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把腿张开再进深一点百合&抬起他的腰撞在最深处

第二天一早,当房门再次打开的时候,奴就看到,平日里身强体健,威风八面的自家主人,扶着墙缓缓而出。

        

于是连忙迎了上去,极为关心的问道,

        

“主人您没事吧?”

        

赵浪这时候咬着牙问道,

        

“白姑娘人呢?”

        

他今天早上起来之后,对方就早已经消失了。

        

听到问话,奴神色略微有些古怪的说道,

        

“主人,白姑娘一早便起床离开了,说是还有事情要忙,你没事就别找她了。”

        

听到这话赵浪只觉得气抖冷,恶狠狠的说道,

        

“渣女!”

        

“昨天也不知道是发什么疯。”

        

每次都吃干抹净不认人,自己找都没地方去找。

        

但也没有太过在意,对方本来就是这直来直往的性子。

        

再说了,自己不也是痛并快乐着吗。

        

就是有点腿软。

        

“行了,准备一下,我们回宫。”

        

赵浪这时候吩咐到,昨天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完,就被对方拉进了房间,整整折腾了两宿啊,他现在只想好好休息一下。

        

很快奴就叫来了马车,小七小九笑嘻嘻的等在旁边,

        

“公子,我们也跟您一起回宫吧。”

        

这话让赵浪腿有些打颤,做出一副坚强的样子对两人说道,

        

“嗯,现在倒是不急,你们先去帮帮秦老,也是代表皇家。”

        

两人有些失望的嘟了嘟嘴,说道,

        

“可是媚…”

        

两人的话都还没有说完,赵浪就讲先说到,

        

“要听话等公子我先休…咳嗯,先忙完公事,你们再回来。”

        

小七小九,两人这才欢喜的点了点头,扶着赵浪上了马车。

        

进了马车之后,赵浪很快便带着人出发,等离开了庄子,才缓缓的舒了一口气。

        

只是这一口气还没有松完,突然旁边传来一股淡雅的幽香,赵浪不由地看了过去,却发现媚着一脸笑意的坐在马车内看着他。

        

“媚,你怎么在这里。”

        

媚这时候笑道,

        

“刚刚小七小九想告诉你来着。”

        

赵浪顿时苦笑了一下,说到,

        

“委屈你了,伱放心,下次看到小白莲我一定和她说清楚。”

        

他本来是想之后找个机会单独和姬无双说清楚。

        

媚这时候却没有搭话,而是笑着说道,

        

“阿浪你累了吧,我帮你按一按。”

        

说着便靠上来轻轻的为赵浪舒展筋骨。

        

赵浪本来又困又累,很快便在媚的服饰下,沉沉睡去。

        

等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咸阳城外,

        

“我睡了两个时辰?怎么也不叫我?”

        

赵浪看了眼天色,对一旁的媚说道。

        

媚笑着柔声回道,

        

“阿浪你好不容易休息,自然不能吵你。”

        

看着善解人意的媚,赵浪心中不由升起感激和怜爱,这种被包容的感觉还是极好的,于是问道,

        

“嗯,明日有没有空?”

        

他今天指定是不行了。

        

媚这时候柔声回道,

        

“阿浪,今天之后我们就要准备回北地了,百姓们都还等着药材,不能拖延。”

        

赵浪只能点了点头,这时候咬牙带着几分壮烈说道,

        

“我觉我还行。”

        

说着就要上手,却被媚拦住了,笑着回道,

        

“阿浪你说过,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你放心,我会看着白姑娘的。”

        

她却并没有和对方说学府里面的事情,女人之间的事,她们自己解决就是。

        

赵浪心中便越发的感动了。

        

很快两人依依惜别之后,赵浪便回到了宫中,将昨天没有办完的事情吩咐好了之后,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这些破事儿还真是累人,老爹就是这么过了几十年。”

        

大秦原本有三十六郡县,民生经济军事所有的一切都需要他来安排,现在扩张了之后事情就更多了。

        

虽然已经有其他人分担了大部分的事情,但关键的东西他必须过目。

        

“对了,我爹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赵浪这时候淡然问道。

        

奴很快回到,

        

“主人巡游的队伍,都按时送回了信息,一切正常,如今陛下他们已经快到云梦泽了。”

        

听到云梦泽,赵浪不由得露出一个笑容,当初他可在那里干过不少蠢事。

        

微微的摇了摇头,摆脱那些让自己尴尬的画面,赵浪不由自语道,

        

“也不知道老爹怎么样了。”

        

———

        

此时,云梦泽附近的县城内。

        

一名神色威严的中年人,正带着一名仆人走在街道上,看着街道上的景色露出了一個稍有欣慰的神色说道,

        

“才过去了两年,这里能恢复成这样,浪儿做得不错。”

        

听到这话旁边的仆人笑着回到,

        

“太子殿下对治理民生还是极为擅长的。”

        

威严中年人自然是秦始皇,旁边的也就是赵高了。

        

巡游到了这里之后秦始皇便有了故地重游的性质,两人带着暗处的黑冰卫便进了县城内。

        

此时县城除了城墙上的刀斧灼痕外,已经看不到太多的战争痕迹了。

        

两人一路谈一路走,突然一处人群聚集的地方吸引了两人的注意,

        

两人走近了便发现这里居然是一处露天的学堂。

        

一名瘦弱的年轻人在空地上摆了一块木板,手里拿着木炭,正在教学。

        

周围大多是穿着破烂的少年们,一个个手里都拿着木棍跟着在地上写写画画。

        

大家都极为认真听着。

        

“这是一个大字,这是一个秦字,我们是大秦人。”

        

“这是上次我给你们留的课业,你们会写了吗?”

        

年轻人这时候笑着问道。

        

少年们纷纷回答到,

        

“会!”

        

很快一个个就拿着木棍在地上写了起来。

        

写出来的,却是儒家正推行的正楷字。

        

看着地上慢慢出现了一个个大秦,秦始皇的神色微微复杂起来。

        

赵高看到这一幕,心中微动。

        

两人一起极为耐心的等着年轻人教完课程,赵高这时候才上前说道,

        

“这位先生敢问姓名,我家主人想请您相谈。”

        

年轻人笑道,

        

“我不是什么先生,只是一个打鱼的。”

        

“打鱼的?”

        

赵高微微有些愕然,什么时候,大秦连打渔的都能认识字了?

        

似乎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年轻人有些害羞的挠挠头说道,

        

“我是被云梦泽的农家人从水中救起来的,只是不记得事情了,如今云梦泽内,年轻人都必须学字,这是农家首领的规矩。”

        

“我得空的时候,便也会到县城来教这些读不起书的街头少年,也想看看能不能想起来什么。”

        

年轻人的话虽然有些前言不搭后语,却足够让两人明白了。

        

秦始皇这时候主动问道,

        

“那云梦泽中如今居然有学府?”

        

年轻人点了点头,回道,

        

“有一座鹤鸣学府,我们的首领说了,哪里有人哪里就有鹤鸣学府。”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