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喷潮3米高&过来趴下挨打别让我说第二遍

小芳禁不住抱住他嚎啕大哭。

        

方剑平看到眼泪一滴滴往下流,  很想说点什么,只是心底又酸又涩五味杂陈,终究说不出一个字,  由着她哭到力竭哭不出来,变成低声抽噎。

        

方剑平拿出手帕,  习惯性想递给她,  看到她双眼红肿,  犹豫片刻伸手为她拂去睫毛上的泪珠。

        

“心里舒服点了吗?”方剑平轻声问。

        

小芳不好意思,  两辈子没这么哭过,不由得低下头去。

        

方剑平讶异,她不光懂悲喜,  还懂得害羞了。

        

看来她是真懂事了。

        

由着她平复片刻,方剑平才问:“还去洗澡吗?”

        

小芳点点头:“不洗脏。”

        

方剑平的眼神闪了闪,真懂啊。

        

仔细想想,好像自打秋收过后,洗脸刷牙这种小事小芳就没让他唠叨过。只是头发太长,特别麻烦她不想洗,偶尔会忍不住耍懒。

        

难不成从她会开拖拉机犁地,  就已经恢复的跟常人无异。只是一根筋,性子还跟以前一样直,说话做事不绕弯子,  导致他一直没发现。

        

应该是这样。

        

可是她怎么也不——不,不是小芳不说,她一直强调自己精,  只是他们这些人不信而已。

        

方剑平不禁懊恼,  早知道这样,  之前在家门口就不应该由着那人劝生。

        

可是这种情况以后怕是会越来越多。

        

小芳每每听到这些问候,  哪怕她们没别的意思,恐怕也会认为人家担心她生个小傻子,然后越发想跟他离婚,找个对象生孩子。

        

她虽然懂得悲喜,可性格单纯没心机,嫁去别人家,再摊上高氏那样的奶奶,或者张小草那样的小姑子……方剑平不敢想下去。

        

小芳绝对不能嫁,必须找个上门女婿。

        

男子汉大丈夫,愿意当上门女婿的人可不多。再从这些人当中选个长相周正,心地善良,知道疼人的恐怕更难。

        

“方剑平,方剑平——”

        

方剑平打了个激灵,忙低下头问:“怎么了?”

        

“我叫你干嘛不理我?”小芳忍不住打量他,她也没说什么,总不至于掉马吧。

        

方剑平对上她纯粹的眸子就想把他的担忧告诉她。可是告诉她又有什么用,有心算无心,即便对象是她爹,恐怕也会乖乖入套。

        

“我在想是先去洗澡还是先买好吃的。”方剑平胡扯。

        

小芳不信,可是她刚刚表现的已经够多了,不能着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当然先去洗澡。买了东西再洗澡,被人偷了咋办?”

        

方剑平点头:“对!我们走吧。”看到她的长发,决定回去跟他岳母商量商量,把她的头发剪短一点。

        

小芳的头发到臀部了,高素兰也想给她剪,只是怕她闹着要留短发,所以一直犹豫要不要等她睡着了给她剪短。

        

方剑平主动提出,高素兰就把剪刀交给他——小芳最听他话。

        

小芳看出她娘的意思,方剑平给她剪头发的时候就没故意折腾他。由着头发去掉一大半,从臀部到肩胛骨。

        

方剑平担心头发散开不好剪,特意帮她扎起来,从扎头绳上面下刀。

        

小芳瞬间觉得头轻多了,舒服地忍不住甩甩头发,“方剑平,好舒服啊。”

        

方剑平看着手里的长发,总感觉得有一斤重,不怪她这样说:“以后都留这么短好不好?”

