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屁股翘起来啪啪&白嫩小少妇

      

江月气喘吁吁地走出了地道, 走到洞口时她已经精疲力竭,顺着岩壁慢慢滑下去,两条腿软的像面条一样。

        

一直等候在外面的胖老板赶紧走过来, 蹲在江月身前问道:“你怎么样?老潘和张三还活着吗?里面什么情况?”

        

江月歇了一会后,倚着岩壁虚弱地说道:“还行, 活着,不太好。”

        

胖老板说道:“我兜里有巧克力。”

        

他从兜里掏出一盒巧克力豆一股脑地喂给江月,垃圾星的巧克力又甜又黏,放在历越属于猪都不知的食物,全是垃圾星特有的化工风味。

        

好在这东西热量比较足, 江月嚼碎味道奇特的巧克力豆,一股脑地咽下去。

        

胖老板焦急地蹲在她身旁就转着圈圈, 江月舔了一下牙齿上的巧克力,对胖老板说道:“你别转了,我真的没事, 歇一会就没事了。”

        

江月换个更省力的姿势瘫坐在地上,胖老板蹲在她身边紧张地看着她。

        

五分钟左右,江月的状态终于恢复了一点, 她看向胖老板, 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一下子就变成这样了?”

        

胖老板说道:“我也不是很清楚来龙去脉, 只知道这里有白晶的事情被人泄漏出去了, 于是很多人闻风而动,包括第一监狱那些人。”

        

“他们在其他地方挖了地道, 也不知道怎么挖的, 一直挖到了这里, 然后就发现了仓库里的那个地道, 他们以为地道是老潘弄得,因为他就住在仓库附近,就把老潘抓走了。”

        

“第一批下去的人全都没出来,他们就怀疑老潘在地道里设置了什么机关,于是第二批人就押着老潘一起下去,结果第二批人也全都没出来。”

        

江月问道:“还有第三批人吗?”

        

胖老板摇头:“一共就来了两批,估计怕知道的人太多,毕竟白晶矿价值连城,他们担心狼多肉少不够分,所以这些人的保密工作做的还不错,暂时没有第三批人过来。”

        

“他们不知道我和老潘的关系,也有人怀疑我,但是我一个腺体受损的残疾人士,又一问三不知,老潘又和我撇清关系,所以没人关注我,我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继续在回收站里收垃圾,一边等你过来。”

        

“我和张三都很急,他怕老潘出事,就一个人去地道里看看情况,结果现在都没出来。”

        

江月说道:“不是我心理阴暗,这里有白晶矿的事情只有我们几个人知道,你说会不会是张三把这里的秘密泄露出去的?”

        

胖老板说道:“不可能,张三不是这样的人,而且他经常研究白晶,巴不得一个人独占这里,不会是他。”

        

不是张三,那知道白晶矿的人只有她、胖和老潘。

        

她绝对不可能泄密的,老潘和胖老板也不可能自找麻烦,胖老板又排出了张三泄密的可能性,江月实在想不通还有谁会把这里有白晶的事情泄露出去。

        

想起岩壁里的那些白茧,江月至少可以确定一件事,那就是泄密人的目的肯定是让凤凰木复活,这件事是有人故意为之,目的就是吸引这些人过来送死,好成为凤凰木用来复活的养料。

        

凤凰木复活对人类来说有什么好处吗?

        

答案显而易见——凤凰木复活对人类一点好处都没有。

        

历越那株凤凰木让基地焦头烂额,相柳的精英小队差点被团灭。

        

任何一个脑子正常的人类都不希望凤凰木复活。

        

难不成是虫族做的事?

        

可是复活凤凰木活对虫族来说有什么好处呢?

        

给人类添点乱子还是可以的,但是虫族应该不会这么无聊吧?

        

因为她对凤凰木并不了解,以至于江月想破了头也想不出来背后的主谋做这件事的目的是什么,到底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动机。

        

胖老板扶着江月走出了地道,两人回到垃圾回收站,胖老板给江月煮了一大碗牛肉面。

        

江月狼吞虎咽,吃饱喝足睡了一天后满血复活,重新进入地道里。

        

大白茧里的张三已经醒了,听见江月的脚步声,这货隔着老远就在那鬼哭狼嚎:“你这个没良心的怎么现在才来,我等得花儿都谢了。”

        

这货精神头还挺足,还有力气在这阴阳怪气,真是一秒钟都安静不下来。

        

江月懒得理他,她伸手摸了一把大白茧。

        

手刚放上去大白茧就轻轻地哆嗦了一下,茧里面传来张三变了调的声音:“唉,你就不能轻点吗,懂不懂怜香惜玉。”

        

江月猛地翻了一个大白眼,她按了按大白茧,冷嘲热讽地说道:“大家都是alpha,我干嘛要对你怜香惜玉,要不要点脸。”

        

“我们搞科研的都是脆皮,哪能和你这种皮糙肉厚的军校生比。”

        

江月毫不客气地捏了一下大白茧,发现最外面的那层“血管”变脆了。

        

张三哎哟了一声,过了几秒钟后他诧异的说道:“咦,好像不那么疼了。”

        

江月说道:“此地不宜久留,我先把你扛出去,然后再扛老潘。”

        

大白茧剧烈地颤抖了一下,里面传来张三颤颤巍巍的声音:“卧槽,老子的血管啊,拜托你扛的时候对老子温柔点。”

        

“呵呵!”

