是一个极其强横的白衣男子……”

        

她神情多了一丝凝重:“但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见过的人,都死了!”

        

叶凡抬起头:“白衣男子?”

        

沈楚歌很是珍惜这种两人亲密相谈的时光,所以对叶凡毫无保留告知自己知道的东西:

        

“曾经有一股断头岭的悍匪,叫震天响马,人员三千,领头叫海震天。”

        

“他们门面上是响马,实则是薛无踪暗中筹建的铁骑,对标阿童木鬼面铁骑打造出来的。”

        

“为了能够把手渗入燕门关,海震天派人来茶楼对阿秀威逼利诱,希望入股合作。”

        

“如果望北茶楼不肯,他们就会对茶楼和阿秀不客气。”

        

“就在震天响马威胁的当天晚上,一个白衣男子一人一剑杀入了断头岭。”

        

“他直接从大门口杀向海震天大本营。”

        

“一个小时不到,摧毁十八道关卡,杀穿三千响马,一剑砍了海震天的脑袋,然后扬长而去。”

        

“望北茶楼第二天就挂了海震天的脑袋。”

        

“三千响马,活下来的不到百人。”

        

“这些活下来的人,基本都吓傻了,连对方面孔都不记得了。”

        

“他们只记得对方一袭白衣一把剑……”“还有一地止不住的血。”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