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满少妇的16P&京圈大院高干文np

穹镜很难对付。

        

吸取了第一次轻敌的教训,  招招死手,若非芙嫣早有准备,早就一命呜呼了。

        

她与交手时以听到周围嘈杂恐怖的嘶吼声,  议事堂那边还不断传来惨叫声,这很容易让人分心,  穹镜几次没得手把她杀死,  开始用这个转移她的注意力。

        

“你听到那些哀嚎声?”穹镜风中笑着,“那里面会不会有伽蓝佛子的声音呢?”

        

玉衔涯的壳子里围观了这么久,穹镜早已知道芙嫣的历劫身意么,这么说是想故意让芙嫣分神。芙嫣就跟没听见一样,招招毙命,  她也不客气,燃烧着命魂的火焰几次擦着穹镜的身体过,  身上的衣衫破损,  皮肉上有灼烧。

        

她真的伤到了,  以一个人族修士之躯,  真不愧是仙界天族。

        

穹镜慢条斯理地擦脸颊上的血迹,  双眸绽放奇异『色』彩:“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芙嫣:“是吗,  恰恰相反,我真是越来越讨厌你了。”

        

“别那么无情啊,  我有么不好吗?”

        

穹镜嘴里不着调,  下手没软过,认真起来芙嫣就渐渐有些吃力。

        

“几千前我仙界求娶你,人人都说我异想天开发了疯,  说我根本配不上你,我一直记心里,想着有朝一日得让那些人亲眼看着我如何征服你,  将你玩弄鼓掌之上。”

        

芙嫣已经对这些牵扯到过往的话免疫了,没有半点分神。

        

她面目凛然,白裙飘『荡』,发间装饰早就掉了,只剩下谢殒给的血玉龙簪绾发。

        

“虽然那时我把旁人当做了你,你要相信,我其实不喜欢她,只是以为她是你才求娶,后来发现不是,也没好意思退回。”笑起来,似乎有些惭愧的样子,“毕竟人耍了这种事,让其人知道了,还怪不好意思的。”

        

芙嫣瞅准的破绽,一道火焰箭矢『射』过,穹镜已经尽力闪躲,还是伤到。

        

蹙眉望向芙嫣,很快轻笑一声道:“生气了吗?别生气,如今认识了真正的你,我就不会只是因身份求娶戏谑了,你比传闻中更让我心仪。”

        

芙嫣微微凝眸,不知心里想么,手上还是不曾停下攻击。

        

穹镜认真起来,她也有些力竭,很快两人局势就逆转。

        

芙嫣且战且退,远处天幕血染红,她看见谢殒的身影悬空中,箭矢飞入云层,雨水开始落下,那雨水令她精力快速恢复,也令穹镜非常不适,表情扭曲,气息紊『乱』。

        

“真是讨厌的神圣气息啊。”穹镜阴测测说完,双手合十捏出巨大的魔气团,“不能陪你聊了,下次再见吧。”

        

芙嫣好像也真的敌不过了,用魔气吸过。

        

想给她的死法如对风寒溪做的一样,吸干灵力,然后留下一具丑陋的皮囊。

        

“这个死法很有趣,相信无垢帝君看到也会觉得很奇。”

        

兴奋地念叨完,就将芙嫣体内的灵力一点点夺走。

        

芙嫣看上很痛苦,不断挣扎,却完挣不开,只能任所为。

        

神雨越下越大,穹镜越来越不舒服,只以为是谢殒的神雨导致,万万没想到,芙嫣的皮囊快要枯干的时候,她突然碎了。

        

……

        

碎了。

        

是真的碎了,从头到脚碎成粉末,一点点消失。

        

而体内『乱』窜的不完是神雨降下的净化神力,还有……

        

一阵笑声从远处传来,穹镜捂着心口望过,脸上终没有了游刃有余和吊儿郎当。

        

“穷奇的毒滋味如何?”芙嫣手握神弓笑『吟』『吟』道,“我给谢殒疗伤的时候地尝试剥离出来了一部分,就存放那具傀儡里。”

        

这还要谢凌翾,之前有么好东西都给她送来,虽然上面都刻着云瑶的名字,用的人是她就行了。

        

这具傀儡是凌翾从当世第一的炼器大师处得来,即是穹镜也不能第一时间发现不对,更不要说芙嫣还分了神魂进,体内大部分灵力也都送了进,否则也无法用本命火焰。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穹镜也真的套住了,谢殒降下的神雨中顾不上判断疑的蛛丝马迹,她巧妙地送入了穷奇的毒。

        

