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挺进尤物少妇翘臀&咬住花蒂猛吸公主

     

病城肝区,停尸房,时间是凌晨。

        

虽然内心很忐忑不安,总感觉身体有些不对劲,但张江是高兴的。

        

他没死。

        

当被那个疯子下属,一口咬在脖子上的时候,他心想的是——

        

这个胃区来的杂碎!你对生活绝望,能不能不要拉我下水?

        

这一架打完,我一定会让你在公司待不下去!

        

可随着痛感加剧,他很快意识到,这疯子是来找自己拼命的。

        

他被咬断了气管。

        

将死的一刻,他忏悔了、

        

他不该给这位下属穿小鞋,不该平时欺负老实的他。

        

不该买杯咖啡都让这个下属帮着去跑腿,也不该将自己的工作扔给对方,让对方总是加班。 

        

老实人看着不会发火,可他们一旦发火……就是奔着拼命来的。

        

自己的人生,好不容易才混到了小组长的位置。

        

女儿也和那些肝区本地的孩子,读的同一间贵族幼儿园,将来一定会有美好的未来。

        

他想道歉,想恳求对方原谅……

        

可他开不了口,甚至无法呼吸。

        

最终,他被活活咬死。

        

而如今,他感觉不到的自己的呼吸,但眼前的一切,都表明自己还活着!

        

停尸房里,镀着金属表皮的停尸柜中,张江看到了自己的样子。

        

“我……这是获得了什么力量?”

        

“真可怕,伤口没有修复,我却还活着?”

        

“奇怪,停尸房的气味,怎么这么……古怪?”

        

停尸房的气味,按理说就算处理的再好……也总该有股腐烂味。

        

尤其是病城各个区域,停尸房始总是满载。

        

但不知为何,张江觉得,这里有一股让他食指大动的气味。

        

他有些饿了。

        

“好想吃肉……”

        

这个念头忽然冒出,但他最终克制住了。

        

“我这样子出去,会吓到人吧?不对……我从太平间出去,本身就会吓到人吧?至少得把伤口包住。”

        

张江不奇怪,自己为什么气管被咬断了还能活。

        

他甚至没有留意到,他已经不需要呼吸了。

        

但这是病城。

        

人都是善于自我安慰的,尤其是在死而复生的巨大喜悦下。

        

他甚至想着是这样的——

        

上次肝区十二号病孵所,那个致病师是个本地人。

        

他瞧不起外地人,经常操着一口肝区本地口音,埋汰外地人。

        

“你们也配得病?得穷病吧?”

        

这样的人,在自己的病孵所报告上,写自己没有孵化也很正常吧?

        

确实也有过这样的案子。

        

明明有人孵化了病魔。但致病师却出于嫉妒,故意出一些奇怪的孵化方案。

        

导致病情加剧,或者直接痊愈,在孵化期的时候孵化失败。

        

张江越想越觉得有可能,自己一定是孵化了病魔。

        

之所以能够死而复生,以腐朽的躯体活着,一定是因为病魔!

        

只是之前被那个该死的肝区致病师瞒住了。

        

可他也还是有一点疑惑。

        

按照报告上写的,自己长期患有的是一种皮肤病,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但为什么病魔的能力却是死而复生?

        

在张江这么想着的时候,他听到了一声嗤笑。

        

是一个年轻女孩的笑声。

        

在停尸房里,这把他吓得一哆嗦。

        

他以为自己是出现了幻听,想着这里满是死人,得赶紧离开。

        

……

        

……

        

之后的时间,张江在小范围出名了。

        

他在自己的脖子上缠绕了厚厚的一圈纱布。

        

看着就像是正常人。

        

由于在病孵所,且穿着死人才穿的特殊病号服,还是从停尸间走出来……

        

他很快引起了一波小关注。

        

惯于吃人血馒头的媒体记者,就像是闻到了血腥味儿的食腐动物,闻着味儿就立马赶来了。

        

