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在教室吸h&刘海瑞下面的又粗又大

      

昏暗的房间里。

        

冯凯被绑在床上,不断地挣扎,眼神惊恐不安。

        

屋外。

        

周洋喝了点白酒,醉醺醺的,眼神迷离,整个人摇摇晃晃地慢慢走了进来。

        

他说着胡话,声音透露着一股干涩感。

        

宋依依咽了咽口水。

        

她很兴奋!

        

这是一种仿佛从内心深处汹涌起来,又仿佛是源自于女性本能的一种恶趣味。

        

她自己也说不出来怎么回事……

        

很刺激!

        

太刺激了!

        

“哭什么哭,生个孩子,就……好了……”

        

周洋来到床前,先是看了一眼窗上挣扎的冯凯,然后用夹杂着土味的普通话嘟囔了一句。

        

嘟囔完了以后,他目光呆滞地看着冯凯!

        

“扑上去!周导,我觉得你现在就扑上去!”

        

“不要怜惜他,狠狠地扑上去!”

        

宋依依胸脯不断地跳动。

        

她激动得脸色潮.红,甚至压抑不住心中的情绪,忍不住地开始催促了起来。

        

冯凯目光惊恐地看着周洋……

        

这家伙特么不会来真的吧?

        

他看着周洋目光呆滞,不断地嘟囔着什么,然后仿佛一个野蛮人一样盯着自己看了许久……

        

越看,冯凯越觉得毛骨悚然……

        

随后……

        

他看到周洋爬上床,随后猛地加快了速度,作势就要扑上来……

        

草!

        

就在这个时候……

        

“呕!”

        

突然,本来沉浸在状态中的周洋猛地一阵干呕,紧接着离开了床,整张脸脸色惨白地蹲在了地上。

        

干呕了好久以后,他这才摇摇头。

        

“对不起,冯导,我……太恶心,不拿你示范了,还是拿枕头吧。”

        

平日里能完全沉浸入黄德贵身份中的周洋,此时此刻非常出戏,感觉胃部一阵翻腾。

        

“别啊,周导,我觉得挺好……”宋依依突然觉得失望,他下意识地摇摇头“这刚到精彩部分呢!”

        

“还是算了吧,宋小姐,你帮我看看这些标签,你觉得这些标签里面描述的内容怎么样……”周洋摇了摇头,随后指了指床上的各种标签。

        

“……”

        

宋依依本来点燃的情绪瞬间又萎靡了下去。

        

看着这些标签以后,宋依依开始恍惚了起来,随后终于压下那种遗憾的恶趣味,开始认真地跟周洋讨论起来女性在遭受侵害时候的反应和表现……

        

聊着聊着……

        

当看到周洋正拿起笔记本,非常认真在记着,神情似懂非懂的侧脸的时候。

        

宋依依心中略微闪过一些微妙的情绪。

        

随后,她看着周洋。

        

“周导……”

        

“额?”

        

“你没听明白吗?”

        

“不太懂……不太立体,不过琢磨一会应该能懂了。”周洋没有理会宋依依的话,而是继续盯着笔记本。

        

“既然这样的话,要不……我给你示范一下?”宋依依咬着嘴唇,俏脸上闪过一丝红晕。

        

“啊?”

        

“事先说好,这只是示范!你不能弄伤我!”

        

“哦。”

        

刚被解开绳索的冯凯听到这句话的瞬间,整个人都瞪大眼睛死死地盯着周洋。

        

特么!

        

这家伙是故意的吧?

        

这家伙是装的吧?

        

…………………………

        

第二天的阳光照在了这片大地上。

        

清水村以周洋住的地方为界线,向着周围拉开了一根根隔离带。

        

《乌鸦》拍摄的剧情发生点,就是隔离带里的范围。

        

村民们除了看着工作人员指指点点以外,对此倒是没有任何意见。

        

他们反而非常好奇,有些争先恐后想看看电影怎么拍的趋势,特别是那帮半大不大的孩子们,不止一次地在隔离带旁的摄影师边上转悠,在见摄影师在拍自己以后,他们瞬间摆出了各种各样的古怪的姿势,做着一個个鬼脸不断地咯咯咯笑着……

        

除了好奇以外,他们还想碰碰运气。

        

今天的时候……

        

村长将大伙全部叫到了空地里来,宣布每一户村民都能分到一百块与一千块不等的拍摄补助,而代价仅仅是腾出一部分屋子用于拍摄需要,如果运气好能在镜头里能被拍到的话,他们还能额外再拿三百块钱的片酬。

        

这些钱在这个闭塞的小村里,无疑一笔很恐怖的巨款,电影还没拍呢,很多人就眼巴巴地守在隔离带前,希望镜头能在他们身边多扫一下。

        

在这期间,还出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很多人都会有一种农村人很淳朴、团结,并且憨厚老实的刻板印象。

        

然而当牵扯到几块钱利益的时候,你才会发现这种憨厚老实完全是假的,而且充满着复杂的人情世故。

        

王帅给村民们补贴的时候,本意是挨家挨户都补贴一些,最少是一百块是要的。

        

但是当真正分配下来的时候,在人群中蹲着的周洋发现跟村长关系稍微好的那些人,会分到多一点的钱,跟村长关系不一般的,就分得少一点……

        

而那些平日里不太会来事,老实巴交的边缘村民,甚至一分钱都分不到,跟村长一说,村长最终说了一句“你们这里划不到啊,没办法,这样吧,你们也是村里的一员,我给你五十吧!”