“你给谢殒下的毒,自己也好好受一下吧。”

        

芙嫣飞身而起,神弓拉出,化了三道火焰箭矢:“受过,我就得送你走了。”

        

她将体内剩下的所有灵力注入火焰之中,又将神魂撕裂燃进火焰里,神『色』坚定地『射』出箭矢。

        

穹镜是想躲开的,没能成功,穷奇的毒谢殒都得中招,更别说了。

        

不如谢殒那般能抗,这个只是半身继入的血继之躯根本无法保持清醒。只稍微挪动了一下,就芙嫣的三道箭矢『射』中。

        

凄厉地吼了一声,从空中坠落,身上魔气四散,这送入玉衔涯体内的半身是真的不能用了。

        

“真是无趣。”芙嫣缓缓落地,淋着雨朝走来,她得谢谢殒落下的神雨,这让她此刻还能保持稳定步伐,“就这样而已吗?”

        

她来到穹镜面前,脚踩胸膛上劲碾了碾。

        

“真弱啊。”她弯下腰,“这不是你的身,对吧?”她掐住的下巴,“别着急,半身只是给你的前菜,我会很快魔界取你的身家『性』命,交代好后事等着我吧。”

        

语毕,她手腕一转,毫无反抗之力的半身就这样没了气息。

        

失气息之前,穹镜眼底是错愕,还有难言的兴奋和惊艳。

        

这辈子都没遇到过这样的女子,芙嫣真的给了太多震撼。

        

穹镜半身已死,雨下得更大了一些,芙嫣身子摇晃了一下,回眸看天边,红『色』渐退,有白『色』的光奔来。她抓住穹镜后颈的衣料,拖着见谢殒。

        

是就有了两人遇见的那一幕。

        

采青风和万梦星从云层中落下,降至谢殒不远处,芙嫣顺着看过,只一眼就确定其中有仙界来,对方身上浓厚的神仙之气她谢殒身上看到过。

        

她腿有些软,脑子发昏,这是神魂燃烧过多又灵力枯竭造成的。

        

腰间多了一条手臂,芙嫣没矫情,就这么靠了谢殒怀里,余光瞥见那位男神仙因此挑了挑眉。

        

“帝君。”采青风微微一拜,又看芙嫣,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拜。

        

这是历劫身,么都不记得,不能拜吧。

        

万梦星浑身都是伤,也得强撑着给谢殒行礼:“见过无垢帝君。”

        

谢殒没理会采青风,只是盯着万梦星,万梦星紧张地抿了抿唇:“帝君,妖界……”

        

“把她关起来。”谢殒开口,话是对采青风说的,手上已经化出灵力,金白『色』的光索将万梦星捆了起来,她瞪大眼睛满脸惊恐地挣扎。

        

“帝君这是何意!”

        

谢殒完没有理她的意思,继续对采青风道:“穹镜已反,回告诉陛下围住妖魔二界,准备御敌。”

        

采青风立刻点头。

        

“仙界有『奸』细,回仔细寻找,若找不到,从她身上入手。”谢殒终又施舍给了万梦星一点眼光。

        

万梦星脸『色』难看道:“帝君,穷奇的事是意外,就如之前混沌突然苏醒一样,妖界真的不知内情,您千万不要误会……”

        

谢殒望着她平静道:“你本君撒谎?”

        

只简单地反问一句,万梦星就无话说了。

        

是了,她这是和谁说话,她忘了吗?

        

这是无垢帝君,哪怕现开不了天地镜,无法直接看穿一切,还是。

        

本身天克邪魔,她那些话或许糊弄得了天帝,糊弄得了神沦宫的刑罚,却无法糊弄谢殒。

        

万梦星哑口无言,她也没有很担心,大不了……大不了就是一死。

        

她不会说的,么都不会说,事已至此,付出了那么多,成败此一举,她即想说也说不出来,们怎么『逼』问都不能成功,束缚已下,能给们的只有一具尸体。

        

她这样想着,稍稍放松了一些,谢殒很快再次开口。

        

“她身上应该有束缚。”

        

一下子就猜到了,万梦星脸『色』又白了一些。

        

“若你们问不出么,也不要强求,本君会尽快回。”

        

“是。”

        

谢殒言尽此,横抱起芙嫣离开。

        

芙嫣靠怀里和采青风视线交汇,后者展颜一笑,笑容里有熟悉的温和。

        

这份熟悉从进入照夜宫秘境开始就如影随形,先是谢殒,又是这些……看来她还真是有个了不起的过。

        

