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窄娇嫩惨叫&各种姿势被陌生人NP

        

特殊气运曾经出现过一次,就是昨天,他见吕布的时候,身上多出一些特殊气运,但今天加的这些气运中,并未标注特殊气运,他以为是自己能够肆意挥霍的,谁知道到头来还是要用在特定场合才作数。

        

楚南突然有些不确定了,这多出来的气运究竟是来自吕布父女亦或是自己现在的官位?

        

明天再看吧,如果还有增加,并且数量差不多的话那就可以确定是来自官位了,那类比于上一次,这气运使用范围,恐怕也只在自己职责范围内了,而螳螂王显然不在这个范围之内。

        

“看来今日不能给你进行强化了。”楚南无奈的摸了摸螳螂王的头,那三角脑袋很人性化的看了看楚南,显然不太明白他在说什么,不过还是亲昵的蹭了蹭楚南的手。

        

要是哪天找只狸猫过来不断强化,不知道最后会不会强化出一只兽耳娘来~

        

看着螳螂,楚南心思却是想到了别处,这气运强化系统既然能够强化螳螂,也能强化人,那兽类应该也可以。

        

“公子回来了,已经备好了晚膳。”绿漪来到十步开外的地方就不往过走了,她是真怕这螳螂,变大后的螳螂不但没有削减这份恐惧,反而让她更怕了,尤其是今天亲眼看到这只螳螂用那锋利的前肢将一只麻雀给肢解吃掉后,对螳螂的恐惧更甚了。

        

“去吧~”楚南一伸手,螳螂王在绿漪头皮发麻的眼神中振翅从她头顶飞去,吓得她差点尖叫出来。

        

“你呀,若不出意外,以后相处日子还长,总不能老躲着它吧?又不会伤你?”楚南一边走一边笑道。

        

这话直接让小丫头生出不干的心思,这也太恐怖了!

        

“怎了?”楚南见绿漪眼神不对,疑惑道。 

        

“没有,只是晚膳已经备好多时了,公子快些去吃。”绿漪摇了摇头。

        

“实在不想见,我以后让它躲着你点儿,行了吧?”楚南不知绿漪心中想法,但对螳螂王的排斥那是不用猜的:“你喜欢什么小东西跟我说,我给你找只妖化的,而且保证听话。”

        

“多谢公子。”绿漪摇了摇头,她没什么特别喜欢的动物。

        

楚南用过饭后便去休息了,这个时代晚上娱乐项目不是太多,楚南家中除了他自己之外就是一帮仆役外加个临时来的小丫头,家主的威严还是要保持的,这么晚了跑去跟绿漪丫头聊天也不合适,自然也只能早睡了。

        

一夜无话,次日一早醒来,楚南第一件事就是查看系统,气运果然比昨日多了112点,跟昨日差不多,看来这多出来的气运确实就是金曹身份的加持。

        

至于在这个职位上能不能有所提升还得再看看,而且这种气运要如何用?还要好好思忖思忖。

        

让螳螂王绕着绿漪走,楚南专门提前一些来到衙署,帮忙做了些清理,这也是前世在职场混迹的那些年养成的习惯,不说表现,新到一个地方,最好积极些。

        

看着多出来的两百二十点气运,楚南寻思着这气运怎么用?这点儿气运,要强化什么大物件儿似乎也强化不了,他暂时也想不出有什么东西强化后能帮到自己,还是先想如何处理自己的正事吧,这才是关键。

        

这件事最重要的是糜家、陈家的态度,也不能去找吕布,吕布若能直接要早就亲自去了,他现在有些想要拉拢陈家的意思。

        

其实在楚南看来,这也是一条路,若陈家真能为吕布所用,不说出谋划策,给吕布当军师吧,眼下吕布所面对的很多困境,都能迎刃而解,甚至不需要大费周章。

        

可惜陈家接受了吕布的好意,也帮吕布谋划,但基本都是在为自己牟利,或者说,人家陈家根本就看不上吕布!

        

就出身而言,吕布比自己也好不到哪儿去,豪强都算不上,要陈家这样的世家大族真心投效,多少有些痴心妄想。

        

在这里终究没什么用,这事儿得出去。

        

楚南起身,准备离开衙署,出门时,却正遇到伊言回来。

        

“子炎这是何往?”伊言有些疑惑的看着楚南。

        

“去拜访一下糜家。”楚南无奈道:“他们是徐州豪商巨富,这盐铁税赋之事,我想跟他们商议一下。”

        

伊言闻言摇了摇头道:“子炎,你我皆是这下邳之人,有些话,我想与你说说。”

        

“哦?敢请礼正兄赐教。”楚南看向伊言笑道。

        

“赐教谈不上,只是这衙署中的事情,与这些豪门大族息息相关,事情办不成,温侯最多斥责一番,你此前行商徐州,应该清楚若是惹了这些人,怕是以后在徐州都无立足之地了。”伊言叹息道。

        

楚南怔了怔,点头道:“礼正兄所言,在下岂能不知,放心,只是例行拜访,规矩我懂。”

        

有些规矩实际上并没有律法效应,但大家都会遵守,每个地方其实都有着类似的规矩,虽然没有律法效应,但如果破了这规矩,哪怕你是徐州之主,也保你寸步难行!

        

楚南两世为人,自然知道这些,这也是他去拜访糜家的原因,他不想破了规矩,若糜家能够给些面子,多少让他过个关,那接下来还有合作的机会,但若不能,他不会坏规矩,但他不坏规矩不代表他没能力破局,至少这件事,楚南还是有些信心的。

        

“子炎虽然年少,但既能得温侯看重,想来是稳重的,倒是在下多言了。”伊言只当楚南没听懂,摇头笑道。

        

“那先告辞了。”楚南也没解释,跟伊言道别一声,转身便往糜家而去。

        

对于糜家,楚南并不陌生,此前曾不止一次拜访糜家,但别说见糜竺了,糜家的门儿都没能进去,如今时移世易,自己现在身份虽然算不得多高,但见糜竺一面总行吧。

        

“楚列曹,不巧得很,家主外出访友,不在家中,家中事物若无家主点头,旁人说了也做不得数。”糜家府邸,这次楚南倒是进来了,然而终究没能见上糜竺,糜家管家客客气气的对着楚南道。

        

“这样,那只能改日再来拜访了。”楚南无奈的起身道,真也好假也好,礼数已经尽到,既然不愿见或者无缘见,他都没理由再等下去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