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技术真好&撅着小屁股露出臀缝

       

剑门人素来清高,  不喜与人攀谈,此番秘境探险也不过只来了掌门和四五个门内精英弟子。

        

众人不太敢去惹那脾气不太好的望尘峰峰主,不过又实在好奇他的感情生活,  听闻那峰主始乱终弃了一个凡人女子,还毁了人家女子的清白,  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掌门身处流言漩涡的中心,底下众人交换眼神,时不时的朝他投过去一个八卦的眼神,那意思表露的很明显。

        

胖掌门冷哼一声,一群不知羞的老古董,都一大把年纪了,还八卦这些年轻人的私事,能不能要点脸了?

        

不过说实在的,  他内心其实…也有点好奇,那日甲板上的事情是他亲眼所见,  难免有些心痒痒,  他家师弟真的同个凡人女子结了道侣吗?

        

掌门师兄抬头张望了一圈,果然在一间客栈的二楼瞧见了他的好师弟,  还瞅见了他怀里搂着的年轻女子,  那女子遮的严严实实的,被他抱得紧紧的,别说样貌了,  连个手指头都瞧不见。

        

不得不说,完全打破了掌门师兄对这位师弟以往的清冷形象。

        

那低头哄人的家伙真是他那位高不可攀的好师弟,  怎么越瞅着越觉得别扭呢,  莫不是被人给夺舍的假师弟吗?

        

谢怀衣也感应到了远处投过来的视线,  目光看过去,  眸色冰冷淡薄,一副不愉的模样。

        

随即袖袍一挥,小屋四周瞬间笼罩了一层结界,将外界好奇的目光全都遮挡了。

        

掌门师兄得了一个冷眼,默默承受了,心里想着,绝对是他那个不讨喜的师弟没错了。

        

其实烟烟也觉得有些奇怪,若是这九重天秘境内遍布危机,为什么眼前这人会同意带她进来?

        

不过没有多余的时间让她去深思这个问题。

        

因为九重天秘境的入口开了。

        

这次的入口之处浮于蓬莱海域上方,海上波涛汹涌,岛上幻境浮现,里头好似九重天仙境一般,层层叠叠的山峦起伏,以及云端之中隐藏的古老又庄严的神殿。

        

众人光是瞧着那正殿上方就觉得心头微微胆寒,却又忍不住心绪翻涌,这就是传闻中神殿,真正的九重天神殿。

        

如此看来,天道传承果真不假,这一趟确实没有白来。

        

众人四散分开,又各自施展本领进入九重天秘境,秘境开启时间会维持七日之久,想到得到天道传承,就必须在秘境关闭之前抵达这座神殿。

        

…………

        

谢怀衣带着烟烟,一同穿过蓬莱海域上方,最后踏入漩涡中进入秘境中。

        

烟烟只觉得身体被人完完全全的包裹住了,甚至一丝风声都没有,不过片刻时间,两人便落在了一处静谧庄严的神殿之内。

        

等她站稳后才抬起头,心中有些奇怪,不是说神殿虚无缥缈,位置变换不定的吗?

        

怎么这人一睁眼就到了神殿中央了?

        

莫非这就是身为男主的气运嘛?

        

她抬头瞧着正殿上飘渺的浮雕图案,耳边似乎传来了神袛梵音,仙音渺渺,幽远而清晰,莫名摄人心神,让她不受控制的往前踏了一步。

        

再回过神时,身旁哪儿还有谢怀衣的身影,两人似乎在不知不觉中分散了。

        

与此同时,耳畔似乎传来系统的提醒声,“烟烟,这秘境里的意识在排斥我们。”

        

这是将他们二人故意分开的吗?

        

…………

        

而在另一边,谢怀衣也终于回过神来,目光落在神殿上方那道浅淡灰雾虚影之上,“旧的法则意识?”

        

那道意识并未回应。

        

不过从那团虚影之中似乎折射出了一些零散的画面,关于烟烟的来历……

        

谢怀衣敛眉,掌心运起一道灵力将其击散。

        

神识:“你现在看到了。”

        

“她是外来者,是异物,扰乱时空秩序的人,必须被驱逐。”

        

谢怀衣轻描淡写,往前走了半步,“这就是你最后的招术了吗?莫非你觉得这样就能影响到我?”

