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头被嘬得又大H&蜜桃臀受H

        

其它几个修为低的也都表示头晕,这时一个弟子突然扑通一声坐在地上,但醒了醒神又爬了起来,晃了晃头,似乎不太理解。

        

李绝然更是心惊,知道阵发的攻击终于开始了,抖手间祭起一件法宝,是一面铜镜,铜镜快速转动,并越转越大,越转越高,最后变成一丈大小,并散发出一道青蒙蒙的光柱,将众人照了进去,而马云腾、李绝然两人依然站在外面,两人如入定一般静静的立着,似乎在感知着什么东西。

        

马云腾很想攻击一下那件仙器的本体试试,但却一直未下定决心,这件仙器明显并非一般凡品,看样子要比师父心凡留给自己的绝大多数垃圾仙器都要好,如果仙器有足够灵性,自己攻击它时,它若本体反击,或者引发出阵法的杀招出来,自己恐怕就有可能要吃不了兜着走了。就算自己能扛过去,一定还会连累其他人,天香谷众弟子的修为实在是太低。

        

由于并不只关乎自己的安危,马云腾不太敢轻举妄动。与李绝然两人通过心神商量了半天,也不着头绪,而此时天上的血云似乎离地面越来越近。

        

两人也越来越焦躁,最后还是决定,由李绝然先出手,试探一下。两人老不出手也不是个办法。

        

李绝然略一沉思,手上显出一片银白色三角,这是李绝然的一件法宝叫箤星,掐动手诀,只见箤星散发出银色华光,膨胀成一个八楞锤的样式,李绝然舞动手诀,箤星划着一道银色光芒向阵心奔去。

        

只听一声轻脆的爆响,箤星重重击在阵心仙器上,居然被撞的粉碎,李绝然在撞击之前强行脱开了与箤星的联系,虽然法宝被废,但并未受到损伤。

        

这时天际间再次回荡起谢花女的笑声,笑声中充满了快意与不屑。

        

“哈哈哈……,你们不会就这点能耐吧!”

        

而阵心的花型仙器再次闪了一闪,只见血红的天空中,漫天出现一朵朵淡紫色的小花,如飞雪一般飘飘洒洒的落了下来。

        

赵潜猛的抽了抽鼻子,脸上现出奇怪的神色。

        

“好香啊,怎么这么香?”

        

马云腾、李绝然的神情越来越凝重,漫天的紫花如雪花般慢慢向下飘落,虽然还未落到地上,但香气已经越来越浓郁。血红的乌云翻腾涌动,在天香谷众人眼里,整个世界仿佛是红色的。

        

虽然还不明白这些飘落下来的紫花有什么用处,但马、李二人却均有一股不好的预感,含香血阵阵心仙器本体强悍之极,两人暂时还未想出更好的破解办法。

        

李绝然显然不死心,瞪着天空中赤红色仙器苦思,这时胡可儿缓缓走到二人身边,李绝然知他重伤在身,眼里流露出关切的神情。

        

胡可儿明白他的意思,微微一笑,摇了摇头,然后抬头看了看天空,略迟疑了一下,望向李绝然。

        

“师兄,你不觉的有点像血芯吗?”

        

李绝然一愣,接着露出恍然的神情,但忧色更重。

        

马云腾心中好奇,面带着疑问看着李、胡二人,李绝然转过头来,脸上的忧色一闪而过,解释说道:

        

“血芯是天龙谷有限的几件镇谷之宝,我二人久闻其名,但从未见过。”

        

说到这里顿了一顿,目光望向天空。

        

“只听说这件宝物是件品质极高的仙器,从上古传承下来,有非常厉害的异能,没想到今天居然撞上了。”

        

说到这里,李绝然叹了口气,马云腾知道他担心天香谷诸弟子,因为绝大多数弟子的修为实在是太低了。

        

但这样老是等待也不是办法,贸然攻击可能会引起阵法厉害的反击,但或许也能为破除阵法找到一条出路,任何事情都有其双面性。马云腾明白这一点,但事关整个天香谷诸人的安危,所以才让他犹豫不觉,眼看着阵法的攻势似乎开始发动,背水一战,就无法也不能顾忌太多,马云腾正准备出手试探一下,李绝然再次出手了。