        

“这还短啊?”小芳上辈子头发最长的时候不过是到肩膀,而且没留几天就被她妈给剪成苹果头。

        

方剑平:“跟你之前比。我觉得这样刚好。”

        

“我也觉得刚好。”小芳道。

        

方剑平习惯性想说点什么,忽然想到小芳懂事了,不能再把她的话当成耳旁风,“你的头发你喜欢就好。听说头发能卖钱,我给婶送去,你就别出来了,外面冷。”

        

小芳也不想出去。再说了,只是一点头发,又不是割掉一块肉给她娘送去,“你快去吧。”

        

送头发事小,方剑平要把今天的发现告诉张支书和高素兰。

        

老两口有感觉,尤其最近几个月,闺女犯傻的次数一天比一天少,也很少再说憨话。某些举动虽然还很幼稚,但考虑到她才十九岁,幼稚正常。

        

老成的跟张小草一样才不正常。毕竟她俩成长环境不一样,张小草打小洗衣做饭照顾弟弟妹妹,小芳什么都不会也没干过。

        

可是真听方剑平说到,小芳气哭了,担心生个傻子。老两口依然很难过,眼泪不受控制的溢出来。

        

方剑平以为喜极而泣,就静静地等他们平复下来。

        

老两口以前没少为闺女的事流泪难过,但都是关起门来,或者晚上。大白天当着别人的面还是第一次,以至于多少有点不自在。

        

张支书擦干眼泪,赧然道:“让你见笑了。”

        

“没什么。”方剑平笑笑表示能理解。

        

高素兰道:“多亏了你。剑平,你是我们一家的大恩人。”

        

“别这样说,婶,我没做什么,主要还是小芳自己不是真傻,只是开窍比别人晚。”

        

高素兰摇摇头,想说什么眼泪又出来了,连忙把泪抹去。

        

张支书看到他没有起身的打算,觉得他有话要说:“剑平,是不是还有什么事?”

        

方剑平点头:“村里结婚一年多的,孩子都满月了。以前因为小芳不懂事,大伙儿不敢问。现在她不光会开拖拉机还会犁地,大伙儿觉得她能照顾好孩子,想起来就问我们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

        

张支书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如果真决定要孩子或者离婚,不应该这样说,“小芳才十九,算虚岁也才二十。这些人急什么。”

        

“主要还是我们结婚了。像张小草,比小芳大两岁都没人问。”

        

张支书还是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方剑平这孩子是不错,可他闺女正常了,识的字可能比他这个当爹的还多。方剑平要是对她没那个意思,他也没必要做恶人。

        

“你是咋想的?”张支书不想为难他,补一句,“要是有喜欢的人,回头我跟小芳说说,过几天把婚离了?”

        

方剑平顿时心慌,可他顾不上因为什么心慌,赶紧说:“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张支书糊涂了,说这么多不是想离婚,总不至于跟小芳生个孩子吧。

        

瞧着方剑平对闺女的态度,压根没男女之情。

        

总不至于知道小芳好了,瞬间喜欢上她吧。

        

这怎么可能啊。

        

张支书想起两人结婚那天小芳说的话,“总不能小芳要跟你离婚吧?”

        

方剑平点头。

        

张支书瞠目结舌。

        

高素兰不禁问:“咋可能?”

        

她虽然不知道闺女对方剑平的喜欢是喜欢玩具的喜欢,还是姑娘家对情郎的喜欢,可闺女喜欢跟他在一块这点是真的。

        

小芳又没喜欢上别人,离什么婚。

        

方剑平:“她想早点生孩子。”

        

张支书想起他最初说的话,小芳担心生晚了生个小傻子,或者被人怀疑孩子傻的跟她以前一样。

        

“说心里话,能生我们也希望早点生。我和你婶五十多了。小芳这两年生孩子,说不定我们还能看到孩子成年,或者娶妻生子。这样我和你婶走的也安心。”

        

方剑平点头:“我知道。可是小芳这才刚刚正常一点,给她找对象这事,是不是过两年再说?”

        

张支书糊涂了,他到底怎么想的啊。

        

还是他自己压根没想好。

        

张支书决定试一试,“要不这样,你们俩先把离婚手续办了。咱不告诉外人。我呢,也好帮小芳找对象。以前怎么样你们以后还怎么样。等找到合适的,咱们就对外说你和小芳早离了。”

        

“没必要吧?”方剑平不禁皱眉。

        

张支书点头:“有必要。你俩虽然有名无实,可结婚证是真的。我一想到那个证,就不好给小芳找对象,总感觉犯法一样。”

        

高素兰担心离婚证领了,方剑平有了别的心思,小芳再没找到合适的可怎么办。

        

“老头子,要不年后再说?这都快过年了,上哪儿找去?”