        

江月冷笑一声,动作相当粗暴地扛起大白茧,里面的张三发出了杀猪叫:“啊啊啊啊啊!!!”

        

江月被他喊得心烦,使劲把肩膀上的大白茧颠了一下,语气阴恻恻的:“你别喊了,喊破喉咙也没用的,不如省点力气破茧成蝶。”

        

“艹,你什么意思,把老子当毛毛虫啊!”

        

“张大科学家请少说点废话,我们说正经的,你想到了解决的方法没有,总不能一直困在茧里吧?”

        

“没有,我张三也不是万能的。”

        

江月也没有抱太大希望,一边炸烟花给自己开路一边说道:“胖老板和我说了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不瞒你说,我总觉得这事太蹊跷了,那些人好像是被人引到这里来的。”

        

谈起正事张三的语气总算正经了些:“当然蹊跷,我向来不忌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别人。”

        

“既然你是科学家,对轮回木应该有所了解,知道轮回木的特性,我们就可以推测出背后之人的目的。”

        

张三冷哼:“你倒是想的简单,你看我现在这德行,你觉得轮回木给我研究它的机会吗?”

        

他继续说道:“而且这还是一株没有复活的轮回木,一株活着的并且处于活跃状态的轮回木再牛逼的人也靠近不了。”

        

“李四,你要是牛逼,你就把这树给我砍了,老子要把它当柴火烧。”

        

江月想到了水瓶星的经历,她说道:“你知道吗,水瓶星的海里也有一株轮回木,非常非常非常巨大,完全看不见它的边际。”

        

张三并没有大惊小怪,反而很淡定地说道:“不只是水瓶星,我怀疑七星联邦的七颗星球全都有轮回木。”

        

江月虎躯一震,震声说道:“不会吧!”

        

“说不准,这玩意能产生大量的精神能量,也许黄金时代的人类能使用这些力量攻击虫族。”

        

精神攻击是对付虫族最有效的方法,张三的猜测也很有道理。

        

江月已经吞噬过两团精神能量,可惜她能力有限,只能驾驭一小部分。

        

一直守在地道外面的胖老看到江月扛着一个大白茧走出来的时候非常吃惊。

        

他惊疑不定地看着大白茧,又看看累成死牛的江月,指着大白茧说道:“这是什么东西?”

        

江月把大白茧放在地上,茧里面传出张三那矫揉造作的声音:“你弄疼我了,啊!”

        

胖老板惊的下巴都要掉了。

        

“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变成这样?”

        

“嗨,说多了都是泪。”

        

江月扶着墙剧烈地喘息,特别不耐烦地打断两人:“别废话了,快找个安全隐蔽的地方把张三放好,这玩意太扎眼了。”

        

胖老板忙不迭地问道:“那老潘呢!”

        

茧里的张三怪叫一声:“怎么都想着老潘,他在更里面的位置,李四恢复体力后会去救他的。”

        

胖老板这才放下心,对江月说道:“回收站里有个土豆窖,里面全是土豆,咱俩可以把张三埋在里面。”

        

茧里面的张三:“……”

        

江月点头:“是个好办法。”

        

胖老板的土豆窖里除了土豆还有地瓜,江月把张三放在土豆窖里,胖老板跳到地窖里往张三身上扔土豆。

        

张三又是一通鬼哭狼嚎。

        

江月休息了一点,第二天养足精神后又把老潘从地道里扛了出来。

        

老潘的大白茧还会发光,胖老板啧啧称奇,两人齐心合力地把老潘也放在了土豆窖了,往上面摞了一层又一层的土豆。

        

胖老板爬上地窖,看着里面的土豆发呆。

        

江月很理解,这位回收垃圾的小商人是第一次经历如此诡异的事情,他现在的情况就和她刚穿越的时候发现自己长了一根唧唧时一模一样。

        

三观被摧毁,正在努力重建中。

        

吃完晚饭后胖老板的三观大概是重建完毕,已经可以特别平静地问江月:“你说咱们会不会被人发现?”

        

江月啃着鸡腿,特别从容地说道:“我是军校生,侦察能力和反侦察能力都是一流的,你放心好了。”

        

江月嚼碎骨头,又拿了一个鸡大腿狂啃:“你知道的,白晶价值连城,一小块就能卖好多钱,这帮人自然是能下去就全下去,巴不得抓住机会偷偷往兜里揣两块白晶卖钱,谁会傻乎乎地留在外面盯梢。”

        

因为贪心,所以全军覆没,这种事发生在垃圾星一点都不奇怪。

        

晚上江月躺在二层小楼里睡觉,凌晨一点时她被远处传来的密集脚步声吵醒。

        

她立刻警觉起来,将窗帘掀开一条缝隙看着窗外。

        

第三批人来了。

        

胖老板的二层小楼上面还有个小阁楼,江月蹬蹬蹬跑到小阁楼,打开小阁楼的天窗跳到房顶上观察情况。

        

夜色之中,一共二十个人走向堆放着垃圾的仓库里,江月跳下房顶,她一抬头,突然在屋檐下发现一个巴掌大的蜘蛛网。

        

一只五彩斑斓的蜘蛛正盘踞在蛛网中心,约有一个指甲盖那么大。

        

江月不怕大虫子,就怕这种小虫子。

        

她两眼一黑脚下一滑,差点摔个狗吃屎。

        

当她稳住心神朝着蜘蛛看过去准备将它一巴掌拍死的时候,网上的蜘蛛动了一下。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