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稍微放进你里面吗&女丧尸那里好紧h

      

冯侍郎没有照镜子,不知道此时的自己是何等狼狈。

        

全身湿淋淋地,衣襟往下滴冷水。左脸上还有五指印记,目中射着怒焰,脸孔狰狞而扭曲:“愣着做什么,快去!”

        

苏全哪里敢说个不字,立刻退了出去。

        

冯侍郎剧烈地喘几口气,来回踱步。

        

今晚发生的事一串起来,还有什么想不明白的?

        

冯少君这个孽障,压根不是什么娇柔温顺的主。从踏进冯家的那一刻起,就在扮猪吃老虎。

        

搅和赏花宴是故意的,激怒宁慧郡主也是有意为之。

        

今晚来书房,也绝不是为了求他成全什么亲事。不过是一个借口,将所有人打发退下。然后趁他不备,用迷药迷晕了他。

        

真正的目的,是为了搜寻冯纶的那些书信。

        

那些书信上,屡屡提及私盐和盐商行贿之事,还提起了江南总督曹振。一看就知冯纶的死绝不简单……

        

早知有今日,他当初就该将信全部烧毁。偏生不舍那一点念想,留下了祸根。 

        

冯侍郎心如乱麻,越走越快。

        

不行,一定要将信都找出来,全部烧个干净。

        

这桩陈年旧案,牵涉太多,绝不能再提。否则,冯家上下都会被牵连。

        

还有冯少君!

        

这丫头不能再留在京城了。立刻送去平江府崔家。免得日后在京城惹出更多的祸端!

        

天一亮就送走!

        

脚步声响起。

        

冯侍郎气势汹汹地转身,就见苏全只身回来复命:“启禀老爷,荷香院已经落了锁。奴才让守门的婆子传话,请三姑娘立刻来书房。”

        

“三姑娘的贴身丫鬟却说,三姑娘睡得正熟。有什么事,明日一早再来给老爷请安……”

        

话没说完,就被怒极的冯侍郎踹了一脚:“废物!”

        

苏全冷不防被踹了个窝心脚,痛呼一声,摔倒在地。

        

冯侍郎怒火万丈,用手指着苏全怒骂道:“一炷香之内,让冯少君来书房见我。否则,我拧了你的头!”

        

倒霉的苏全,只得领命。

        

大半夜的进内宅,守着二门的婆子看苏全的目光都不对了。

        

不过,苏全是冯侍郎的长随,想来是奉了冯侍郎之命。看门婆子不敢拦,忙开了门,顺便殷勤地笑道:“苏管事大半夜地还要当差,辛苦了。”

        

苏全窝着一肚子火气,哪有心情理会看门婆子,阴着脸快步进了内宅,几乎是跑着到了荷香院外。

        

寂静的深夜中,嘭嘭嘭地拍门声格外刺耳。

        

院门开了,看门婆子打着呵欠:“苏管事怎么又来了!”

        

苏全胸口还疼着哪,板着脸面无表情地说道:“立刻去通传,老爷现在就要见三姑娘。”

        

过了片刻,相貌娇俏的丫鬟吉祥又来了:“苏管事,什么天大的事,这么半夜地来回折腾?我们姑娘起床气大的很,奴婢可不敢惊扰了主子。”

        

苏全太阳穴都快冒烟了:“老爷要见三姑娘,请三姑娘立刻起身。”

        

……

        

苏全再急,也不能冲进主子闺房。

        

心急火燎地等了许久,才见冯三姑娘慢悠悠地过来了。

        

冯三姑娘还特意换了一袭新衣,长发梳得整整齐齐,走路不紧不慢。

        

苏全忍气吞声地催促:“老爷急着要见三姑娘,想来是有要紧事。请三姑娘快些,免得老爷等急了。”

        

冯少君慢条斯理地笑道:“姑娘家动作慢些,也是难免。若是伯祖父等的不耐了,待会儿斥责几句,我受着就是了,不会连累你的。”

        

苏全:“……”

        

苏全窝囊地闭了嘴。

        

总之,冯少君再次踏进书房,已是半个时辰以后的事了。

        

冯侍郎已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目光阴沉地盯着冯少君。

        

苏全利落地滚了出去。

        

门一关上,冯侍郎便厉声怒道:“信在何处?”

        

冯少君淡淡道:“我给了郑妈妈。她两个时辰之前就送出府了。现在人在何处,我也不清楚。”

        

“我嘱咐过她,如果我在冯家有个好歹,或是有人送我回平江府,她就去刑部衙门敲鼓鸣冤,将我父亲写过的信呈给刑部。”

        

“执掌刑部的是燕王殿下。有这等骇人听闻的谋害朝廷命官的大案,想来燕王殿下不会袖手不管。”

        

冯侍郎:“……”

        

嗡!

        

冯侍郎的脑中似有什么炸开了。

        

眼前忽然涌起大片腥红。

        

冯侍郎深深地用力地呼出一口气,将心头汹涌的怒火按捺下去。声音奇异地平静下来:“少君,你要做什么?”

        

冯少君定定地看着冯侍郎,张口问道:“我父亲到底是怎么死的?”

        

冯侍郎还存着最后一丝希望,想糊弄过去:“少君,冯纶是你父亲,你心痛他的惨死。我是他亲爹,比你更痛彻心扉。”

        

“可这桩命案,已经是三年前的事了。就算我掘地三尺追查下去,你爹也活不过来了。反倒会因此牵连冯家上下。”

        

“所以,我不得不忍痛压下此事。”

        

“死者已矣,活着的人总得好好活下去。少君,你还年轻,不知官场黑暗,更不知权势二字的可怕。听祖父的话,快把信拿出来。”

        

“祖父这就将信烧了,以绝后患。”

        

冯少君扯了扯嘴角,目光冰凉:“那些信我都看过了。我父亲发现盐商和官员勾结倒卖私盐,谋取暴利,贪赃枉法。”

        

“他暗中调查此事,却打草惊蛇,被人威胁恐吓,依旧不愿罢手。最终,遭人算计,丢了性命。”

        

“三年前,锦衣卫指挥使薛凛前去查案,姑父沈茂也一并随行。沈姑父定然觉察出了不对劲。却在你的示意下,当做不知,没对任何人透露。”

        

“我说的没错吧!祖父!”

        

冯侍郎瞳孔骤然收缩:“你回冯家的第一晚,坚持要私下和沈茂说话。是沈茂告诉你的!”

        

冯少君冷冷道:“沈姑父什么都没说。”

        

“是我早有疑心,今日见了信,什么都明白了。”

        

“我从未想过,世上有这等狠心无情的父亲,明知儿子死的冤枉,竟一声不吭。任凭儿子顶着贪墨的污名下葬。”

        

“我爹在天之灵若有知,不知何等心寒。”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