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乡下柴房被老头玩弄/你扒开屁股让男生桶

       

庭院,雪花飞舞。

        

一袭淡紫长裙的高挑少女,正手持皮鞭,满脸得意地站在院子里,身前的地面上,是一截树枝。

        

披着同款雪白狐裘的宋如月母女,在丫鬟嬷嬷的簇拥下,站在屋檐下观看。

        

宋如月笑道:“美骄真厉害,巾帼不让须眉啊!”

        

其他丫鬟嬷嬷,也都随声附和称赞,赞不绝口。

        

但当洛青舟踏进院子时,这些声音突然又停了下来。

        

南宫美骄看到他后,脸上的得意瞬间变成了冷傲,收起皮鞭,扭着翘臀,转身回到了屋檐下。

        

宋如月脸上的笑容也冷了下来。

        

只有屋檐下那被秋儿和珠儿扶着的柔弱少女,依旧满脸笑意,眸子里满是柔和。

        

宋如月带着南宫美骄和一众丫鬟仆人,转身进了屋,在客厅落座。 

        

洛青舟停在庭院,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秦微墨在屋檐下轻声道:“姐夫,进来……”

        

当洛青舟走到近处时,这柔弱的少女目光柔柔地看了他一眼,低声轻笑:“姐夫,别怕,微墨会保护你的。”

        

洛青舟:“……”

        

少女掩嘴轻笑了一下,眼神示意他进屋。

        

洛青舟只得硬着头皮进去,走到坐在客厅主位的那名年轻美妇人面前,低头拱手道:“岳母大人,您唤青舟,有何吩咐?”

        

宋如月端着茶杯,低头慢条斯理地抿了一口,方抬头看着他道:“会作几首气势豪迈,最好是志向远大,建功立业,或者国家大事的诗词吗?”

        

洛青舟毫不迟疑道:“不会。”

        

“嗯?”

        

宋如月手中的茶杯一顿,随即又缓缓地放在了旁边的茶几上,目光冷冷地看着他道:“不会?”

        

洛青舟低头道:“青舟愚笨,的确不会。”

        

刚刚仔细想了想,他不能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这些诗词可是送给长公主的。

        

议论国家大事和战争的诗词,可不比那些风花雪月的诗词,万一作的不好,或者其中意思不对,被有心人揪住把柄,岂不是自讨苦吃?

        

反正他就一赘婿,也没有资格去见长公主,更没有资格去拍马屁,何必呢?

        

宋如月脸色沉了下来,目光不善地看着他。

        

秦微墨在一旁柔声开口道:“娘亲,每个人的文采风格不同,姐夫不擅长作那样的诗词,情有可原。刚刚美骄姐不是说了嘛,长公主也喜欢画,微墨可以作一副画,然后自己再想一首诗词题上去。虽然可能有些拿不出手,但总是一片心意,长公主应该不会怪罪的。到时候母亲再送一些别的礼物,锦上添花就是了。”

        

“哼!”

        

宋如月冷哼一声,翻了个白眼道:“某些人,养他不知道有何用。关键时候,连个弱女子都不如。”

        

南宫美骄坐在一旁喝着茶,满脸冷傲,一言不发。

        

洛青舟拱手低头,没有吭声。

        

宋如月见他不吭声,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心口气的一起一伏,正要拍桌子发怒时,秦微墨连忙又道:“娘亲,这样,到时候微墨画一幅画,让姐夫写一则小故事,或者写一首借景喻人的诗词。这样的话,应该也是可以的。”

        

宋如月冷哼讥讽:“他会吗?”

        

秦微墨看了堂下低头恭立的少年一眼,替他答道:“姐夫会。”

        

宋如月细柳眉一跳,眯眼看向她。

        

旁边坐着的南宫美骄,终于开口道:“微墨,你跟你家姐夫很熟吗?连这些都知道?”

        

秦微墨柔声道:“美骄姐,姐夫才华横溢,不光微墨知道,娘亲也知道。这秦府上下,大家都知道。”

        

“嗤,别加上我,我可不知道!”

        

宋如月嗤笑一声,别过脸去。

        

南宫美骄淡淡一笑:“才华横溢?如果真是才华横溢,不可能只拘泥于一种风格的。即便其他风格作的不好,也是能做出来的。微墨,别被人骗了。”

        

秦微墨柔柔一笑:“美骄姐,微墨心里有数的。”

        

南宫美骄蹙了蹙眉,目光重新看向了堂下站着的少年。

        

模样不错,可惜看着弱不禁风,比其他那些书生并没有多了什么不同的东西。

        

她是真想不明白,秦蒹葭怎么会跟这样的一个人成亲。

        

谷坌

        

更不明白,连身旁这位柔弱小表妹,看起来也被这家伙迷的神魂颠倒。

        

每次她来这里跟她说话时,都听她在讲她的这位小姐夫,而且每次提起他时,她的眼睛都是亮晶晶的。

        

仿佛除了这个家伙,她的心里就没有别的话题要讲了。

        

这家伙真有那么大的魅力?

