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嫩嫩的小屁股的图片&狠狠的吸奶头小说

        

五爪的赤龙洒下火雨在漆黑的天空中飞舞,污秽的大地在火焰的灼烧下得到净化。

        

手持长刀的冷漠青年,带着吟吟笑容的黑衣少女,悬浮在火海之上,互相对视。火焰,因两人彼此杀意的碰撞而摇曳。

        

不得不说,    在场景渲染这块,决战的氛围已经拉满。

        

如果这场战斗存在着见证之人,并且将其流传到后世的话,人们会如何将其润色、传颂呢?

        

估计会将谢铭形容成为了世界而战的正义战士,将潘朵拉形容成无恶不作的魔女,让她成为第二个嫉妒魔女吧?

        

还可能因为潘朵拉占据的是莎缇拉的身体,从而继续对半精灵进行迫害和歧视。

        

不过这点倒是不用担心,毕竟所谓的迫害和歧视都是从当权者有意放纵的谣言所开始的。换言之,只要当权者有意控制引导,那么就不可能出现这种全民歧视的情况。

        

归根到底,所谓的歧视只是一种矛盾转移的方法,一种让群众宣泄生活情绪的路径。如果不是潘朵拉一直在搞事情,人们对嫉妒魔女的恐惧和仇恨根本不可能持续这么久。

        

从这点来看的话,其实当权者和潘朵拉其实也不对付。毕竟在潘朵拉的操作下,他们根本没有办法把‘矛盾’从嫉妒魔女身上转走。

        

不过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太多的意义。

        

潘朵拉已经得到了她算计数百年的结果,而谢铭也成功的将局势诱导到了已经可以说是最佳的状态。 

        

到了现在这个局面,阴谋什么的已经派不上任何用场。现在能够决定胜败的因素,只剩下力量。

        

是潘朵拉先将谢铭给拖死,还是谢铭能够支撑到德莱格将污泥烧尽后,断开潘朵拉与权能世界之间的链接。

        

实话实说,这并不是一件十拿十稳的事情。

        

德莱格的焱火虽然能以欲望为燃料燃烧,但这其中需要一个相对漫长的加速、净化的过程。而火焰要面对的,是从古至今所有智慧生命所产出的欲望。

        

虽然没有办法继续补充,但这欲望之泥的‘质’和‘量’是相当惊人的。在这庞大的基数面前,    德莱格的火焰顶多算是一根火柴。

        

星火可燎原,    但需要时间和发展。争取到这燎原的时间,便是谢铭该做的事情。

        

谢铭很强,完全展现实力的他可以一刀砍死潘朵拉。可紧接着,欲望之泥就会诞生出另一个潘朵拉。

        

他可以砍死一千个、一万个、十万个。可,如果数量再继续往上增加呢?

        

百万个、千万个,亿个……谢铭能坚持到那个时候吗?

        

进阶四阶后,图录和世界树的融合足以让他任意挥霍灵力,但现在这份能量并不是一个人在用,是三方都在用。

        

德莱格在用,欧提努斯、万由里和凛弥在用。尤其是后者的用量,占据了绝大部分。

        

保护整个加护世界不被权能世界侵蚀,用掉了一部分。随时准备控制、支撑整个世界不分裂,又要准备出一大部分。

        

相当于千兆网中的900百兆已经被占据,剩下的100兆小水管还得留给德莱格一部分,留给谢铭自己使用的可谓是少之又少。

        

简单来说,谢铭现在只能用自己身体内的能量来和潘朵拉战斗。

        

一个是魔槽固定,每用一次量都会减少。另一个是量不会减少,但是魔槽上限在不断加快缩减。两者相互比较起来,其实还是谢铭处于劣势当中。

        

正是因为潘朵拉理解了这点,    所以在被谢铭阻拦之后,    还能露出如此淡定的微笑。

        

在她看来,眼前这个男人顾及的东西实在太多了。明明随时都可以挣脱那些捆住手脚的锁链,    却甘愿被其束缚。

        

“谢铭你…还真是愚蠢啊。”

        

数量突破了千级抵达万级的不可视之手从泥海之中探出,如同触手般裹向谢铭。但作为代价,潘朵拉的身体也开始碎裂崩溃。

        

但对于已经完全舍弃了肉身融入泥海的她来说,现在她的人型身体只不过是一个终端,方便操控力量和对话而已。

        

崩溃的部分,只需要及时用泥给填补上就行。身体的任何部分,都能够用欲望之泥来替代。

        

“什么东西值得你如此奋战?”