        

张支书摇头:“你不懂,过年亲戚都过来才好打听。好比我回头让谢兰回娘家帮咱们打听打听。谢兰觉得小芳跟剑平结婚了,不愿帮咱打听,我咋说?离婚证领了,给谢兰一看肯定愿意。再比如来富家的,她们知道了也不会乱说。”

        

高素兰想想:“你要是这样说,这个婚还真得离。”

        

“不不,不是——”方剑平皱眉,不是说孩子吗,怎么说起离婚,“叔,我跟你们这样说是希望你们能出面跟大伙儿说,小芳还小,过几年再要孩子,别再催她。小芳一听到孩子就会忍不住多想,然后难过。”

        

张支书:“你不懂,像小草,人家问她都是问什么时候找对象。你和小芳离了婚,人家自然就不会再问你们什么时候要孩子。”

        

“可是你不是说不告诉别人。”

        

张支书道:“我告诉你五婶,或者来富家的,她们不往外说,别人上哪儿知道去。再说,你也说来富家的担心小芳。她知道你俩离婚了,以后自然也不好再问。”

        

方剑平想想,好有道理啊。

        

可是不对!

        

“小芳性格单纯,找对象这事不是打听打听就能打听到的。”

        

张支书笑看着他。

        

方剑平被看糊涂了,“怎么了?”

        

张支书:“听到你这话我很高兴,没想到你这么关心小芳。”

        

“我当然关心她。”

        

张支书点头:“我知道,你一直把小芳当成妹妹。要不这样,婚先不离,小芳这个对象你帮她挑?叔相信你的眼光。”

        

高素兰忍不住说:“剑平还是个孩子,又没干过这事,他会挑什么?别故意为难他。”

        

张支书:“剑平,这是故意为难你吗?”

        

方剑平笑道:“当然不是!”到底怎么想的啊。

        

还是他自己压根没想好。

        

张支书决定试一试,“要不这样,你们俩先把离婚手续办了。咱不告诉外人。我呢,也好帮小芳找对象。以前怎么样你们以后还怎么样。等找到合适的,咱们就对外说你和小芳早离了。”

        

“没必要吧?”方剑平不禁皱眉。

        

张支书点头:“有必要。你俩虽然有名无实,可结婚证是真的。我一想到那个证,就不好给小芳找对象,总感觉犯法一样。”

        

高素兰担心离婚证领了,方剑平有了别的心思,小芳再没找到合适的可怎么办。

        

“老头子,要不年后再说?这都快过年了,上哪儿找去?”

        

张支书摇头:“你不懂,过年亲戚都过来才好打听。好比我回头让谢兰回娘家帮咱们打听打听。谢兰觉得小芳跟剑平结婚了,不愿帮咱打听,我咋说?离婚证领了,给谢兰一看肯定愿意。再比如来富家的,她们知道了也不会乱说。”

        

高素兰想想:“你要是这样说,这个婚还真得离。”

        

“不不,不是——”方剑平皱眉,不是说孩子吗,怎么说起离婚,“叔,我跟你们这样说是希望你们能出面跟大伙儿说,小芳还小,过几年再要孩子,别再催她。小芳一听到孩子就会忍不住多想,然后难过。”

        

张支书:“你不懂,像小草,人家问她都是问什么时候找对象。你和小芳离了婚,人家自然就不会再问你们什么时候要孩子。”

        

“可是你不是说不告诉别人。”

        

张支书道:“我告诉你五婶,或者来富家的,她们不往外说,别人上哪儿知道去。再说,你也说来富家的担心小芳。她知道你俩离婚了,以后自然也不好再问。”

        

方剑平想想,好有道理啊。

        

可是不对!

        

“小芳性格单纯,找对象这事不是打听打听就能打听到的。”

        

张支书笑看着他。

        

方剑平被看糊涂了,“怎么了?”

        

张支书:“听到你这话我很高兴,没想到你这么关心小芳。”

        

“我当然关心她。”

        

张支书点头:“我知道,你一直把小芳当成妹妹。要不这样,婚先不离,小芳这个对象你帮她挑?叔相信你的眼光。”

        

高素兰忍不住说:“剑平还是个孩子,又没干过这事,他会挑什么?别故意为难他。”

        

张支书:“剑平,这是故意为难你吗?”

