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粉嫩小泬淌白浆了&挺进仙女的翘臀

        

季朝舟一走出别墅大门, 便见到了程琉,她似乎刚晨跑回来。

        

昨晚他将钱转过去,不想两人再有交集。

        

因此季朝舟只看了程琉一眼, 便收回目光, 对方显然明白昨晚消息背后的意思,并做出了回应。

        

两人擦肩而过, 谁也未出声。

        

季朝舟垂下眼睫,沉默往前走。

        

路旁樟树浓茂冠叶在地上投射出大片阴影,他缓缓步入, 像是走进昏暗深渊。

        

只是季朝舟才走进阴影半步,突然被人拉了出来。

        

“等等。”

        

本该已经形同陌路的程琉不知为何又跑了过来。

        

季朝舟转身抬眸看着对面的程琉,她脸上很干净, 没有什么汗,身上那套蓝色运动服是昨晚在超市买的,洗衣液的味道也变了, 是最普通的薰衣草, 同样是昨晚买的。

        

唯一不变的是,程琉带给他强烈的侵占感。

        

只要她出现在他面前,周围其它事物存在感便会降低, 这让季朝舟觉得不适。

        

他试图抽出自己手臂, 却被瞬间按住。

        

“别动。”程琉皱眉直接拉起季朝舟的右手,低头看去。

        

她能依稀见到他指甲修剪的整齐,只是指尖全部有伤, 无名指的指甲甚至崩开一道口。

        

像是用尽所有力气, 在哪抓过一样。

        

他应该没有做任何处理, 有根手指的指尖伤口发白。

        

程琉也不问季朝舟怎么弄的,只道:“你手指伤了不上药, 会影响调制香水的效率。”

        

季朝舟眸光冷淡,不想让对方插手自己的事。

        

只是程琉对上他那双漂亮的如同琉璃的琥珀色眼瞳,立刻抢在季朝舟再次抽手的瞬间,拉着他往附近药店走,同时口中飞快说着各种话,分散他注意力。

        

“互帮互助,是邻居之间必备美德。何况,季总是我朋友,你是他儿子,我多照顾你也是应该的,你不用谢。”

        

昨天还想着不能差辈分的程琉,今天主动和季暮山扯上关系。

        

程琉义正词严道:“朝舟,作为长辈,我必须得说说你。小伤不看,等成大伤。”

        

她摇身一变,自封为季朝舟的长辈。

        

药店就在别墅那条路的拐口第一家,原本季朝舟便快走到了路口,程琉几句话功夫,他们已经到了。

        

“我们买药,他手伤了。”程琉拉着季朝舟的手给药店的药师看。

        

大早上的,药师才上班,本来还昏昏欲睡,结果见到匆匆进来的两个人的脸,愣是清醒了过来。

        

药师低头看着季朝舟的手指,顿时哎哟了一声:“怎么搞成这样?”

        

药师赶紧转身拿来碘伏、纱布,还有抗感染的药来:“先让你男朋友擦点药,再包扎一下。”

        

程琉连忙点头:“好的。”

        

季朝舟没见过像程琉这样的人,他闭了闭眼,提醒她:“你有未婚夫。”

        

他不愿意探究对方为什么还要准备婚房,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还会靠近自己。

        

程琉正在给季朝舟擦药,闻言诧异:“谁?我?”

        

几乎出于求生本能,她立刻抬头向他解释:“我和汪洪洋前天就分手了,现在是单身黄金女!”

        

药师站在旁边,化身隐形人,默默听着大八卦。

        

季朝舟对上程琉的目光,她眼睛很干净,行事利落,但所作所为没有一样是不奇怪的。

        

不等季朝舟抽回手,她仿佛猜中他下一步,又抢先开口:“你自己不好包扎,我帮你弄好,再去上班。”

        

程琉动作利索,纱布也绑得很薄,并不影响他五根手指的行动。

        

“好了。”程琉松开季朝舟的手。

        

她强势帮人上完药后,就开始心虚,又想起被自己忘到九霄云外的‘若即若离’计谋。

        

好在还不晚。

        

程琉当即挺直腰杆,开始实施若即若离,冷漠对季朝舟道:“再见。”

        

这两个字,掷地有声,理直气壮。

        

把旁边的药师听迷糊了,这怎么突然就快进到再见了呢?

        

当事人程琉从口袋掏了一张百元大钞按在柜台上,然后急匆匆走出药店,愣是没再看心上人一眼。

        

“欸欸!”药师在后面喊,“还没找钱!”

        

最后药师将零钱给了季朝舟。

        

季朝舟走出药店,缓缓皱起眉心,她……变得有些奇怪。

        

六号之前,分明还正常,称得上稳重。

        

或许是撞见男朋友和其他的女生在一起,所以才变得这么奇怪。

        

季朝舟长睫掩盖住眼底的冰冷淡漠,沉默往染山大厦走去。

        

……

        

感觉不太对。

        

程琉回到别墅后,左思右想,还是觉得自己的若即若离好像有点问题。

        

为了确认,她查了一下‘若即若离’的意思,又觉得自己没做错。

        

小程总复盘刚才发生的事,先接近季朝舟,给他包扎,这就是靠近,然后自己冷漠说再见,这就是离开。

        

应该没问题,她完美做到了若即若离。

        

接下来,就等着季朝舟上钩!

        

小程总自信满满,对未来充满希望,如今她爱情道路又是一片光明前途!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