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干浓惰h&护士让我脱她蕾丝内衣

        

司辰把东西都放进了背包里。然后跟着白帝,  走了出去。

        

守在外面的宋紫玉当即站了起来,表情上的欣喜显而易见:“曾……老师!”

        

宋家在各大家族里,其实也不算最差。但显然配不上顶层的名头。

        

宋白才是宋家目前真正的守护神。

        

因此,  他也是最关心宋白安危的人。

        

宋白微微点头:“考试结束,请考生有序离开考场。过几天官网上会公布结果。大家都散了吧。”

        

说着,自己先打开了赤影的车门,钻了进去。

        

从神之子那领的见面礼都还在他这里。司辰一时之间有些犹豫要不要跟不上。

        

不过陈执舟却很快走了过来,慢吞吞道:“坐我车走吧。我要回陈家,  会路过江川。顺路。正好,  可以把工资结给你。”

        

林佳丽举起手机,露出二维码:“司辰,扫我!等会告诉我地址,我把东西寄给你。” 

        

她指的是两支7级的基因药。

        

林佳丽甚至准备倒贴几支。不只是因为司辰在折叠区帮了她,更多的是一种投资。

        

几天前,司辰只能说是绩点不错的大学毕业生,蛇杖基因优秀职工。

        

现在,他是白帝唯一的学生。而白帝又没有孩子。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司辰的身价已经水涨船高,  不可同日而语。完全不输给一些大家族的嫡系子孙。

        

至于未来能站多高,第一是看司辰自己的本事;第二是看白帝有多看重这个学生。

        

如果像是一百来号养子那样放养,外加司辰后继乏力,  倒也不用过于在意。

        

两人加上了好友。过了会,  好友申请来了一堆。都是这次的考生。

        

司辰正准备进陈执舟的房车,结果身后,宋白把越野车开了过来,  并且摁了下喇叭。

        

宋白摇下车窗:“上车。”

        

司辰的目光有些许的警惕。

        

宋白的手指在方向盘上敲了敲:“这次免费。”

        

司辰思考片刻,  最后还是坐了上去。

        

白帝应该找他要神之子们的遗体。顺便办理一下入学手续。

        

这次,  他坐的是副驾驶的位置。

        

司辰刚系好安全带,就听见宋白惆怅地叹了口气:“小辰啊。”

        

很少有人叫的这么亲昵。

        

司辰有些不太自在:“嗯?”

        

“给老师生个孩子吧。”

        

司辰:“……”

        

他瞬间解开了安全带,想跳车,结果发现车门竟然上了锁。

        

司辰努力让自己的神情显得平静:“老师,我才22,还没结婚,不想未婚先孕。”

        

从生理上看,男人是生不了的。

        

但是老早之前就研究出了人造子宫。先手术安装,然后就可以自然受孕。

        

唯一的问题是没有卵细胞。但问题不大,可以利用人造子宫进行基因转换。

        

其实以现在的技术,完全可以体外生殖,让胎儿在试管箱里长大,但这样会导致很多道德伦理问题。因此从法律层面是绝对禁止的。

        

宋白的表情笑眯眯的:“想和老师结婚吗,那也行。”

        

“……”

        

司辰的表情远称不上高兴,甚至有些惊悚。

        

嫁给宋白的确能瞬间实现阶级跨越。但从性价比上看,是不如嫁给季楚尧的。

        

毕竟宋白都191岁了,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撒手而去,他的仇敌还活着,并且根深叶茂。

        

到时候留下孤儿寡夫,守着千亿家产,还指不定怎么被人欺负。

        

季楚尧就不一样了。年轻,学历高,基因也好。而且家庭关系简单、纯粹。就算未来没办法执掌机械核心,日子也不会差到哪儿去。最重要的是性格好,不像白帝这样令人捉摸不透。

        

再怎么有钱,大家都只有一个胃,只睡一张床。多了,也塞不下。

        

他如果想靠嫁入豪门改变命运,之前就能嫁了,为什么还要辛辛苦苦考个研。

        

宋白:“好了,不逗你了。老师是有师德的。”

        

司辰慢吞吞地回答:“真的吗,老师。”

        

“嗯,我想找个人把奚和生下来。”宋白平静道,“不过你还是算了,你不合适。”

        

主要原因不是司辰不愿意,而是长生渊的互相吞噬性。

        

司辰身体里的那条一定会吃掉奚和这条的。

        

司辰面露震惊:“奚和可以被生出来?”

        

“不一定。他的神智保留的比较完整。也许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偷渡。”

        

“还有,这不叫生出来,叫降维处理。”

        

宋白的目光落在了远处宋紫玉的房车上。

        

他把车开了过去,鸣起喇叭。

        

宋紫玉在驾驶舱内探出头,表情很是恭敬:“老师,有什么事吗?”

