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陌生人强做拉文/她对准着粗大坐了下去

赵煦在永厚陵偷了一天的懒,这一天他不去想政务,也不去自己的后宫美人,而是带人在皇陵周边打猎,晚上与将士们一起烧烤取乐。

        

宁复将一只野鸡细细的涂抹上调料,然后用荷叶包好,又裹上黄泥,这才放到火堆中炙烤。

        

宁复今天一只猎物也没打到,赵煦也不比他强到哪去,最后还是围猎的将士将猎物赶到赵煦面前,然后他闭着眼睛才射死了一只兔子。

        

相比之下,童贯这个太监却比他们强多了,一个人连着射杀了几十只野鸡和兔子,甚至还射死了一头野猪,现在正在火上烤着呢。

        

就在这时,童贯忽然凑到宁复身边低声问道:“宁博士,陛下手上的伤是怎么来的?”

        

宁复瞥了童贯一眼,似笑非笑的问道:“童都知真的想知道?”

        

童贯是入内省都知,通侍禁中,是赵煦身边最亲近的宦官。

        

“奴婢不想知道,只是奴婢发现太后的墓碑上,有一道血拳印,似乎是被人打了一拳,所以……”

        

童贯说话时也在盯着宁复,似乎是想试探他的反应。

        

“既然都知已经猜到了,又何必多问,那个血拳印可让人处理掉了?”

        

宁复神情自若的反问道。

        

赵煦手上有伤,估计是昨晚痛斥高太后时,因为太过激动,一拳打在墓碑上,这件事若是传出去,足以给赵煦安一个忤逆之罪。

        

要知道忤逆可是重罪,之前高俅就是因为和他爹打了一架,这才被流放出京城的。

        

皇帝虽然不会被流放,却会对他的名声造成极大的打击。

        

“血迹浸入石头,擦也擦不干净,是奴婢亲手将那片石头磨掉的。”

        

童贯摸不清宁复的深浅,只得老实回答道。

        

“很好,这件事你知、我知、官家知,若是有第四人知道,嘿嘿!”

        

宁复说着拍了拍童贯的肩膀。

        

童贯却吓的全身一哆嗦,这要是传出去,他和宁复肯定脱不了干系,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他和宁复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了。

        

“奴婢知道,这件事就算烂到肚子里,奴婢也绝不会告诉任何人!”

        

童贯当即保证道。

        

“童都知果然是聪明人,日后宁某也要仰仗都知的照顾啊!”

        

宁复哈哈一笑,忽然有种想给对方相面的冲动,顺便再送他两句批语。

        

不过转念一想,童贯已经是个太监了,这种人要真是化龙,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第二天一早,赵煦这才率人离开了皇陵。

        

路上赵煦没有乘车,而是骑上马缓步而行,宁复也骑马跟在他旁边。

        

“感觉真好,这两晚我竟然不像以前那样,无法抑制自己对女人的冲动。”

        

赵煦深吸了口气,随后向宁复笑道。

        

“环境对人的影响很大,官家是脱离了后宫的环境,所以更容易静下心来,等到回了皇宫,对官家来说才是一个大挑战!”

        

宁复也笑着回答。

        

“感觉还是不一样,这次出宫,让朕有种脱胎换骨之感,就算回到宫中,应该也不会像以前那么荒唐!”

        

赵煦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接着再次道。

        

“另外我也想通了许多事情,等到回宫之后,把这些事情做完,心中的念头会更加通达!”

        

“许多事情?”

        

宁复闻言也十分好奇,但赵煦不说,他也不好追问。

        

“对了,官家回去之后,除了节制房事外,最好再配合做一些锻炼活动,这样有利于官家的身体恢复。”

        

宁复再次提醒道。

        

“锻炼?那你说朕做哪种锻炼好?骑马?射箭?”

        

连这种小事赵煦都询问宁复的意见,足见他现在对宁复的信任之深。

        

“骑马射箭都太过剧烈了,官家的身体才刚开始恢复,最好做一些舒缓的运动。”

        

宁复说到这里沉思了片刻。

        

“这样吧,等我回去后好好的想一想,到时给官家找几个即有趣又能锻炼身体的运动。”

        

“那太好了,你想出来的东西肯定有趣!”

        

赵煦闻言大喜道。

        

经过一天的赶路,傍晚时分,宁复他们一行人终于回到京城。

        

赵煦回来的消息也让章惇等人松了口气,随即一群大臣就入宫求见。

        

“官家何故忽然离宫,而且提前没有任何的准备,这万一出了意外怎么办?”

        

曾布第一个站出来向赵煦质问道。

        

“咳,朕那天晚上梦到了太皇太后,心血来潮之下,于是就去永厚陵祭拜了一下,难倒各位爱卿要禁止朕尽孝吗?”

