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粉嫩的乳蒂&她紧致的幽径包裹着他的火热

光电实验室的学生们,近几日的内心是痛苦的。

        

因为不仅要耐得住寂寞,在别人放假到处浪的时候,坚守在实验岗位上。

        

还要承受由队长带来的精神暴击和视觉冲击。

        

“萧远,喝奶茶。”

        

“我不喜欢喝奶茶。”

        

“抱歉,我又忘了,等我。”

        

温柔御姐消失,等再出现的时候,手里多了个保温杯。

        

“里面是我刚买的红茶,冲泡好的,你试试看合不合口味!”

        

打开杯盖,滚烫的热气扑面而来。

        

萧远皱了皱眉,将茶杯放在桌上:“我等会再喝好了。”

        

“是汤吗?我帮你吹吹。”陆可端起杯子,放在嘴边轻轻吹气。

        

啊~

        

我特马裂开了,让我自爆吧!

        

毁灭吧,心好累,不想活了。

        

呜呜,cccc~

        

实验室的成员们都快被虐傻了,求求了,给条活路吧!

        

其实,萧远也想告诉陆可不用来了。

        

但每当他这么说的时候,陆可就会低下头,用带着哽咽的声音问道:“你是嫌我烦了吗?我哪里做的不好,告诉我,我可以改的……”

        

两三次后,萧远就彻底麻了。

        

只要她不打扰自己的工作进度,其它的随便了。

        

好在实验室不准外人进入,留给他们足够的时间和空间来让心底的伤口愈合。

        

陆可是故意的,她正在试图加强自己的存在感。

        

并借此使萧远对自己产生以来,让他习惯自己的照顾。

        

既然发现了弱点,当然要果断出手。

        

优柔寡断不是陆可的风格,无论是工作上,还是在生活上。

        

目前,怪兽需要前期审核与准备的,她都已经准备好了。

        

接下来需要做的,不过是一些流程和面子工程。

        

与合作方的客套、应酬,还是交给吴用这个大男人去做好了。

        

女性去谈合作,有优势也有劣势。

        

特别是在一个女人,决不允许自己被占任何便宜的时候。

        

那么最好不要亲赴一线,以下对上的去谈合作。

        

因为,原本没什么意外,已经能敲定的合作。

        

在见到对方是个女的,并且是个美女的情况下,很可能会发生很多不必要的龌龊麻烦。

        

这对谁来说,都不会是个好消息!

        

况且她在这也呆不长,公司那边有个大案子在等着她。

        

这次回去后,陆可这一半年都会很忙。

        

下次见面,还不知是什么时候。

        

要是可以的话,她真想在离开前彻底占有萧远的心。

        

可惜,这不过是个奢望罢了。

        

别说她还没做通心理工作,要在这种事上表现出‘逼迫’的态度。

        

同时也担心自己的强势,会将正逐渐靠近的萧远吓跑。

        

不是什么人,都会在美女的邀约前失去理智。

        

三天后,实验室团队收到一则好消息,队长的御姐女友要走了。

        

这让所有人心里都松了口气,同时又开始同情起萧远来。

        

这些天,看着他被像个大爷一样伺候着。

        

突然没了女友的关怀备至,一定会很不习惯,很失落吧?

        

其实对萧远来说,感觉还好。

        

谷臵

        

有人把自己照顾的无微不至,当然会觉的很享受。

        

特别是每次都能想到自己前面,这种不需要张口就被安排好一切的默契。

        

很妙!

        

但同时这股热情,也让他有种无法呼吸,想要逃离的逼迫感。

        

他知道陆可想要什么,可却没有办法再给的更多。

        

一边是觉的对方很好,亏欠良多,想要弥补的感恩。

        

一边是无法弥补,担心对方会因此误会的纠结。

        

这些问题,全都随着陆可的离开烟消云散。

        

这次,算是短暂的逃过一劫。

        

至于下次如何,等到它来临的时候才能知晓。

        

可还没等他们来得及感慨,就在御姐走的隔天,队长身边又多出个可爱学姐。

        

是何瑜回来了~

        

因为不放心,何瑜提前半个月返回帝都。

        

得知萧远最近一直在忙实验的事,就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用手撑着有些微胖的脸蛋,何瑜用寻常的语气问道:“她呢?”

        

“谁?”正在喝粥的萧远好奇,对上大姐的目光才反应过来,轻笑道:“哦,陆可吗?她回去了。”

        

“刚走吗?”何瑜追问。

        

“嗯~”萧远点点头,继续喝粥。

        

食堂煮的白粥真好喝,要是再有点妈妈做的腌白菜和酸豆角就更好了。

        

“呐,给你带的。”一个大瓶子被大姐从书包取出来,咚的蹲在桌上。

        

正是萧远刚想到的腌白菜和酸豆角,塑料瓶装的满满的。

        

萧远灿烂一笑,拧着瓶盖说:“姐,你怎么知道?”

        

用力,用力,再用力……

        

试了几次都没拧开,萧远放开瓶盖拿起纸巾擦拭着手掌的汗珠。

        

滋~

        

大姐抓住瓶盖,无语的拧开放在一旁:“筷子呢,我帮你夹。”

        

萧远自然的将筷子递给大姐,笑着说:“谢谢姐。”

        

“嗯~”面色平和的回应着,眼底却隐藏着些许笑意。

        

这样的相处方式,令她感到舒适且怀念。

        

有段时间,他们之间没这么轻松了。

        

也许,保持友情会让彼此的关系更持久,舒适……

        

毕竟,他们都已经习惯了自己的定位及角色。

        

“姐,你真的不吃吗?”萧远拿起饭卡,说:“要我帮你打吗?”

        

“不用,来的路上我已经吃过了。”何瑜摇摇头,再次拒绝。

        

其实,她是在下火车前吃了桶泡面。

        

但现在是真的不饿,还是等到中午再吃吧!

        

让萧远一打岔,何瑜也不再继续追问何瑜的消息。

        

“家里面一切都好,张翔没回来,听说是为了留在学校陪女朋友……”

        

提到这个,何瑜特意瞄了他一眼。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