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添的我好爽&女王高潮我用嘴清理

       

宫青璇站在旁边,脸上戴着面具,整个人看起来犹如山岳一般稳重,犹如大海一般深沉。

        

可没人知道,此刻她的内心已经彻底掀起了滔天巨浪。

        

她清楚地记得,自己当年达到叶不凡这种成就整整用了十年时间,还被师父整整夸了三天,夸她是少有的武道奇才。

        

如果按照这个标准衡量,眼前这个年轻人算什么?妖孽?还是妖孽中的妖孽?

        

总而言之,这种逆天的成就,已经对她的内心造成了莫大的伤害。

        

“师父,我还比不上你老人家!”

        

叶不凡走了过来,垂头丧气,他也看得出来,自己短时间内是根本无法达到宗主这种境界。

        

“抓紧时间修炼吧,不要骄傲就好!”

        

宫青璇嘴里这样说着,心中却是一阵抽搐。

        

自己能够有今天的成就,那可是整整修炼了千年的结果,你丫的修炼十几遍就想追上我,还让不让人活了!

        

事实上叶不凡不是造作,而是真心这么想。 

        

他的修为基本上来自古医门的传承,也有一部分来自于龙王殿的传承,相比之下修炼起来速度逆天。

        

再加上混沌功法对他肉身的改造,已经将资质提升到了极致,学习任何东西几乎都没有门槛,所以才会有如今的想法。

        

“流光浮影先这样,我下面教授你剑术。”

        

宫青璇直接改变了赛道,她怕再这样练下去,这个妖孽很快就会达到小成之境,自己实在是受不了这个打击。

        

叶不凡点头:“好的师父,这次我一定努力。”

        

宫青璇手腕一翻,之前使用那把黑色短剑出现在掌心。

        

“我刚刚使用那种剑术叫做流光一剑,也是我流光剑宗的绝学之一。

        

最大的特点就是速度快,防不胜防,与之相对应的就是这把短剑,名为暗月无声。

        

今天我就将这把剑赐予你,以后不要辱没了它。”

        

说完掌心的暗月无声悄无声息地飞了起来,悬浮在叶不凡面前。

        

“谢师父!”

        

叶不凡伸手接过黑色短剑,心中喜不自胜,竟然是一把中品仙器。

        

这东西最大的特点就是气息内敛,如果闭上眼睛根本就感受不到它的存在,即便在进攻之时也没有杀意散发。

        

与之前宗主使用那种剑法结合在一起,确实是绝配,杀人于无形。

        

“好了,现在我传你流光一剑的法诀。”

        

宫青璇说完再次弹出一道白光,没入叶不凡的眉心,这是流光一剑的剑诀和运功心法。

        

“流光一剑看起来无比简单,其实掌控起来极为复杂,你好好领悟,融会贯通之后告诉我……”

        

她这番话刚刚说完,叶不凡紧闭的双眼便豁然睁开,眼神中尽是兴奋。

        

“师父,我已经好了……”

        

“呃……”

        

宫青璇一阵无语,这速度也太快了一点好不好?

        

有了上次的前车之鉴,这次她没有多说,只是淡淡的说道:“来吧,对我施展!”

        

“是!”

        

叶不凡答应一声,与此同时,暗夜无声从掌中消失,瞬间便出现在宫青璇的面前。

        

快,实在是太快了!这一剑甚至已经超出人的视线范围。

        

宫青璇站在那里,两根手指伸出,夹着暗月无声。

        

看起来一切都是云淡风轻,心中却是再次开始骂娘。

        

虽然刚刚这一剑的速度与自己相比还差了一些,虽然出剑之时还隐隐带有破空声,没有达到无声无息。

        

但就是这种境界,自己当年也是足足修炼了三年之久。

        

“不好意思师父,还是差了那么一些!”

        

叶不凡参悟了要诀,也知道这流光一剑最重要的就是无声无息,而自己显然还是做不到。

        

“这个不着急,以后慢慢练就好了,想要达到最高境界,要剑意、精神力和仙元融合为一体。”

        

宫青璇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就传你刚刚最后那套剑法,名为刹那芳华。

        

这套剑法最重要的,就是将精神力和剑道相融合,施展的时候能够迷惑对方的心神,这样才能达到最大的杀伤……”

        

一番讲解之后,将刹那芳华的法诀也传给了叶不凡,半个时辰之后离开了大殿。

        

花冰瑜站在店门口,来回踱着步子,见她出来之后立即迎了上去。

        

“师姐,你不是说要传他流光浮影吗?怎么样?传了没有?他有没有这方面的天分?”

        

宫青璇没有说话,只是迈步向前走。

        

见师姐似乎有些不太开心,花冰瑜快步跟在旁边:“怎么回事啊?难道说他不适合修习流光浮影吗?”

        

宫青璇停住了脚步,回头看了过来:“师妹,你这么多年有没有被打击过的感觉?”

        

“打击?”

        

花冰瑜愣了一下,随后说道,“师姐,你不能这么快就灰心啊!

        

流光浮影可是宗门最顶级的武技,当年师父苦心教导我都没能学会。

        

这才几个时辰的时间,你也不至于这么急于求成吧?

        

就算他今天学不会,还有明天,相信用个几年的时间终究能够学会的。

        

总之他是你唯一的亲传弟子,怎么也要教会了才是。”

        

看着急切的师妹,宫青璇再次叹了口气。

        

“我教了,他也学了,而且学会了,估计十天时间就能达到小成之境。”

        

“啊?”

        

花冰瑜原本还想继续劝说的,听到这番话却是彻底愣在那里。

        

“师姐,你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

        

“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吗?”

        

宫青璇说道,“他不但已经领悟了流光浮影的要义,还学会了流光一剑和刹那芳华剑,加起来也就是两三个时辰的时间。”

        

“我……”

        

花冰瑜瞬间瞪大双眼,嘴巴张得大大的,足以塞进去一个鸡蛋。

        

“这怎么可能?”

        

此刻她才明白刚刚所说的被打击是什么含义。

        

这也难怪,流光浮影这三样技能,可以说是流光剑宗压箱底儿的武技。

        

随便拿出一样,没有个几百年都无法融会贯通,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被一个人全学去了?

        

“我也不相信,但亲眼看到了又能怎么办?跟人家相比咱们简直就是愚不可及。

        

早就知道他的天赋很高,所以我提前做了一个教授计划,三年之内教会他流光浮影,三年修习流光一剑,然后再用三年时间学好刹那芳华。

        

结果现在倒好,仅仅用了三个时辰,人家便已经学了个七七八八。”

        

宫青璇脸上露出一抹懊恼,“你带回来这个妖孽,哪里是万年一遇的绝世天才,简直是十万年、百万年都出不了这么一个。

        

在他这里什么东西好像都没有任何难度,再难的武器拿过来很快就能融会贯通。

        

难怪他要渡的是灭绝雷劫,这种天分不要说我们嫉妒,就是老天爷都受不了,所以才要将他尽早的抹杀!”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