于是第二天一早,张江的新闻,上了vc震惊社。

        

但也仅仅如此。

        

病城的怪事那么多,张江这怪事的等级,显然还不够上头条。

        

在vc震惊社的那篇报道里,张江特别要求记者刊登一段信息。

        

“虽然我被同事咬了,但我原谅他,或者说……我希望我与他能相互原谅,以前是我对他不太好。我做人太过刻薄。”

        

他是真的以为自己死而复生了。

        

以为这是老天爷,给了他一次人生继续下去的机会。

        

所以张江希望能够重新开始,好好生活。

        

他去送女儿上学,与妻子来了一个生离死别后归来的拥抱。

        

与朋友圈里每个人,热情的打了个招呼。

        

真好啊,人生还能继续。

        

我一定要好好对待每一个人,用心对待每一个关系。

        

他真是这么想的。

        

可现实,却并不是那么美好的。

        

……

        

……

        

下午的时候,张江去了肝区诚心幼儿园,他的女儿张彤彤就在这里上幼儿园。

        

在肝区生活很难,要在肝区供孩子上一个这样的天价幼儿园,更难。

        

但每次看到女儿那张可爱天真的脸时,张江就会觉得,一切值得的。

        

我和妻子可以累一点,

        

在这个操蛋的世界里,我们已经习惯了操蛋的生活节奏。

        

但女儿不可以,一定要让女儿过上最好的生活。

        

所以每天为了接女儿,他都会将自己的一些事情,丢给那位咬他的下属去做。

        

人就是这样,可能你扮演了一个好父亲。

        

但却因此演砸了一个好上司。你在女儿眼里是好人,在同事眼里就成了恶人。

        

可无论如何,张江还是会准时来接女儿。

        

他站在日光下,感觉很不舒服。

        

鼻息里的那股肉香,越来越浓烈。仿佛周围的人,都变得可口起来。

        

“我今天明明吃了东西……不对,我都吐掉了。”

        

死而复生,人生幸事。逢着这样的幸事,当然值得好好犒劳一顿。

        

可那些平日里最爱吃的食物,吃在嘴里索然无味。

        

不,哪里是索然无味,根本就是难吃。

        

甚至就连白开水,都变得难以下咽。

        

明明很渴,却不敢喝水。

        

明明很饿,却吃不下去那些食物。

        

最糟糕的是,张江看着这敞亮的世界……有些害怕。

        

他渴望黑夜。

        

“叮铃铃……”

        

幼儿园放学的铃声终于响起,在强光中站着等待的张江,其实很痛苦。

        

但为了女儿,一切都可以忍耐。

        

妻子昨天对女儿说:爸爸去了很远的地方……会在那边待很久。

        

妻子还说,女儿当时哭着要爸爸讲故事。

        

还在幼儿园的张彤彤,还理解不了死亡。

        

张江今天回到家,听到妻子讲述这些,心里难过不已。

        

但如果今天能够接到女儿,想必女儿会很开心。

        

不多时,张江就看到了他最想看到的身影。

        

那个小女孩,穿着背带裤和印着病桃小丸子图案的衣服,小脸有些婴儿肥。

        

她习惯的望向某个方向,也在人群中一眼看到了自己的爸爸。

        

那一刻,小女孩忽的哭了起来,又哭又笑。

        

“爸爸!”

        

“彤彤!”

        

张江也很高兴,光芒之下的痛苦,以及无法进食和饮水的饥渴……

        

全部都在这一刻消散。

        

他很快就接到了自己的心肝宝贝,抱着她转了个圈。

        

明媚的阳光照在这对父女身上,欢愉的泪水,孩童稚气天真的笑容……

        

这一幕如果拍下来,放在摄影展上,必然会让人想起小时候,与父亲的种种羁绊。

        

但昙花只一见。

        

越是美好的事物,就越是短暂。

        

“嘻。”

        

在张江抱着小女儿,感谢老天没有夺走一切的时候。

        

他忽然脑海里又听到了……年轻女人的笑声。

        

是那种发现了猎物的笑声。

        

“小孩子啊,真可口呢。”

        

“哥哥,这所幼儿园我知道哦,没想到这条狗,居然这么舍得花钱呢。”

        

张江的瞳孔一缩,眼中满是惊骇。

        

是谁?