        

她怎么看不出来?

        

“洛青舟!”

        

宋如月突然严厉发话:“微墨刚刚说的,你能做到吗?”

        

洛青舟沉默了一下,看向了旁边那個柔弱的少女,正要说话时,南宫美骄突然又道:“文人读书,并非只是为了吟作一些风花雪月的诗词。天下事,国家大事,你们都该关心。我听微墨说了你几首诗词,文采的确还过得去,不过立意都有些小家子气。除了无病呻吟,就是儿女情长。你若是能做一些志向远大,立意于国家的诗词,那才是真正的才子。”

        

宋如月冷着脸道:“美骄说的不错。洛青舟,你能不能作?”

        

洛青舟低头道:“青舟不……”

        

“你要是不能,现在就去我后花园去种花去!以后也不用读书了,好好去当个种花匠,让你那通房小丫头也去,以后你们主仆两人,都不能再踏出后花园半步!”

        

宋如月横眉冷对,疾言厉色。

        

洛青舟抬头看了她一眼,突然听到了她心头的话:【这笨蛋,我和微墨刚刚还在美骄的面前夸他,现在就要打我和微墨的脸了?他今日要是敢在外人面前丢我脸,我要他好看!】

        

秦微墨柔声开口道:“娘亲,即便你要姐夫作,也该给他几天时间的,哪有当场要求,就当场要姐夫作的。您……有些欺负人。”

        

“嗯?”

        

宋如月转头看向他,怒目而视道:“伱说我欺负这小子?”

        

随即又气又怒道:“你可知道,你周姨家的那赘婿每天是怎么过的?每天天不亮就要起床,去你周姨门外躬身候着,洗衣扫地,做牛做马,什么脏活累活都做。”

        

“你周姨那女儿还嫌弃他,连那些丫鬟都敢辱骂他,吃不饱,穿不暖。你周姨甚至还让他给你周姨抬轿子,驱赶马车,动不动就拿巴掌和鞭子伺候他。”

        

“人家府中的赘婿,哪个不是这样过的?比下人还不如,谁都能欺辱唾骂。”

        

“你再看看这小子,在我们府中过的是什么日子?那都是神仙日子!吃得好穿的好,每天除了读书什么事儿都不用做,还有通房小丫头伺候,还能有这么漂亮的娘子和岳……哼!他该烧香拜佛,阿弥陀佛!”

        

秦微墨低下头,不敢再吭声。

        

其实她心里知道,娘亲说的都对,其他府中入赘的进去的,都过的很不好,连那些丫鬟仆人都看不起。

        

可是……

        

在她心里,姐夫可不是普通赘婿能比的。

        

姐夫才华横溢,出口成章,能吟诗作词,能写精彩绝伦的小故事;人也好,性格也好,还能……保护她,让她开心。

        

反正姐夫就是好,她不允许别人欺负他。

        

娘亲也不行。

        

洛青舟见这位岳母大人气的脸色发白,一连串话说出来,身子都在颤抖。

        

她似乎又心疼自己的闺女,有些后悔,但气又没有发泄完,只能自己憋着。

        

秦二小姐为他说话后,被训斥的低下头,撅了撅小嘴,似乎有些不服气,还想再继续为他争辩。

        

眼看穿着同样雪白狐裘,同样美丽的母女两人似乎又要为他争吵,洛青舟只得开口打破了这紧张压抑的气氛,道:“岳母大人,青舟刚刚思考了一下,想起了一首诗,不知是否合适。”

        

宋如月气愤未平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坐在旁边的南宫美骄开口道:“念来听听。”

        

秦微墨也抬起头来。

        

宋如月突然道:“珠儿,去书房研墨,让秋儿记下来。他要是敢忽悠我,这就是他在秦府作的最后一首诗了!”

        

珠儿答应一声,连忙和秋儿一起进了书房。

        

洛青舟在心头暗叹了一声,酝酿了一下情感,方开口铿锵念道:“黄金错刀白玉装,夜穿窗扉出光芒。男儿蹉跎功未立,提刀独立顾八荒。京华结交尽奇士,意气相期共生死。千年史册耻无名,一片丹心报天子。尔来从军天汉滨,南山晓雪玉嶙峋。呜呼!楚虽三户能亡秦,岂有堂堂大炎空无人!”

        

这首诗语调铿锵有力,毫无停顿,一口气念完,他胸膛中竟不由自主升起一股豪迈壮志,热血激荡!

        

宋如月虽然没有立刻听明白,但一听这气势,心头顿时凛然,脸上的神色也变了。

        

秦微墨听完,小手不禁握紧,白皙的脸颊上忽地涌上了一抹激动的红晕,双眸波光流转,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要说话,但只是看向了旁边的紫裙少女。

0

更多精彩

No Image

人工心脏是心衰患者的生存希望

2022年4月7日 小羽 0

让人类拥有一颗“钢铁心”这个曾经的科幻已成为现实。4月5日,58岁的储先生正在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心血管病医院接受康复训练。 “精神状况很不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