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荡的小妾h&屁股撅起来再浪一点

没什么好犹豫的,高莉莉,已经没有选择了。

        

她已经身处地狱,甚至不抱任何希望了,现在,有一条通天之途摆在眼前,不管这其中是否有什么阴谋诡计,她都要选择,这是她唯一翻身,改变现在悲惨命运的机会。

        

甚至,按照鬼面龙王所说,很可能,这不仅仅是改变命运,更是,能够让她和吴泪站在同一起跑线,甚至,俯瞰吴泪的机会。

        

她,凭什么不要。

        

至于会不会付出什么,她,命都要没了,还怕什么?

        

高莉莉看向鬼面龙王,没有了丝毫的犹豫,轻轻点头,道:“我跟你走。”

        

鬼面龙王笑了,点头道:“高姑娘明智,一定会不虚此行的。”

        

高莉莉想了想看着鬼面龙王道:“具体,需要我做些什么吗?”

        

做什么,总要有个心理准备才好,既然是难得的机会,高莉莉,就不想放弃,想要做的完美。

        

鬼面龙王却是摇了摇头,道:“那就不是我能知道的事情了,我家尊上,鬼神莫测,你需要做什么,那是他来安排的事情,当然,你也不用担心,我家尊上,从来都是根据每个人的价值和能力分配任务的,他既然让你去帝都,那就是有你能够做到的事情,高姑娘,如果没什么事,请去梳洗打扮,咱们好尽快出发。”

        

高莉莉闻言,直接转身,就去梳洗打扮了。 

        

而鬼面龙王,坐在椅子上,轻轻笑了起来,看着众人惶恐不安的样子,笑道:“都坐,都坐,不想坐的话,站着也行,不用那么害怕,我一开始就说了,我呢,是很讲道理的,也是很绅士的,所以,不用怕,都坐吧。”

        

其他人也不敢反驳什么,有座位的忐忐忑忑的坐下,没有座位的,站在那里也是大气都不敢喘,房间里,一时之间,陷入了难得的安静。

        

当然,除了安静,就是各种复杂的心思了。

        

事到如今,谁都看得出来,高莉莉,翻身了。

        

彻彻底底的翻身了,而且,这一次的翻身之后,恐怕,比曾经,只强不弱啊。

        

这谁能想到呢,明明已经那么小心翼翼了,明明已经是九死一生,几乎不可能翻身的局面了,谁知道,这中间,竟然会冒出这么一个人来。

        

谁能想到,高莉莉竟然还有这么大的利用价值呢。

        

如果说之前他们不相信鬼面龙的话,那现在,已经由不得他们不相信了,一个说杀人就能杀人的存在,一个杀了人还能谈笑风生的存在,一个只是鼻梁上的一个金丝眼镜都近千万的存在,这,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够想象的。

        

相比这些人的忐忑不安,高母则是心花怒放。

        

从地狱重新回到天堂,天上掉馅饼,就是这种感觉吧。

        

高母此刻看着鬼面龙王,殷勤的是不能再殷勤了。

        

“这位大人,我给您倒杯茶喝吧,您帮了我们家这么大的忙,实在是招待不周,对不住您了。”

        

说着,就要去倒茶。

        

鬼面龙王笑脸不变,摇头道:“不麻烦了,我不渴,而且,我也没帮什么忙,我呢,从来的时候就说了,我只是奉命行事,带高姑娘回帝都见尊上,至于其他的事情,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一切,都要讲道理的嘛。”

        

高母重重点头,笑着道:“是,是,是,就是要讲道理的,但是他们啊,根本就不听我们的道理,现在好了,您给了我女儿一份富贵,这我们家的事啊,总算是解决了,这可是救了我们全家的命啊。”

        

“您是不知道,这几天我们是怎么过来的,哎,这些天啊,这些人,差点没把我们逼死,您刚刚也都看到了,我们这一家人,都有多惨了,可他们咄咄逼人,实在是太过分了,如果不是您来了,我们啊,恐怕是没什么好下场了,所以无论如何,还是要感谢您的。”

        

鬼面龙王看着高母谄媚的表情,微微一笑,摇头道:“客气了,我也没做什么,是他们,不讲道理在先,当然,你们的事情,还是要你们自己解决的,我呢,不会帮助你们还账,也不会阻止他们要账,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这一点,谁也说不出什么来,对吧。”

        

现在鬼面龙王说什么高母都不可能反对,帮不帮他们还账,阻不阻止别人要账,还有什么区别吗?

        

高莉莉只要翻身了,一切,都不是问题了。

        

而高母,到现在还是没想起来,她已经彻底伤了高莉莉的心了,他们高家和高莉莉已经断绝关系了,高莉莉,会不会帮他们还账,不好说。

        

就看高莉莉刚刚都不理我他们,恐怕,事情就可能有变数的。

        

鬼面龙王这时候看着要债的众人笑道:“知道你们担心什么,我呢,再次重申一遍,你们要账,是你们的权力,毕竟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嘛,这一点,放心,我不会阻止。”

        

“哦,对了,包括这个死掉的人,虽然这个人不讲道理,不是什么好东西,可该还的钱,那还是要还的嘛,所以,麻烦你们通知他的家人,让他们重新换个人来要账,至于他死掉这件事,呵呵,我就不赔偿什么了,那是他错了,所以他该死。”

        

这话说的,让人是头皮发麻。

        

杀了人家了,还来一句,人家错了,所以人家该死,鬼面龙王这逻辑,也是没谁了。

        

看着讲道理,可是听着听着就感觉,这道理,没得讲了。

        

或许,鬼面龙王,他讲的只是自己的道理罢了。

        

其他人也不敢反驳,沉默无言。

        

鬼面龙王这时候却看向了高母,轻轻一笑,道:“听说,吴泪是你的女婿?而且,他和高莉莉离婚,也是你们全家人鼓动的?我这些年,倒是没有见过吴泪,虽然不知道他变成了什么样子,但是,能让你们这么反感他,看不上他,想来,他做的挺不好的吧。”

        

终于,提到吴泪了。

        

高母的脸色一变,小心翼翼的看着鬼面龙王,不知道该说什么。

        

吴泪,不简单,这一点,她已经知道的一清二楚了。

        

可是,鬼面龙王什么意思?

        

他想听什么呢?

        

高母想到了刚刚鬼面龙王说的话,似乎,他们和吴泪有仇吧,这次带高莉莉走,也是为了报复吴泪。

        

但是,她也不敢太肯定,所以小心翼翼的看着鬼面龙王,道:“这位大人,不知道,不知道您和吴泪是什么关系呢?”

        

鬼面龙王哑然失笑,摇头道:“以前有关系,早就没有了,刚刚的话你也听到了,我家尊上,现在最恨的就是吴泪了,所以,有什么你直说就是,不用考虑别的,当然,如果你觉得不方便,那,不说也没关系的,我只是随口一问而已。”

        

他家尊上,最恨吴泪?

        

高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了。

        

想要巴结讨好人,肯定要顺着人家的意思来了。

        

更何况,她是真的恨死吴泪了。

        

之前知道吴泪有这么大的能量后,后悔是真的,可现在,后悔无用,而且,有这么厉害的仇人,为了对付吴泪,要帮高莉莉重新站起来,这可是贵人啊。

        

于是,高母咬了咬牙,开始说起她对吴泪的愤怒和恨。

        

添油加醋的那种。

        

就指望着能够让鬼面龙王开心,然后,稍微给他们点好处,就够他们享用不尽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