        

是谁在自己脑子里说话?

        

他原本还算正常的眼睛里,血丝疯狂生出。

        

就像是一条条蛰伏在白色皮肤里的红色寄生虫。

        

不多时,张江的眼里,只有一片红色。

        

“彤彤……对不起……”

        

他感觉到不对劲,不,应该说是非常难受。

        

女人的声音像是他脑海里的念头一样,说了几句话,却也只是一瞬间。

        

也就是这短短的一瞬,饥饿,口渴,对光的痛苦……百倍增加!

        

他美好而短暂的人生,结束了。

        

这一刻起,他是一只腐犬。

        

在身为人的意志即将消散的瞬间……他只感觉到自己抱着的那团嫩肉……

        

很香很香。

        

“去吧,咬一口,这样的小孩子,一口就可以了哦。”

        

“乖狗狗,去吧。”

        

“孩童之间的壁垒,还没有那么深,她会认识有钱人的孩子吧?想想就很刺激啊。”

        

“到时候我们就能制裁那些该死的有钱人了哦。”

        

“这可是跳板,所以,哥哥,下命令吧,让这条狗咬下去!”

        

“咬下去!”

        

脑海里的声音,似乎在和一个人对话。

        

这个“哥哥”,显然不是指的张江。

        

张江只是女人言语中的那条狗。

        

他无法反抗这个女人的意志,简直就像是一种必须要执行的命令!

        

女儿看着他猩红的双眼,并没有害怕,只是一脸担心的问着:“爸爸你怎么了,爸爸你不舒服吗?”

        

“爸爸,你看着好累啊,我们回家啊!”

        

这一刻,张江痛苦不已,他仿佛看着自己的灵魂一点一点消散。

        

“对不起……彤彤!对不起!快……走……走!”

        

痛苦的脸变得狰狞,下一秒,他张开口,如猛兽露出獠牙。

        

“啊!”

        

一声声尖叫传来。诚心幼儿园外,恐慌降临。

        

……

        

……

        

肝区,未知地带。

        

“烦死了!哪里冲出来的死穷鬼!坏我好事!”

        

一个穿着时尚,一头染黄的头发,画着浓妆的女孩,在近乎无光的某个房间里,气急败坏的叫着。

        

她是那种典型的坏女孩,如果灯光明亮,甚至能够看到印在手臂和胸前的纹身,以及舌钉。

        

但她……并不存在。

        

或者说对于这漆黑房间里藏着许多只腐犬而言……她没有形体。

        

她只有声音。

        

这声音然存在于它们的脑子里。

        

但她的样子,只有一个男人可以看见。

        

男人的名字叫赵去瑞。

        

赵去瑞很瘦弱,身上的肉有些还有血色,有些则泛着紫色,像是腐烂已久。

        

他宠爱的看着那个女孩:

        

“别生气,别生气,虽然没有咬到那个小女孩,但救她的人,也被咬了。”

        

“都不知道是什么人,忽然冒出的一个人,命都不要去救一个不认识的小鬼,想必一定是穷鬼吧。哼,咬了也没价值。”

        

女孩气呼呼的。

        

在她的认知里,这种会见义勇为的人,往往都是穷人。

        

毕竟富人都是惜命的。

        

她已经急不可耐了。

        

她想要腐蚀更多的人,想要将一切都腐蚀。

        

让这个世界充满属于自己的奴隶。

        

但仅仅是腐蚀那些穷人得猴脸马月才能办到?

