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肉1V1车站&全肉干萧皇后小说

       

苏小小在集市买了点豆豉与茴香,原本也想买点辣酱,想了想,可以回家自己做。

        

至于说蔬菜,村里就能买,比集市上便宜。

        

路过老妇的干活摊子时,老妇黑着脸叫住她:“今天也不买梅干菜吗?”

        

苏小小摊手道:“上次买了一箩筐,能吃好久呢。”

        

老妇磨牙,第一千次后悔自己为毛卖的那么便宜。

        

可除了她,也没旁人买了。

        

老妇咬牙:“便宜卖给你!”

        

苏小小又只花了五十文,买了一大箩筐梅干菜。

        

到家时,午饭的时辰早过了,三小只饿得嗷嗷儿的,苏老爹做了饭,可是太难吃啦。

        

三小只将头扎进米缸,也不吃苏老爹做的黑暗料理。

        

苏老爹自己也没吃下去。

        

苏小小去灶屋做饭,苏二狗给她打下手。

        

出来时,苏小小看见苏老爹坐在后院儿捯饬着一根木头。

        

苏小小走过去,看着他的手道:“你的手受伤了,不是让你别再用右手了吗?”

        

苏老爹笑道:“又不费什么力,我心里有数的,悠着呢!”

        

“你做的是什么?”苏小小问。

        

苏老爹叹息道:“这两日我忙外头的事,疏忽了家里,你辛苦了。你舅舅、舅母上门的事女婿也和我说了,让你受委屈了。我给女婿做了个拐杖,他日后行动起来也方便。”

        

等等。

        

前面听着似乎是那么一回事,怎么突然就从她受委屈,变成要给卫廷做拐杖了?

        

思维这么跳跃的吗?

        

“爹!姐!饭菜摆好了!可以吃了!”

        

苏二狗叫唤。

        

“走了走了,去吃饭。”苏老爹把做了一半的拐杖放到一旁,带着小胖脸黑透的闺女进了堂屋。

        

卫廷已经被苏二狗扶出来坐下了。

        

对于某人躺着也能沾到她的光的这种事,苏小小内心是拒绝的。

        

可想到今早把他闷晕的事,她又默默忍下了。

        

她不动声色地看了眼对面的卫廷,卫廷慢条斯理地端起碗筷,神色不见丝毫异样。

        

就好像,什么尴尬的事也没发生过一样。

        

很好,大家一起选择性失忆。

        

“咦,闺女,这是什么菜?”苏老爹望着桌上一旁没见过的菜式问,像是五花肉,但又和平日里的做法不大一样。

        

“梅菜扣肉。”苏小小说,“用三线肉做的。”

        

原本昨天就打算做这道菜的,苏老爹一直没回来,苏小小便放到了今天做了。

        

正巧今天买了豆豉。

        

“不辣吧?”苏老爹问。

        

“不辣。”苏小小说。

        

一听不辣,苏老爹先给三小只各夹了一片。

        

三人用筷子戳,戳得不得劲儿直接上小手,卫廷看得直皱眉头。

        

苏老爹对女婿道:“小孩子学吃饭是这样的,你得让他们自己来。”

        

卫廷想到来苏家之前,三个小崽子的确一直是由别人喂饭,来这儿后,虽吃得狼狈,却全是自己动手。

        

而且,胃口大了许多。

        

梅菜扣肉做得很细嫩,肥而不腻,一抿即化,梅干菜的味道很好地炖了进去,而浸润了肉汁与豆豉的梅干菜也别有一番油润的风味。

        

三小只吃得小嘴儿油乎乎的。

        

卫廷一贯不喜太油腻的东西,却也忍不住吃了好几块。

        

一家人吃得饱饱。

        

苏二狗带着三小只摊在椅子上晒肚皮。

        

苏老爹感慨道:“闺女,你有没有发现自打女婿来了咱家,咱家的日子好了许多?从前一月不见两次荤腥,最近顿顿都能吃上肉。”

        

那是卫廷的功劳吗?

        

是她的!她穿越来了好伐!

        

苏小小气成小胖河豚,冷冷地瞥了某人一眼。

        

……睡一回不够,起码两回才回本!

        

卫廷看了眼快要气炸的苏小小,勾唇一笑,对苏承道:“爹说的对,我旺妻。”

        

苏小小唰的撕了竹叶!

        

三回!

        

        

下午,苏承继续给卫廷做拐杖,苏二狗带娃。

        

苏小小则去了一趟自家的田地。

        

她在苏老爹面前说的是,等卫廷痊愈了让卫廷去种地,那只是说说而已。

        

卫廷痊愈了之后会走。

        

眼下正值腊月,来这儿这么久,她差不多弄明白了这里的气候。

        

杏花镇位于大周中部,稍稍偏北一点点,四季分明,冬季会下雪,没北部那般严寒,没有火炕。

        

“唔,有些类似于前世长江中下游的气候,这种气候适合种植什么农作物呢?”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前世她过早自立,get了厨艺技能,然而对于种地她真是两眼一抹黑。

        

“等等,先别管会不会种,我好像连自家地在哪儿都忘了。”

        

苏小小呆呆地站在田埂前怀疑人生,像极了一只迷路的小胖企鹅。

        

“大、大丫?”

        

身后传来惊疑不定的声音。

        

苏小小回头,是老李头与他的妻子钱氏。

        

二人一个扛着锄头,一个挎着篮子,应当是来地里劳作的。

        

“李大爷,钱大娘。”苏小小打了招呼。

        

老李头问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苏小小抓抓头:“我想上我家地里看看,忘记在哪儿。”

        

老李头被她这副憨憨样子逗乐了:“我带你过去。”

        

钱氏似乎想阻止,可老李头已经领着苏小小往前去了,她也只能认命跟上。

        

“这就是你家的地了。”

        

老李头指着一块杂草丛生的田地说。

        

苏家的二亩地荒了多年,早不成样子了,按理说把地糟践成这样,是要被村里收回去的。

        

只是谁敢收苏家三霸的地呢?

        

“大丫,你是想种地吗?”老李头问。

        

苏小小点头:“我想种些菜,这样以后就不必去镇上买菜了。”

        

老李头道:“你想吃什么菜,上我家地里摘。”

        

钱氏瞪了自家男人一眼!

        

苏胖丫那么能吃,让她去摘,地里的叶子都被薅秃咯!

        

“地也要种的。”苏小小说。

        

老李头道:“地荒成这样,得重新弄弄才能种,何况就算现在种下,也得长几个月才有收成。”

        

苏小小顿了顿:“那我就先上您家地里摘菜,顺便看看有哪些菜我也可以种。”

        

老李头道:“你想种什么,我把种子和苗给你,不会种的话,让你钱大娘教你。”

        

钱氏撇过脸,她才不教苏胖丫种地!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