        

虽然及时向后撤退,但刀芒依旧将潘朵拉从正中央斩开。但下一瞬间,潘朵拉就像是史莱姆一样,身体内部涌出了粘稠的黑泥。

        

黑泥以惊人的速度吞噬了刀气,也将裂开的身体重新粘合。

        

“你虽然不愿赞成我的计划,但你同样也没有反对的理由啊。你对这个世界来说仅仅是个过客,如果你不愿意让自己心爱的小半精灵、小女仆她们受到牵连,你完全可以带她离开啊。”

        

“这对你来说,是件非常简单的事情吧。又何必非要在这里拼上性命阻止我呢?”

        

“你算哪根葱?”

        

“什么?”

        

“我说,你算哪根葱?”

        

左手轻敲刀柄,妖刀的刀身开始震动。随之发散出的震荡波,将包围自己的不可视之手全部震碎。紧接着,又是一刀寒光将潘朵拉腰斩。

        

“为什么我要因为区区一只可怜的老鼠,而像落水狗一样带着爱蜜莉雅她们逃跑?”

        

刀速开始加快,潘朵拉的身体开始从两半变成四块,又从四块变成八块。但分散出的身体部位化为黑泥,分别凝聚成了一个又一个小潘朵拉。

        

暝·断空拔刀斩。

        

漆黑的刀环掠过周身的小潘朵拉,刀气将其彻底碾成了粉碎。没有办法,潘朵拉只能从底下燃着赤红之火的泥潭中重新塑造身体。

        

“嘿….这样啊。我完全没有看出来呢,没想到谢铭你居然是这么想的啊…..”

        

潘朵拉皮笑肉不笑的说道:“真是傲慢啊~”

        

“不,你错了。这并不是傲慢。”

        

刀影如光,刺穿了潘朵拉的身体。刀柄旋转,一团爆炎将潘朵拉炸碎。散着虹光的瞳孔再次锁定这打不死的敌人,谢铭冷冷的说道。

        

“我只是单纯的可怜你罢了。”

        

“傲慢的魔女将自己定位为万物的审判者。”

        

“强欲的魔女醉心于知识而不顾一切。”

        

“嫉妒的魔女渴求独一无二的爱。”

        

“愤怒的魔女用满腔的怒火去烧尽人间烧不尽的悲剧。”

        

“暴食的魔女终日无法填饱自己。”

        

“怠惰的魔女希望得到永眠。”

        

“色欲的魔女祈求人们撇弃幻想看到真正的自己。”

        

“虚饰的魔女,想要用谎言来创造自己追求的真实。”

        

谢铭眯着眼睛:“将虚饰化为真实,哪怕自己所说的只是空话,但只要将其实现了那便是真实。但与之相对,他人的真实将因为你的真实化为虚饰。”

        

“潘朵拉,你心里应该一直很愤怒吧。觉得明明自己和其他人一样同为魔女,为什么自己会被她们给放逐,得不到她们的承认。”

        

“现在我告诉你答案吧。因为其他魔女所追求的,都是真正的,所有人都承认的真实。”

        

“唯有你所追求的,是只有你自己承认的真实。”

        

“而在他人眼中,你的这份真实就和你的称呼一样,是虚饰的,是空无的。”

        

“所以你注定得到她们的承认,你注定得不到任何人的承认。”

        

“因为你追求的根本不是什么真实,而是能够让你自己得到满足的谎言罢了。”

        

“沉浸在谎言中的,可怜的老鼠。”

        

()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