        

周洋亲眼见到这一幕,心中无端端就有些不舒服的感觉。

        

因为利益而发生矛盾的事情在村子里并不少。

        

在中午的时候,几个青年在隔离带边上突然大打出手,一边打还一边用非常难听的话骂对方的十八代女性祖宗,如果不是剧组的保安人员意识到情况不对,及时拦住的话,恐怕会出现流血事件。

        

当双方坐下来一经询问才知道,起因竟然是一个青年站在隔离带边上稍微近了一点,另一个青年觉得他挤了自己本该站着的位置,于是瞬间就推搡了起来……

        

晚上的时候村子还在祠堂前由村长带头进行了一次调解会,调解会上,不但几个青年吵起来,一些老人们也跟着吵了起来,本来是调节青年的矛盾的,但调节着调节着,瞬间就变成了为什么他能被隔离带给拉到,我们却拉不到这样的争论,甚至一度骂了起来,最后还是村长拍了拍桌子才压下去,当天回事的时候,又因为一些隔离带的鸡毛蒜皮小事几个老人打了起来,甚至大半夜往人家家里泼尿……

        

这种啼笑皆非的事情在旁人看来非常无理头。

        

就为了几百块,这值得吗?

        

但周洋却对《乌鸦》这部电影的剧本有一种更深刻的理解。

        

他突然意识到整个村子,其实就是一个小社会,而村长就是这个社会里的土皇帝,掌控着村里的生杀大权……

        

可惜……

        

周洋没办法改变这个村里的现状。

        

而且,此时此刻周洋最关注的点并不是村里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是他对自己的表演产生了一种非常深刻的自我怀疑。

        

“周导,晚上再练练?这一次,我保证不笑场!”

        

晚上八点钟。

        

宋依依来到周洋的屋前的院子里,她眨着眼睛,俏皮地看着周洋。

        

冯凯跟在后面扛着摄影机,不知怎的,整个人像极了非常敞亮的电灯泡。

        

“哦。”

        

周洋的表情很严肃,看到宋依依以后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那种热情,只是站起来,将两人迎到了屋子里。

        

昨天的那场演习,或者说跟宋依依的练习周洋是很不满意的。

        

宋依依要么在咯咯咯笑,要么就是躺在床上翻来翻去,完全没有一种即将被施暴的那惊慌感和绝望感。

        

他觉得宋依依的态度非常不端正,完全就没有一个演员最基本的专业素养。

        

这导致了周洋完全进不了状态,整个人的割裂感十足,演着演着,就突然意识到自己是周洋并不是黄德贵。

        

冯凯看到周洋那半死不活,似乎非常不开心的表情,顿时恨不得拉开周洋,自己跑上去替代周洋。

        

今天宋依依上身穿了一件休闲西装外套,下身穿着灰色的格纹半身裙,坐在床上,翘起那一双穿着黑丝的长腿,顺着长腿边缘往上,竟有种说不出来的神秘感,让人忍不住想到某些视频中那些痴汉撕袜的刺激感。

        

妈的!

        

周洋不会来这一出吧!

        

“可以开始了吗?周导?”

        

“开始吧!冯导,辛苦你了……”

        

“ok。”

        

周洋走出屋外,稍稍地调整了一下状态,接着再次摇摇晃晃地走了进来……

        

宋依依看这周洋,眨着天真无邪的眼睛,躺在床上,脸色潮红,似乎又在憋着笑。

        

然后……

        

她看到周洋木讷地来到床上,痴呆地紧着自己一会……

        

随后。

        

“噗嗤!”

        

“对不起,我下次注意……”

        

“……”

        

“噗嗤!”

        

“对不起,我……再来一次!”

        

“……”

        

“对不起……周导,再给我一次机会!”

        

“……”

        

夜深了。

        

最后心中火气爆到了极致,他觉得自己完全是在浪费时间。

        

他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压住了那种情绪。

        

他不知道宋依依有什么好笑的!

        

既然没有做好准备,就不要来找自己好吗?

        

这样耽误大家的时间。

        

“宋小姐,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好吧,那明天再过来?”

        

“哦。”

        

周洋冷着脸送宋依依离开。

        

…………………………

        

接下来的几天,周洋感觉自己的耐心被挑战到了极致。

        

宋依依总会有事没事地找他,跟他聊表演,顺便吃顿晚饭。

        

起初是冯凯一起跟着过来的,但是最后宋依依竟然独自一个人过来了,而且来得非常准时,都是在饭点过来。

        

聊表演的时候,周洋很认真在听,宋依依确实有很多过人的独到见解,周洋觉得获益良多。

        

但是在模拟的时候,周洋总觉得宋依依在折磨自己。

        

她完全没有一个电影人应该有的态度。

        

周洋觉得她看自己非常努力的沉浸式表演,仿佛就是在看笑话,看什么有趣的东西!!

        

“宋小姐!”

        

“宋小姐!我希望伱不要再浪费我们时间了!”

        

“如果单纯只是是吃顿饭的话我很欢迎,如果你跟我讨论表演的话,我也很欢迎,但如果你依旧是这种态度找我来练习,我跟你说实话,我心中非常反感!你完全没有一个电影人应该有的态度!”

        

“还有,下次,你要么带冯导过来,要么带王导过来……如果你一个人过来的话,恕不招待!连个拍摄的人都没有,我们怎么知道自己哪里演不够好?”

        

“明天就要正式开拍了,我其实不希望因为这些事而让大家闹得不愉快,毕竟是男女主角,但我实在是憋不住心里话,我情商一向来都挺低的,对不起,宋小姐,如果让你生气了,我给你说声抱歉……”

        

“……”

        

……………………

        

“啥玩意?”

        

“周导把宋小姐给骂哭了?”

        

“……”

        

半夜。

        

最近一直酸溜溜的冯凯突然听到了一阵哭声。

        

当知道事情来龙去脉以后,他彻底懵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