        

只见他双手虚空轻轻揉动,一把巨形冰剑在身前慢慢凝形,冰剑通体晶莹透明,长足有二丈,李绝然继续舞动双手,只见冰剑开始极速旋转起来,越转越快,发出了嗡嗡的声响。

        

终于,李绝然右手朝天一指,冰剑如箭般拖着白色华光向血芯急奔而去,去势甚急。

        

马云腾暗暗摇了摇头,李绝然的攻击虽然感觉威势很猛,但这种攻击对仙器来说不会起什么作用,果然,冰剑在离血芯不远处,似乎被一层结界挡住,然后快速消散。

        

李绝然轻轻摇了摇头,眼里流露出沉思的之色,而紫花已快碰到天香谷诸人的护身铜镜了。铜镜是李绝然修炼的护身法宝,叫青珏宝鉴,品质还算不错,但能否经的起阵法攻击却还是未知之数。

        

对青珏宝鉴,马云腾并未抱太多信心,权衡轻重,不再犹豫,鼓荡力之丹,掐动手诀,一道半月形巨大匹练燃着熊熊烈焰从指端泄出,如排山倒海一般向血芯奔去。

        

还是武魂中的辉月斩,现在马云腾每次动用武魂,都会为其包上一层五行外衣,以掩人耳目,这也是无奈之举。

        

辉月斩半月形刀光急速旋转,穿过血芯外围结界,呼啸着重重砸在血芯的本体上,一声轰天巨响,只见漫天紫花为之一滞,但接着又继续向下飘落。

        

血芯的本体果然强悍之极,马云腾面上虽不动声色,但心里也是一惊。而此时站在含香血阵外面的谢花女等天龙谷诸人却被吓了一大跳。就在此时,一朵紫花终于飘飘落了下来,正砸在青珏宝鉴上,发出了轻脆的声响,紫花居然爆了。

        

迅即间,天空中的血云突然齐向这边压来,一道黑色的闪电伴随着震人发聩雷鸣从天而降,重重劈在铜境上。

        

青珏宝鉴射出的青光顿时闪烁起来,李绝然大惊,挥动手诀用法力强行镇住法宝,而此时漫天紫花也发生异变,似乎受到了招唤,速度极速加快,迅速卷成一条长龙,向青珏宝鉴猛袭而去。

        

李绝然心里更是吃惊,急忙全力运起法力,托住青珏,紫花有如狂风骤雨一般,重重的砸在青珏宝鉴上,发出一声声极脆的爆响,铜镜射出的青蒙蒙的光束再次呈现不稳定的状态,互明互暗,李绝然正承受巨大的压力,漫天紫花有疯如了一般向青珏猛击,似是发现青珏宝鉴是阻止自己继续向下落的唯一阻碍一般。谷脫

        

马云腾脸上显出焦急的神色,李绝然一看就是被阵法困住,一时不能脱身,否则青珏宝鉴根本支撑不了多久,到时护身法宝一破,下面的天香谷诸弟子必定伤亡惨重。

        

而更上马云腾着急的是,天上的血云已越来越低,如果再有闪电劈到铜镜上,纵算是李绝然修为高深,但青珏宝鉴本体较弱,是否能支撑的住还未可知。

        

漫天紫花如风卷残云般已经越来越集中,攻击的方向正是青珏,现在的情况已经非常紧急,青珏宝鉴随时有可能被攻破,马云腾猛的呼出天外舟,一把黑色的怪剑在手中显了出来。

        

天外舟通体呈亮黑色,剑体显的平平无奇,但握在手中马云腾却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异样,与以往似有不同。下得天缺来虽然经历了数次争斗,但自己却很少使用天外舟,更不敢向玄灵玉那样,动不动就鼓动其本体去硬拼,而且天外舟肯定还有许多异能自己不清楚。

        

但对此马云腾想知道的欲望有限。玄灵玉与天外舟是自己在天缺上偶尔得到,马云腾并没有把他们当成一种法宝或兵器去看待。尤其是玄灵玉,把自己几次从功散人亡的边缘生拉了回来,而且灵识已成,两人心灵相通,感情极深。

        