        

面对群臣的诘问,赵煦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把所有人的嘴给堵上了。

        

大宋提倡孝道,皇帝自然要以身做责,所以他去祭拜长辈谁也不能说他做错了。

        

不过章惇等人的嘴虽然被堵上了,心中却根本不信,毕竟所有人都知道,赵煦与高太后势如水火,怎么会忽然想到去祭拜她?

        

“官家孝心可嘉,但官家身系天下安危,出宫也须慎重才是!”

        

章惇这时也站出来劝说道。

        

“朕知道了,这次是朕有些心急了,下不为例!”

        

赵煦点了点头认错道,章惇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官家,臣要参奏太学博士宁复!”

        

没想到就在这时,蔡京忽然一脸大义凛然的站出来道。

        

“朕不是说了吗,去永厚陵是朕的想法,宁复是被我带去的,你参奏他干什么?”

        

赵煦颇为不悦的质问道。

        

宁复帮了他的大忙,赵煦还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他呢,结果蔡京竟然要参奏宁复,赵煦差点就当场翻脸。

        

“启禀官家,臣参奏宁复并不是因为这件事,而是要参奏他公器私用!”

        

蔡京却从袖子中拿出一份奏本,十分郑重的递上前道。

        

“什么公器私用?”

        

赵煦一愣,随即让童贯把奏本接了过来。

        

赵煦拿过奏本打开,随后将上面的内容看了一遍,结果越看眉头皱的越紧。

        

下面的章惇这时也瞪了蔡京一眼,他之前就知道这件事,只是蔡京的理由十分充足,连他也没办法阻拦。

        

“宁复呢?”

        

赵煦看完奏本,随即就向童贯问道。

        

“宁博士刚走!”

        

童贯立刻低声回答道,宁复走的时候也没来得及和家里打声招呼,所以在赵煦安全回宫后,他也第一时间告辞回家。

        

“派人召宁复即刻进宫!”

        

赵煦当即吩咐道。

        

童贯答应一声,立刻派人去追宁复。

        

这时宁复也才刚出皇城,结果还没走几步,就被宫中的内侍追了回来。

        

宁复一头雾水的来到垂拱殿,当看到章惇与蔡京等人都在时,他也有些惊讶。

        

“臣宁复参见吾皇!”

        

宁复上前行礼道。

        

“宁复,有人参奏你公器私用,你可认罪?”

        

赵煦面色凝重的问道。

        

“什么公器私用?臣怎么听不明白?”

        

宁复完全听不懂赵煦的意思?

        

“宁复!人证物语我都已经带来了,你竟然还敢装糊涂!”

        

蔡京猛然站出来斥责道。

        

“什么人证物证,下官实在不懂蔡府尹在说些什么?”

        

宁复眉头一皱,当即毫不示弱的反驳道。

        

“宁复,你真的不知道军器监的事?”

        

赵煦这时再次问道,他还是很相信宁复的,只是蔡京言之凿凿,他也只能问个清楚。

        

“军器监?臣从来没去过军器监啊!”

        

宁复一脸委屈,怎么又和军器监扯上关系了?

        

“你自己看,有人举报你利用职权,借用军器监的工匠为自己打造器具!”

        

赵煦将手中的奏本交给童贯,童贯也立刻转交给宁复道。

        

“军器监!”

        

宁复猛然间想到了什么,接过奏本打开看了一下,果然和他想的一样。

        

原来就在几天前,宁复托郑博士打造一样器具,结果对方竟然找到军器监的工匠帮忙。

        

本来像这种小事,虽然不合规矩,但只要无人举报,也根本没人会去追究。

        

只是这次的事却不知道为何被蔡京知道,结果他抓住不放。

        

这种事说大也大,毕竟军器监是专门打造军器的地方,蔡京给他安上一个公器私用的罪名,倒也不算冤枉宁复。

        

想到这里,宁复的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

        

“呵呵,无话可说了吧!”

        

蔡京得意的一笑,随即得寸进尺再次向赵煦道。

        

“官家,宁复区区一个太学博士,却将手伸到军器监这种军事重地,实在罪大恶极,臣请将其拿下,依罪论处!”

        

旁边的章惇闻言也是眉头一皱,宁复这次的罪名坐的太实了,连他都不好说什么。

        

赵煦闻言也露出犹豫的表情,宁复才刚帮了自己的大忙,若是马上就将他问罪,他心里也过意不去,可若是不处置,又将朝廷的法度罢于何地?

        

就在赵煦为难之时,只见宁复忽然上前一步大声道:“官家,蔡府尹口口声声说人证物证具在,不如请他将人证物证全都带上来,否则臣心中不服!”

        

“不见黄河不死心!”

        

蔡京冷哼一声。

        

“官家,臣请传人证物证!”

        

赵煦看了看蔡京,随后又看了看宁复,最后叹息一声道:“传人证物证入殿!”

        

随着赵煦的吩咐,很快就见一个军器监的官员,战战兢兢的推着一样奇形怪状的东西走进了大殿之中。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