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套14p/vlp潮喷女王高潮一次看不够

     

车子一路来到天祥殿前的长桥旁。

        

暮色渐临,夏日的阳光也变得柔情十足。

        

九殿下先下了马车,站在车前朝着李玉颜伸出手。

        

李玉颜望着沐着绯红暮光修长精致的手,感觉那手似乎有着莫名的吸引力,让她忍不住缓缓搭了上去。

        

触手温润,掌中有微微的薄茧。

        

竟然是久违的熟悉感……

        

李玉颜不禁抬眸看了一眼九殿下,柔光之中,九殿下眉眼含笑说不尽的柔情似水。

        

若不是昨晚扒过他衣服确认过,李玉颜真的以为面前这个低眉顺眼的太监就是周煊了。

        

暮色微光,墨色锦袍的皇子玉树临风的站在暗红车前,车上青衣妃子含羞带俏,半搭着皇子的手,微微颔首的情景宛如一幅美丽的画卷,养眼舒心。

        

“九殿下九王妃如此和睦,太后见了定是开心了。”上前迎接的宫人见两人手牵手的不由笑道,“快请!太后都念叨好几遍了。”

        

李玉颜一只脚已踩在了脚蹬上,熟悉的手感让她一时僵住了。

        

虽然只是轻轻一搭,但是那种感觉不会错。

        

她这是怎么了?

        

明知道眼前的周煊是郑德假扮的,却是忍不住把他当成周煊。

        

“我来!”紧跟着李玉颜出来的花影见李玉颜停止了下车才看到九殿下正扶着李玉颜顿时恼火,这个假冒的小太监居然抢她的差事,太不要脸!

        

花影说着话人就跳下马车一伸手抢过搭在九殿下手中李玉颜的手:“姑娘我来扶您!”

        

方才宫人见九殿下扶着王妃下车,以为两人夫妻和顺的,猛见一个满脸斑点的丫头冒出来抢过李玉颜的手不由叹了口气。

        

周煊也没想到,李玉颜会搭他的手,被花影抢去后,半响都没有收回手,李玉颜的手微凉,和素行一样……

        

“快请!”宫人见九殿下被一个丫头抢了王妃的手一脸的不佳,连忙做请。

        

这可是她看着长大的最得太后宠爱的皇子,李家的这个丫头真是可恶!

        

真是有其主必有其奴,李玉颜样子长得好,性情可是差得很,也正因为如此,太后一直觉得娶了李玉颜是委屈九殿下了。

        

亏的刚才她还说了好话,九殿下这样的人,伸手做扶,这个丫头还满脸不情愿的,真是气人啊!

        

宫人腹诽着引着九殿下夫妇一路跨过长桥进了天祥殿。

        

夏日,殿内,太后依旧裹着厚披风坐在软塌上,见周煊进了门眉头就舒展了,缓缓招了招手:“小九快来,让皇祖母好好看看。”

        

九殿下周煊一把抓住了落后一步李玉颜的手拉着她,快步来到太后面前,用力拉着李玉颜恭恭敬敬的给太后磕了个头才道:“孙儿孙媳给皇祖母请安了。”

        

花影本是扶着李玉颜的,周煊拉的急,她一时没有松手,整个人也被拖到了太后面前,跟着李玉颜也跪了下来。

        

花影也是功夫高手,方才周煊瞬间发力,力气之大,速度之快,她竟然都没反应过来!

        

这个小太监居然是高手?等会回去,她得找机会比试比试!

        

李玉颜则是盯着周煊抓在她手腕上的手。

        

在两人牵手之前,顾逸兴也曾经很多次这么抓过她手腕的。

        

每次,她不太高兴而他却想哄她开心的时候,亦或她懒得动,而他则是想带她去看好看的景,去吃好的美食,或者是给她一个惊喜的时候,都会这样霸道的抓着她的手直接拖走的。

        

那时候,她满心都觉这个男人温柔又不适霸道,是她喜欢的。

        

或许,这也是顾逸兴比赤墨更吸引她的地方。

        

如今想想,她被顾逸兴迷惑,和她冒险的性子脱不了关系。

        

她不走寻常路,喜欢冒险,喜欢刺激和新鲜,这一切,顾逸兴都能带给他。

        

比如她连他的家人都没见过,就决定嫁给他。

        

顾逸兴也给她说起过家人。

        

他一生下来就没了母亲,他的父亲很忙,他自幼跟着祖母长大。这个世上给他柔情和关爱最多的人就是他的祖母。

        

他还给她说过,等他们成亲了,他一定会带着她去给他的祖母磕个头。

        

在顾逸兴的嘴里,他的祖母是这个世上最慈祥,也最宠爱他的人。

        

顾逸兴对她还是有些真心的,除了身份,给她说的都是真的。

        

就比如面前这位之前见着高高在上的大周皇太后,见到周煊后整个人都变的柔软可亲了。

        

“快起来!”

        

也许是爱屋及乌,太后看她的眼神都含着宠爱:“上次宝儿来还晕倒了,看样子应该是大好了。瞧着,你们两个一来,哀家的咳喘都好了呢!来!快,起来,坐下说。”

        

说着话,各种点心小吃瓜果已经摆满了一桌子。

        

周煊拉着李玉颜坐了下来。

        

一笑笑意的剥好了一小碟子的葡萄举到了太后面前:“皇祖母,上次给您剥葡萄还是四年前了,您尝尝,今年的葡萄是不是特别甜。”

        

皇太后满脸笑容的接过了葡萄,看着葡萄又叹了口气:“还是你惦记着皇祖母爱吃葡萄呢。皇祖母可是给你说了,明年这个时候,皇祖母还要吃你剥的葡萄,你可是答应。”

        

“孙儿每年这个时候都给您剥葡萄吃!”周煊笑着手中拿着个小刀子,熟练的剔除了樱桃的籽,很快一小碟子樱桃放到了李玉颜面前:“你喜欢吃的,皇祖母这里的樱桃比别处的都甜。”

        

看着面前亮红的心形樱桃果肉,李玉颜的心顿时就揪了起来。

        

韩国地处北方,即便是公主,她也是很少吃到樱桃的。

        

认识顾逸兴的第个夏日,他不知道通过什么法子,给她送了一大车的樱桃,放在冰室里,那个夏天,她每日都有樱桃吃。每次顾逸兴都细心的将樱桃籽剔掉。

        

周煊不会把这个也交代了?

        

李玉颜盯着樱桃,疑惑的看了一眼九殿下。

        

九殿下正面带笑容的看着太后吃葡萄,满脸的满足和小孩得到长辈夸奖的自豪感。

        

或许是感觉到李玉颜的凝视,周煊捏着小刀挑起一瓣樱桃举到了李玉颜嘴边:“吃啊,放太久变味就不好吃了。”

        

这话顾逸兴也曾经和她说过。

        

李玉颜强压着心中的酸楚,张口含住了送到嘴边的樱桃。

        

微微酸带着甜甜的香气,熟悉的味道。

        

皇太后这里的樱桃确实比别处的甜。

        

之前顾逸兴给她的樱桃是从太后这里调过去的吗?

        

李玉颜有些恍惚,接过了周煊手中的小刀,自己吃了起来……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