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各种陌生人np/顶级少妇20p

他们并不了解‘艾泽拉斯’的历史,所以只是当成了天方夜谭。

        

而安度因·洛萨是因为身份地位的缘故、倒是对那段历史接触过一些。

        

但他曾经只是当成了故事话本去看待。

        

而今从科文嘴里听到了‘上古之战’的字眼儿,不禁令他有些迷茫,不知自己是不是应该重新去补充一下历史知识了。

        

至于卡德加,他则是最为震惊的。

        

上古之战的那段历史流传很少,当时还没有人类这个种族呢,所以主要参与者只是上古精灵、以及守护这个世界的五色巨龙族群。

        

后来随着上古精灵的分裂,那段历史被如今的‘高等精灵’所记录、并随着族群的迁移而带到了‘东部大陆’这边。

        

但几万年过去,那段历史同样被‘高等精灵’快要遗忘掉了。

        

直到魔法师们过度开发魔法,令空间变得脆弱、被宇宙中的‘燃烧军团’再次发现了‘艾泽拉斯’。

        

直至有人发现了这种情况,那段‘上古之战’的历史、这才被人重新重视了起来。

        

然后魔法师们开始组建‘肯瑞托议会’,限制魔法研究,同时,也将‘上古之战’的那段历史流传在了‘肯瑞托议会’当中。

        

所以普通的魔法师们根本就不了解那段历史,只有高等精灵里面的一些学者,还有‘肯瑞托议会’的人,才对‘上古之战’的事情有所戒备。

        

卡德加便是‘肯瑞托’的其中一员,他以为在场的几人当中,就只有他有资格知晓上古历史呢。

        

因此他听到了科文的话之后,是最为感到震惊的。

        

震惊过后,他不禁立即询问了出来:“你、你知道那些事情!?你也是‘肯瑞托’的一员!?”

        

“不。”科文向卡德加看了一眼,随后轻笑着敷衍:“我是野法师,不过流浪过的地方太多了,并且还恰巧了解一些考古知识。”

        

“怎么可能!?”卡德加难以置信。

        

毕竟年轻,所以卡德加其实是十分自傲的,从他没被收拾之前、面对安度因·洛萨的态度上面就可以看得出来。

        

能够超越世上百分之九十九的法师加入‘肯瑞托议会’,卡德加自然生出了足够的优越感。

        

但科文竟然凭借自己一个人就追寻出了那段历史的真相,这让卡德加的心里十分难以接受。

        

因此,为了维持他那最后一份的自尊,他立即再次追问:“你是不是只知道那段历史的蛛丝马迹?你知道那场战争的敌人是谁吗?参与者是谁?最终的结果是什么?”

        

年轻人藏不住心思,都暴露在神态当中了。

        

安度因·洛萨看了出来,不禁对卡德加的感官变得更差,所以他不耐烦地插话进来,向对方反问:“你去过‘卡利姆多’么?你去过‘诺森德’、‘破碎群岛’、‘赞达拉’以及‘潘达利亚’吗!?”

        

盯着哑口无言的卡德加,安度因·洛萨语气嘲讽地说道:“这些地方科文都去过!同样的年纪轻轻,你们一个只会优越于‘肯瑞托’的身份,而另一个,却早就身体力行,辛苦而又谦逊地不断提升自己了!”

        

“这、我……”

        

卡德加被怼得说不出话来,同时,他看向科文的目光也不禁带上了尊敬于佩服。

        

安度因·洛萨很满意卡德加的神态改变,所以算是暂时放过了对方。

        

他转头向科文说道:“所以,科文,能详细说说么?咱们眼前的情况,究竟和上古的那场战争有什么牵扯?”

        

科文想了想,而后轻声叹息:“过会儿一起说吧,咱们先回去‘闪金镇’,国王陛下那边也需要了解一下。”

        

“好!”安度因·洛萨颔首:“那咱俩骑狮鹫过去,至于这小子……”

        

看了眼卡德加,而后安度因·洛萨又向两位军团长吩咐:“带他去‘闪金镇’。”

        

“是!”

        

“不必那么麻烦。”

        

科文好笑地拽住了想要往外走的安度因·洛萨:“你是不是忘了我的身份。”

        

说话间,科文抬脚轻轻一跺。

        

嗡——

        

传送法阵骤然升起。

        

安度因·洛萨一愣,随后一拍额头:“看到你,我总会第一时间想到你是我的酒鬼朋友,总是忽略掉了你的真正身份……”

        

笑着摇头,安度因·洛萨主动走进了‘传送法阵’当中,挨着科文站好。

        

随后,他又略显不耐地看向卡德加:“傻站在那干嘛?进来!”

        

“哦哦!”

