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大叔好厉害&熟女黑蝴蝶20P

       

小动物外科&骨科中心内,苏小小轻轻放下了电话,一旁的妲大小护士一脸的问号。

        

“苏姐,到底怎么样了,你倒是说句话啊!”

        

苏小小少见的绽出笑容,“他决定自己收养了!”

        

妲大小护士一握拳头,“耶!苏姐,你怎么知道他会收养的?还用这种方法来试探他?如果他没这心思,那岂不是你就得接手那个捣蛋鬼?”

        

苏小小并没有找到合适的下家,实话实说,在城市里如果是一只国外的纯粹宠物猫,比如英短美短折耳波斯等等猫种的话,找人收养就是件很容易的事。

        

但狸花猫不同,养不熟已经成为了它的标签,在养猫界的名声有点……

        

之所以打这个电话,其实就是试探!苏小小就坚定的认为这个贝海洋就一定会收养这只猫,但妲大小护士则持相反的看法。

        

“苏姐,你怎么知道他就一定会收养狸花猫呢?就因为他花了三万块钱?”

        

苏小小摇头,“和钱没关系!我也说不清楚,就是一种感觉,感觉那只狸花猫之间可能还有我们不知道的故事!不是他选择的猫,而是猫选择的他!”

        

妲大转了转眼珠,她还是有些好奇,好奇那么一个对猫一窍不通,看起来也冷硬不通人情的家伙为什么就会出现这么大的改变?

        

“苏姐,我很好奇他是怎么养猫的?要不,不是咱们这里的小动物在痊愈后都有一次复诊的机会么?”

        

苏小小知道这个古灵精怪的小姑娘在想什么,不过她也不会阻止,毕竟,复诊是她们外科中心一贯的负责态度,就是为了观察这些小动物回去后的康复状况,一般都在二个月内,再久就没有意义了。

        

“随便你了,这是你的工作范围,我不干预!”

        

……贝海洋这两天的学习效率非常高,在于充足的睡眠,劳逸结合的放松状态,这是他消失了一个多月的状态,因为一只猫,他又找回来了。

        

重新开始工作的早上,还没出门就接到了王大炮的电话,

        

“海洋,事情有了变化,从今天开始你就有一个新机长了,自己注意点,不管怎么说,你的考评都在别人动念之间,该怎么做不需要我教你吧?”

        

贝海洋有些吃惊,“这么快?这才过去了几天?有什么事么?”

        

王大炮解释,“往南边飞的航班在人员安排上出了问题,他们现在急需人手,所以我现在就要改飞花都航线,雪城航线你的资历不够,就得有人压阵。

        

总体计划并没有变,只是时间提前了而已,你早点来,以后也不要无故迟到,庞教官在这些细节上抠得很严,你别撞枪口上,一点小事就影响了整体观感,再想板过来还不知道要费多大的力气!”

        

贝海洋放下电话,叹了口气;在航空公司中,变换搭档是很常见的事,短则几个月,长也超不过二,三年,就必定要换,换搭档,换飞机,换航线……

        

很正常的工作环境,大家也早就习以为常。

        

在所有的轮换中,换人换搭档是最麻烦的,也是最轻松的!

        

换对了人,经验丰富,性格相投,那就是一段时间的如鱼得水,相得益彰。

        

换错了人,脾气性格相背,技术能力不明,如果再好为人师,自我感觉良好,那就是一段让人郁闷的飞行经历。

        

副机长必须主动为互相间的关系抹润滑油,也就是说,副驾是忍耐妥协的那一方,尤其是在飞机出现意外状况时。

        

贝海洋当然没资格去置疑一名从业三十多年的老航空人,他也不过才有几年的飞行经验,就是航空飞行员中的菜鸟新手;他有点挠头的是,如果一切按照飞行程序来,那自然没问题,但如果是一名喋喋不休的教官,这就让他有点嗝应。

        

也不是什么大事,放低姿态就好。

        

安排好贝二爷的饮食,贝海洋提前半小时上路,路上他还要花半小时,这在一个特大型城市中,通勤时间还在正常范围之内。

        

提前进入航务室,准备飞行简报,气象简报等等已经做过无数回的东西,他也有点为自己的表现而摇头;但没办法,职场中你就没办法避免这些,除非自己做老板,那又得去迎合另一个阶层,永无止境。

        

考评掌握在别人手中,不管是机长的位置还是飞行指导组的身份,都会对他的职业未来产生深刻的影响,也许不能让他停飞,却可以很轻松的做到让他比别的新人晚几年升机长,晚几年飞远途国际航班。

        

在任何一个职场中,一步错步步错,也就和同龄人拉开了差距,再也追不上。

        

不仅是贝海洋提前到达,其他机务人员也比往常早了时间不等,大家对彼此的态度心知肚明,尽在不言中。

        

庞立德机长准点走进航务室,分毫不差,这也是他口中一直强调的飞行精神,精密的机器,就应该配以精密的人。

        

当然,他可以精密,别人就得提前……

        

看到机组的人都已到位,庞机长很满意,这起码是个还不错的态度。

        

看到递过飞行简报的贝海洋,庞机长伸出手,领导派头十足,

        

“贝海洋!我知道你!东海航空新一代年轻人中飞行技术最优秀的那一个!你们王机长可没少在我面前夸你!”

        

贝海洋很谦虚,“我们都是晚辈,需要在前辈们的指导下才能茁壮成长!前辈的夸奖就是一种鞭策,不是我们懈怠自满的理由!”

        

身后姚姐等机组人员都露出不屑的神情,这家伙一向毒舌,她们还以为无论对谁都是这个吊样子呢,现在看来也分人,在真正决定命运的人面前一样是条狗。

        

庞机长很满意,继续伸手,被姚姐热情的握住,“庞机长,我们大伙可早就盼着您来了……”

        

庞机长仍然是矜持的笑,“姚欣容,我知道你,东海航空最优秀的乘务长……”

        

大家互相看了一眼,得,大家都是最优秀的!就是搞不明白这么些优秀的人为什么还在飞东海航空最不受人待见的支线航班?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