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扒开学生粉嫩粉嫩的泬/sm调教乳夹哭叫求饶h

     

泡了红袖香,江浩就站在一边。

        

这里确实有些小,自己想打发时间都不知道要干嘛。

        

偶尔还要担心大门会不会被人打开。

        

“你要在这里待多久?”红雨叶喝着茶问道。

        

“应该还要待四五天。”江浩如实回答。

        

这里并不是好地方,他也不想多待。

        

如果兔子没有出现意外,确实只要再待四五天。

        

七天出结果,没结果应该也会放人回去。

        

“我还以为你不仅喜欢待在矿场,还喜欢狭小漆黑的地方。”红雨叶端着茶杯随意道。

        

“前辈误会了, 这里还是比不上晚辈的住处的。”江浩如实道。

        

闻言,红雨叶来了兴致: 

        

“那你的住处相比矿场如何?”

        

“还是住处好一些。”江浩违心道。

        

红雨叶似笑非笑的看着江浩。

        

对此,江浩低头保持平静。

        

他不信这个女人能看透自己的想法。

        

这个话题并没有继续,红雨叶给自己倒了杯茶后,平缓地开口:

        

“再使用一下上次的神通。”

        

每日一鉴?

        

江浩有些迟疑,他可能要面临审问, 神通留着或许有好处。

        

之后他默默改动了消耗, 接着开口道:

        

“前辈,用过了。”

        

话音刚落, 喝茶的红雨叶突然停了下来,她望向江浩。

        

就这样目不转睛的看着。

        

几个呼吸后。

        

砰!

        

江浩被一股恐怖的力量拍到了墙壁上。

        

他有些吃痛的站了起来。

        

不过还是没有受伤。

        

“难怪你会养讹兽兔子。”红雨叶喝着茶声音略微冰冷道:

        

“满嘴谎言。”

        

江浩不敢多说什么,只是安静的站着。

        

“再给你次机会,用一下那个神通。”红雨叶放下茶杯说道。

        

见此,江浩心里叹了口气,想来不用不行了。

        

随即神通开启。

        

鉴定红雨叶。

        

结果并未出现变化,还是一堆问号。

        

“用过了。”见到反馈后,他便如实告知。

        

这次红雨叶没有再说话,而是安静的坐着喝茶。

        

这个女人并不好接触,江浩能够明白。

        

所以对方没有开口,他也只能安静的站着。

        

清晨到中午,再到傍晚。

        

期间红雨叶就说过几句话,大多时间都保持沉默,偶尔喝茶。

        

江浩就一直帮忙沏茶。

        

他第一次见这个人女人逗留这么长时间,不知道她想做什么。

        

太阳下山时, 红雨叶才站了起来。

        

周边东西跟着消失。

        

她深深的看了江浩一眼道:

        

“下次再来, 希望你不会在这里, 不然…”

        

后面的话她没有说出口, 但是周边环境却突然变得冰冷。

        

江浩知道,还在这里会很危险。

        

“晚辈知晓,只要前辈不是在这几天过来。”江浩低头说道。

        

此时红雨叶并没有走,只是看着江浩,见江浩没有再说其他。

        

才转身离开。

        

她化作一缕红影消失在原地。

        

见对方离去,江浩则松了口气。

        

但是感觉有些奇怪。

        

红雨叶很少会待这么久,而且最后离去前,比以往停顿了很久。

        

“她…不会在等我向她求救吧?”

        

江浩左右也没感觉这个女人这么好心,但是天香道花在他院子里。

        

明显不到摘取的时候,自己是有足够价值的。

        

天音宗若是换人,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种麻烦。

        

所以不管是这个女人,还是柳星辰他们。

        

只要自己开口求救,大概率都会帮忙。

        

但是代价不尽相同。

        

在没有兔子的情况下,他一定会选这个女人。

        

如果知道这个女人会来,他可能不会选兔子。

        

因为危险性太高。

        

事到如今,便只能等待。

        

而红雨叶是不是真的在等他求救,也成了未知。

        

再怎么想也得不到结果。

        

谷澶

        

夜里。

        

小黑屋大门被打开。

        

江浩被人带了出去。

        

是一处略显阴暗的地方。

        

对面坐着三个看不清样貌的人, 初略来看应该是两男一女。

        

中间位置是一个带有胡子的男子。

        

‘以我的修为都看不清, 这个房间不简单。’

        

惊讶时,他已经来到了那三位对面。

        

“断情崖江浩?”中间男子缓缓开口。

        

“是。”江浩点头。

        

“坐吧,有些事想问问你。”对方说道。

        

江浩坐了下去,保持着平静。

        

“你倒是比其他人平静很多。”这次是左边女性的声音。

        

虽然看不见这些人的容貌,但是感觉年纪都不小了。

        

右边那个可能比较年轻。

        

“我是执法堂执事长老樊鹿,这件事的主要负责人。

        

希望你把知道的都一一告知。”樊鹿严肃道。

        

“是。”江浩不敢多说话。

        

很快问话开始。

        

“历开找过你?为了什么?”

        

“骨花出了意外。”

        

“最后怎么解决的?”

        

“赔了两千五灵石。”

        

“你怨恨他吗?”

        

“怨。”

        

“历开死的时候你在做什么?”

        

江浩下意识想说自己在房间修炼,那时候是大晚上,但是很快就表示疑惑:

        

“是什么时候?”

        

“骨花是你弄枯萎的吗?”

        

“不是。”

        

“柳尘死的时候留下了断情崖这个线索,你觉得是指你吗?”

        

“这个…”江浩一时间不懂怎么回答。

        

“回答是或者不是就好。”这次是女声。

        

“不是。”

        

“历开的储物袋里有多少灵石?”

        

“不知道。”

        

“程愁在得知骨花出问题后,表情是担忧还是愤怒?”

        

“担忧。”

        

“历开死的时候表情是开心还是沮丧?”

        

“不知道。”

        

“明左权有带储物法宝在身吗?”

        

江浩疑惑时,摇头道:

        

“这…弟子无法回答。”

        

这一瞬,江浩感觉很糟糕,这些人出问题没逻辑。

        

要不是自己精神力不差,外加足够冷静。

        

一定会回答错误。

        

尤其是,他总感觉有某些东西在影响他的心智。

        

类似云若师姐的魅术。

        

凌晨。

        

问答才停止。

        

对面也在这个时候提出要查看储物法宝。

        

江浩把储物袋递了出去,这次是一直没开口的那位检查的。

        

不过片刻就把法宝送了回来。

        

“好了,过两天你就能回去了,要再委屈你一段时间。”

        

应了声,江浩便走了出去。

        

此时里面三人才互相对视了下。

        

樊鹿语气平稳道:

        

“表现最好的一个,可以说一无所获。”

        

“不仅如此,在我的魅术下他还能保持平静,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颜枚不由得惊讶。

        

“储物法宝也没有特别发现,倒是有一些不一般的东西,想来有奇遇。”年轻男子开口。

        

“毕竟是上次功绩前十,也不能留太久,今晚没事的话,就让他回去吧。

        

虽然他很可疑。”颜枚说道。

        

“功绩前十不过是蛮龙担不起这个功绩,把他推出来而已。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