        

她好不容易才能够说话,才能够用言语蛊惑这个眼前这个男人。

        

自然希望能够多利用对方。

        

“不过,莉莉,这次……其实不该这么早让它咬人的。”

        

“它才刚刚上了新闻,昨天才死而复生,今天就去咬了别人,这里头的关联,会暴露我们的。”

        

“下次可不要这么冲动了啊。”赵去瑞颇为温柔的说道。

        

女孩可不在乎这些。

        

“哼,哥哥,你是说人家错了吗?可是人家喜欢啊。”

        

“只要我喜欢的话,你什么都会为了我去做的,对吗?”

        

“我,永远,不会犯错的,对吗?”

        

女孩伸出了打了舌钉的舌头,一脸魅惑的舔着赵去瑞脸上的腐肉。

        

赵去瑞忽然变得亢奋,疯狂点头:

        

“是,是啊!莉莉,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去做!什么都愿意!”

        

“你永远不会犯错!你就是我的神!”

        

他兴奋的有些癫狂。

        

毕竟,病魔就是自己女神的样子。

        

现实里那位女神,对自己态度可远不如自己的病魔。

        

他愿意为了她做任何事情!

        

看着男人眼里的疯狂,被唤作“莉莉”的女孩,或者说病魔,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我也会对哥哥你好的。我可跟那些瞧不起你,只会压榨和利用你的人不一样哦。”

        

“既然哥哥这么说了,那就先收回它吧,死而复生的它,的确不适合做太高调的事情呢。”

        

“对啊对啊。”赵去瑞不断点头。

        

莉莉又笑道:

        

“希望他咬死的这个人,能对我们有点价值。”

        

每一个被咬死的人,都会与莉莉建立一种连接。

        

这些沦为了腐犬的人,本质上都是行尸走肉。

        

除了吞噬猎物的本能外,它们与死人没有区别。

        

它们没有灵魂。

        

只是在复活之初,能够勉强维持自己的意志。

        

但很快这些意志就会被畏光,畏水,嗜血的本能彻底击溃。

        

所谓腐犬,只是顺着欲望行走的活死人。

        

病魔“莉莉”,就是它们的大脑。

        

只不过病魔与病魔拥有者之间,也存在着制约。

        

这种制约是相互的。

        

有的病魔想要使用自己的力量,但病魔拥有者会拒绝。

        

也有病魔拥有者,希望得到病魔的力量,但病魔会拒绝。

        

只不过后者很少很少。

        

病魔大多时候,都是予取予求的,像个对你言听计从的……

        

魔鬼。

        

但屈服于欲望的人,最终都会在与魔鬼的交易里,沦为欲望的奴隶。

        

赵去瑞便是如此。

        

作为病魔拥有者,他已经彻底被“莉莉”迷住。

        

按照病监组的说法——

        

他擅自进入魔语期,沦为了鬼。

        

接下来,他要做的,就是帮助莉莉,统治病城,将所有人转化为她的腐犬。

        

但如果只是不断创造腐犬,这样是办不到的。

        

各种丧尸电影似乎都在表明,只要丧尸扩散,人类就会灭亡。

        

但现实哪里是这样的。

        

比如在病城,如果不想办法接触到那些强大的上位者,先把那些能力者们腐蚀……

        

那些心区和脑区的顶尖病魔拥有者,能够瞬间灭杀他。

        

所以赵去瑞也不算太笨,知道需要一步步的寻觅“优质腐犬”。

        

最终慢慢接触到那些身份显赫的人。不能任由病魔胡来。

        

但很显然,他已经控制不了“莉莉”。

        

“咦……”

        

莉莉忽然露出惊讶的神情,一声轻咦打断了二人的思考。

        

“怎么了,宝贝?”

        

莉莉一脸诧异,像是感知到了匪夷所思的事情:

        

“奇怪,我好像,那个穷鬼他……怎么没有死?”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