        

方剑平笑道:“当然不是!”到底怎么想的啊。

        

还是他自己压根没想好。

        

张支书决定试一试,“要不这样,你们俩先把离婚手续办了。咱不告诉外人。我呢,也好帮小芳找对象。以前怎么样你们以后还怎么样。等找到合适的,咱们就对外说你和小芳早离了。”

        

“没必要吧?”方剑平不禁皱眉。

        

张支书点头:“有必要。你俩虽然有名无实,可结婚证是真的。我一想到那个证,就不好给小芳找对象,总感觉犯法一样。”

        

高素兰担心离婚证领了,方剑平有了别的心思,小芳再没找到合适的可怎么办。

        

“老头子,要不年后再说?这都快过年了,上哪儿找去?”

        

张支书摇头:“你不懂,过年亲戚都过来才好打听。好比我回头让谢兰回娘家帮咱们打听打听。谢兰觉得小芳跟剑平结婚了,不愿帮咱打听,我咋说?离婚证领了,给谢兰一看肯定愿意。再比如来富家的,她们知道了也不会乱说。”

        

高素兰想想:“你要是这样说,这个婚还真得离。”

        

“不不,不是——”方剑平皱眉,不是说孩子吗,怎么说起离婚,“叔,我跟你们这样说是希望你们能出面跟大伙儿说,小芳还小,过几年再要孩子,别再催她。小芳一听到孩子就会忍不住多想,然后难过。”

        

张支书:“你不懂,像小草,人家问她都是问什么时候找对象。你和小芳离了婚,人家自然就不会再问你们什么时候要孩子。”

        

“可是你不是说不告诉别人。”

        

张支书道:“我告诉你五婶,或者来富家的,她们不往外说,别人上哪儿知道去。再说,你也说来富家的担心小芳。她知道你俩离婚了,以后自然也不好再问。”

        

方剑平想想,好有道理啊。

        

可是不对!

        

“小芳性格单纯,找对象这事不是打听打听就能打听到的。”

        

张支书笑看着他。

        

方剑平被看糊涂了,“怎么了?”

        

张支书:“听到你这话我很高兴,没想到你这么关心小芳。”

        

“我当然关心她。”

        

张支书点头:“我知道,你一直把小芳当成妹妹。要不这样,婚先不离,小芳这个对象你帮她挑?叔相信你的眼光。”

        

高素兰忍不住说:“剑平还是个孩子,又没干过这事,他会挑什么?别故意为难他。”

        

张支书:“剑平,这是故意为难你吗?”

        

方剑平笑道:“当然不是!”到底怎么想的啊。

        

还是他自己压根没想好。

        

张支书决定试一试,“要不这样,你们俩先把离婚手续办了。咱不告诉外人。我呢,也好帮小芳找对象。以前怎么样你们以后还怎么样。等找到合适的,咱们就对外说你和小芳早离了。”

        

“没必要吧?”方剑平不禁皱眉。

        

张支书点头:“有必要。你俩虽然有名无实,可结婚证是真的。我一想到那个证,就不好给小芳找对象,总感觉犯法一样。”

        

高素兰担心离婚证领了,方剑平有了别的心思,小芳再没找到合适的可怎么办。

        

“老头子,要不年后再说?这都快过年了,上哪儿找去?”

        

张支书摇头:“你不懂,过年亲戚都过来才好打听。好比我回头让谢兰回娘家帮咱们打听打听。谢兰觉得小芳跟剑平结婚了,不愿帮咱打听,我咋说?离婚证领了,给谢兰一看肯定愿意。再比如来富家的,她们知道了也不会乱说。”

        

高素兰想想:“你要是这样说,这个婚还真得离。”

        

“不不,不是——”方剑平皱眉,不是说孩子吗,怎么说起离婚,“叔,我跟你们这样说是希望你们能出面跟大伙儿说,小芳还小,过几年再要孩子,别再催她。小芳一听到孩子就会忍不住多想,然后难过。”

        

张支书:“你不懂,像小草,人家问她都是问什么时候找对象。你和小芳离了婚,人家自然就不会再问你们什么时候要孩子。”

        

“可是你不是说不告诉别人。”

        

张支书道:“我告诉你五婶,或者来富家的,她们不往外说,别人上哪儿知道去。再说,你也说来富家的担心小芳。她知道你俩离婚了,以后自然也不好再问。”

        

方剑平想想,好有道理啊。

        

可是不对!