昏昏沉沉地抱着,鼻息间满是谢殒身上好闻的檀香味,芙嫣渐渐彻底晕了过。

        

谢殒脚步一顿,想立刻瞬身回禅房,那里还算完整,是个替她疗伤的好地方,很不巧,们遇见了不渡。

        

下意识低头一看,确认芙嫣真的昏过了不会醒来,心里才稍稍安定一些。

        

“君上。”不渡和所有人界修士一样,都震惊谢殒的神力神光,也看见了云层下的仙界上神降落,已经对的身份有了猜测。

        

想了许久,还是按原来的称呼喊,方才陡生变故,为救下更多『性』命,的情况也不太好,浑身是伤,形容狼狈。

        

见芙嫣昏『迷』,担心极了。

        

“她怎么了。”不渡往前,“伤到了哪里?”

        

手已经探了过来,想替她查看伤势,却谢殒瞬身闪开。

        

不渡手一僵,目光投向谢殒。

        

谢殒没看,只说:“魔帝以血继之术化身剑元宫蔽月君潜入伽蓝殿,杀了照夜宫风寒溪,今日所有意外均是魔界与妖界勾结所致。”

        

“魔帝?”不渡拧起眉。

        

“将半身送入玉衔涯体内,已芙嫣杀死。”

        

“……芙嫣杀了魔帝半身?”不渡错愕地望向昏『迷』的芙嫣,“那她现……”

        

“她很好。本君,她很快就会恢复。”

        

谢殒该说的都说了,话音一落就带着芙嫣瞬身离开。

        

有最后的那句话,不渡该放心的,毕竟那位的身份……绝不会做没把握的事。

        

一想到芙嫣单独对上魔帝,哪怕是半身,肯定也是九死一生,很想陪她身边,哪怕只是为她念经安神也是好的,只有这么做才能让平静下来。

        

站原地许久,才匆匆赶来门叫走。

        

万佛堂里,元和法师也一身是伤,取下了苦佛莲递给不渡,叹息道:“佛子伤得很,应该及时疗伤,怎还了客院。”

        

不渡没说话,元和法师已经猜到干么了。

        

“眼下多事之秋,伽蓝殿需要佛子,佛子还请保护自身。”元和法师又将苦佛莲往前递了递,“意外不知何时会再发生,你伤势严,还是赶紧服下这苦佛莲吧。”

        

不渡垂眸睨着发出淡光的至宝苦佛莲,并未向从前那样推辞,很快接了过来。

        

元和法师见此松了口气,还准备了好多劝说的话,怕佛子不肯用。

        

能收下就好,元和法师想亲眼看着服下,不渡提起了谢殒说的事。

        

“么?”元和法师脸『色』大变,“魔帝竟然潜入了伽蓝……我们竟然没有丝毫发现!”

        

想到议事堂各仙府血继之术俯身的弟子反噬,的神情更加凝。

        

“要将这些事尽快告诉所有人。”不渡说,“劳烦殿主走一趟了。”

        

“我这就。佛子还请快些服下苦佛莲,这种情况下,你更要尽快好起来。”

        

元和法师不疑有地离开,殊不知走后,不渡根本没自己服下苦佛莲。

        

想起芙嫣看着苦佛莲的目光,想到她昏『迷』不醒的样子,将苦佛莲装进了紫檀木盒子里。

        

她比更需要此物。

        

伽蓝客院里,万灵宗皆是妖修,此次死伤惨,只剩下寥寥几个幸存者。

        

云净芜一个个为们疗伤,最后看昏『迷』不醒的云梦苍。

        

邪气入体最多,她尽力都无法让醒来,现能帮忙的只有谢殒了。

        

谢殒的神雨令留下一条命,若能再给一些净化神力,就能醒来了。

        

云净芜顾不上暴『露』身份,推门要找谢殒,路上却遇见了凌翾道君。

        

凌翾看样子和她是一个目的地,只是她要找的是谢殒,却是要见另外一个人。

        

身上也有伤,状态远不如之前,按理说是害死妹妹的罪魁祸首,是让云瑶下山,是对云瑶的呼救置之不理,很能那些令云瑶惨死的意外都是谋划的,她要为妹妹报仇,现是最好的时候。

        

借着妖魔两界对仙界的反水,对人界的肆虐,以神不知鬼不觉地让凌翾死。

        

……想到之前生灵涂炭的场面,云净芜咬唇闭上眼,此刻人界正是需要战力的时候,为了大局,凌翾还不能死。

        

……罢了。也不急这一时。

        

恩怨自有定数,早晚要栽跟头。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