马云腾驭动手中的天外舟,同时全力鼓荡力之丹,天外舟缓缓滑动,但剑尖处却散发出一抹银芒,如星辰散落,陡然间,剑势转快,须臾已变成一道暗色光影,马云腾一声大喝,天外舟顺着暗影猛劈了出去。

        

只见一横一竖二道十余丈长的亮银色刀芒从天外舟泄出,二道刀芒外面裹着一层坚冰伪装,宽约一丈,交叉成十字,在各自的方向如回旋之刃般急速旋转,带着绝大威势向血芯的方向扫去。

        

青珏宝鉴下面的李绝然、胡可儿等人虽然身处险境,但仍然吃了一惊,马云腾每次攻击总是让他们感觉比较特别,明显跟一般的攻击不太一样,但又说不出哪不一样。但此时此刻两人均心事重重,所以并未深想。

        

动念间十字攻已重重的砸在血芯本体上,只听两声极清脆的巨响,天际间急剧翻滚的血云顿时为之一滞,由血红色迅速变成了淡红色,漫天的紫花也消失了绝大部分,但只是一瞬间,血云再次翻腾涌动,颜色又转血红,紫花也再次缓缓的从天际落了下来。

        

马云腾摇了摇头,心里更是焦急,血芯本体实在是强悍,就算自己全力攻击,恐怕也不是一时半刻能够突破,不知道阵法还有没有其它更厉害的攻击手段,天香谷诸人能否一直支持到自己破掉含香血阵也是个未知数。

        

立在阵法外的天龙谷诸人包括谢花女脸色都不太好看,马云腾刚才的十字斩的威力让所有人又吓了一大跳,天龙谷至建派以来,还未听说过有修行者能硬生生的将仙器血芯已发动的攻击居然给打散了。

        

长须长老陈泽脸上阴晴变幻,上前两步,低声说道。

        

“谷主,此人不除恐怕会后患无穷!”

        

谢花女面无表情,目光望着困在阵中的诸人。

        

“除掉他?前提是含香血阵能困住他,否则他要走谁能拦住?”

        

“就算他脱出阵法,破掉含香血阵,法力消耗定然可观,界时再动用天龙秀女大阵,不怕灭不掉他。”

        

谢花女转头看了陈泽一眼,沉吟了一会,摇了摇头。

        

“听凌霜那丫头说,在别离原时,他已经破掉了她们的天龙秀女阵。”

        

“可那些弟子修为太低,也就发挥出了阵法二三成的威力,如果由四花使坐镇,相信定可诛杀此人!”

        

陈泽眼里流露出热切的神情。

        

谢花女后面从左向右站着四名女子,最左边一位显得有三十余岁,其余三人均为二十来岁,玉花使站在最末,神情似乎有些恍惚。其它三人均目光熠熠,面色冰冷。

        

这四人正是天龙谷四花使,分别为金花使,怜花使,护花使与玉花使,四花使在天龙谷地位并不低于护教长老,四人中以玉花使的修为最低,其她三人均已破凡。其中以金花使最为了得,含香血阵的主阵人便是此人。

        

谢花女转身看着四人,金花使眼里流露出一丝傲色,怜花使、护花使面色如常,玉花使脸色也恢复正常,四花使均未说话,但神情中却都流露着一丝自信,四人中三人破凡,由三个破凡期高手组成的主杀阵,修行界恐怕无人能单独破掉。

        

谢花女转回身来,苦笑一声。

        

“陈长老,如果天龙秀女大阵运转起来,我也相信可诛杀此人,但大阵的缺点是布阵时间过长,在布阵期间要有人能缠住他,我现在处在关键时刻,实在不宜出手,否则有可能前功尽弃,而其它人是绝对挡不住他的雷霆一击的。”

        

说到这里,谢花女再次转头望向阵里,口气中带着一份冷淡。

        

“如果此计失败,让他走脱,恐怕天龙谷再无宁日。”

        

陈泽脸色有些尴尬,语气中明显有些不自然,争辩道。

        

“谷主,此人虽然修为怪异,但我们天龙谷有几十位高手,要拦下他也并非难事,谷主也不必太长他人志气。”

        

谢花女嘴角再次流露出一丝苦笑,话锋一转。

        

“熊长老伤势如何?”

        

陈泽脸上流露出尴尬的神情,低声回道: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