        

她是天外之人,带着任务来到他身边,目的不得而知,但那有如何呢?

        

他从未在意过这些。

        

谢怀衣原本还以为掌控这世界的天道究竟有多厉害,原来也不过是一抹邪神的神识,会幻化幻境惑人心神的伪神罢了,为了维持永生不灭,所以利用轮回之力拥护长生。

        

躲在背后操控一切,甚至连人的思想都要控制。

        

当真正的法则之力缓慢泄出时,神殿开始动荡摇晃,山河瞬间倾覆。

        

远在各处的修士似乎也察觉到一丝不对劲,众人被威压逼得无法动弹,几乎神魂震荡。

        

这是真正的天道意识,象征着霸道与守护,被愚弄了数百年,清醒之后的愤怒与孤傲。

        

法则之力倾泻而出。

        

瞬息之间便将那抹意识层层包裹绞杀。

        

那抹神识还在挣扎,当新的法则之力诞生之时,旧的天道意识就逐渐衰退了。这么多年,祂利用整个修真界的轮回之力,维持自己的永生,如今新的天道觉醒,祂被镇压的毫无抵抗之力。

        

祂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湮灭,心有不甘!

        

但有一点祂知道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变数,因为外来者带来的契机,造成了这世间的天道觉醒。

        

祂看向幻境的女子。

        

在那最后一刻,瞬间有股无形的威压朝着四周涌来,甚至连系统也无法反抗。

        

烟烟被困在幻境中,无法动弹。

        

她只感觉脑海中一阵刺痛,似乎有什么被强制剥离出去,是系统呼救的声音,紧接着失去意识。

        

“烟烟……”

        

谢怀衣冲出幻境,一把抓住那缕被剥离的神识。

        

他从很早之前就察觉到了,在烟烟的身体里似乎隐藏着一道很奇怪的神识,不算很强悍,但却一直在暗中保护着她。

        

系统也没想到,自己会被这世界的意识强制脱离出去,要不是这负心汉抓了它一把,兴许它也会完蛋。

        

如今也算是有幸,见证了一把这个位面觉醒后的天道意识与这文本中的世界意识的对抗。

        

当谢怀衣摧毁那一抹世界意识后,也就意味着这位面彻底脱离了掌控,从一个供人取乐的文本世界,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独立的位面。

        

这是完整的世界,不会再有无尽的轮回。

        

只不过……

        

它低头看着烟烟的方向,她的身体也已经接近极限了,从一开始绑定她的时候,系统就知道了,即便能够完成任务,最后的结局也难逃一死。

        

谢怀衣与她结契虽能续命,但天道就是天道,任何违背世间常理的事情都会遭到反噬。

        

兜兜转转还是到了这一步。

        

谢怀衣瞧着那一缕浅淡的神识,“是你一直暗中保护着烟烟?”

        

系统老实点头,声音干巴巴的,“是…是我。”

        

“你和烟烟,都是外来者?”

        

系统这下有点着急了,眼圈红红的,这人此刻已经是真正的位面主宰了,这是打算彻底清除异物了吗?

        

它也不知道对方的想法到底是什么?

        

但欺软怕硬是天性,这人现在老厉害了,打又打不过,它也不敢硬怼,只能委委屈屈的骂了一句,“负心汉……”

        

“我们又没做过坏事,烟烟被这世道排斥的原因,是因为她本就是已死之人,已死之人逆天而行,自然会被天道驱逐……”

        

他将系统放开,转身将怀里昏睡的人打横抱了起来,“我知道,所以我才会带她来这里。”

        

系统还是不太懂,直到它看着对方抱着烟烟走到了那道轮回阵法的阵眼之中,心中依旧有些疑惑。

        

“负心汉,你…这是在做什么?”

        

系统语气有些不对劲。

        

它意识到了某种可能。

        

谢怀衣扫了它一眼,表情淡淡的,似乎在对那句“负心汉”表示有些不满,不过看在它尽心尽力保护烟烟的份上,便不与它计较了。

        

稍微解释了句,“轮回阵法原本以诸多修士为祭,集众生之怨力,开启下一场轮回,我也可以以身为祭,替她逆天改命。”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