        

宋白道:“我车没油了,顺路把我送到白帝城吧。”

        

司辰瞥了眼操控台上的油量刻度:94%。

        

他对宋白睁着眼说瞎话的本事有了更深层次的认知。

        

宋紫玉道:“好的。”

        

两人等了片刻,房车的尾箱打开,里面居然是个空旷的小型停车场。看上去能停2辆。

        

折叠坡道自动搭起,宋白开把车开进了后车厢。

        

从停车场内有个小门,能直接进入房车的客厅。

        

车内整体装潢是原木风,挑高有三米。沙发茶几冰箱一应俱全,角落里还站着一台保姆机器人。

        

如果不是旁边的车窗,司辰甚至不敢相信这是在车里。

        

这房车看上去比他现在的家都要舒服,要知道入住新的员工宿舍时,他还开开心心拍了好几张照呢。

        

可恶,又要开始仇富了。

        

宋白坐在了沙发上,表情很是和颜悦色:“小紫玉啊。”

        

宋紫玉双手叠在一起,规规矩矩站在一边:“老师,您吩咐。”

        

宋白微微调整了一下坐姿,神情变得认真起来:“我现在需要你帮我办一件事。但这件事会让你承受很多误会,你也不能对外解释。短时间里也看不见好处,但可以让宋家继续繁荣下去。”

        

他凝视着宋紫玉的眼眸:“你愿意吗?”

        

宋紫玉的心头顿时一颤。

        

其实家族内部早有说法,说白帝早就不把宋家当成自己的家族,宋家完全没必要一个劲倒贴。

        

可宋白是宋家的老祖宗,是宋家最辉煌的曾经。白帝当家主的时候,也是宋家人脊背挺的最直的时候,这让他们怎么不怀念。

        

这些年家族内部的制度改了又改,却一直没办法回到过去。原因无非是没有白帝能打。

        

宋家家主对外是第七天梯,实际上才69。一直没能突破。论战斗力,更是被甩出几条街。

        

像司辰这样没父母的,大概很难理解这些世家子对家族的归属感。

        

联盟内,是没有“国”的概念的。很多世家子受到的教育,家就相当于他们的国。

        

宋家本来舔白帝这么久,都舔的有些绝望了。没想到,宋紫玉竟然在今天看见了转机!

        

果然,白帝是不会抛弃宋家的!

        

再怎么说,血浓于水,白帝身份id卡上都还叫宋白呢。

        

宋紫玉掷地有声地回答:“我愿意。哪怕死亡也在所不惜。”

        

宋白笑了笑:“没有那么严重,也不会死。嗯……你还记得副本里的九头蛇吗?”

        

司辰并不知道,宋白到底是怎么操作的。

        

因为宋紫玉同意之后,宋白就让司辰去驾驶室开车。

        

其实这种车有自动操控系统,完全不需要人工。更别提车上还有几台保姆机械人。

        

但宋白说这种话,明显是想支开他。

        

司辰倒不至于因此不快。更何况他也挺想开房车试试的。他考了驾照,一直没钱买车。

        

总之,当司辰从驾驶舱里出来的时候,从宋白的神情看,宋紫玉应该是有了。

        

宋紫玉看上去有些虚弱。

        

这也是难免的,毕竟他之前才在折叠区打过胎。如今身体还没养好,就开始了二胎。

        

司辰没忍住,朝宋紫玉的小腹处看了好几眼。

        

宋白撑着胳膊,侧着看他,长发垂落,眼底带着淡淡的笑意:“很好奇?”

        

司辰不说话,只是身体微微前倾,拿黑白分明的眼珠子看着他。

        

他大多时候都没什么情绪波动,只是脸生的好,看上去楚楚可怜招人疼。

        

宋白道:“不要用这种眼神看老师。”

        

司辰顿时坐得很是端庄。

        

宋白:“利用的是11号的特性。无性繁殖。当初我爸也是这么生我的。”

        

司辰已经接受了宋白是只长生渊的事实,骤然从他嘴里听见“我爸”这两个字,还愣了一下。

        

宋白指的应该是宋老先生。

        

司辰想起了图灵和季楚尧。

        

说起来,他还没来得及给季楚尧报平安。

        

司辰打开手机,找到了联系人里季楚尧的对话框,想了想,发了三个字。

        

“考上了。”

        

剩下的,可以等季楚尧从折叠区出来再说。

        

如果季楚尧不问,还可以省点打字的时间不说。

        

房车一共行驶了十二个小时,终于从野区开到了白帝城的城门外。

        

宋紫玉道:“老师,城里道路有点窄。附近有加油站……”

        

宋白:“开进去到岔路口那停吧。不用加油,剩下那点还够用。”

        

宋紫玉自然是照做了。

        

房车过安检,进入安全区,因为是外地户口,过路费6万。

        

房车开了大概五百米,后车门打开,把停在后车厢的赤影放了下去。

        

司辰重新坐上宋白的越野车时,突然福至心灵:“老师。您让宋紫玉把车开进来,不会是想收过路费吗?”

        

要知道进城6万,出城4万。加起来,就是10万了。

        

宋白十分诧异:“这你都能看出来?”

0

更多精彩