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头又大又硬捏着爽h&女被啪到高潮的

轰!

        

这话一出,现场顿时爆发出一股恐怖的气息。

        

下一秒,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龙超群的身形化作一道残影,瞬间就将挡在帝世天面前的几位保镖给轰飞了出去,而后他本人更是一个闪身来到了白乐萱的面前,居高临下道:

        

“我记得先前提醒过你,你在你白家嚣张跋扈,胡作非为没人管你,但在外面不要不知天高地厚,有些人是你乃至你父亲垫着脚尖都仰望不到的存在,你年龄还小,早些醒悟是好事。”

        

抬手!

        

啪!

        

一道重重的巴掌,直接抽在了白乐萱的脸上。

        

“打你,是在教你,救你!”

        

龙超群说着,转而又对帝世天毕恭毕敬的询问道:“您看,够吗?”

        

轰!!!

        

这一幕,带给众人的冲击力实在是有些太大了。 

        

纵然是万席楼管事的,此刻看着帝世天也是心头猛跳,张了张嘴,最终却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

        

龙超群是谁?

        

龙家的至尊子,公认的魔都年青一代扛旗的存在。

        

放眼整个魔都,除了龙家上一辈的人之外,还有什么人,能够让这位心高气傲的至尊子言听计从?

        

很显然。

        

帝世天的身份之大,恐怕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而此刻,白乐萱同样意识到了这一点。

        

纵然,龙家现在可能出了变故导致被楚家压了一头,但不管怎么说,对方都是龙家的至尊子,一个送礼的,能够如此淡定的命令他做事?!

        

白乐萱脸上火辣辣的痛,但更多的还是从内心弥漫至全身的恐惧,整个大华比龙超群身份还要恐怖的存在,保守估计也是三家有话语权的那种级别了,她居然,贸然开罪了这种人!

        

越想,白乐萱的一张脸就越发惨白。

        

这时。

        

帝世天突然转身,他抬手,龙超群会意的将剑匣递了过去。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在了帝世天的身上。

        

“我……”白乐萱支支吾吾。

        

下一秒。

        

帝世天却直接将剑匣打开,再一次露出了里面的剑九烛,“你很想要?”

        

白乐萱已经有些吓呆了,一声不吭。

        

“可能,你们的消息封闭了些,又或许是因为你的段位不够,就在不久之前,帝某用这柄剑在城外削平了一座山头,顺便将你们魔都的城墙给劈开了,用事实证明了这是一柄好剑。”

        

“莫说是你,这样的好剑,任何人见了都会心动。”

        

“所以,帝某再问你一次,你现在还想要吗?如果你现在还坚持想要,这柄剑,就送给你。”

        

白乐萱:……

        

众人:……

        

个乖乖的,他们究竟听到了什么?!

        

山头被削平,城墙被劈开?

        

尽管,这听起来非常难以置信,但帝世天那副从容淡定的样子看起来又分明不像是撒谎。

        

嘶嘶!!!

        

白乐萱四肢有些僵硬,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或者准确的来说,从帝世天话中透露出来的信息量太大了,大到她一时无法消化得了。

        

而这个时候,一旁的蔡有旭,额头上已经冒出了豆大的汗珠,原本坦然处事的模样也变的小心翼翼起来,“您,您难道是哪一位?”

        

别人。

        

都在关注这柄剑的事迹。

        

但,蔡有旭却捕捉到了一个非常恐怖的信息。

        

面前这个人,自称“帝某”!!!

        

帝,这个姓本身就少,加上龙超群对他的态度,以及那番话,很难不让人联想到那位‘总兵大元帅’的身上去,因此蔡有旭才会如此的紧张。

        

如果真如他猜想的这般,那这位可就不是什么过江猛龙了,用过江猛龙来形容这样的存在完全是一种侮辱,毕竟这位已经是万万人之上。

        

莫说是这小小的魔都了,纵然是放眼整个大华,放眼全世界,又有几个人的身份能与其相提并论?