        

“小芳性格单纯,找对象这事不是打听打听就能打听到的。”

        

张支书笑看着他。

        

方剑平被看糊涂了,“怎么了?”

        

张支书:“听到你这话我很高兴,没想到你这么关心小芳。”

        

“我当然关心她。”

        

张支书点头:“我知道,你一直把小芳当成妹妹。要不这样,婚先不离,小芳这个对象你帮她挑?叔相信你的眼光。”

        

高素兰忍不住说:“剑平还是个孩子,又没干过这事,他会挑什么?别故意为难他。”

        

张支书:“剑平,这是故意为难你吗?”

        

方剑平笑道:“当然不是!”到底怎么想的啊。

        

还是他自己压根没想好。

        

张支书决定试一试,“要不这样,你们俩先把离婚手续办了。咱不告诉外人。我呢,也好帮小芳找对象。以前怎么样你们以后还怎么样。等找到合适的,咱们就对外说你和小芳早离了。”

        

“没必要吧?”方剑平不禁皱眉。

        

张支书点头:“有必要。你俩虽然有名无实,可结婚证是真的。我一想到那个证,就不好给小芳找对象,总感觉犯法一样。”

        

高素兰担心离婚证领了,方剑平有了别的心思,小芳再没找到合适的可怎么办。

        

“老头子,要不年后再说?这都快过年了,上哪儿找去?”

        

张支书摇头:“你不懂,过年亲戚都过来才好打听。好比我回头让谢兰回娘家帮咱们打听打听。谢兰觉得小芳跟剑平结婚了,不愿帮咱打听,我咋说?离婚证领了,给谢兰一看肯定愿意。再比如来富家的,她们知道了也不会乱说。”

        

高素兰想想:“你要是这样说,这个婚还真得离。”

        

“不不,不是——”方剑平皱眉,不是说孩子吗,怎么说起离婚,“叔,我跟你们这样说是希望你们能出面跟大伙儿说,小芳还小,过几年再要孩子,别再催她。小芳一听到孩子就会忍不住多想,然后难过。”

        

张支书:“你不懂,像小草,人家问她都是问什么时候找对象。你和小芳离了婚,人家自然就不会再问你们什么时候要孩子。”

        

“可是你不是说不告诉别人。”

        

张支书道:“我告诉你五婶,或者来富家的,她们不往外说,别人上哪儿知道去。再说,你也说来富家的担心小芳。她知道你俩离婚了,以后自然也不好再问。”

        

方剑平想想,好有道理啊。

        

可是不对!

        

“小芳性格单纯,找对象这事不是打听打听就能打听到的。”

        

张支书笑看着他。

        

方剑平被看糊涂了,“怎么了?”

        

张支书:“听到你这话我很高兴,没想到你这么关心小芳。”

        

“我当然关心她。”

        

张支书点头:“我知道,你一直把小芳当成妹妹。要不这样,婚先不离,小芳这个对象你帮她挑?叔相信你的眼光。”

        

高素兰忍不住说:“剑平还是个孩子,又没干过这事,他会挑什么?别故意为难他。”

        

张支书:“剑平,这是故意为难你吗?”

        

方剑平笑道:“当然不是!”到底怎么想的啊。

        

还是他自己压根没想好。

        

张支书决定试一试,“要不这样,你们俩先把离婚手续办了。咱不告诉外人。我呢,也好帮小芳找对象。以前怎么样你们以后还怎么样。等找到合适的,咱们就对外说你和小芳早离了。”

        

“没必要吧?”方剑平不禁皱眉。

        

张支书点头:“有必要。你俩虽然有名无实,可结婚证是真的。我一想到那个证,就不好给小芳找对象,总感觉犯法一样。”

        

高素兰担心离婚证领了,方剑平有了别的心思,小芳再没找到合适的可怎么办。

        

“老头子,要不年后再说?这都快过年了,上哪儿找去?”