        

卡德加从愕然中回神,一边略显仓促地走进传送阵,一边惊奇地向科文问道:“先生,您创造了什么用于‘快捷传送’的魔法物品吗?太了不起了!竟然省去了刻画符文和念诵咒语的步骤!”

        

“嗤……”安度因·洛萨与有荣焉,瞥了卡德加一眼鄙视道:“真正有本事的魔法师,谁还念咒啊。”谷剧

        

卡德加再次傻眼。

        

这时,科文已经通过‘魔网’的上帝视角找到了传送地点,所以他笑着扬手,开启了传送。

        

下一瞬,随着‘传送法阵’的收缩,三人的身影瞬间消失不见。

        

嗡——

        

空间和空气被挤压排斥开来,科文三人重新现身。

        

惊呼和倒地的声音响起,一名士兵重叠了科文三人的传送位置,所以被膨胀的空间给推翻了出去。

        

锵——

        

一片武器出鞘的声音响起,周围的士兵下意识想要保护国王,制服偷袭者。

        

不过看清了安度因·洛萨的身影之后,士兵们又停下了动作。

        

“安度因,科文,你们回来了?”

        

乌瑞恩国王也看清了众人的身影,因此略显欣喜地出声,并从办公桌后走了出来。

        

“陛下。”安度因·洛萨略微颔首,打了声招呼。

        

“陛下。”科文也微微颔首,随后说道:“我这里有了检查结果,有些事需要通知您。”

        

乌瑞恩国王轻蹙着双眉点点头,又向卡德加看了一眼:“他是?”

        

“一个不那么可靠的‘肯瑞托’。”

        

安度因·洛萨斜了卡德加一眼:“科文说他还有点儿用,所以我们就把他带着一起了。”

        

乌瑞恩国王露出了了然的神色,随后不再关注对方,而是向科文问道:“怎么样?尸体的检查结果是?”

        

“是邪能!”卡德加突然插话进来,一边向前靠近一边说道:“又或者是受‘邪能’所感染的、诶呦!”

        

话没说完,卡德加突然缩着脖子痛叫了一声。

        

却是安度因·洛萨冷不丁伸手,捏住了卡德加的后颈、阻止其向乌瑞恩国王靠近。

        

将卡德加‘捏’回来之后,安度因·洛萨低声警告到:“小子,你给我老实点儿!这里没你说话的地方!”

        

“抱、抱歉。”卡德加再次变得老实:“是我失礼了。”

        

安度因·洛萨盯着对方的双眼看了看,这才松开了手。

        

这时,乌瑞恩国王盯着卡德加问道:“法师,你刚才说的什么……邪能?”

        

“是的陛下!”

        

卡德加回应之后,忍不住又看了身边的安度因·洛萨一眼作为请示,他可不想再被收拾了。

        

这次安度因·洛萨没有阻止,并抬手向乌瑞恩国王一指,示意卡德加回答问题。

        

见此,卡德加这才放心地向乌瑞恩国王说道:“陛下日安,我叫卡德加,是一位‘见习守护者’。”

        

“守护者?”乌瑞恩国王一愣。

        

他知道‘守护者传承’的事情,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竟然是下一任‘守护者’的候选人之一。

        

不过,而今的守护者可是麦迪文,乌瑞恩国王将两者在心中对比了一下,顿时便有了和安度因·洛萨相同的印象,怪不得安度因·洛萨评价眼前的卡德加不靠谱,确实太稚嫩了。

        

这时,卡德加看到了乌瑞恩国王的惊讶,所以他又连忙心虚地补充了一句:“我是说、我之前是……不过我放弃了誓言……”

        

“哼……”安度因·洛萨轻蔑出声:“所以你只是个不敢承担守护重任的逃兵。”

        

“不、我……”

        

“好了。”乌瑞恩国王打断,略显烦躁地问道:“法师,你刚才提到了‘邪能’,告诉我,那是什么?”

        

“黑暗!”卡德加连忙回应,不过语言却似是而非:“不同于普通的黑暗力量,那其中还带有着恶臭,所以我猜那是‘邪能’!邪恶力量已经渐渐逼近这个世界了!我们必须重视起来!我们需要召唤守护者先生!”

        

闻言,乌瑞恩国王不禁十分无奈,如果不是为了保持国王的庄严,他都想要忍不住翻白眼儿了。

        

他想知道‘邪能’究竟是什么,而不是这种驴唇不对马嘴的回应。

        

因此,乌瑞恩国王一边在心中再次给对方增加了一个‘不靠谱’的印象,一边转头看向了科文:“科文,你的意见是?”

        

“陛下。”科文向人多眼杂的整个大厅环顾了一圈:“我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

        

乌瑞恩国王略微蹙眉,他从科文的语气中听出了严重性,所以立即凝重地颔首“好!”

        

不再拖沓,乌瑞恩国王立即让人安排了一个安静的房间……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