        

不过。

        

帝世天并没有搭理他,只是居高临下的看着白乐萱,继续问道:“你好像,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呜呜呜……

        

任谁都没有想到的是,白乐萱在帝世天的‘咄咄逼人’之下,竟然哇的一声就当众哭了起来,“我不要了,我不要了还不行吗?”

        

“我事先又不知道这些事,你这样欺负我一个女孩子,你还是个男人嘛?”

        

帝世天:……

        

到头来,还是他过分了不成?

        

“萱萱,你这是怎么了?”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走进来了一群穿着不俗的年轻人。

        

这群年轻人,有男有女,全部都是跟白乐萱差不多大的年龄,而他们,则也都是被白乐萱邀请过来的。

        

只是没想到,他们刚到就看见了白乐萱在抹眼泪的一幕,而且她的保镖也全都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故而,当时就有人询问起来。

        

白乐萱不说话,依旧摆着一副受尽了委屈的模样。

        

“龙公子?”

        

“龙超群?”

        

来的一群小年轻,瞬间就都注意到了龙超群。

        

现场。

        

能让白乐萱委屈到哭的人,貌似也只有他这么位龙家至尊子了,毕竟白乐萱的身份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欺负的,也不是什么人都敢欺负的。

        

他们这群人,能被白乐萱邀请过来就足以说明他们之间的关系,他们所属的家族也都是楚家下面的,属于楚家的人,一向都跟龙家不对付。

        

故而。

        

此刻他们都是站出来,替白乐萱鸣不平了。

        

“龙公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好歹也是个大男人,如此欺负萱萱一个女孩子,也不怕传出去,丢你的脸,丢你们龙家的脸?”

        

“就是,亏得外面的人,还将你龙超群吹嘘的不得了,没想到,竟是如此一个没有风度的人,萱萱究竟是哪里惹到你了,你要如此欺负她?”

        

“哼!纵然是萱萱的不对,你龙公子也不该让她一个女孩子当众流泪吧?”

        

龙超群:……

        

这是捅了马蜂窝了?

        

明明是她白乐萱自己蛮横,然后惹到了不该惹的人被吓哭了,这也能,怪到他龙超群的头上来?

        

龙超群摊了摊手,表示这个锅我不背。

        

这时。

        

帝世天也是开口了,“帝某是想告诉你,做人要懂得谦卑,不要仗着自己的身份行事无所顾忌,你的身份或许可以给你带来一些便利,但绝对不能成为你在外强取豪夺的资本。”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有些东西你纵然是拿去了,也承受不起。”

        

言尽于此。

        

帝世天便没有了多留的打算。

        

直接转身离开。ā陆kSω.℃οm

        

他能说这么多,无非是见惯了这样的事情,对此有了不一样的格局,换做以前,白乐萱的下场不会好到哪里去,如果她今天能够听进这番话自然最好,若不改变,总有一天还会因此付出代价。

        

“等等!!”

        

“搞了半天,原来是你这个家伙在欺负萱萱啊?”

        

“本土,倒是没见过你,给咱们萱萱欺负的哭了就想走,这天底下,哪里有这么好的事?”

        

刚来的一群小年轻,瞬间将矛头给对准了帝世天。

        

只不过,帝世天已经没有兴趣跟他们玩闹下去了。

        

“算了……”这时,白乐萱也是不敢继续闹下去。

        

“怎么能算了?还不给本公子站住!”其中一个人高马大,看起来比较阳光的男孩说着就要去抓帝世天。

        

但!

        

就在这个时候,龙超群却挡在了他的面前,面带杀气的道:“你们与其在这里耀武扬威,不如各自给自家长辈打个电话关心关心他们现在的处境?顺便也问问,那位是什么人!”

        

说完。

        

龙超群一改原本凶神恶煞的模样,像个跟屁虫一样朝着帝世天追了过去,“帝大人,你等等我啊。”

        

众人:……

        

一时间,刚来的这群小青年,也是通通傻在了原地。

        

“他姓帝,猜的不错的话,应该是咱大华战区的那位大元帅,他这种已经超凡脱俗的人不可能平白无故的现身魔都,蔡某觉得各位公子小姐还是听那位龙公子一句,给家里打个电话。”

        

轰!!!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