        

张支书摇头:“你不懂,过年亲戚都过来才好打听。好比我回头让谢兰回娘家帮咱们打听打听。谢兰觉得小芳跟剑平结婚了,不愿帮咱打听,我咋说?离婚证领了,给谢兰一看肯定愿意。再比如来富家的,她们知道了也不会乱说。”

        

高素兰想想:“你要是这样说,这个婚还真得离。”

        

“不不,不是——”方剑平皱眉,不是说孩子吗,怎么说起离婚,“叔,我跟你们这样说是希望你们能出面跟大伙儿说,小芳还小,过几年再要孩子,别再催她。小芳一听到孩子就会忍不住多想,然后难过。”

        

张支书:“你不懂,像小草,人家问她都是问什么时候找对象。你和小芳离了婚,人家自然就不会再问你们什么时候要孩子。”

        

“可是你不是说不告诉别人。”

        

张支书道:“我告诉你五婶,或者来富家的,她们不往外说,别人上哪儿知道去。再说,你也说来富家的担心小芳。她知道你俩离婚了,以后自然也不好再问。”

        

方剑平想想,好有道理啊。

        

可是不对!

        

“小芳性格单纯,找对象这事不是打听打听就能打听到的。”

        

张支书笑看着他。

        

方剑平被看糊涂了,“怎么了?”

        

张支书:“听到你这话我很高兴,没想到你这么关心小芳。”

        

“我当然关心她。”

        

张支书点头:“我知道,你一直把小芳当成妹妹。要不这样,婚先不离,小芳这个对象你帮她挑?叔相信你的眼光。”

        

高素兰忍不住说:“剑平还是个孩子,又没干过这事,他会挑什么?别故意为难他。”

        

张支书:“剑平,这是故意为难你吗?”

        

方剑平笑道:“当然不是!”到底怎么想的啊。

        

还是他自己压根没想好。

        

张支书决定试一试,“要不这样,你们俩先把离婚手续办了。咱不告诉外人。我呢,也好帮小芳找对象。以前怎么样你们以后还怎么样。等找到合适的,咱们就对外说你和小芳早离了。”

        

“没必要吧?”方剑平不禁皱眉。

        

张支书点头:“有必要。你俩虽然有名无实,可结婚证是真的。我一想到那个证,就不好给小芳找对象,总感觉犯法一样。”

        

高素兰担心离婚证领了,方剑平有了别的心思,小芳再没找到合适的可怎么办。

        

“老头子,要不年后再说?这都快过年了,上哪儿找去?”

        

张支书摇头:“你不懂,过年亲戚都过来才好打听。好比我回头让谢兰回娘家帮咱们打听打听。谢兰觉得小芳跟剑平结婚了,不愿帮咱打听,我咋说?离婚证领了,给谢兰一看肯定愿意。再比如来富家的,她们知道了也不会乱说。”

        

高素兰想想:“你要是这样说,这个婚还真得离。”

        

“不不,不是——”方剑平皱眉,不是说孩子吗,怎么说起离婚,“叔,我跟你们这样说是希望你们能出面跟大伙儿说,小芳还小,过几年再要孩子,别再催她。小芳一听到孩子就会忍不住多想,然后难过。”

        

张支书:“你不懂,像小草,人家问她都是问什么时候找对象。你和小芳离了婚,人家自然就不会再问你们什么时候要孩子。”

        

“可是你不是说不告诉别人。”

        

张支书道:“我告诉你五婶,或者来富家的,她们不往外说,别人上哪儿知道去。再说,你也说来富家的担心小芳。她知道你俩离婚了,以后自然也不好再问。”

        

方剑平想想,好有道理啊。

        

可是不对!

        

“小芳性格单纯,找对象这事不是打听打听就能打听到的。”

        

张支书笑看着他。

        

方剑平被看糊涂了,“怎么了?”

        

张支书:“听到你这话我很高兴,没想到你这么关心小芳。”

        

“我当然关心她。”

        

张支书点头:“我知道,你一直把小芳当成妹妹。要不这样,婚先不离,小芳这个对象你帮她挑?叔相信你的眼光。”

        

高素兰忍不住说:“剑平还是个孩子,又没干过这事,他会挑什么?别故意为难他。”

        

张支书:“剑平,这是故意为难你吗?”

        

方剑平笑道:“当然不是!”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